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再访辰山植物园(二):黄白

5

雏菊

接上一篇红粉,这篇继续往下走,来到黄白。

我喜欢白色。但正如贾曼谈到过的,纯白很难定义,真正的白色花朵几乎不存在。他最爱的石竹品种辛金丝夫人是一种比白色颜料更白、比雪更白的白色。可惜从未实际见过。在辰山植物园,有白色植物,但大多并不那么白。大虎眼万年青是“常见”的白色,和雏菊的白比起来相差不太大。

大虎眼万年青

鸢尾也有“白色”,比如偏向紫色的“那不勒斯”鸢尾和略带黄色的“双振铃”鸢尾。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白。“双振铃”鸢尾很像白木耳。白木耳也从来不是纯白色,而是也这样带着一点黄。

“那不勒斯”鸢尾

“双振铃”鸢尾

黄色是夺目的颜色。花毛茛除了有红色,还有黄色。新古典气质。Primal Scream今年新专辑的背景。

花毛茛

新认识的一种植物是萍逢草。辰山植物园里它和睡莲开在一起。同为睡莲科,花看上去差别很大。

萍逢草

其他还比如豆科的黄槐,如果没有植物园设计的台阶,黄槐顶部的花很难看到。

黄槐

岩生庭荠和欧洲常见的金雀花是比较典型的黄色,淡黄。

岩生庭荠

金雀花

桂竹香偏向橙色。

桂竹香

本篇最惊艳是地涌金莲。一直觉得大理某家客栈的地涌金莲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比昆明植物园的长得还要好。但是去年旧地重游,已经难觅踪迹。没想到今年在辰山植物园见到好几棵长得格外好的地涌金莲,一举成为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的地涌金莲。但去年走到过这里,真的不记得有看到它们。

地涌金莲

绿

所谓绿,包括一些没有花的植物,比如还不懂得开花是怎么一回事的老古董:蕨类。

蕨

地狱魔针很重金属摇滚的感觉。

地狱魔针

“冠军苔藓卷”欧芹要最后提一下。因为芹菜的味道比较淡。我居然一时没有察觉这是芹菜。

“冠军苔藓卷”欧芹

上一篇:5月再访辰山植物园(一):红粉
下一篇:5月再访辰山植物园(三):蓝紫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2 comments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