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声音狂徒

Slow Focus

自从Alternative诞生后,音乐愈发快速地朝不同方向发展,变得风格各异、无法归类。有一些分支梳理不清,比如新迷幻(Neo-Psychedelia),不需要往50、60年代追迷幻的根,就是听听80年代英国后朋向的新迷幻,90年代美Elephant 6的迷幻民谣再到如今的Animal Collective,那也是天壤之别。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对新声音痴迷,犹如疯魔一般。而科技的发展更是渗入音乐世界。就且看那些后生用了何方法宝,将摇滚和噪音插入电音世界,制造出一个又一个“Fuck New Worlds”。

Fuck Buttons

Fuck Buttons的成员Andrew Hung今年接受Interview Magazine采访时说,我家里有40台键盘,还蛮占地方的。说着他笑了起来。我特别喜欢四处寻找新的声音。我们两个人从未停止过寻找新的素材,我们会被昂贵的设备吸引,也会对废弃材料感兴趣。钱不是关键,关键是能从中得到怎样的声音。他对the Quietus的记者说,我从旧货市场淘回来的二手卡西欧键盘每台只要50磅,但它们非常有用。我爱二手市场。

步入而立之年的Andrew Hung曾经玩过吉他、贝斯、鼓、钢琴,熟悉一个摇滚乐队常用的所有乐器。他和他最好的朋友Benjamin John Power无疑是两个新声音狂徒。他们对各种新奇好玩的声音充满兴趣,不停尝试。这一点在Fuck Buttons的音乐中体现得非常明显。Fuck Buttons自2008年发行首张专辑《Street Horrrsing》至今,人们一直努力为他们贴上标签,却未果。粗略地看,他们玩的是电子,使用大量合成器、键盘,现场演出没有标准乐队随行。与此同时,有过朋克、硬核体验的人觉得从后朋老团Suicide到今年新生的女子后朋乐队Savages都能从Fuck Buttons身上听出来。Fuck Buttons在last.fm上的相似乐队非常混乱,你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到的影子从后摇乐队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Mogwai,到电音系Moderat、The Field,再到有古典基础的Colin Stetson,不同的人可以发现不同的反光,他们就如同一面镜子。

一方面Hung深受Aphex Twin、Squarepusher、Boards of Canada影响,父母都是香港人的他儿时被Björk从戏剧、流行中拉入新奇世界,并因Boards of Canada而一头扎入电子世界。另一方面Power是Mogwai的狂热粉丝。两人身上流着不同的血液,被某种特殊的润滑剂粘合在一起。

“有人说我们的音乐像Suicide”,Hung几年前曾对Pitchfork说,“此前我从未听过Suicide,拿来一听果然感觉非常棒。难以想象70年代就有人写出这样的作品来。”粘合二者的润滑剂正是对新声音的狂热,不排斥各种可能性。Hung和Power两个人都可以接受各种来自其他流派和领域的声音,互相从对方不一样的听音习惯中发现新鲜东西,在摩擦中爆发出新声。

作为Mogwai粉,Power应是更开心一些,因为签约在ATP Records旗下的Fuck Buttons和Boards of Canada没太多交集,倒是和Mogwai交往甚密。首张专辑《Street Horrrsing》便是由Mogwai成员John Cummings担当制作,第二张专辑《Tarot Sport》(2009)才转由Andy Weatherall制作——Weatherall制作过的专辑比如Primal Scream的代表作《Screamadelica》(1991)。ATP并非电音厂牌,制作班底也并非电音向,Fuck Buttons一开始便注定不是一支走寻常路的怪团。

后摇和氛围爱好者却应该还不会忘记《Street Horrrsing》开场曲《Sweet Love For Planet Earth》。后面的高潮让专辑有了一个噪音开场,颇令后摇爱好者欣喜。在密密麻麻的电子效果中,深埋了各种后摇、实验路数,让专辑显得与众不同。或许金属爱好者都能把这张专辑听下去。

