特写

无言诗——2014年新古典专辑推荐

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

时间进入21世纪,对作曲家的定义越来越模糊。我们看到,实验音乐人、唱作人、爵士音乐家、大学作曲专业毕业的学生、电子技术达人和程序员等等不同类型的音乐人之间并不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新的科技和传统乐器、新的创作手段和古典乐,两者之间也并不存在绝对的矛盾。相反,在当今作曲家手中现代与古典越来越相互融合。20世纪开始出现的Modern Classical(现代古典乐)在几代人的努力下,演变出多种流派,接力棒在古典乐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实验音乐人John Cage、Max Richter等人手中传接,Neoclassical(新古典)、Post-classical(后古典)等称谓应运而生。发展到如今,其中的边界并不是太清晰,因为有源源不断的音乐人在尝试着“越界”。A Closer Listen总结得好,无论是叫新古典(Neoclassical)、当代古典(Modern Classical)还是当代创作(Modern Composition),这些都是当代古典乐。

在当下,这些音乐人中的大部分人历经多年古典乐专业学习,有在音乐厅演奏的经验,他们在作曲中能自如地使用到传统乐器比如小提琴、钢琴,而有些会使用电脑。有些音乐人的作品相对晦涩,比如Daníel Bjarnason;有些颇为动听悦耳,比如Erased Tapes旗下的众多新古典好手,如Peter Broderick、Nils Frahm、Ólafur Arnalds。有些与现代舞等其它先锋流派混合,如Ben Frost;而有些人投身电影原声创作。

在更为丰富的现代应用场景之中,音乐人们发挥着他们的特长,谱写着一首首新的诗篇。于这个尚未结束的2014年,有这么一些新古典专辑可以一听,现推荐给大家。

* 试听为soundcloud和bandcamp,需要翻墙,有豆瓣试听的配有链接。

* * *

Atomos

柏林苍穹下,欲望之翼
《Atomos》
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
2014年10月 kranky/Erased Tapes
推荐单曲:《Atomos VII》,豆瓣听

早在2011年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出道之时,The Quietus曾用“欲望之翼”来作为其成员Dustin O’Halloran访谈文章的标题,可谓恰如其分。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得名于雕塑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amothrace,胜利之翼展现的是永恒喜悦之美。这支乐队不仅有着浪漫且美丽的乐队名,他们的音乐一如乐队名一般优美,追求着超越时间的永恒。并且在诞生之初就让一众老乐迷感到万分欣慰。

是的,一支才发处女专辑的新乐队却已经有了深厚的群众基础,这全因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两名成员并非初出茅庐之徒,而是早已成名的业界标杆。成员之一、1971年出生的Dustin O’Halloran是美国钢琴家和作曲家,他的官网上介绍到,他7岁便自学钢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是后古典代表性人物之一,和Max Richter、Hauschka、Jóhann Jóhannsson等人是朋友,并和这众响当当的人物都有过合作。他是Devics等乐队的成员,参与过十多部电影原声,并发行过多张个人钢琴演奏专辑。出生于美国的他旅居意大利、德国等地。机缘巧合,他在意大利偶遇Stars of the Lid的两位成员之一:Adam Wiltzie。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另一位成员、1969年出生的Adam Wiltzie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认识了Brian McBride,两人组成的Stars of Lid是美国氛围音乐的标志性乐队之一,也是芝加哥厂牌Kranky的旗帜性乐队之一,Adam Wiltzie和Kranky旗下若干旗帜性乐队都有过合作,参与众多音乐人的专辑制作或者录音,并且更进一步和Christian Vantzou一起组The Dead Texan、和Labradford的Robert Donne组Aix Em Klemm等等,活动不断,乃是Kranky旗下重要角色。

话说Adam Wiltzie和Dustin O’Halloran两人结缘那会儿,美国音乐人Adam Wiltzie是Sparklehorse的巡演乐手之一,随着Sparklehorse来到意大利,恰好有当地朋友认识当时住在意大利的Dustin O’Halloran,于是介绍他们认识。两人非常聊得来,一拍即合,觉得必须合作一番,最终花了两年时间合作出了首张同名专辑《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

