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塔里法:欧洲最南端的假想天堂

最初并没有想去塔里法(Tarifa)。只是想从安达卢西亚经直布罗陀海峡水路,一路向南抵达摩洛哥,假想沿着摩尔人的足迹走一遭。但这条抽象的路线具体落实起来也是有很多选择的,比如可以从英属直布罗陀(Gibraltar)坐船去摩洛哥。我们确实从马德里沿着LP所说的西班牙最美火车线(一路向南,其实纯属凑巧),经拉曼查、到达安达卢西亚的阿尔赫西拉斯(Algeciras),辗转抵达拉里内阿-德拉康赛普西翁(La Línea de la Concepción),打算从那里进入直布罗陀。

直布罗陀 (更多…)

| 日常 | 阅读全文

扫墓游:当你去到他们意外去世的地方,他们就好像能穿越时空与你相见

此篇本是一个摄影项目的提纲。感觉会非常棒。可惜该项目迟迟未能启动,或许再也不会启动了。今天发出来,至少可以作为扫墓游的参考。

我每年都会搞一搞扫墓游。最近工作需要在整攻略、游记,感觉我还是比较擅长扫墓游(扫墓狂魔Patti Smith点点头)。

本篇主要是归纳一些非自然原因亡故的人。一般来说名人会被埋葬在公墓里,故居会成为景点。但对于非自然原因死亡的人来说,亡故地点不一定在家中,这些地方较难圈起来搞纪念,也不一定在市中心,可能很偏僻。主要的难点在于如何到达。到达的过程就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朝圣。有些地方至今都没太大变化,你能感受到他当年生活过的环境,模拟一下遇害过程。去一个开放空间和去一个被圈起来的景点感受是不同的。这不是在纯粹执行一下鲜花动作。今天和朋友聊起川端康成,又想到这篇笔记,顺手发出来。 (更多…)

| 日常 | | 阅读全文

辞旧迎新,程家桥路南段最后一瞥

今天是节前最后一天上班,硕大园区一个人也没有,有一种Cillian Murphy在《惊变28天》里一早醒来走在空荡荡伦敦街道上的感觉。僵尸片的开场往往如此。

今天也是最后一次瞅一眼程家桥路南段。这段弯得像腰子痛的男人俯身撑住腰部一样的路即将在2月1日封锁整修,希望他可以就此直立起来。

我跟这段路没有任何感情,纯粹因为今天不拍摄以后就看不到这片废墟了。说起来这块城中村堪称顽疾,是行人车辆的噩梦。连同旁边的虹中路,几年前就拆成了废墟,而废墟中直到今天都还住着人。由于各种原因,他们没有搬离这条夜间路灯都没有的单车道小路。垃圾随意堆放,相连的合川路被超载土方车压得宛若陨石砸过,却总也不见施工启动。曾经你还能在网络上搜到如何在程家桥找小妹的信息。 (更多…)

| 日常 阅读全文

方圆意大利

Museo Revoltella

2015年十一,15天,第一次意大利行,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Casarsa、的里雅斯特、博洛尼亚、米兰。千百年来人们一波波来意大利朝圣,我也不例外。非得亲自来看一下这些建筑、雕塑、壁画、油画、装置、废墟不可,了却一些人生心愿。比如我终于在罗马看到了小学美术书上唯一让我念念不忘的作品:贝尼尼的《圣特蕾莎的沉迷》(Ecstasy of Saint Teresa)。此作堪称我的人生启蒙之一,至今不懂政治无比正确的小学美术课本中为何混入了第一眼就叫我心跳加快的此作。那是用平涂填色的方式写书法字的小学二年级,所有课程都不涉及宗教和情爱,圣特蕾莎在耀眼的光线中迷醉的表情和人物的姿势还是立即传达出了一切。我认为光线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有趣的是在维多利亚圣母堂(S. Maria Della Vittoria)里你需要投币才能看到打灯模式的圣特蕾莎,否则就一片黑暗。但等我投完币后也不省心,还没看完就又暗了,需要再次投币,不知不觉中为教堂进行了募捐。现实中的光线和所有印刷品上的色调都不同,“标准照”的拍摄角度偏高,站在现场抬头仰望时特蕾莎的脸以不熟悉的角度出现,好像变成了全新的作品。儿时记得的和现在看见的并不重合,那种感觉是奇妙的。又或许和室内整体偏暗有关。我们在临近关门时入内,失去了最佳采光,而且并没有避开旅游团。

无意长篇赘述意大利的文化和历史,我相信所有意大利电影爱好者大概都熟知罗马老城区的那些街道。短短2周多,只是非常紧凑地挑重点看,过点瘾而已。所至之地基本都是历史名城,其街头小书店里随随便便摆的都是诸如Gio Ponti、Bruno Munari、大卫·霍克尼、帕索里尼等人的书,每迈一家都挪不动道,人家的“新华书店”比我们的不少所谓艺术书店还要有文化。我并没有刻意地到一处跑一处书店,但总能偶遇到书店和图书馆,而且里面多是些成年人,感觉基础的普及类小说是马尔克斯的水平。《格莫拉》里的意大利不在这里,这里是《绝美之城》里的世界,如果我企图剖析什么的话一定是愚笨之极。我将在这篇文章中尝试换一种方式组织此行中在意大利拍到的照片,表达我的敬意。 (更多…)

| 日常 | 阅读全文

The Setup的采访

九间

春节期间接受了The Setup的采访。“The Setup是一个介绍你身边那些的极客们如何搞定自己的生活的小站”,停歇一年多后重新启动。我在The Setup上分享了个人日常使用的电子设备和软件,并手绘了自画像。