而Weatherall制作的《Tarot Sport》听上去不是IDM,不是舞曲,而更像新迷幻。和Primal Scream、Animal Collective、Panda Bear之类乐队一样,有着优美的旋律和奇特的声音。虽然Fuck Buttons的歌曲并没有歌词,但丝毫不能阻止他们让听者产生如嗑药一般的迷幻效果。譬如《Phantom Limb》(幻肢)或许真有幻肢效果,一种疼痛的欢愉。

2013年Fuck Buttons自行担当制作的新专辑《Slow Focus》中,倒是没有如首张专辑那般的氛围曲目,换作《Brainfreeze》这个鼓点相当朋克的猛烈开头。第一首单曲《The Red Wing》奇特的声音和旋律,让人过耳不忘。一如既往地一气呵成,令人瞠目结舌地让电音、后摇、噪音、实验、新迷幻等各路不同口味爱好者都能找到共同点。Fuck Buttons再一次模糊了噪音、后摇和电子的界限。

他们除了自己挖掘新声音,还热衷与电音世界内外不同风格的音乐人合作。比如为后摇乐队Mogwai、电子音乐人Caribou暖场,今年Power个人项目Blanck Mass为Sigur Rós全球巡演英国场暖场。他们的包容和混杂让他们很容易被年轻人接受。今夏的格拉斯顿伯里(Glastonbury)音乐节上Fuck Buttons已经被安排与the Rolling Stones同时演出。

从2004年出道至今,可以说,Fuck Buttons终于等到了有所成就的一日,而这一切与奥运不无关系。今年所有采访Fuck Buttons的媒体都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说起。Blanck Mass在2011年首张同名专辑中的《Sundowner》被奥运会采用,Fuck Buttons2009年的旧作《Olympians》出现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二人更有幸进行了现场演出,这听上去简直不可思议。当时他们只是在独立厂牌ATP Records下发行过两张专辑而已,名气和Pet Shop Boys、Muse、Arctic Monkeys之类不在一个级别。但又那么顺理成章,因为负责奥运会音乐的Underworld是他们的超级粉丝,还是Underworld主动找的他们。在Underworld的推动下,Fuck Buttons搭上奥运快车,仿佛进入加速通道。而且非常巧合的是,Fuck Buttons刚好有一首曲子叫《Olympians》。

2009年Clash采访Fuck Buttons时曾问过他们为什么有首曲子竟然叫《Olympians》,和奥运有何关系。Power说只是因为一起写出这首歌后Hung说让他想到了奥运。Power听Hung这么一说觉得确实很有这种感觉,于是就起了这个名字。他们并没特意为奥运写歌,创作出来后也没想到寄送给奥运组委会。机会就像为有准备的人留的。

“其实成名后没什么变化,我们在电台里依然被叫做’F Buttons’、’F*ck Buttons’,Hung和Power笑道。

有人质疑他们首次自行担当制作的新专辑其实没啥变化。《Stalker》是多么Fuck Buttons范儿,和2009年的时候比起来还真没差太多。只是奥运会的经历忽然让小有名气的他们变成了大有名气。

对Fuck Buttons的喜爱程度或许要看你是用怎样的心情去听这些新音乐。新专辑里甚至有Hip-hop元素。“我听Hip-hop已经10多年了,”Hung说。可是Power听的时间更长。你如果记得Death Grips去年带来的猛烈飞感,或许你也可以去尝试一下Fuck Buttons。无法预计杂食性动物Hung和Power下次会将什么东西放入他们的音乐。Power还喜欢Ice Cube的R&B专辑《The Predator》。

顺便一提,因为艺术院校的背景,在做音乐的同时Power还自行担当专辑设计(封面摄影Alex de Mora)。很多人觉得Fuck Buttons的音乐会让他们想到许多奇特的景象,非常有画面感。今年Power为电影《A Field In England》做了原声。“但是我们创作时脑中并没有一个画面”,Hung说。他非常原始,不喜欢使用电脑进行创作。在创作时要排斥一切视觉元素。因为他认为一切视觉元素对音乐来说都是多余无意义的。即便是Soundcloud的波纹他都无法忍受。有些键盘上也会有视觉元素出现。他也不喜欢。两人创作音乐的时候只注重声音本身。然后两个人只是不断演奏不断重复,在屋子角落里安静地听,一遍遍听。挖掘器材本身的趣味,发现新的灵感,一直到感觉对了为止。