这是一张一加一大于二的专辑,两人都发挥出了自己的特长,尤其是Adam Wiltzie。整张专辑整体上的听感更像是Stars of the Lid的某种变身版,氛围成分很足量。《Minuet for a Cheap Piano》等作品有着特别舒服的钢琴演奏,但更让人迷醉的或许是《Steep Hills of Vicodin Tears》这样的作品,升腾的弦乐能让人暂时忘却Stars of Lid进入新世纪后发专辑速度超级缓慢多么令人抓狂。几首开场曲目后,接近13分钟的《A Symphony Pathetique》让人产生一种很难形容的情绪,一首比一首沉醉,直到收尾曲《All Farewells Are Sudden》完美谢幕。这张专辑没有特别的刺激点,明显的高潮也并不多,简直可以说几乎没有。但听着宛若看到翅膀渐渐展开,空灵清净,脱胎换骨一般,飞上柏林上空,俯瞰高楼的一扇扇窗户——而那张专辑正是往返于Dustin O’Halloran的居住点柏林和Adam Wiltzie居住点比利时创作而成,并最终在德国录制,在意大利完成混音。如果这张专辑让你想起古典美、大理石雕塑,以及《柏林苍穹下》的美景,丝毫不叫人意外。

出了第一张专辑之后,两人经过了一系列让他们热切期待的演出后,合作更加亲密无间,他们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乐队第二张专辑《Atomos》。

乐队先是于今年4月份发行了EP《Atomos VII》,并带着四人女子弦乐队展开一系列巡演,为新专辑热身。《Atomos VII》这张EP包括了新歌《Atomos VII》的普通版本和Ben Frost的重构版本,还有上张专辑中的老歌重新演绎。这首作为第一波主打的《Atomos VII》美妙至极,听上去不那么氛围,更偏向新古典,Adam Wiltzie的影响会在新专辑中有所减弱,至少不再是他一边倒,多多少少也是一种好,Adam Wiltzie一定也不希望他参与的所有乐队都被打上太明显的他的标签。

这回Dustin O’Halloran更像是作曲家而非单纯钢琴演奏者,拿出更多干货来。他们没有抛弃上张专辑的自然恬静,却增加了高潮和亮点,引得网友纷纷评价说是首没有一个词的诗歌。并且同时获得纯器乐媒体和那些非器乐类主流独立媒体的一致好评。

Ben Frost操刀的Greenhouse Re-Interpretation版《Atomos VII》给这张EP带去更多惊喜和活力。Dustin O’Halloran和Adam Wiltzie都认为,今年10月发行的这张专辑《Atomos》将是令人骄傲的,这次与多方艺术家的合作都非常顺利,包括舞蹈家Wayne McGregor的亲自邀约作曲等机会都给予他们一次愉快的创作体验。这张EP的水准以及今年现场演出的水准足可以证明新专辑质量,非常令人期待。

说个趣闻。有乐迷在演出现场囊中羞涩,仅差一点点钱买不起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专辑,他和Dustin O’Halloran说了,Dustin O’Halloran大方地送了一张专辑给他。笔者曾在巴塞罗那和Dustin O’Halloran聊天(2014 Primavera Sound Day 1回顾),当时他们一行六人的巡演乐队刚结束一场漂亮的演出。当他得知笔者来自中国上海时,立即脱口而出“MAO”,他对在中国的钢琴独奏演出记忆犹新呢。Dustin O’Halloran来中国那会儿尚未组建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什么时候他能带上Adam Wiltzie一起来呢?这不由让人憧憬起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中国行来。

No.2

我饥肠辘辘,寒冷难耐
《No.2》
Christina Vantzou
2014年2月 kranky
推荐单曲:《Sister》,豆瓣听

美国视觉艺术家Christina Vantzou因为和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Stars of Lid成员之一Adam Wiltzie合作过乐队the Dead Texan而为人们所熟知。一次偶然的旅行让她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偶遇当时已经定居那里的Adam Wiltzie,Adam Wiltzie很欣赏Christina Vantzou的视频创作,提出合作。此后便诞生了the Dead Texan,Christina Vantzou不久也搬家至布鲁塞尔,定居至今,已超过10年。

当时的the Dead Texan怎么说都很有Stars of Lid的风格,Christina Vantzou在乐队中主要听从于Adam Wiltzie。她跟着Adam Wiltzie学习了很多,于绘画和视频制作之余亦开拓了属于自己的音乐创作的道路。

