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时代?影像时代?网络时代?还是平民时代?

去年开始,大陆地区不再称呼美国偶像为“美国偶像”,而是“美国的超级女生”。今年上半年,有媒体感慨“美国的超级女生居然拿到格莱美奖了”,仿佛美 国人也赶上了超女这趟挣钱的特快列车,而且水准还不差。这一称谓的变化表明我国某些媒体已经带着中国式的“美国偶像”加入到了极具美国特色的“英美模式媒 体游戏”中,观众不知不觉尝到了文化全球化后的甜头,而且大步沿着我们心中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化道路迈进,暂时忘却了周遭环境,自娱自乐不亦乐乎。

尼采有一本书叫做《偶像的黄昏》。 估计他没有想到当代是偶像的正午,太阳正当头照着。诞生偶像的年代仿佛已经过去,现在既不是激情的战争时期也不是盲目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政治上我国尚没有 需求也没有条件诞生一个毛主席那般的超级偶像。西方社会六十年代开始的由摇滚乐和好莱坞文化引导的超级明星时代我们也没能及时赶上。话说过去西方的大众偶 像对崇拜者有一种精神上的诱导,虽然有个别崇拜者自杀或者是暗杀偶像,还时不时出个骚乱、游行一类的乱子,但偶像的力量是强大的,什么也无法阻止他继续屹 立不倒至今。我们知道Beatles,知道John Lennon的爱与和平,其中确实有空想社会主义的成份,但身为作音乐的,能有这样的气度,做出这样的音乐,并且处处以身作则相当难得。我们知道Jack Kerouac,知道垮掉一代的文化意义,提到迷茫一代的海明威更是无人不晓。美国在造偶像,更是在造文化。本来贫瘠的美国文化在全球化偶像茁壮成长的年 代出现了很多自由的身影,光耀整个二十世纪。

但垮掉一代的文化是有残缺的。从欧洲的新小说派、法国的新浪潮到新批评的兴起,形式主义开始抬头。艺术之为艺术,没有形式万万不可,但从存在主义微笑 着推石上山的西西弗神话,到垮掉一代在路上的呐喊,其中暗藏隐患。和过去比起来人生目标底了很多,个人追求的最大化,青年中茫然没有方向的人数增加,而且 他们并不因为自己胸无大志而感到多么的可耻和自卑。个体的特殊性被认识到,每个人都在追求“自我”。理论上说每个人确实都是独特的,这给日后的文化发展留 下了空间。我们看到,Hip-hop音乐已经没什么社会责任感了:富有或者死亡。(过去说的是燃烧自己或者死亡)无论主流还是非主流,大众还是小众,卖钱 的还是不卖钱的,界限的模糊标志着西方神话偶像的倒塌。

上帝式的宗教性偶像时代已经过去,新的后偶像时代来临了。现在诞生的偶像和过去最大的差别在于平民化、大众化、一般化、虚假化。大部分人成了追随者, 只有少部分人还执著于过去人类创造的美妙文化宝藏。我国在文化大革命后大陆地区丢失了很多东西,一些该传承的文化没有传承下来,改革开放后很容易受到美国 等经济强国文化的影响,故也高奏凯歌紧随时代步伐而去。在我们文化发展的关键时刻研究一下新偶像时代的特点很有必要。

要了解全民性偶像时代的特点,首先要了解观众的心态。曾有知名文化人质疑央视按照收视率来决定节目生存与否的做法。他们说收视率不过是那个千分之几的 小概率,能说明什么?这话明摆着藐视现代统计学的发展。统计学估摸来估摸去就是想更好地通过个体来反映全体,你跑出来说全体是无法用个体来准确估计的…… 错是没错,但我们要怎么去把握整体的特性呢?这个虚无缥缈却由我们每一个人一起构成的大众到底是什么?众文化人眼中像臭狗屎一样的大众审美到底是怎么产生 的?

文化的推进和经济发展是密切相关的。人们的生活习惯决定了消遣方式,而消遣时间里诞生艺术。这些年,随着全球分工越发明确,中国更加积极地参加到全球 化经济浪潮中,使得人们的生活压力进一步增加,我们需要更有亲和力的人来代表我们,站到舞台上来,通过他的行为来引导我们自己的行为,通过更真实的人来释 放自己的压力,通过看别人的行为来体会自己无法体会到的生活。这在很多国家是相同的。西方一些国家还有上帝倒下的轰轰烈烈的斗争,我们这里连这件事也省掉 了。