Hung对编程也不在行。整个创作过程看上去一点也不酷炫。清空一切,只剩音乐。Hung说,“第三张专辑我们花了18个月。”就是这样一起“关小黑屋”18个月。“是噪音(Noise)拯救了我们,我们发现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做许多混合。”从Drone到噪音,再从噪音到朋克。“是我们的口味决定了一切”,Hung说,“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喜欢什么,那我们就什么都不是。”
“人人都有不一样的想法,我们不会告诉你对错。”Power说,“我们也无法做一些人们称作为流行的音乐”。

在这对好基友眼里,音乐是一个无尽的世界,一个疯狂的世界。

《Slow Focus》(2013),推荐单曲:《The Red Wing》
《Tarot Sport》(2009),推荐单曲:《Surf Solar》
《Street Horrrsing》(2008),推荐单曲:《Sweet Love For Planet Earth》

Suuns

Suuns新专辑《Images du Futur》(未来影像)第一首歌《Powers of Ten》便令人大为惊讶。有着类似Clap Your Hands Say Yeah的带浓重后鼻音的尖细人声、朋克音乐才有的密集鼓点、Broken Social Scene的旋律,还有电音背景。
Suuns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2010年首张专辑《Zeroes QC》由the Besnard Lakes成员Jace Lasek操刀制作、录音。被the Quietus称为当年最新鲜的声音。其中既有《Up Past the Nursery》这样大秀气吸唱法的小品,又有电子味道十足的《Arena》、《Sweet Nothing》,还有就像Suicide合着电子节拍跳起来的《Pie IX》。虽然所有人都说他们听上去太像英国朋克乐队Clinic。

Pitchfork用一句太像Clinic,越来越像Clinic总结了今年新专辑。实际上Suuns这张入围北极星奖长名单的新专辑并没有如此不堪。反而有一种魅力,让人想要一遍遍地循环。这回对电音的把控比《Zeroes QC》暴露得更早。从《2020》、《Minor Work》到《Bambi》,无不是电音世界才会带来的极致飞感。在飞感上加入性感的叹息声,不断重复的鼓声,只能是阵阵晕眩,飘到不行。在独立电子的版图中,他们玩得更像舞曲。

未来的影像在一首很基很Moderat的歌曲《Music Won’t Save You》中结束。“我和过去的上帝谈论摇滚,但他已不再听摇滚。烟在你的眼里,有些东西留在你的右脑,但音乐不会拯救你。”潮水般的笑声反衬主人公的空虚。后朋加入电音后更容易刺激到右脑,相当动人,但歌词苍白,欢愉背后是深深的黑暗。或许这是人们对Suuns又爱又恨的原因。无法解释的欲罢不能。

《Images du Futur》(2013),推荐单曲:《Music Won’t Save You》

James Holden

the Quietus今年采访英国音乐人James Holden时劈头盖脸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感觉新专辑《The Inheritors》深受Krautrock(代表乐队如Can、Faust)影响。James Holden表示确实如此。距上张专辑发行已经过去了整整7年,7年里他听了大量不同类型的音乐,包括许多摇滚乐,尤其是前卫摇滚、艺术摇滚。其中,他超级喜欢Krautrock风格的Amon Düül II。他发现没有哪种特定风格的音乐他是不喜欢的,他不会因为音乐类型的关系而不喜欢一张专辑。