虽然the Dead Texan只是很短促地在2004年发行过一张专辑,如今基本上等同于不复存在,但Adam Wiltzie和Christina Vantzou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在the Dead Texan之后,两人的关系没有终止过,Christina Vantzou依然在不断学习,终于成为独立音乐作曲人。或许很多人还记得2011年Christina Vantzou的首张专辑《No.1》,Adam Wiltzie正是最后的幕后“操刀手”,因为他的存在,加上创作时间与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首张专辑比较接近,《No.1》和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首张专辑不可避免地存在诸多近似之处,不受Adam Wiltzie影响几乎不可能。何况那些年Christina Vantzou和Adam Wiltzie一样,还都是Sparklehorse巡演乐队成员之一,沟通相当多。

而今年这张《No.2》可以看做是上一张专辑的某种变革,Christina Vantzou试图走出自己的风格,这一点可以在《Sister》、《Anna Mae》等作品中感受到。《Sister》是这般和叫人心碎,甚至被Clash评价为没有歌词的The National——此乃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万万不会出现的路数。她成功地做出了一张新古典风格的专辑,和Adam Wiltzie充满希望的新专辑不同,《No.2》忧伤沉醉,从第一首曲子《Anna Mae》起就奠定了哀伤的基础。喜欢比利时女导演香特尔·阿克曼的她在这张专辑中发挥出自己作为女性的独到之处,并幻化于《Vhs》等作品之中。最后的《The Magic of the Autodidact》(自学成才之魅)或许是某种真实写照和个人情感的流露?

当然,和上张专辑一样,Christina Vantzou不会忘记自己的本业,为这张专辑配备了出色的视频创作。

Network of Lines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Network of Lines》
Tilman Robinson
2014年2月 Listen/Hear Collective
推荐单曲:《The Void and the Iron Bridge》、《What Story Down There Awaits Its End?》

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长号手、作曲家Tilman Robinson在2013年最后一天发行了个人首张专辑《Network of Lines》的数字版本。作为澳大利亚最受瞩目的新生代音乐人之一,Tilman Robinson不仅是一名擅长长号演奏的专业爵士音乐演奏者,同时也是名声音艺术家,擅长使用电脑等设备做声音实验,游走于爵士、古典、电音和流行之间。他活跃于包括墨尔本的爵士音乐节在内的澳大利亚各种演出平台,早在2012年就在墨尔本做过以《Network of Lines》为主题的演出,此张专辑可以看做是当时演出的后续总结。

这《Network of Lines》可不得了,乃是Tilman Robinson阅读了卡尔维诺小说《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后的有感而发。整张专辑都围绕着小说展开,先是从很有冬夜感觉的《Winter’s Night》开场,气氛渐进渐深,从《In Search of An Anchor》到《The Void and the Iron Bridge》,掀起第一个高潮。对阅读过小说的人来说,看这一串歌名应该能会心一笑。没读过小说也没关系,Tilman Robinson用了非常多奇特的采样和有趣的生效来模拟了原小说错综复杂、没有明显情节的结构,更重要的是模拟了小说给人的那种感觉和意境,这种特别的感觉看来完全可以通过音乐传达出来,而无需原小说的文本作为铺垫。

这无疑、也必须是一张融合爵士和电氛等多种元素的后古典专辑。为了与卡尔维诺的后现代杰作相呼应,Tilman Robinson无所不用其极。你可以从中找到《The Void and the Iron Bridge》、《Shadows Gather》等特别爵士风格的曲目,而《Lines: Enlacing》中钢琴等乐器的演奏又是风味完全不同的体验。专辑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封面一样,有无数的旁支线错综复杂地延展开,拼接出整个世界。最后在吉他和号悠扬配合的《What Story Down There Awaits Its End?》中,整个故事落下帷幕,重归宁静。Tilman Robinsons带来了不同寻常的体验。
补充一句,《Network of Lines》演奏队伍多达12人,是一个完整班底。

ClarOscuro

地下室手记,双重人格
《ClarOscuro》
Bruno Sanfilippo
2014年5月 ad21
推荐单曲:《ClarOscuro》、《Luclana》,豆瓣听

Bruno Sanfilippo是一位出生于阿根廷,现居西班牙巴塞罗那的钢琴家、作曲家。此前因为《Piano Textures》系列为乐迷津津乐道。他从小受过专业古典音乐训练,有着超过20年的从业经验。主要涉及古典乐方向的钢琴演奏和一些电子乐创作,他同时穿梭于传统的钢琴演奏和时髦的电子音乐领域,全因同时热爱着钢琴的声音和电子乐,任凭着自己的癖好自由发挥,尽情探索这两个领域。他还创办了独立厂牌ad21,自主发行作品。

