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我的目标是用金属元素做一些轻盈愉悦的音乐——专访Alcest主唱Neige

“我从小就喜欢关于日本的一切”

法国乐队Alcest是国内歌迷很熟悉的老朋友了,自2011年起,他们就多次来中国演出,每每新专辑巡演都要带上中国。已经走过10多个国内城市,还曾参加过2014年的草莓音乐节。今年4月携2016年的专辑《Kodama》再次展开中国巡演,继续一期一会的约定。

Alcest总要安排一下亚洲演出或许也是有些铺垫的。即便是在经常来中国演出的那些乐队中,Alcest也是少数几支对东方文化感兴趣的乐队之一。其核心成员Neige对东方文化尤其日本文化的喜爱溢于言表,这张《Kodama》就被他们自己称为“日本专辑”,“Kodama”源于日语,有着“树木精灵”和“回声”二重含义,以宫崎骏动画片《幽灵公主》(1997)为灵感展开创作。法国设计师组合Førtifem绘制的一系列配合《幽灵公主》主题的宣传画也洋溢着浓浓的日系和风,契合《幽灵公主》的环保主题,回归自然,返璞归真。从设计到音乐,不明真相的群众初看初听很容易误以为这是一张产自日本的专辑。而Neige从不掩饰自己对日本文化着迷这一事实。想来在当年的印象派画家、法国新浪潮导演等老一辈艺术家中间就不乏东方文化爱好者,不过85后Neige的日本情结缘起日本动漫,相同的热爱,载体已经截然不同。

kodama
图/《Kodama》

在这份东方情结的加持之下,从2005年的EP《Le Secret》到2007年第一张专辑《Souvenirs d’Un Autre Monde》,浪漫唯美的Alcest早期的2张作品便已经在我国获得超高人气,此后在金属媒体和独立媒体Pitchfork上同时斩获高口碑的《Écailles de Lune》(2010)、再接再厉的《Les Voyages de l’Âme》(2012)都继续获得追捧。长发飘飘、自带仙气还要时不时引用法语诗歌的Alcest文艺范儿爆表,精致不糙,法语并没有阻碍他们的被世界另一头的听众喜爱。

“我不认为Alcest属于任何流派”

Alcest也是一支我们不熟悉的乐队。早在Alcest成立之前,诸位成员原本是玩黑金(Black Metal)起家的,从外表装束到音乐风格都受到地道的金属熏陶。2000年刚组建Alcest那会儿,3名成员里面另外2名成员相较Neige更偏爱金属一点也是不难理解。此2人很快离队,此后Alcest几乎是被Neige一人掌控,由他主导创作。在Alcest真正算是被组建起来之后,开拓出暗黑盯鞋(Blackgaze)这一新世纪当红流派。近年来Neige更是转身小清新盯鞋,一路风格变幻没有定数。他在传统金属手法之上突破创新,不断吸取不同流派的特长,不给自己设定界限。乐迷纷纷感慨如今已经不知道该给他们打上怎样的流派标签。他们或许让一部分早期金属歌迷震惊甚至失望,同时又顺利拉拢独立乐迷。尤其2014年的上张专辑《Shelter》,开始有媒体称呼他们是盯鞋(Shoegaze)乐队。这张专辑不仅是封面走清新脱俗晒阳光路线,内容也是一路软化,再称其为黑金已经不合适。

shelter
图/《Shelter》

但谁也不好说独立乐迷会一直吃金属的套路,独立乐迷人人都搞得清楚金属的人声有哪几种吗?吉他又有哪些特色技法?金属乐迷受得了甜美如糖水、仙气越来越浓的Alcest吗?Alcest不管这些,Alcest有了英文歌。找来Sigur Rós制作人Birgir Jón Birgisson,跑到冰岛录制专辑。《Shelter》的口碑下滑也暴露出了打破固有模式是多么艰难,多么容易两头不讨好。这不,《Kodama》中他们又重新拿起金属流派的看家本领,点燃暗黑盯鞋的火炬,返璞归真回到早期音乐路线上,更黑暗、更重,也是根本不去管媒体和听众是不是应接不暇。