最终的结果就是《The Inheritors》里面有前卫摇滚、Krautrock的痕迹,同时有Aphex Twin、Boards of Canada的痕迹,IDM,电音,奇怪的民族性声音,比如一些苏格兰的、非洲或者其它某个地方,比如《The Caterpillar’s Intervention》在新世纪音乐里或许能找到近亲。还有极简的《Inter-City 125》,很奇怪的《Gone Feral》,只能用奇怪来形容,或者是异教氛围,总之并不是很舒服的体验,这种比如《Seven Stars》。而《Renata》、《Blackpool Late Eighties》这种又是很电音,可以不断循环之。

真心希望正在以Factory模式运营厂牌Border Community的James Holden能从DJ、制作人、厂牌老板的身份中分身,从繁忙的日常事务中抽更多时间来制作个人专辑,创作出更多像《The Inheritors》这样令人震惊的专辑来。

《The Inheritors》(2013),推荐单曲:《Blackpool Late Eighties》

Dirty Beaches

父亲籍贯上海、从小出生于台北的华裔张洪泰(Alex Zhang Hungtai)做的音乐是叫人无法形容。他的音乐就像他的人生经历一样,从台北、上海、檀香山、温哥华、旧金山、纽约、多伦多,到长期定居蒙特利尔,今年又去了柏林;从Lo-Fi、氛围、噪音、迷幻、后朋、后摇、Garage、工业、实验到合成器。他混合了各种流派和音乐,做出Lo-Fi效果。Dirty Beaches超越了一些过于超前、过于不考虑听感、做出来的音乐毫无聆听快感的实验音乐人。他说他对电音一无所知,毫不关心新近流行的电音音乐人。但是不难理解他偶然听到Andy Stott会觉得超级棒。张洪泰和那些锐意进取不断弄出新声音来的电音达人有某种共同的特质。难以想象是一位其貌不扬的华人接过了Suicide的衣钵。2013年的新专辑《Drifters / Love Is The Devil》分为两部分,行云流水般,无可挑剔。而且,与有着《True Blue》之类抒情小品的《Badlands》(2011)相比,新专辑并未沿袭老套路,而是做出了新的变化,回归他个人更早期的主题,变得更为内敛,后半段的沉寂非常漂亮。前半段的《Casino Lisboa》、《ELLI》又是超级飞感。可以说,从第一首《Night Walk》的第一个音开始,张洪泰就深深抓住了听者的心。深深沉入那种居无定所、烟雾缭绕的旧时光。

张洪泰说他只是在写他自己的生活,仅此而已。他既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也没有读过专业书籍。他对Stereogum说,“我只是在做一些我觉得听上去不错的音乐”。他也不是在音乐大花园采蜜的小蜜蜂,对跨界音乐、音乐形式变革没有野心,“我不是一个音乐行家”,最多听点电影原声。但就是这位非专业的音乐人在组织并不奇特的音乐素材表达自我情绪的过程中,做出了没有人做到过的70年代后朋和Lo-Fi的混合体,无法定义的混合体,既有怀旧之感又是一种全新的音乐,让人欲罢不能。

这位王家卫粉丝被大卫林奇邀请去作客,当他听到这位如今也发行个人专辑的电影导演自爆是其粉丝时感到非常震惊。不过旁人看来没什么好惊讶的,林奇最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和事,张洪泰无疑符合他的喜好。当这一类人出现时,人们会蜂拥而上,不断地追问他是如何混合这么多内容的,他下一步准备做些什么,并且关心他丰富的人生经历。争先恐后地进入那个漂泊者的世界,一个猎奇的世界。

《Drifters / Love Is The Devil》(2013),推荐单曲:《ELLI》(去虾米听

Holy Fuck

2004年,加拿大多伦多诞生了另一支乐队名字含有“Fuck”的乐队:Holy Fuck。

乐队核心Brian Borcherdt本来立足新斯科舍省雅茅斯郡,后迁至多伦多,打响了名气。他18岁发行第一张专辑,曾参加过7个乐队,每个乐队都至少发行过一张专辑。并有过Solo单飞成绩,担当过主唱、吉他手、键盘手、制作人、唱作人、录音师,玩过民谣、摇滚、电子,喜欢Sonic Youth、Neil Young、Hip-hop和爵士乐。当过一阵DJ,还创办过一个独立厂牌。从90年代至今发行过的专辑上了两位数。比较恐怖的是,如此丰富的音乐经历有许多还是他业余时间干的,Brian Borcherdt主业是一位电影剪辑师,这个工作他一干好几年。封面设计、影像拍摄之类视觉方面的事情也能插上手。