有趣的是,《ClarOscuro》(明暗对比)标志着Bruno Sanfilippo正在凭借着高超的钢琴演奏技巧暂别古典乐演奏,开始涉足新古典音乐创作。整张专辑的演奏由三个人组成:钢琴自然是Bruno Sanfilippo自己上,此外Manuel del Fresno担当大提琴手,Pere Bardagí为小提琴手。在钢琴之外,让弦乐做更多铺垫,甚至主打,而不同于钢琴独奏一类的作品。

第一首曲子《ClarOscuro》即展现了一切优美向钢琴演奏作品所必备的特点:舒缓的节奏、曼妙的旋律,动听不甜腻,像极了Erased Tapes这些年推出的新古典流派音乐人的作品——不过Erased Tapes旗下的音乐人比Bruno Sanfilippo可要年轻不少。

不过第一首作品是最“优美”的,此后不少作品偏向更浓重的氛围感和实验性,譬如《The Movement of the Grass》、《It Happens on the Ship》,变成了极简派,如果《ClarOscuro》让你想起Ólafur Arnalds,那后面则开始越来越不同。他可以写出非常优美的旋律,可以做非常正统的古典乐表演,比如《Luciana》中无与伦比的黑暗美,绝佳开场的《ClarOscuro》,他却随时会从中“滑走”,游走于优美旋律和更现代的处理方法之间,并没有让自己局限于那些自己早就掌握的东西,以至于他在让人想到Erased Tapes的同时,还会让不少媒体联想到Brian Eno、Max Richter等极简派、氛围派先锋音乐家。所有的一切都让这张专辑听上去那么氛围,不那么电子,弹奏着传统乐器钢琴,却流露着一颗现代的心。A Closer Listen评价这张专辑说如同专辑名称《ClarOscuro》一样,Bruno Sanfilippo恰如其分地展现出他当前的状态:分裂、挣扎,在两个世界中找平衡。

Bruno Sanfilippo的生活状态估计投射于音乐之中。他是因为经济崩溃等问题,被迫和妻子一起身无分文地远渡重洋来到巴塞罗那开始新生活的。如今平静的生活背后曾经有着太多经历,在表面安静的音乐下暗流涌动。

Adrian Lane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The Answering Smile》
Adrian Lane
2014年2月 Preserved Sound
推荐单曲:《The Unopened Letter》

Adrian Lane是一位来自英国的音乐人、作曲家、画家。2013年5月他刚刚在波兰厂牌Preserved Sound下发行首张专辑《Lights Are Very Deceptive at Night》,今年即很快带来第二张个人专辑《The Answering Smile》。而新专辑封面便是Adrian Lane本人的绘画作品。

这张专辑非常有意思,大部分曲目只有2到3分钟的长度,最长5分半,新古典专辑多少总会有些十几分钟长度的作品,以便稍微“配合”古典乐的复杂结构,有些也可能是古典专业出来的人比较难舍对结构的追求。而这张专辑中每首曲目的长度非常短,让其看上去简直像是一张朋克专辑。但实际聆听效果上,这些曲目容纳的内容一点不输于时间更长的新古典作品。因为音乐跌宕起伏错落有致,反而让人对时间尺度产生错觉,觉得短短两三分钟里已经说了千言万语。

《The Answering Smile》、《We First Learned of Your Peril》、《The Unopened Letter》等曲目中多种索尔特里琴、齐特琴等西方传统民族乐器的使用让这张专辑比单纯使用原声吉他和钢琴要有趣得多,声音上有了更多变化,而且更具民族特性,听上去很不同,很新鲜,整体节奏也被加快。围绕着写信这件颇为传统的行为,竟能营造出如此多的悬念,从没有打开的信(《The Unopened Letter》)到几次追问信的内容(《What Is Written》、《What Is Written II》),起起伏伏,好像有许多波折,却也竟是甜蜜。在《Other In Innocent Surprise》中,原声吉他接过一个个问号,回答了让人惊喜的到底是什么。可是没完呢,最后还有永不落地的风筝(《A Kite That Can Keep On Flying Forever》)!浪漫的双树岛(《Two Tree Island》,位于英国南部埃塞克斯郡,就在Adrian Lane居住地埃塞克斯郡滨海绍森德西面不远处),爱情的起落原来如此一波三折。

