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扬帆启航——关于船的封面

2

Going Down With the Ship

地球四分之三的面积被海洋覆盖。跨越河流海洋去向新大陆是千百年来人类的实践,在水面上如履平地是古已有之的幻想。航行的历史比我们想像中更长,飞机和火车都是蒸汽机发明之后的事,而古埃及便已有了船。在飞机满天的年代,船并没消亡,甚至船的前身大木筏直到1967年才淡出莱茵河,在此之前一直是莱茵河上的运输主力。在所有的航海故事里,在所有发生在水边的故事里,从孤舟蓑笠翁到《边城》,船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诺亚方舟与救赎

在西方,关于末世的故事总离不开船。在大洪水到来的时候,诺亚带上家人和挑选出来的陆上生物登上巨大的诺亚方舟,成功逃脱了灭顶之灾。诺亚方舟一直是西方艺术家常用题材,早期有米开朗基罗的宗教绘画,后有法国动画片《哗啦哗啦漂流记》、美国恶搞喜剧《冒牌天神》,最近一部有广泛影响力的电影无疑是《2012》。这么多年来,所用船只早就从木船发展到航空母舰一般的高科技船。不过无论形态如何变化,船都是希望和避风港的象征,是在世界灭亡时被拯救的唯一途径。

The Abandoned Lullaby

The Abandoned Lullaby by Icebird, 2011

某日RJD2遇到了Caleb Neelon,RJD2聊起和Aaron Livingston新组的队Icebird,邀请Caleb Neelon合作,于是就有了这个像碗一样的诺亚方舟。专辑背面是卡在堡垒里的船。Caleb Neelon还创作了其他一些以船、末世为主题的画作,如《We Get Stuck in the Forms that Liberate Us》。就像HEYE品牌出品的宗教故事拼图,以卡通形象和缤纷色彩描绘沉重宗教主题。

帆船与大航海时代

随着造船技术的提升,人们开始造大船,去向更遥远的地方。当时的标志就是庞大的多桨帆船,水手、海盗、港口、四通八达的全球贸易链建起,那时的船代表着冒险精神和财富,以及侵略。

Echos

Echos by Lacrimosa, 2005

哥特金属旗帜性乐队以泪洗面的封面上也曾用过船。依然由Tilo Wolff亲自设计,画作采用御用插画师Stelio Diamantopoulos绘制的碳素画。他为以泪洗面设计的碳素画以小丑为系列,在每张专辑和EP上延续着。《Echos》中,小丑的徽章出现在大型帆船的船头旗帜上。迎着波浪,一种古典美。在这样的峡谷中,应是回声冉冉吧。

无独有偶的是,在金属风格专辑中涌现出不少以船为封面的专辑,并且都倾向于选择迎风破浪的大型帆船。

To All New Arrivals

To All New Arrivals by Faithless, 2006

这张封面取自John Atkinson Grimshaw 1880年的油画《Nightfall on the Thames》,有如莫奈所画伦敦日出之美,宁静而安详,诠释了港口和航海的另一面。

覆灭与死亡

人人都知道航海有巨大的风险。海洋有太多不可预测的地方,既有无处逃匿的海浪,又有半鱼半人的海妖塞壬。是船孤立了船上的人,是海困住了人,而人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为了生存或者某种欲望,依然要去尝试、要出海。才有了《老人与海》的故事与太多生死存亡的考验。Modest Mouse 2007年专辑《We Were Dead Before the Ship Even Sank》探讨的正是航海引发的生死故事。

民谣歌手M.Ward的歌曲《Fishing Boat Song》唱到,我遇到我的耶稣,他让我躺下并说,如果我为你建一艘渔船,你会不会抛开所有你认识的人跟我走?原来,离开尘世,靠的也是船啊。

Castaways and Cutouts

Castaways and Cutouts by the Decemberists, 2002

the Decemberists的封面不用说,基本上都是由乐队核心人物Colin Meloy的多年女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Carson Ellis所画。《Castaways and Cutouts》有卡通版和油画版两个版本,画面主题相同,一艘行驶在大海中的帆船上空无一人,人畜的灵魂从船上飘起,升上天空。卡通版看得更清晰些,这些人包括不同年龄的水手、大副、和狗。迎接他们的将是另一个世界的冒险。

Lead Sails Paper Anchor

Lead Sails Paper Anchor by Atreyu, 2007

Morning Breath设计的Atreyu专辑封面清晰地表达出了帆船沉没的过程。由Doug Cunningham和Jason Noto组成的美国设计团队Morning Breath为Jay-Z、D12、Eminem(《the Eminem Show》)、Kanye West(《Late Ragistration》)等说唱歌手,以及Go Go Dolls、Placebo(《Battle for the Sun》)、TV on the Radio(《Dear Science》)等摇滚乐队设计过封面,风格比较重口。

