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反馈和读者——《色彩》首印

Chroma

现在回想起来,在只翻译过乐队访谈的时候,我对翻译其实是没有概念的。虽然我自己以为有一定理解,但也有困惑。比如困惑戴望舒诗歌可以翻译的看法为何逐渐被诗歌无法翻译的论调压过;为什么T·S·艾略特的某经典中译本与原著能呈现出如此截然不同的风貌,这样奇怪和阻碍理解的译本为什么会成为经典译本。

在翻译贾曼《色彩》的过程中,我对翻译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某日看了《黄灿然:理解翻译》一文,觉得有话想说。

从黄灿然这篇文章引伸开去,我们面对译本时反馈出的好恶针对的是作品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形态。这其中包括作者原来的写作内容,也包括译者的翻译水平,还应算上装帧设计带来的感官刺激和读者本身的阅读能力,等等。是一个综合产物。

我能够面对《色彩》译本中存在的所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翻译的过程是虔诚的,最后的成品不是贾曼写的《色彩》,而是我对这部作品的理解。无论是英语水平有限造成的错误,还是我留下的带有我个人风格的古怪的句子,都是我在理解和感受贾曼的过程中所产生的表达欲望催生出来的。误译首先源自我对原意的理解偏差。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不自觉地压根没考虑过读者会如何理解译作,唯一考虑的是我如何理解贾曼,是我在和贾曼谈一场恋爱,而不是其他人。翻译的过程是封闭而享受的过程,让人获得心灵的宁静。在我的理解过程中,肯定会带上我的个人风格。让翻译的人变成变色龙,适应所有不同类型的作家是不大可能的事。译者应该挑选合口味的作品来慢慢享受。我觉得在看贾曼的电影读他的书的过程中获了益,但通过翻译可以了解更多。翻译的过程不存在匆匆浏览,推敲的过程与译者自己的阅读和写作经历相关。我发现直译和意译的争论在面对具体情况时变得不再有意义。更有意义的是进入贾曼的世界。

这样看来我能交出我喜欢的译本,但无法交出大家眼中的好译本。我真的很抱歉,当你打开书页的时候不得不在你和贾曼中间看到我。通过在豆瓣阅读发表作品我发现真的有很多人讨厌我的文章。而且我英语又不好。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自己也不可思议,并不是实力选手,还搞那么多事。另外虽然并不是排版新手,但确实是第一次做书。学到不少东西。某些颜色通过某种印刷手段在某些纸上是无法体现出来的。种种的问题。想要完成这次印刷是为了让无休止的修改在某一个阶段能产生一个结果,让大家读到它。而在产生这个结果之后我还将继续读他。《色彩》只是打开了一道门。

* 以下内容重要 *

请所有还记得《色彩》初稿译后记《色彩》第一版开始接受预订的朋友注意,第一批快递今日已发出。方便面交的朋友们我会面交。但尚有一些人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或者我联系了没有回复我。请这些人在看到这篇日志后联系我。如果你从未向我索要过此书,但现在想要的,也请联系我,我根据人数多寡来看看怎么处理。感谢大家为我的自娱自乐捧场。试过网络试读、PDF试读,还非要做实体书试读,是希望真的能有人去读。这本书的美版PDF网络上有,更好一些的英版(也就是我用的这个版本)在中国亚马逊有售。

有任何修订意见请发送至:smalloranges.lee@gmail.com

谢谢。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