在他所有参与过的乐队中,最为知名的当属登台格拉斯顿伯里、可切拉(Coachella)、SXSW等几乎全部一线音乐节、获得跨国声誉的Holy Fuck。

Holy Fuck仿佛是Brian Borcherdt多年积累之后,量变导致质变的产物。2010年第三张专辑《Latin》更是入围北极星音乐奖长名单,在美国获得Billboard公告牌舞曲榜单第14名,俨然以独立电子的身份从加拿大的独立世界跃入美国主流。

舞曲或许是Holy Fuck打通不同音乐类型的关键钥匙。且听《Latin》(2010)的开头,《1MD》乃宏大实验气派,此时你还相信他是Sonic Youth粉。顺势引入明显舞曲向的《Red Lights》,酣畅淋漓,Kraftwerk、Daft Punk的后裔?却打着“拉丁”的旗号,用电音来诠释《Latin America》。《Silva & Grimes》、《SHT MTN》又和Foals一样潮,只是Brian Borcherdt没有献上人声。收尾的《P.I.G.S.》将整张专辑又推向一个高潮。

《Latin》之后Brian Borcherdt离队去做了新乐队和新的东西,以表达他的更多想法,以及顺便做回普通人。传说中2013年可以听到Holy Fuck的第四张专辑。但目前尚无动静。Borcherdt这属于习惯性精力旺盛,不改变、不突破就不爽。Holy Fuck是他参与时间最长的一个乐队,其他几位核心成员也和他一样有着多支乐队的经历,期待他们卷土重来。

《Latin》(2010),推荐单曲:《P.I.G.S.》

Dan Deacon

时光如梭,岁月如歌,笑起来像民谣歌手一样Dan Deacon都已经谢了顶。自《Spiderman of the Rings》(2007)、《Bromst》(2009)两张在Pitchfork为代表的独立界主流媒体上大获成功的专辑之后,Dan Deacon去年带来的《America》依然获得总体上压倒性的好口碑——虽然有时候真的不知道Dan Deacon在做些什么。《America》接近一半的时间是一气呵成的《USA》组曲,在《USA II. The Great American Desert》中,Dan Deacon能写出类似Fuck Buttons风格的电子与噪音混合体。这是非常少有的,因为并没有多少人能玩出Fuck Buttons风格。也不乏像《Crash Jam》那样能玩起来的作品,《True Thrush》、《Lots》又有些Kevin Drew气质,Broken Social Scene再欢快一些。不过最令人头痛的就是这点了。17岁失去母亲的Dan Deacon已经消解了人世间的痛苦,他总是带着微笑,他的微笑渗入音乐中,有非常多的流行成份混入噪音之中,这让他非常走红,因为听起来上耳。但也会有奇怪的笑点暗藏其中,比如《Guilford Avenue Bridge》。有时候不能完全相信他是听Beck、Sonic Youth、Nirvana长大的。这些乐队写不出《USA III. Rail》。放开电脑拿起管弦乐器,做了一首流行电音风格的曲子。

作为电子乐作曲专业毕业的音乐人,Dan Deacon一直在思考什么是电子乐。他接受NPR采访时说,Britney Spears、Devo、Talking Heads甚至许多Hip-hop音乐中都使用了大量电音元素,但是人们被吉他或者人声吸引,而并不认为那样的音乐是电子乐。有些人粗略地以为没有人声的电子乐就该有明显的节拍以供大家跳舞使用,但事实也并非如此。Dan Deacon在《America》中尝试了相反的融合。他使用了原声音乐做法,甚至像《Rail》那样完全没有使用合成器、电脑之类的电子乐器材,反过来使用传统乐器比如钢琴、小提琴来做出一些人们会以为是电子乐的曲子来。而这些曲子其实没有电子乐成份。他提出了电子原声(Electro-acoustic)的概念,因为从手段上来看,有些曲子已经不是电子,但也不是原声,因为还是达到了电子的效果。于是变成一种混合与交替。