—-> 猛击这里看The Setup的采访 < ----

* * *

九间
写作者,交互设计师

你是谁,在做什么?
目前是一款国内手机应用的交互设计师。
业余时间写作,我的文章见博客。也为杂志供音乐、书籍、电影方面的稿。
Cover Project(豆瓣小站)发起人之一。

在用哪些硬件?
只列常用的私人设备,积灰的不算,那么是:
iPhone 6 Plus:更轻,比想象中耐摔。
MacBook Air 13’(mid-2012):性能依然很好。无论写作、干前端的活、做图形处理,都没问题。关键是轻便,不会被设备束缚在任何地方,出门再也不需要背电脑包。
Kindle(2014):旅行必备,比书轻太多。但平时还是看实体书为主。
Nokia 1050:备机。
Panasonic LX5:已经很少用,我需要绝对轻便的设备能随身携带拍摄植物。LX5在相机里已算轻巧,但还是嫌重,不会每天带。

那么软件呢?
系统暂时是OS X Yosemite / iOS 8(总是会立即升级到最新版本)

吃饭家伙方面,Sketch 3相对来说好用一些。思路上很喜欢,虽然尚有不足。至于专门画原型的工具没有一个好用到让人产生“就是它了,好想用上一辈子”的感觉,所以并不想推荐。当我还是前端时爱用Sublime Text 2,后来流行起了Atom。
毫无忠诚可言吧。喜欢一眼望去界面上没有多余东西、能帮我处理掉繁琐事务的软件,这样我会比较不焦虑。哪家做得更好就换哪家。

写作用iA Writer Pro。从iA Writer追到iA Writer Pro。我的写作方向决定了我会选择一款简洁的写作软件,最好回归打字机时代。iA Writer Pro曾偏离初衷,出现一些不简洁的设计,好在已回归正途。平时用Mac版写稿,用iOS版重读和修改,二者搭配使用充分发挥长处。支持Markdown,随时自动备份和同步,让人可以专注于写作。自适应字号和夜间模式很实用。

文摘和阅读用Readability。有的网站正文字号太小,阅读前会用这个过滤格式。写稿时需要搜集资料,看到好文章需要收藏,都用这个。Chrome插件用得比手机App多。

听歌习惯决定了我会喜欢Rdio、Bandcamp、Soundcloud,尤其喜欢Bandcamp。因为没有一家能确保涵盖所有我想听的音乐,所以其实什么都用,优先使用这三家而已。会混合使用它们的网站、桌面应用和手机应用。

再加上Chrome、iTunes,就是全部必需品了。电脑主打工作,零碎事务主要由手机来解决。每天都会用的手机应用包括:
VSCOcam:我会购买每一款新滤镜。VSCOcam的滤镜比较自然,没有暗角、划痕之类特效。用各种光学设备拍出来的照片有时会偏离你的所见,VSCOcam可以帮助你拯救那些照片。
Inbox:收发邮件,配Gmail账户。
Sunrise:日历,配Google日历数据。
Wally:记账,数据保存在iCloud上。
Reporter:可以看作是Daytum升级版,个人数据统计,目前没有云备份,但可以轻松导出数据。
社交类App:微信、Instagram。
当然还有支付宝、高德地图、Booking、Airbnb、Path、RunKeeper和其它一些有特定需求时会用到的App。曾经希望能每天使用Duolingo、MyFitnessPal、Argus,但并未坚持下来。

每天要用到的幕后英雄是iCloud、Dropbox、曲径、Google的系列服务。

你理想中的设备是什么样的?
通过上述描述,大概已经看出来了,我需要轻便的设备。越轻便越好,轻便到感觉不出它的存在。最好能回到过去甩着手蹦跳着去花园采可食用植物的童年时代。想要抓什么就抓住什么。一把土,一株草,蝴蝶或者水流。不需要背炸药包一样重的东西。当我需要它的时候它可以出现并帮我解决问题。它不会分散我的注意力。它不会妨碍工作学习,也不会成为我和自然世界之间的障碍物。
它是工具。它可能有许多分身,以适合不同应用场景。它很实效,也可能会偶尔让人心动。某种人工智能。

| 日常 | 阅读全文

梦想家去了梦想中的世界

孙仲旭

R.I.P. Luke 孙仲旭

听到你去世的消息时我刚从演出现场出来,顿时从天堂到地狱。真的难以置信,你是那么年轻!第一反应这是条假新闻。且记得大学那会儿你翻译的每本书只要是我没买过原版或其他译本的,都买来看了,曾经我追你的每一本新书。记得你的谦逊积极,你总是虚心听取读者反馈,并且非常认真,把你的译本改了又改。感谢你推荐我写书评,感谢你对我的鼓励,只是我从来不如你努力勤奋,直到你去世我都没能努把力出本书给你看,而你已经从只出过一两本书的新秀成为“译作等身”的杰出青年典范。

每一个笑容背后可能都是不为旁人所知的苦涩,你像西摩那样选择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忽然结束自己的生命,你也抱怨过翻译收入微薄,像卡夫卡那样没有等到辞去法律方面工作靠自己爱好谋生的那一天就撒手人寰。那晚我在看一个穿沙滩裤的家伙以无影手的速度甩头,后一天又在看一个套绒线帽的家伙甩头,没有看微博豆瓣。我没有发现,也没有人发现,没有人拉住你的手。

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经历了怎样的苦难,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都会感怀于心。 (更多…)

| 日常 | 阅读全文

忆外公

外公去世的时候是瞪着眼睛的。外婆看见他问他瞪着眼睛干什么,等着吃饭呢?马上就好啦,急啥。然后外婆去厨房逛一圈回来发现他还是瞪着眼睛,叫他没反应,推一下也没反应。外公就这么等着早餐死了。 (更多…)

| 日常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