Adrian Lane带来的是一张古朴而且有情趣的专辑,一张优美得像独立流行小品一样,却自己给自己挂着后摇、氛围、新古典标签的奇妙专辑,生动地追寻着已经遗落且不为人知的美好。

Invention of Love

莫雷尔的发明,火星女王
《Invention of Love》
A Model Kit
2014年5月 Hidden Vibes
推荐单曲:《To Foreign Lands》

A Model Kit是莫斯科音乐人Maxim Popov的个人项目,《Invention of Love》是他第一张个人专辑。或许年轻意味着改变,年轻就是思路广,这张打着新古典旗号的专辑有着超越一般新古典专辑的内涵。第一首歌《Rising》便从优美的旋律中突变到电音世界,转而《Elska》回归比较常见的弦乐铺陈,其后的《Lights/bay》又回到用电音来演绎后摇的路数上。《Polonaise in C Minor》?重新钢琴加弦乐。每一分钟他都没有放弃过玩乐,融电音、后摇、氛围、Trip-hop、实验、独立为一炉,可以随意地、不考虑是否用力过猛地往他的专辑中加入电音、摇滚,而《To Foreign Lands》的电影人声采样配钢琴妥妥的氛围乐呢。如若A Model Kit属于新古典,那多半是因为融合的东西太多太圆润,很难归类。打着“发明爱”的标题,A Model Kit果真与众不同。

tale

一千零一夜,天方夜谭
《“tale”》
Sontag Shogun
2014年5月 自主发行
推荐单曲:《The Musk Ox》

《“tale”》是Sontag Shogun的第一张正式专辑。Jesse Peristein和Jeremy Young此前只出过EP,早前EP中的一些代表作品、想法和音乐处理方式也被一并放入这张专辑中,《“tale”》听上去多少有些类似此前EP比如《LTFI EP》的某种延续——从封面设计到歌曲风格都是如此。他们经过不断打磨,前前后后一共用了3年时间创作完成了这张专辑。

两人定居城市并不同,Jesse Peristein在韩国釜山和首尔,Jeremy Young在伦敦和纽约布鲁克林,专辑最终在布鲁克林完成录音。他们在Bandcamp上介绍说他们跨越了视频、电影、舞蹈、表演和诗歌,并把自己的音乐风格称为新古典、氛围、世纪音乐的混合体。专辑内容也比较好玩,除了看不懂的曲目名《Jubokko》等,正中间一首的曲目名居然是《…and here, at the middle, we listen to the man who tunes pianos. 》。真心是一种历经万水千山做过无数实验和尝试的感觉。不过他们的音乐会告诉你,此言不虚。主打的《The Musk Ox》优美、抓人,钢琴和炮仗一样的声音配合无间。老歌《Let The Flies In》依然动听,《“tale”》让人对Sontag Shogun的未来充满信心。

Abandoned City

看不见的城市,孤独星球
《Abandoned City》
Hauschka
2014年3月 City Slang/Temporary Residence
推荐单曲:《Thames Town》,豆瓣听

驰骋古典乐界多年的德国钢琴家、作曲家Volker Bertelmann以Hauschka为名,从2004年起发专辑至今,《Abandoned City》已经是他的第11张专辑。

这张专辑是Hauschka乐迷翘首以待的,在乐迷这边获得一如既往的好评价,而在主流一些的媒体那里获得中上评价,还算过得去。实则是Hauschka长久以来都并非NME、Pitchfork之类媒体的菜。Hauschka这张新专辑无疑发挥了他一贯的水准,非常醒耳。

选题就很有意思。除了一首《谁曾住在这里?》(Who Lived Here?)外,每首曲目都是一处鬼城,一共8处:因停止采矿而遭废弃的纳米比亚矿城伊丽莎白海湾、因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而废弃的乌克兰普里皮亚季、纯粹为旅游开发无人居住的上海松江泰晤士小镇、因战争沦陷遭到严重破坏从而被弃的阿塞拜疆城镇阿格达姆、因经济原因无力维继的台湾三芝飞碟城、因地震等自然灾害而覆灭的意大利克拉科、因淘金热而壮大又消失的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巴克维尔、因再也捕不到鲸鱼而被遗弃的南极洲南乔治亚岛Stromness。从因天灾到无奈人祸,各种成为鬼城的原因被梳理个遍,时间跨度从中世纪便已经存在的古城到新千年才修建的新城,当前现状热门旅游景点和无人敢踏足的灾祸之地都被囊括其中。地域也是跨越各大洲,显然是经过了精心挑选。

