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辰山植物园踏青

5

鸢尾

鸢尾花开

辰山植物园五月上旬主打植物是鸢尾(Iris),据说有很多鸢尾,所以我就去了。然后发现并没有宣传册上传说中的那么多鸢尾,主要还是以中国野生鸢尾等本土鸢尾为主,而且日子略微晚了点,有些已经开始凋谢。不过在河边近距离观察鸢尾和在路边花坛里看鸢尾效果还是很不一样的。有许多蜜蜂飞舞,所以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柔弱的鸢尾垂瓣和旗瓣如何迎风飘荡,“坚固”的柱头如何为蜜蜂撑起一个舒适的空中花园,其宽度和高度恰好容一只蜜蜂躲藏,恰好可以接触到柱头最靠近花柱地方的雄蕊。看着蜜蜂钻进钻出,轻风拂过,不得不感慨鸢尾结构之巧妙。辰山发放了小册子“鸢尾花开”简单介绍了鸢尾从希腊神话、法国国花再到梵高画作的一系列故事。倒是很细致。微博上也有一系列推荐,不知道能不能让更多人喜欢上鸢尾。贾曼说“Iris”是一个美妙的名字,人人都叫诸如此类的名字该多好。

蓝色之美

蓝色的花总是很美。照相机和画笔都很难准确捕捉他们的色彩,也很难形容。在辰山植物园有一些蓝色的花朵,首先跃入眼帘的就是成片蓝紫色的鸢尾。白色、黄色和红色鸢尾只是点缀,蓝色是辰山水生植物区的主力。这片迷人的只有鸢尾和睡莲遥相呼应的区域还非常神奇的几乎没有人,人们大多在蝉宝宝一样的温室里晃悠。但事实上温室没太多看头,凤梨科、兰科和热带诸植物也是上海老植物园主打。更要命的是,兰科品种并不比上海老植物园多多少,所以辰山植物园不像老植物园那样将温室门票和普通参观门票分开卖就显得很不厚道。

鸢尾

自然还少不了我最喜爱的耧斗菜。每次见到耧斗菜东倒西歪都会怦然心动。这次见到许多种颜色的耧斗菜,包括黄色、蓝白色、粉红色、红色、红黄色等,偏小,却不似东北耧斗菜那般小,还是些源自欧洲的常见品种为主。

耧斗菜

亦有仿佛荧光蓝的花朵。

P1080111

亮瞎眼睛怎么拍怎么好看的绣球。绣球色彩斑斓,是上海常见园林植物,路边和居民小区里都经常种植,但如此之蓝的还是不多见的。

绣球

提前出现的猜猜看植物。

P1070975

P1070973

P1080110

大花飞燕草其实也很蓝很亮丽,可惜我没拍好。大花飞燕草所在的草药园是仅次于那么散乱植物种植区域外最好的一个园区——也就是说,是开发完毕的园区中最有料的。实现了一个坑一种植物移步换植物的效果,而且有比较详细的药用介绍,从改善月经到治疗阳痿,该有的植物都有了。不过有个别标牌比较随意,而且芳香植物区域种植得也太少了好吗,和老植物园没的比好吗。

大花飞燕草

艳丽红

大丽菊

品种多得难以置信的大丽菊真的不一般。在红色篇章中打头阵绝对抗得住。而且它的红色中透出不少金色来。很高兴的是在一个待开发区域看到了贾曼提到过的火炬花。辰山的欧洲植物区是一块大草坪,完全没有开发。于是火炬花这种欧洲常见植物就暂时随便找地方漂泊了。

火炬花

在这种季节,无法抵御中国传统名花的群起攻之。比如芍药。

芍药

再比如月季。月季园铺天盖地的艳红色只能用窒息来形容。和飘渺的蓝色不同,人工培育的月季已经极度不轻盈了,一个个新品种只是在拼谁的颜色更浓烈。杂交香水月季“奇光异彩”还算其中不那么眩目的一款。辰山能见识到藤本、微型、壮花月季等多个不同类型的品种,而且因为地方比较大,所以有足够空间铺开种植成片的月季。而不像老植物园那样,每个品种种植一株地方就满了。

杂交香水月季“奇光异彩”

温室里也有一些平时不那么常见的花朵,比如龙船花。如血脉一般的纹路比拍到的更加精巧。随风飘动时好似灯笼。现场有个小朋友都看呆了。

龙船花

长寿花是常见的盆景植物,温室里也必须是有的。

长寿花

总体来说温室里的植物比较没那么有趣。最后以有趣的红粉朴花结束红色这一节。

红粉朴花

淡雅系

我在博客上展示过深粉色的繁星花,这次补个淡粉色的繁星花。

繁星花

天葵好喜欢。

天葵

壮花月季真的很夸张,很不自然。

壮花月季

最后补两个猜猜看。辰山地方太大了,时间有一点点紧迫,走得比较匆忙。而且你不得不花费很多时间从一个草坪走到另一个草坪,中途除了草没有其他植物铺垫。还不得不看到被铁丝绑在墙壁上作为装饰的月季——诸如此类的景观非常刻意,心痛死了。不知道为啥,反正笔记没有做全。

P1080117

P1070963

更多植物参见flickr上的2012-05 上海植物园照片。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