倾覆的船,海底的人骨,就连专辑名字也是倒的。整张专辑以沉船为主题,一如你在封面上所看到的。次年乐队出了《Lead Sails Paper Anchor 2.0》,封面变成了铜板雕刻的帆船,帆上依然刻着代表乐队的字母A,正在迎风破浪。

蒸汽机与现代化

和帆船比起来轮船应该是我们更为熟悉的交通工具,很不可思议的是,在以船为主题的专辑封面中,大量都是弥漫梦幻色彩或怀旧色彩的帆船,先进的轮船出现得并不是太多。钢筋铁甲上也发生过许多知名的故事,比如《泰坦尼克号》,《海上钢琴师》,不过也似百多年前。如今,轮船、铁路和飞机这些铁东西并驾齐驱,无论在情感上还是在实际交通应用中,现代化的船已经失去了原先帆船甚至木筏所拥有的地位。上世纪的小朋友更喜欢做航空梦,做宇航员,而不是跨海旅行。

Rosenrot

Rosenrot by Rammstein, 2005

德国金属班霸Rammstein的专辑封面也一贯霸气。同样是船,乃是一艘相当高级的Rosenrot号轮船,或许是破冰船,远航到了北冰洋。Rammstein专辑主要由Plantage设计,摄影由Eugenio Recuenco包办。Eugenio Recuenco是位重口味摄影师,擅长借用旧时元素,调制出油画般浓重的效果和惊世骇俗的场景。

When the Haar Rolls In

When the Haar Rolls In by James Yorkston, 2008

船也承载着梦幻,船可以飞天。艺术家Mark Bannerman为民谣歌手James Yorkston设计了一艘梦幻般的、在现实中不存在的船,船头站着象征魔力而不是勤恳劳作的猫。James Yorkston在此后的《A selection of Covers & Remixes》中,饶有兴致地直接站上一艘改装版小船,田园牧歌般的美。

So Runs the World Away

So Runs the World Away by Josh Ritter, 2010

Blacket-shirt的幕后主脑Matthew Fleming为民谣歌手Josh Ritter选择了一艘飘着美国国旗的现代轮船作为封面,以切合《So Runs the World Away》的标题。城市和桥梁在画面远处,看上去将将驶出港口,即将远航。

废墟与流光

船代表着一去不复返的年代。搁浅在岸上的船、废弃的沉船,一如冲上沙滩的鲸鱼,便是废墟的世界。

Derelict World

Derelict World by False Mirror, 2010

《Derelict World》(废弃的世界)封面取自摄影师Steve Payne的HDR(用高动态范围成像拍摄出来的高清图)摄影作品《Dungeness Relic》(邓杰内斯废墟)。位于英国肯特的邓杰内斯有一段荒凉的海岸线和一座核电站,英国艺术家贾曼(Derek Jarman)知名的花园就位于那里。Steve Payne在那里看到一艘废弃的船,很有感觉,便拍了下来。Tobias Hornberger(False Mirror是他的个人项目)有一天逛Flickr找灵感,看到了这艘船,一眼相中。专辑里还附有作家Bjørn Springorum写的小故事。

False Mirror的音乐属于电气化的氛围,相当配合封面上所展现出的这种崩世情怀。

Voyage

Voyage by Spheruleus, 2011

侧身倾覆的木舟,搁浅在海边无人问津。Spheruleus想到制作一张以船为主题的电子乐专辑,并将视角投向生命已经完结了的报废船,出现《Losing Transmission》、《Afterlife of a Ship》这样的歌曲。Jonathan Lee的封面用了浅景深的摄影效果,庞大的船就像玩具一样。

沙中船

船和水密切联系在一起。陆地上的船因为割裂了船与水的联系,顿时让船的概念发生转变,虽然船还保持着本身的模样。此中杰出代表比如电影《陆上行舟》,船也能翻过山头。同类的代表或许还有飞船?

The Camel's Back

The Camel’s Back by Psapp, 2008

Psapp有些很好玩很卡通的封面都是其成员Galia Durant自己画的。这张《The Camel’s Back》依然不例外。在沙漠中,帆船的破布在风中舞动。此时船看上去就像种在沙地里的树一般,虽然它很神奇地保持着航行的姿势。

Swan Songs

Swan Songs by Ghostheory, 2011
作为一个电子乐个人项目,专辑完全由Andrew Latham一手操办,甚至包括封面。沙中的船显得笨重、落寞。

刊于《通俗歌曲》2011年1月号。更多封面请参看Cover Project,以及Cover Project 豆瓣小站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4 comments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