在往常的采访中你会发现Neige喜欢的乐队从数字摇滚(Math Rock)和后摇(Post Rock)鼻祖Slint(Slint也是风格极为独特的一支乐队,很难被定义)到盯鞋(Shoegaze)鼻祖之一Slowdive,涉猎广泛,早就超出了金属范畴。Slowdive领军人物Neil Halstead还参与了一把Alcest的专辑《Shelter》。Neige和鼓手Winterhalter二人带着法国人的浪漫不羁,还有年轻人的大胆冲劲,努力探索着自己的心灵世界。

我们带着大家的好奇,在Alcest中国巡演前夕采访了一下Alcest的核心成员Neige。Neige未成年就已出道,是Alcest的词曲创作者,有着十几年的组乐队经验,可以担任主唱、吉他手、键盘手、鼓手、贝斯……堪称全能。Neige和我们分享了他这些年玩乐队的心路历程,他的成长经历、他对日本文化和盯鞋的喜爱,以及Alcest的下一步计划。

* * *

Q:什么时候发现Alcest被媒体称为暗黑盯鞋鼻祖的?

Neige:回到本世纪初我刚开始组Alcest的时候,没有任何乐队像我那样在音乐里混合这些特殊元素。但这不是我有意识的选择。我不是为了做一些新的东西而去做。这主要是我年轻时在某种灵性东西影响下的结果,我想要试着重塑环境,并从中获得某种感悟。
暗黑盯鞋是媒体发明的词,我对此没啥概念。我不认为Alcest属于任何流派,我们的音乐受到大量不同流派的影响。就我个人口味而言,大部分暗黑盯鞋乐队都太金属了,我不认为其中的绝大多数可以很好地融合金属和其它流派,比如后摇、独立音乐或者盯鞋,我不认为他们找到了平衡点。

有哪些盯鞋乐队给过你们灵感?

Slowdive、Cocteau Twins。此外我非常喜欢The Smashing Pumpkins和The Cure的早期作品。

你们如何看待本世纪的盯鞋回潮现象和新盯鞋(Nu-gaze)?

在90年代早期,盯鞋这个流派没有获得足够的关注,却依然影响了如此之多当代乐队,所以某一天它回潮了再正常不过。当我10多年前发现Slowdive的时候没人关心盯鞋。现在一切都不同了,酷。
注:进入21世纪,一批受到80、90年代盯鞋风格影响的年轻音乐人开始创作复古当年盯鞋风格的音乐或者是从盯鞋风格演变而来的音乐,并且遍地开花,缘起英国的这个流派在大洋两岸都重获生命,被称为新盯鞋。2008年成立的美国独立厂牌Captured Tracks的成功让这股风在大洋彼岸又劲吹了一阵,彼时DIIV的海报贴进了蜘蛛侠的房间。一批老乐队如My Bloody Valentine、The Jesus and Mary Chain、Slowdive、Lush的重组和复出助力将盯鞋回潮推向高潮。

你们独创的音乐是不是启发了Deafheaven?

或许吧。我们刚开始(做这种音乐)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乐队这么干,现在的话对我来说,在暗黑盯鞋这个流派里我头一个喜欢的乐队是Deafheaven,因为我认为他们黑金和盯鞋的部分都干得很好,很多乐队没这么好。(很多乐队靠)效果器之类的东西(支撑),但一首好歌不仅仅建立在吉他效果器之上。还包括如何创作出一首歌、如何抓住旋律和其它一些元素等等,一切都很重要。

Neige,你是怎么想到在Deafheaven的专辑中朗诵米兰·昆德拉代表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的段落的?

使用米兰·昆德拉的文本是Deafeaven的主意。他们问我:“你愿意为我们的专辑录一段话吗?”我说好的,并在我的公寓快速录了一段,然后就用上了。当然,当时我不知道《Sunbather》(2013)会是如此成功的一张专辑,否则我要换个好一点的麦克风 ;)!

sunbather
图/Deafheaven《Sunbather》

最喜欢的诗人?

我喜欢波德莱尔,他的《恶之花》是我最喜欢的书。我在Alcest的歌曲里引用过不少波德莱尔的诗句。

你们和Slint各自开创新疆界的时候都只有20出头。成熟大胆的风格有时让人难以置信你们是85年生的年轻人,乐队组建初期竟还是未成年。是什么原因激发了你们从小走上音乐创作的道路?