有些作品他会唱,比如《Lots》,有些不唱,就是实验。这是看上去毫不大胆的实验,因为旋律悦耳,非常流行,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概念在。虽然没有做出新鲜声音来,但把传统的东西玩出了新花样。当然,是不是玩得好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听感上还是略有些凌乱。而且有些听众只在乎听感,并不在乎你是用何种手段来实现的。

《America》(2012),推荐单曲:《Lots》

The Haxan Cloak

新的天才总是很容易找到。Tri-angle旗下来自英国约克的Bobby Krlic今年携着The Haxan Cloak新专辑《Excavation》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又一次引起一片惊呼。

这张封面阴暗的专辑关乎死亡。整张专辑以极其冷静漠然的态度描绘了一个犹如封面所展现的那般漆黑的世界。《Miste》、《The Mirror Reflecting (Part 2)》都展现出令人惊叹的成熟和强大吸引力。《Miste》中的喊叫令人揪心。而被很多媒体作为第一推荐曲目的《The Mirror Reflecting (Part 2)》展现了更为容易接受的一面,或许不那么阴暗。个人相当喜欢最后一首《The Drop》。这或许是今年最好的Drone,暗氛佳作,就像封面上那向下伸出如浮游生物一般的环扣,死死盘旋在你脑中。氛围之手深深地在电音世界转了一圈。这是只有The Haxan Cloak可以为你带来的体验。

而Bobby Krlic今年只有27岁(多家网站还误传他25岁)。

音乐体验是个很奇妙的东西。Krlic曾说过,有时他想构建一个能让灵魂自如说话的世界。他觉得很难拥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的同时还感受到自由。很难在日常生活中、在被别人要求的工作模式下生活,他想要把所有烦恼排除出去,他想要感受得比一般人更多。“我不知道,或许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Electronic Beats曾在今年早些时候的采访中问到Bobby Krlic如何看待他的音乐。The Haxan Cloak带来一种超凡的体验,真的如同他所想表现的那样,带听者进入一个空灵的全新世界。抛开一切日常生活中的烦恼,在与死亡的交谈中灵魂出窍。Krlic说,这就像他那位在他6岁时候把吉他交到他手中的父亲所说的,“一个人的毒药是另一个人的解药。”虽然他父亲指望他学习古典吉他,至今他的父母也无法理解他做的音乐。但是他从小就相信他父亲的这句话。打开潘多拉之盒,没有什么不可能。这恰好和Fuck Buttons坚持的感觉异曲同工。听从心声,构建体验,而不要去想是否会流行。

《Excavation》(2013),推荐单曲:《The Drop》

oOoOO

oOoOO(读作:Oh)是旧金山音乐人Chris Dexter的化名。oOoOO在Tri-angle下推出过多张EP,今年转到Nihjgt Feelings旗下个人首张录音室专辑。oOoOO是Witch House代表人物之一。如果Witch House有标志性厂牌,那绝对非Tri-angle和Disaro莫属。Tri-angel旗下涌现出Balam Acab、Holy Other等Witch House代表乐队。不过Tri-angle旗下也并非完全是Witch House,而Disaro创立目的就是为了推动Witch House发展,旗下都是Witch House,包括oOoOO、Salem。当然,也或许让人印象更深的是那些乐队古怪的名字,比如///▲▲▲\\\、†‡†、†††,其中同样少不了oOoOO。

