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羽果 Live @ 梦工场

九间_

5月22日,周五 21:30 – 00:00
上海芷江梦工场
嘉宾:张海生,小白(棒棒糖乐团),丁佳(MOMO乐团)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羽果都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乐队,歌词虽然有进步但还是很一般。不乏“自由”、“自我”、“寻找”这一类大而空的词汇。不要看用到王尔德的童话,把彼得•勃罗格尔的巴别塔倒过来放,意象选择上并没新意,巴别塔这个专辑名字更像是一个噱头。

当晚演出谢晖吻了一记万劢,四个人多次作出煽情动作,吉他对拉什么的,有排练好的嫌疑。当然,谢晖无疑是个帅哥,那身所有钮扣钮得整整齐齐的紧身中袖小衬衫有着别样的干净和清秀。谢俊中襟带花边的花格小衬衫又非常可爱。谢晖的戒指戴到了左手无名指上,还声称只是女友而已。台下有男生叫谢晖我爱你,也添了点气氛。不过帅归帅,如何真情流露地弄噱头还要向英伦那些消瘦帅哥学学。

这个一开始走英式摇滚路线的江西偶像派摇滚乐队在上海待了几年,已经出落得和英伦没什么瓜葛了,可能外貌很符合,音乐不那么符合了。你听他们的新专辑,能听到许多纠结的东西。在英伦风格之外,他们也尝试了加入民乐,和民乐手合作。在不同的歌曲里分别尝试过后摇、朋克、流行,一点点电子和一点点重一些的东西。基本上这是一个应该签约在主流厂牌的主流乐队,有原创性,歌词比较简单,人帅,而且旋律动听,不费脑筋。有的歌曲是如此流行,做中超主题曲或者体育品牌广告曲绝对没有问题。流行歌坛好多人长得还不如谢晖帅呢。

当他们唱到《父亲》的时候挺让人感慨。之前一些很噱头的动作其实都可以不必做,这眼泪是如此真实,抵过所有虚假的吻和蹦跳。两兄弟一起放弃工作,从江西来到上海搞音乐,想来父亲应该是格外不放心的。何况这一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现在再入主流舞台年纪已经偏大。其中的尴尬、遗憾、不甘又有多少人知晓?十二年前的朋友已经是总经理了,混得西装笔挺来赞助兄弟俩的新专辑首发,有情有义,落差也是非常明显。万劢弦断了,谢晖只能再唱一曲撑时间,也没个替换用的琴。当晚谢晖的声音总是闷闷的听不清楚,不知道是话筒有问题音效没弄好还是他身体不适,我估计兼而有之。

这个晚上的音乐或许不是最好,却听出了温暖。如果张海生不上来唱一嗓嗲一嗲,我大概会觉得分外悲情。你可能不是旷世奇才,条件也不算特别好。但是仍然有许多更加不如你的人取得了比你大得多的成就,至少已经摆脱了纠结的状态。什么天涯海角,什么母亲的拥抱恋人的微笑,也不要寻找自由了,抛弃自我放开胸膛面向更大的世界可能会走得更好。唱歌不过是一份工作,一份理想的工作。

补充一句,张海生真潇洒。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