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再访辰山植物园(一):红粉

5

虞美人

植物园是个好地方,不同时候去见到的样子就会不一样。去年五月去的辰山植物园,今年还是五月,稍早一周,见到的景色大不同。有些与去年见到的一致,比如温室里的一些植物,兰花、仙人掌科植物等,户外的植物变化比较大,鸢尾开放的区域、数量、品种就与去年完全不一致。认识了一些新植物,以下三篇笔记会和去年一样,很不专业地用颜色作为区分来介绍这些今年引人注意的植物。想看比较专业的,可以去看自然笔记小组发起的“5月4日自然探索(华东区)第1集:上海辰山植物园”活动相册。自然笔记小组按时间发展顺序写就的活动回顾可以在他们的豆瓣小站上看到。很凑巧,我和朋友去的那天和植物小组去的是同一天。理论上大家可能看到和拍到的植物是一致的。

春天的红色特别艳。其中就包括罂粟科。上海街头栽种虞美人几乎没有,不过可以在滨江森林公园、世纪公园、辰山植物园等几个比较大的公园、植物园看到虞美人。辰山见到至少两丛虞美人,花瓣如脆纸。我每每看到妖艳的罂粟科植物就想到英国人对它们的热爱。虞美人深入民间,鲜红挺拔的虞美人依然受到主流追捧,那些重瓣罂粟或者很奇特很夸张的变种,好像就不那么经常地出现在艺术创作中和日常生活中。相比较而言,玫瑰和月季之类真够呛,在英国人为首的玫瑰崇拜中,玫瑰与月季杂交,各种重瓣的奇特变种反而成了主流追捧对象。辰山有一个月季园,里面全是比主流追捧和日常馈赠更夸张的改良品种,追求艳丽、高大,尤其凶残的月季树,很可怕。

这张正好拍到昆虫爬上去的情景。

虞美人

来一个对比。大花亚麻的花瓣和叶都有类似皮革的质地。

大花亚麻

和罂粟科一样天生艳丽的还有毛茛科。比如代表植物花毛茛。

花毛茛

相比较而言,有些植物更清秀,比如石竹。但红色款石竹一点不清秀。这颜色就素雅不起来。

石竹

菊科真是一年四季都不会少,比如大丽菊和勋章菊。

大丽菊

勋章菊

整个温室里最火红的是天竺葵。怎么如此红,一旁的丽格海棠相形见绌。

天竺葵

丽格海棠

嗯,不能忘记五月女王鸢尾。按照色彩编排的这三篇笔记每篇都会提到鸢尾。因为无需改良基因,鸢尾天生有多种颜色,在古希腊古罗马时代指代鸢尾的单词“Iris”就又有彩虹的意思。“困兽”鸢尾是一种深红色的鸢尾。鸢尾的颜色很多,而且鸢尾本身也各种摇曳,花瓣不是太厚,但它的颜色一点不艳。在鸢尾这里,找不到上述那些红色花卉的感觉。

“困兽”鸢尾

粉色是红色的近亲。但这个季节并不那么多。选编4种,柳穿鱼、红花还阳参、苏沃补血草。各个不因颜色而因形态占优。尤其苏沃补血草。

柳穿鱼

红花还阳参

苏沃补血草

下一篇:5月再访辰山植物园(二):黄白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2 comments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