音乐上,Hauschka主要依靠钢琴演奏来表现黑暗,辅助氛围和电音的处理方式,有一些奇妙的声效。但并不算先锋,整体听感还是很明显的古典乐作派,作曲家的音乐功底是显而易见的,在拟声和环境声营造上相当扎实。比如《普里皮亚季》(Pripyat)开头就是吱吱呀呀推开废弃大楼房门的声音,一种鬼魅的、无人居住的、布满灰尘的感觉跃然而出,此后节奏加快,紧张的感觉逐渐突出。这与核事件造成的空城经历以及如今依然空荡荡的现状相吻合。与采矿相关的《伊丽莎白海湾》(Elizabeth Bay)、淘金相关的《巴克维尔》(Bakerville)则有不一样的风貌,有那种争分夺秒通过抢夺自然资源暴富的紧迫感和热火朝天感。而中世纪古城克拉科因自然原因覆灭确实叫人很是哀伤,配的便是悠长的钢琴演奏。最凝重的却还是《谁曾住在这里?》,声声通诉,作为整张专辑的终极拷问。

今年7月在柏林的现场,近距离看明白新专辑中这些声音是如何演绎出来的:Hauschka Live – Boiler Room In Stereo

Nightmare Ending

梦之安魂曲,噩梦挽歌
《Nightmare Ending》
Eluvium
2013年5月 Temporary Residence
推荐单曲:《Don’t Get Any Closer》,豆瓣听

以Eluvium结束并不是因为Eluvium今年发行了新专辑,而是因为Eluvium今年12月将首次来到中国演出。

Eluvium是美国氛围音乐人Matthew Robert Cooper的个人项目。他曾以Matthew Robert Cooper本名发行专辑,更多时候是经营Eluvium。他是Temporary Residence旗下的核心氛围音乐人,最近10年来发片不断,与其他音乐人的合作也非常多。就说他今年的动作吧,今年他就又带来两张EP《Catalin》、《Wisdom for Debris》。并且和来自美国后摇天团Explosions in the Sky的好友Mark T.Smith联合组成新乐队Inventions,并发行了新专辑《Inventions》。这张融合Eluvium的氛围和Explosions i the Sky后摇风格的专辑反应很不错。Matthew Cooper额外还有时间为Bernardo Britto的动画短片《Yearbook》完成钢琴配乐,并在圣丹斯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动画短片奖。

关于Matthew Cooper的故事不断,或许因为创作频率高,Eluvium的专辑和EP并不是张张都达到了一定高度,水平略有参差。但总体而言,Eluvium的实力从未衰退过。比如2013年他迄今为止最后一张录音室专辑《Nightmare Ending》。

这张氛围融合新古典的钢琴独奏专辑像过去的Eluvium那样娓娓道来,情绪饱满,令人魂断。Eluvium的钢琴有时候如同Library Tapes那般细腻,但是这张专辑里面他有更多氛围、Drones、噪音的成分,别样的癫狂隐藏在看似平静的钢琴声之下——其实第一首开始便是不平静的,用一整张专辑的时长来迎接狂喜。这张被媒体盛赞为Eluvium有史以来最棒的一张专辑,无疑是去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新古典专辑之一。Matthew Cooper良好的状态让人更加期待12月份他的钢琴独奏演出。

* * *

2014年其他令人期待的还比如Jacaszek & Kwartludium在6月于Touch下发行的《Catalogue des arbres》。波兰电子音乐人Michał Jacaszek是大家非常熟悉的音乐人,前几年的《Glimmer》等个人专辑曾获得非常好的评价。《Catalogue des arbres》已经公开的曲目令Jacaszek的听众激动。

2014年尚未结束,期待在后半年和未来的时间里,有更多音乐人能拿出优秀作品,能够像2013年那样,能涌现出Kronos Quartet & Bryce Dessner的《Aheym》、Daníel Bjarnason的《Over Light Earth》、RQTN的《Passenger》、Rauelsson的《Vora》、Lubomyr Melnyk的《Corollaries》等众多好手的高质量专辑。

刊于《通俗歌曲》2014年8月号

最新文章

特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