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行·大理——初涉古城风水

大理

学简•莫里斯的开头一声唤,大理,实在令人难以描摹。当我们不是写游记而是写一座城的时候,时间的阀门便被打开,潮涌般的回忆交织在一起,着实无从下手。

我只是在这片三千年前便有人类居住的地方住了一周,沧海一粟。但在大理过得自在,不用任何磨合期,日复一日,仿佛已经住了很久。大理最叫人喜欢的,是当我走在大地上,仿佛接了灵气,千古的前人在身边摩肩接踵,城市的过去和当下的欢聚相安无事,不见冲突与矛盾,四处都慢慢悠悠,人心就定了。

地灵源于山水和大理悠久的历史。大理市地处云南中部,海拔不算高,天气不算热,离火山地震带稍有距离,气候宜人。公元738年,南诏国建国,公元902年,南亡,公元938年,白族贵族段思平建大理国,辉煌五百年,现在已于黄土之下,如见看到的大理古城建于明代。大理西依苍山,东傍洱海。苍山顽皮任性,洱海澄静含蓄。苍山虽险峻和海拔均不如云南北部的几座雪山,却也有些陡峭,随海拔增高,春天山顶也有见积雪(据说积雪已减少很多)。山间风大云密。春天将至时,往往是风赶着云朵跑,从狭长的洱海东侧一路赶过洱海,追到苍山顶上,和苍山的积雪化在一起,似云似山,似雪似雾,忽忽悠悠,低垂的云朵玩得好不乐乎。大理一周,尽无一天天气相同。雨维持不超过1分钟,日头亦不是很晒,日日变幻莫测。各色天气都由那风玩弄而来,风刮起来能把人吹走,把遮阳伞连根拔起。风卷着云,靠着洱海的滋润,大理古城四周都是良田片片。

大理古城
图/云层下的苍山,和苍山脚下的田地

大理古城
图/万丈光芒下的苍山和田地

大理古城
图/大理古城城外

苍山门
图/从苍山门看出去,苍山仿佛点燃了一般

大理
图/继续云朵游戏

苍山
图/苍山上的积雪路段

大理易守难攻。苍山是西面屏障,翻山越岭多有不易。洱海平坦开阔,放眼望去,一览无余,直接望向对岸。古城四面均有城门,城不大,三两步走到头。不算段氏宴请宾客的城楼(现在看到的城楼乃改革开放后重建),方方正正的城墙和城门乃古城最高建筑。从城门上无论向城内看还是城外远眺,都视线极好。现如今也不过是太阳能热水器碍眼,并无高耸的建筑破坏古城整体高度。古城外除了佛教塔楼耸立,大多为农田和民宅,也无任何高耸之物。从苍山上俯瞰大理古城,古城轮廓清晰可见,道路泾渭分明。朱元璋从苍山进攻大理时萌发退隐之意,绝不是不可理解。虽如今所见并非古时大理。近的抗战时期大理曾是滇西战场指挥中心所在,不可能全身而退。至文革时期,诸如建于明嘉庆年间的大理点苍山中和寺直接被毁。解放后,大理还曾是云南最知名的旅游目的地,各种旅游附属品,如缆车、城墙灯饰等也曾密集出现。古城杜文秀元帅府(始建于1856年)中的古城博物馆内的文物大多为居民翻修家宅意外挖掘所得,故有许多来自墓地的陶火葬罐、生肖雕塑、墓兽。苍山缆车下密密麻麻的坟墓。不知是否历来大理人就喜欢葬于苍山上,俯瞰故土?纵使沧海桑田,朝代更替,只要有苍山洱海在,家园就在。

