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世界末日的故事

幼年时曾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话说人类社会已高度发达,战乱不复存在,初步实现供需平衡、人人安居乐业。正当人类自以为重归伊甸园之时,一巨型藤蔓植物从地底下腾空冒出,其枝蔓数千公里长,远望不到边。枝蔓如洪水般冲破城市的枷锁,所到之处无不楼毁人亡。其主藤直通天际,引乌云遮日,雷电不断。其它枝蔓东一个西一个不断破水泥地面而出,挥舞着刺向四处逃窜的人类。更为可怖的是,藤蔓刀枪不入,火烧、生化武器、核武器均不管用,新枝蔓不断冒出来,无法查出其根的确切位置。

危难时刻总有少年英雄脱颖而出。遗憾的是,自小天赋过人的少年英雄也难挡藤蔓的进攻,异于常人的超能力耗尽,终于也不幸昏死过去。

此时地球上已无人有反抗能力。肩负反抗重任的军队战败,普通老百姓更是死了一大片,人类的几大中心城区均遭灭顶之灾,世界走到灭亡边缘。

少年英雄的姐姐抱着弟弟痛哭流涕,向藤蔓大喊着求情。藤蔓发话了,藤蔓说人类一直没能好好善待地球,不断膨胀的人口消耗了大量资源,故植物要对人类施以报复,重新夺回地球。

只见这个不超过一米六的矮小女孩痛哭着承认错误,要求藤蔓宽恕人类的罪孽,饶过人类,并保证日后与其它生物和平相处,善待地球。其言语和姿态不卑不亢,以其绝对弱小的形象直面藤蔓,不畏死亡,且情真意切。她不停歇的呼喊终于感动了藤蔓,藤蔓答应再给人类一次机会,说罢便伸回了全部枝蔓。大地重新恢复平静,大楼恢复原来的模样,人类也恢复原来的生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故事的人既没看到人类更加爱惜地球,也没看到人类更加肆意地破坏环境,只见拯救了地球的女孩和普通女孩一样上学上课,英雄少年也褪去光芒,变得和普通男孩一样。最后一个镜头定格在女孩和男孩无比灿烂的笑容上。

从此,人类背负着罪孽开始了愉快的新生活。从此忘情的笑容便意味着遗忘。除了一个人,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并不包含这段至关重要的桥段,但藤蔓知道发生了什么。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力量不可捉摸,以至于人类开始否定其真实性。而这唯一知晓真相的人又是那么享受国泰民安的普通生活,没有任何挑起事端的意愿。

开端终究是个迷。这个开端不为人类的认知所掌控,也并不神秘和虚幻。超出想象却又合情合理。对开端的猜测和把握决定着人类的未来,但是谁都不去规划,静等另一位少女的旷野呼喊。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3 comments

  • 小女孩保证日后与其它生物和平相处,善待地球。
    然而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个承诺的存在,又怎么履行呢?
    小女孩最后也没有什么行动,不是在说谎么?藤蔓怎么就相信了呢?

  • 话说我觉得这个故事显得很茫然,表现出人对自热的恐惧和对自己能力的叵测希望

  • 小莫同学,小女孩只是表达愿望,在危难情况下,她说的每一句话不可能全部经过严密的可行性分析。她的意愿如此,这可能是真的,但实际情况显然不一定,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她是在说谎。就像小朋友向爸妈保证以后能考前10名,这次就不要打我了吧!——但实际上小朋友通常是最后一名,突然冒到前十名的可能性极小。
    藤蔓显然也知道小女孩无足轻重。但可以感受到人类也并不都是极其邪恶的。
    gamin同学说的对啊,深深的恐惧,和叵测的希望。基本就是将希望寄托于非理性的奇迹,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极其虚妄的承诺上构筑整个社会,真是摇摇欲坠。
    也就是说,我们的立足根本是恐惧。没有恐惧就没有希望。而在我们开始讲究理性之前,信仰是根基。而真正应当被重视的东西往往不被关注,理性在一个巨大的黑盒子中发展膨胀,这状态并不好。

    这是小时候看的了,现在回忆起来,以前给小朋友看的东西也不全然是嘻嘻哈哈的,有些问题至今困扰着我。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