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再访辰山植物园(三):蓝紫

5

SIB系列鸢尾

5月4日重访辰山植物园系列最后一篇:蓝紫。这次走访植物园,紫色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首先要提的是鸢尾。五彩的鸢尾最为人熟知的颜色就是这种蓝紫色。题图是SIB系列鸢尾的一种,’Roaring Jelly’。SIB系列全称西伯利亚鸢尾(Siberian iris),属于无髯毛附属物类鸢尾。辰山植物园种植最广泛的是黄菖蒲,河边随便种种,种了一大堆。引进品种区域种得最多的是西伯利亚鸢尾。很目眩的品种。再比如下方同样属于SIB系列的“皱边天鹅绒”鸢尾’Ruffled Velvet’。

“皱边天鹅绒”鸢尾

可以Google到美国SIB系列鸢尾协会网站,有很多图片和品种。

紫色总是带着高贵和神秘感,并且很傲娇。和皇室比起来,因为Wear it Purple之类的LGBT活动,貌似如今紫色更容易让人想到LGBT。Iris Prize成了最知名的同志电影节,但其主色调是紫罗兰色。在辰山植物园有一种叫梦幻紫、香茶菜(“普兰帕里拉”延命草,“特丽莎”香茶菜)(Plectranthus ‘Plepalila’)的唇形科植物,就是梦幻的紫罗兰色。而且它不仅花是紫色,叶片背面也是紫色,相当闷骚。

梦幻紫、香茶菜(“普兰帕里拉”延命草,“特丽莎”香茶菜)

梦幻紫、香茶菜(“普兰帕里拉”延命草,“特丽莎”香茶菜)

蓝翅草[艾菊叶法色草](Phacelia tanacetifolia),名字中有“蓝”,却和梦幻紫、香茶菜一样是紫色的。来自从来没听说过的田基麻科。wiki显示该科“只有1属约12种”,“中国只有1种——田基麻”。

蓝翅草[艾菊叶法色草]

除了特殊品种,自然是少不了常见的紫色花卉。比如鼠尾草。在辰山,它开满了一条小路,很迷幻。

鼠尾草

个人偏爱的耧斗菜也是颜色多样。最常见的是蓝色,其它就还有黄色、粉色、粉色黄色杂交、红色,以及这种紫红色。

耧斗菜

绣球这种因为土壤关系能变幻色彩的植物更是园林栽培的常客,植物园有好多绣球。绣球有红色系和蓝色系,去年拍到过碧蓝到有荧光效果的绣球,今年拍到的这株很美妙,仔细看,主体是紫色,但又带着蓝色和粉色,没有彻底过渡到粉色也没过渡到蓝色,摇摆州。

绣球

还有几度说错名字的羽扇豆。它很通透。黄色、粉色、蓝色、紫色都有。

羽扇豆

重点推荐是百合科的葱。就差不过一周时间,但每年雨水差别大,去年完全不在花期,今年几乎全部盛开。“火星”葱在开出紫色花朵之前,外形很“火星”,宛若有小扣子扣着。

“火星”葱

北葱[虾夷葱]从紫色逐步过渡到粉色。

北葱[虾夷葱]

蛛型葱紫色更多。花型是典型的葱开花模样。

蛛型葱

“紫色的雨”葱比蛛型葱稀疏一些,紫色相当纯正。

“紫色的雨”葱

地中海蓝钟花最骚。紫色的花点缀上蓝色和黄色,学会了鸢尾的色彩搭配。

地中海蓝钟花

蓝色比紫色奔放。比如热烈无比,很像法国19世纪贵夫人的大花飞燕草。

大花飞燕草

压轴是一种很小的花,紫草科的勿忘草。

勿忘草

至此,红粉黄白、蓝紫三篇辰山植物园笔记结束。其实有些植物陆陆续续拍过很多次,比如绣球、耧斗菜、鸢尾,但总是能找到不同个体不同的地方,以至于一次次地去看它们。当然,还是存在一些去了两次辰山植物园后依然认不出的植物。更多照片参见flickr上的2013-05上海辰山植物园相册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