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在志

2003年初

克尔凯郭尔——个体偶在集——或此或彼——颤栗与不安

对生活的观察没有意义。

怀疑者总是被鞭打者(惩戒);他似一个旋转的陀螺,按照鞭打的时间长短,保持在某个点上;他不再能保持在那陀螺所在的点上。

在我看来,所有荒谬可笑的事情中最荒谬可笑的,是在这世上奔忙,是做一个对自己的膳食和活动感到兴奋的人。 14

早晨起床时,我又直接回到了床上。夜晚我熄了灯,拉起羽绒褥垫盖着头时,感觉最好。我又坐起来,怀着难以言表的满足感在房间里四处看,然后晚安,躺在羽绒褥垫下面。

我对什么有用?对什么都没用,或者对什么都有用。 17

睡觉是天才的绝顶。21

对生存之不幸最好的展示,在于它要通过对其荣耀的思考而获得。

大多数人如此紧紧追逐快乐,以致正好越过了它。他们就像在城堡中守卫着被绑架的公主的小矮人一样。有一天,他在睡午觉。等他一小时后醒来,她已不见了。他赶紧穿上一步跨七里格的靴子;(33公里)他跨了一步就远远超过了她。 22

回忆比一切现实都更加充分地使人心满意足……安全可靠性。 29

我只有一个知己,那就是黑夜的宁静……沉默。31

我的生命就如永恒的黑夜;当我死去时,我能同阿咯琉斯说:
你守完了我的生命之夜。34

因为即使在我进行描述时,我都在想着往事。 36

一切的孤立的时刻。40

我从不希望任何人受屈,但我总是显得使人受屈,似乎接近我的人都是有错的和有害的。41

莫扎特是所有经典作者中最伟大的,他的《唐·乔万尼》在所有经典作品之中当享有最高的地位。 46

如果始终记住欲望存在于全部三个阶段的话,那就可以说它在第一阶段被称为梦想,在第二阶段被称为寻找,在第三阶段被称为欲求。52

特定的个体爱上很多人是某种偶然之事;考虑到他所爱的众多的人,他每次爱上一个新的人又是一个偶然;在他爱一个人时,他没有想到下一个。 55

真正的享乐不在于休息,在于对不安的抑制。 104

在一个人没有一位可以理解他的人时,那么他愿意倾听并比任何人的记忆都要好得多,甚至好过能记住自己的人, 114

(忧郁者对戏剧最为敏感,富有者偏又有质朴的品味,而放荡者却有着强烈的道德感,怀疑者通常最为虔诚),只有犯罪的灵魂才会看见获救的曙光。

有时,人们会强烈地感受到一个人独自活在世间是多么的孤独。 122

我只能去与一个苍白,毫无血色而又梦幻般地紧紧相随的生活抗争,我将自己彻底地交给它,任它处置。 124

我的悲伤在于我的整个生活只是一声感叹而已,没有什么东西是确定不移的(每一件事都是不确定的——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动摇的,没有真正的财产)——我的悲伤是一声绝望的嚎叫,我的快乐是一首夸张的抒情诗……哗……啦……啦…… 125

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报复世界,我的方式是将悲伤和痛苦深深地压在心底,而以自己的笑声来使别人快乐。如果我看到某人正在经受痛苦,我会为他感到难过,并竭力去安慰他,平静地让他不断地向我保证说:“我很快乐。”如果我直到死都能坚持此点,那么,我的大仇就算报了。

很多人都害怕永生——如果我们能够容忍时间,我们就能够对付永生。因此,当听到爱人发誓相爱到永远时,他们所说的爱并不像当时的爱意和承诺。因为一个能说相爱永生的人总是能够回答说:你得原谅我,那不过是我的敷衍之辞。 133

神秘主义的错误,不在于他选择自己,而在于他没有正确地选择自己。

只有当自我悔悟时,行为主体才是两者的凝聚,只有凝聚的行为主体才是自由的行为主体。

一开始。177

其实抽象是种模糊与含混。 178

正确又统一的选择应该是既兼顾现实又超越现实的选择。那就意味着,当悔悟时,我选择自我,我从所有的有限中搜索自我。当我用这种方式超越有限选择自我时,我就获得永恒。 179

魔鬼也是单独在一起时笑的。

可怕.。186

据说人的行走是一种接连不断的坠落。 210

凡事都永无止尽。218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