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

01-01,19:30 – 22:55 林奕华导演,张艾嘉编剧

你还记得狄更斯的《远大前程》么?我还记得狄更斯的《远大前程》。我记得那栋污浊、恐怖的大房子,一个老“巫婆”的宅邸,陈旧,斑驳,充斥着腐败的气息。我不记得男孩的结局,只记得他“远大前程”开启之前的故事。记得那个仿佛在房子里扎根的女人,那个被房子吞噬的女人。那个阴暗的环境,终日不见阳光,霉菌,老鼠,衰败。

你还记得福克纳的《给艾米丽的玫瑰花》吗?那个可以和尸体躺在一起的女人,可以把自己和男人的尸体一同封闭在一栋房子里的女人。你该看看女人是如何因为爱而发疯的。

《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和狄更斯没什么关系,也和“远大前程”没有关系。女人没有房子,她还在寻找另一半,寻找幸福,寻找自己的生活,没有安定。是给人愉悦、天天陪伴在一起的穷光蛋,还是一年到头看不到几次的杰出青年建筑师?一个未建造成功的房子,是个象征。买房,是在填补欲望,因为不幸福、不快乐而买房,因为有缺陷而买房。因为不想蜗居,需要一个有尊严的洞见,所以买房。房子能带给人幸福么?话剧说,不能。人住在哪里,哪里就被她的物品和气息填满。她的盆栽,她的书籍,她的画,她的照片,她的水杯,她的衣服,她的头发,她的气味,她的声音。一个豪华的大别墅,没有爱人的气息,没有他的物品,谈何幸福?不能和喜欢的人住在一起,独守空房,房子再大又有什么意思?售楼的地方,是在销售虚假的梦想。幻觉而已。

房子是空,幸福是真,追求靠自己不断努力。张艾嘉小姐的剧本摆出了比较清晰的比喻来描绘这个失控的世界,叙述始终从女性视角出发,且注意细节。比如女主角因为一碗扬州炒饭而生气的段落就很玩味。男主角会说我们是因为扬州炒饭而分手,而且他直到最后也记不住女主角喜欢吃什么,他只记得自己喜欢吃扬州炒饭,虽然他很爱她。再比如男女主角说看的第一部电影是《金刚》,其后又提到两人恋爱5年,时间也刚好对的上。

但张艾嘉小姐的剧本带有比较浓重的台湾文艺电影腔调。语言很张艾嘉,那些可以拉近镜头观看的对话很适合拍成电影。普通单元和大别墅,充满女主人气息的房子和样板房,因为道具的重复使用和区别不明显而需要观众依靠自己的想象力来感受其中的反差,体会女主角的取舍过程和心理矛盾。如果是电影,将是更鲜明、更清晰。此外,因为细节化、电影化,情节显得有些拖沓,尚提不起劲儿,谈不上精妙。虽然故事原本戏剧冲突很多,多次峰回路转。

灯光师花了很大力来营造气氛,在侧墙上投射演员巨大的投影,以强化效果。并通过灯光辅助场景切换,以及随时随地发生的意识流,区隔回忆、想象、定格、以及电影里的镜头切换。灯光做得挺好,却也无法掩饰剧本的弱点。好在还有李心洁。

李心洁演得相当投入而完美,再文艺腔的台词在她嘴里说出来都是那么自然得体。其男友虽然表现也非常出色,但出场次数过少。建筑师男友纯属男性花瓶,还不如售楼先生抢戏。故给人感觉整个剧就靠李心洁太太一人撑起。撑得非常辛苦,努力填补张艾嘉小姐留下的遗憾。

大林做了些什么呢?估计他是很陶醉于李心洁的表演?因为能和张艾嘉小姐合作而再次兴奋不已?令人高兴的是,大林最后的出场还是那么幽默,声音甜美,甩了甩头发,然后说某些时代结婚的阻碍就是钱。而房子问题真的和幸福问题不相关。剧中宝贝的理想房子可能是嘉嘉小姐自己的理想吧!虽然没有在舞台上展现出来,但可以闻到、听到、感受到。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2 comments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