文化和科技进步也是休戚相关。在欧洲曾有青年发起抵制电视机的运动。某些欧洲国家人均每天花在电视机上的时间也达到四个小时。电视机采取的是被动接受 信息的方式,在电视机前我们仿佛很有选择余地,其实很容易陷入电视机综合症:紧握遥控不放。看电视的时间里我们看的每一秒并不都是有用信息,但我们明知有 很多无用信息却也不能挪开,因为无法预知下一秒是不是还是无用信息。如果说收音机还没有束缚我们的身体,那电视机就彻底束缚住了我们的全身,包括思维方 式。看电视长大的人更注意第一印象,更直接化,更表面化。电视作为霸权媒体的第一位代表率先进入了千家万户,侵占了儿童、老人、家庭妇女和下班后无所事事 的中年人大量思考的时间。电视机把人们的这些时间拽在自己手里,然后交给一些搞媒体的人支配。这给了新闻传播更大的空间,给了各行各业做大做强的机会,给 了实况转播一条新路。我们的讯息从平面一下子变成了视频,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电影等可视媒介进一步平民化,买个摄像机谁都可以自己来拍个片子。连平面杂 志的设计也越来越追求视觉冲击力了,影像的繁荣势不可挡。

无论你怎么认为,影像时代已经来临。这个时代和过去任何一个时代文化传播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的讯息是可视的,我们传递静态的照片,还原真实事物,同时 还传递动态的视频,更大程度还原我们的周围生活。影像时代的到来是个必然。就像造纸业的发展促进书籍的产生一样。无论你多么不舍得,多么怀念古人悠闲的生 活,读书的畅快和自得其乐、自由自在,都不能否认影像在当今获得了更多的亲赖。看个电视看个片子比起看本几百页的小说更对现在忙得焦头烂额,心态浮躁的“ 大众”的胃口。这一点正好被居心叵测的媒体抓住,纯粹娱乐大众的人应运而生。影像时代的到来并不是偶像时代的产生原因,但确实是技术支持和前提。

现在的娱乐比过去什么时候都要高级。不是技术达到了么,可以来个现场直播,绝对精彩刺激,让观众眼睛离不开。不是大家个人表现欲高涨么,要实现个人价值么,那来个真人秀再合适不过了,而且所谓大众很好看到和自己差不多水准的人出丑。

有了技术支持后舞台仿佛回到了每位观众的手中。标新立异、特立独行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色。过去没有准备好或者水平不够就上台是忌讳,现在我们采用美国 人的观点,只要敢于表现自己,敢于去做去说就是好的,就是值得鼓励的。要怀着天不怕地不怕自己最强至少自己最独特的心态上台,忘了之前其实需要更多的沉淀 和积累。

偶像的平民化,平民的偶像化意味着现在更为主流的生存方式和审美情趣走向。偶像们一路越过前人的头顶面带微笑讴歌着自己的劳苦功高朝着新世纪走去,本 世纪宽带的大面积普及网络时代的到来是继影像时代后又一个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巨大技术进步,也给新偶像时代一个展现特色的平台。

网络从早期群居式的BBS,后来的QQ和MSN发展到今天MySpace、Blog、iTube的流行,正是一个从集体讨论到私下交流再到个人、个性 的过程。我们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有更大的可能性成为公众人物或者淘到金,至少可以在小众间展现自我。这两年异常红火的博客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为什 么需要在网络上展现自己的喜好呢?向那些不知道是些谁谁谁的网友?难道不能和周围的朋友们说吗?可能我们真的很企图结实更多的人,受到更多的关注,“我” 也是我的一个偶像之一,而且自我膨胀,带着野心。同时,你不可否认博客由于更多的是个人说了算,展现了和传统团队合作式媒体完全不同的视角,更鲜活无比。

虽说幕后策划的人大赚不少,做大做强的背后有着深层的经济利益因素,但当一个现象接一个现象带着相同的特点出现,这个特点就成为难以抗拒的集 体性自发行为,你可以说是经济发展造就了现在这个时代,更准确的说是在各种不同因素的混合下——既包括最鲜明的影像、网络、经济、偶像效应也包括其它一些 因素——我们造就了时代,同时时代造就了我们。最后引述歌德的一段话:

现在我要向你指出一个事实,这是你也许在经验中证实的。一切倒退的时代都是主观的,与此同时,一切前进上升的时代都有一种客观的倾向。我们现在这个时 代是一个倒退的时代,因为它是一个主观的时代。这一点你不仅在诗方面可以见出,就连在绘画方面也可以见出。与此同时,一切健康的努力都是由内心世界转向外 在世界,像你所看到的一切伟大的时代都是努力前进的,都是具有客观性格的。

偶像时代和个人主义的张扬个性都不具有足够的客观性,我们的生活方式面临着一个又一个无法逆转的突变。我相信时代本身没有错,快节奏的生活几乎无法回 避浮躁和心烦意乱,我们也无法回避大众文化的堕落,对个人而言真是个考验毅力和素质的时代。对我国做媒体的同仁而言,放开是我的规劝。不放开,光想当然地 引导,我们的文化还是会继续浑浑噩噩下去,等着又一批超女来嘲弄吧。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