大理古城
图/从苍山上俯瞰大理古城,城墙清晰可见

杜文秀元帅府
图/杜文秀元帅府中的雕塑,从左至右依次为似乎在窃笑的墓兽、陶马、生肖之一虎

鸟吧
图/鸟吧里发现的老式收音机和雕塑,同样表情怪异

武庙会
图/武庙会中的雕塑,注意表情

苍山
图/苍山索道下的墓地群

五华楼
图/五华楼里供奉的从左至右依次为:金刚力士、大理王、观音、南诏王、大黑天神。大黑天神亦在龙泉寺有供奉

城市终究得被迫走向现代化。大理古城的幸免,多少得益于大理州、大理市的交通、经济、政治中心已被搬至大理市,即大理人口中的下关。当地人也大多居住在下关,一个繁华的、没有太多特色的现代化城市,有所有城市里看得到的东西。大理古城被抽去了现代城市的核心功能,将将避免了城市化负面影响,又保留着曾为“京城”的贵族气息,以农业为主要经济支柱,留下务农的百姓日常生活,秉承农业社会城市的功能,集市和买卖,休闲和聚会。文革之后,古城的庙宇教堂重新翻修,各民族重新融合在一起。此番宁静共处的姿态同化着往来的游客,现在古城的常住居民中,外来人口决不在少数。全国其他地区的人,以及不少外国人都来这里争当新大理人。古城内因此开满各种店铺,并自动形成洋人、当地人、新大理人等不同人群的聚集街道。菜场、咖啡吧、酒吧、书店、面包房、白族菜馆、佛教素菜馆、客栈、青旅、手工艺店、扎染店、食品店、银行、图书馆、公园、学校、小吃店、服装店、基督教堂、天主教堂、清真寺、庙会、清真餐厅、地摊儿、博物馆、喷水池,等等。各种你想象得到的日常所需,大理古城都有。就拿书店和碟店来说,有新华书店类型的普通书店,贩卖教辅书、工具书。有专卖杂志的书报亭。有专卖原版书和DVD的店,也有卖原盘、民族乐的店。自然还有卖文艺书籍的,卖旧书的,卖自制地下发行诗集和自制民族乐器的,只卖宗教类书籍的,同时只借不卖绝版文艺书和杂志的咖啡店。这些类型的店上海都有,上海书店比大理多得多。不过常用书店本不需太多,上海的许多家和大理的一家比起来并无差别。就好似上海无数多菜场,真正用到的主要还是家门口的那一家。而颇具特色的文艺书店主要是口味是否吻合,可遇不可求,实在无法说与数量和地域有必然联系。况且身在上海必须乘地铁赶来赶去,而在大理,走几步就到了。找到投缘的,天天来这家泡着便是,没有哪一家离你住的地方步行路程超过20分钟。古城内的观光公交形同虚设,也就一两站而已。开着私家车进来的都遭人鄙视,因为在如此小规模的城市里,汽车根本不必要,只会让交通阻塞。加之移步换景,汽车又只能在个别主干道上开,开着车必不可少要错过很多。

白族扎染
图/扎好还未染的白族扎染半成品

白族扎染
图/颜色素雅、纹理自然的白族扎染成品

剩下就是步行。和店主聊天,会友。店主也都是闲散人士,并不见得比游客忙碌太多。有日11点多去到一家西餐厅,点批萨,却被告知还没到午餐时间,只能提供早餐。有日下午4点不到光顾一手工艺店,却见大门紧锁,上书有事请拨电话,一拨,吃饭吃到一半的老板跑了过来。当日夜间9点多晃悠回来,却见老板娘在招呼生意,问老板哪儿去了,答曰还在吃晚饭呢。有日微微小雨,更是神奇,摆地摊儿的无人收摊,挂在外面的扎染瞬间淋上了雨,也没人管。当时正好在一家扎染店看布料,一客户说要某个款式,老板说出去拿,便一走了之,左右两间房,放满布料,顿时无一人看管,房门洞开。布料都不顾,那点雨水根本也是毫不放在眼里的。连同所住客栈也是如此,夜间10点之后回来,门一推即可进入,直接走上楼,无人搭理,老板正在玻璃休息室内小睡呢。锁门只在很晚时。更有小店招牌直接写明,日间开门9点,如果睡过头就下午2点。大多是想会友就会友,想何时关门就何时关门,反正会友也不会太远。毫无任何防盗意识和服务顾客、抓紧时间揽客的想法。到了夜间就出去喝酒聊天,大理的酒吧和咖啡吧也分多种类型,无一家音乐风格重复,游人可以每天晚上换着玩,也大可以和三五好友日日泡同一个地方。一切从心所欲,慵懒自如,好不惬意。

听很多人说古城惹人驻留,来此一看,时钟停摆了一般。这里的生活才真叫生活。

大理手工艺
图/当地的手工艺品。口衔铜钱的蛙可以招财,类似招财猫的功能

红龙井
图/红龙井

大理行程
2-13 晚抵达大理古城,住风月山水
2-14 闲逛,走遍古城内清真寺和教堂
2-15 白天从大丽路走喜洲、才村,晚上古城闲逛
2-16 白天双廊、周城,晚上古城闲逛
2-17 白天苍山,傍晚晃荡下关,晚上古城闲逛
2-18 白天继续闲逛,晚上经下关离开

[ 未完待续 ]

# 题图为玉洱公园旁复兴路上北望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