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草原植物

野罂粟

8月16日至8月24日呼伦贝尔一游,没想到植物日志要拖到10月才写。

完整照片参见flickr上:2013-08 呼伦贝尔植物相册。8月末的豆瓣相册:2013-08 呼伦贝尔随拍。大约百张照片。此处不一一张贴。

翠菊

时值夏末秋初,草原上以菊科为主。蒲公英、翠菊、蓟、白晶菊、毛连菜、小柴胡,各种不认识的大大小小的菊科植物。村镇里的居民自家院子普遍栽种向日葵。道路两旁的景观植物大多是波斯菊。一米左右迎风摇曳,通透的花瓣,轻柔的身子,不需要树木,整条路单是两排波斯菊就妩媚无比了。几处旅店装饰和居民自家非经济作物的花园里可见大丽菊和传统的菊花盆栽。非常硕大鲜艳的花朵。毕竟是比不上蒲公英的。草原上的蒲公英飘飘荡荡,大风刮过,随风散播。反差很鲜明的是紫草科的卵盘鹤虱。第一天面对草足有一米多高的草甸我准备不足,鞋带上和裤子上沾了许多卵盘鹤虱的果实。非常像虫子,用力抠才抠下来。也这么着跟了我好几天。

波斯菊
波斯菊

草原上有许多中草药范畴的植物。想来以前牧民在放眼见不到人的地方弄不到药,去不了医院,有点小问题也是就地拔草自己治疗。止血,消毒?小柴胡、防风、黄芩、狭叶益母草、花苜蓿,各种各样。在陈旗的民族博物馆里有植物区,可以看到许多制作并不精美的植物标本,但内容非常丰富。草原上的那些野生植物基本我都无法辨识。另一个世界。跌落百花丛中,我自寻觅,不见路。

花苜蓿
花苜蓿

在一大片绿色和黄白色菊科植物的包围中,蓝色植物最是醒目。比如唇形科的裂叶荆芥。桔梗科的沙参,聚花风铃草,龙胆科的扁蕾。在一大片沙参中真是可以久看不腻。

裂叶荆芥
裂叶荆芥

沙参
沙参

聚花风铃草
聚花风铃草

扁蕾
扁蕾

最喜欢的好像就是蓝紫色。其他倒也没什么。野生的和园林里的感觉不一样。即便是上海植物园、花园比较常见的玄参科柳穿鱼,也是比上海的更有姿色。但还是不如蓝紫色的花那么惊艳吧。比较常规的科属里面,蔷薇科植物肯定也是有的。但都是平时见不到的品种,有二裂萎陵菜、龙牙草、大量的地榆。大部分叫不上名字。只是看花型是。最惊喜的是野生罂粟。也就是题图了。

柳穿鱼
柳穿鱼

地榆
地榆

往大兴安岭去有大片白桦,各种菌菇苔藓。当地人喜欢采摘蓝莓。那不认识的植物更是多了去。请自行参见照片,无法一一作解。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1 comment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