我一直很喜欢音乐。我学会的第一件乐器其实是钢琴。我的祖母是一位钢琴教师,我小的时候她给我上过一些课。我很喜欢,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只玩了一两年。我13岁开始玩吉他,此后我发现了金属。我这个人通过创作自己的音乐学吉他比在其他乐队演奏学得更快。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如此年轻的时候便开始组建Alcest。

现在创作音乐的过程和当初一样吗?

差不多是一样的:我创作音乐和歌词,我们一起做鼓和弦乐的部分。基本上是我创作主旋律,然后我们一起听,分享看法,进行调整。
我从14岁的时候开始这么干,多年来还是一个人(独立创作)。我在父母家里自己录鼓音,然后鼓手Winterhalter来和我一起录音,他是一位比我更好的鼓手,有他真好!我们同舟共济许多年。这是一支很特别的乐队。

其实现在反过来听,在Alcest最黑金的时期也流露出柔美温情。这是否可以看作是你们的两面性?

我不知道黑暗是啥情况,但光明肯定一直都在。我的目标是使用金属和黑金的元素做一些轻盈愉悦的音乐。我相信这一矛盾点是Alcest音乐主要的组成部分。

是什么契机让你们对日本文化产生了兴趣?

我喜欢日本文化,我从小就喜欢关于日本的一切,因为在法国有许多日本动画伴着我们长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日漫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烙印,建立了(和日本的)某种联系。当我们去日本演出的时候,发生了很特别的事情,我们在一些寺里进行不插电原声演出。我觉得有些亚洲国家,尤其日本,那里的人很有灵性,我看他们混合现代生活、传统和灵性,感觉很有趣,和我们在基督教国家看到的完全不同。我不喜欢(基督教国家的)那种精神状态,我感觉我和亚洲文化的内在关联更紧密,对我而言亚洲比欧洲更真实自然。

你曾说过你家距离发生巴黎恐怖袭击的巴塔克兰剧院(Bataclan)和《查理周刊》总部(Charlie Hebodo)只有2分钟步程,你和朋友们看到了一切。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家门口接连出事太可怕了。恐怖袭击是如何影响到新专辑创作的?

我家距离巴塔克兰剧院和《查理周刊》总部只有两分钟的路程,就在我的住宅后面。我听到了一切,我几乎看到了一切……我在巴塔克兰剧院演出过,很近。我的朋友和我周围的人都震惊了。所以你会发现新专辑更黑暗一点。这是一种愤怒,但并不悲观,还是充满了生机的。《Kodama》没有直接讨论这件事,但我相信对这些人来说可以从专辑中感受到某种东西,让他们想起那次恐怖袭击。这张专辑不可能和所发生的这一切没有关系。你被拽回地球。有时候我有自己的梦想国度,但有时候不得不回到现实。

下一张专辑会在什么时候?风格会再次发生大转变吗?

现在说太早了,但是,嗯……我写了一点和弦。但素材还不够多,还没找到新专辑的方向。我们总是想着要弄点不一样的东西,让我们始终保持一定的识别度。我猜下张专辑也会是这样。

你们会在演出时感受到灵性吗?

不会。我太专注于演出本身和技术上的事情了。在舞台上我不会让自己逃离或者发梦,事情一直在发生,比如和弦,效果器要调,正常嗓和黑嗓要切换,我的姿势,歌曲和歌曲之间的聊天环节,等等,真忧伤,但事情就是这样。这不意味着我不喜欢演出,我很喜欢,但这和在家里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在家里写歌的时候我很有灵感,感觉和我的内心世界联系更密切。

来中国演出许多次了,说一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演出?

我觉得在上海的演出是我们在中国演过的最棒的。我们喜欢在中国演出,喜欢每一个我们演出过的中国城市。这是我最喜欢演的国家之一。

再次来到亚洲,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和想做的事?

我们喜欢川菜,我们忍不住想去成都尝点没吃过的!

感谢接受采访。

* * *

感谢New Noise的支持,感谢《通俗歌曲》授权提前发出来。Alcest中国巡演将于4月12-18日在成都、重庆、上海、北京、武汉、广州、深圳展开。

最新文章

特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