Witch House这个称谓语出戏言,其实是一种融合多种风格的电子乐,2007年伴随着Disaro的创立而正式诞生。就oOoOO的这张专辑来说,实际并没有太过明显的House风格(《Mouchette》有一些)。有明显的Drone、Darkwave风格,主要是放慢节奏、消噪后的盯鞋(Shoegaze,特别明显比如《Across A Sea》)配上Hip-hop(《The South》)、R&B(《Without Your Love》、《Misunderstood》)。Chris Dexter非常喜欢Hip-hop,一度想要玩Rap。小时候学习过小提琴,但最吸引他的还是电子乐。oOoOO这张专辑给人感觉非常冷,有Drone、Dark Ambient通常的那种阴冷。却有不断涌出来的新鲜感在。在缓拍节奏和不断重复下,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沉静感。比如《The South》,R&B与Hip-hop都有了新面貌。却又是完全不同于How to Dress Well的那种略流行的新R&B(How to Dress Well也签约在Tri-angle旗下)。而是有一种Lo-Fi、低调的感觉,仿佛oOoOO是专门为你而营造了这一个黑暗的世界。

这种奇妙的、需要静下心来聆听的感觉只有FACT那样的电音杂志才接得上节拍,NME、Pitchfork之类就统统排除在外了。虽然Witch House的提法和Pitchfork不无关系。

Chris Dexter今年接受采访时说,他完全搞不懂网络上那些空洞无意义的东西都在说些什么。纠结于风格有什么意思,因为他的音乐就是oOoOO风格,相当难贴标签。让写评论的人揪心的还不就是oOoOO这样的(也比如这里提到的每一支乐队),打通脉络,各种风格都涉足,融为一炉,在电音的大背景下,硬是弄出些新声音来,叫人欣喜若狂又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

“这张专辑我是差不多从2012年最后几个月到2013年初完成的。整个冬天都在家里,几乎不出门。白天睡觉晚上写歌。除了吃饭几乎都埋头于我的键盘。”

“用我的无意识自行讲述梦幻故事。”

《Without Your Love》(2013),推荐单曲:《The South》

尾声

Boards of Canada

在讲述如今的年轻人如何通过将70年代后朋、流行的Hip-hop、早期R&B、传统的管弦乐、噪音、Krautrock、氛围、电影原声等各式各样音乐风格、摇滚乐变体融入电音世界重新塑造只属于自己的全新世界的时候,多次提到了后朋、合成器名队Suicide、IDM名团Boards of Canada、Aphex Twin这样的前辈,这些曾经做出过重大创新的音乐人。Boards of Canada的执着多年未变,他们为了今年新专辑《Tomorrow’s Harvest》某首歌中仅仅2秒的声音,驱车几百米去买了一个古旧的合成器。时隔八年后发的新专辑依然叫人惊叹。

正是这种不断发现新声音的前辈为后辈们作出了好榜样。

Dirty Beaches说,我听着Hip-hop,却想着要做出不是Hip-hop的东西来。而Fuck Buttons站在噪音与电音的中间,迎接他们的是更多新声音,更多未知。

《Tomorrow’s Harvest》(2013),推荐单曲:《White Cyclosa》(去虾米听

刊于《通俗歌曲》2013年9月号,补充曲目至:豆瓣节目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8 comments

  • […] 新声音狂徒第二期。新声音狂徒第一期曾推荐过包括Fuck Buttons、Dirty Beaches、Dan Deacon在内的9个乐队(或音乐人),他们无论被归入何种音乐流派,都在音乐形式上有所创新,为寻找到全新的声音而着迷。本期新声音狂徒将继续介绍几位致力于寻找新声音的音乐人。他们有的尝试着混搭不同的音乐类型,试图调配出全新的展示方式;有的在专辑主题选择上富有创意。无论这种创新的接受度如何,无法否认的是他们做出了新鲜有趣的东西来。在这些音乐人中,不少还非常年轻。在这个流行音乐愈发走向无法归纳、没有共通点的年代,这些年轻人就是未来的新鲜力量。 […]

  • […] 新声音狂徒第二期。新声音狂徒第一期曾推荐过包括Fuck Buttons、Dirty Beaches、Dan Deacon在内的9个乐队(或音乐人),他们无论被归入何种音乐流派,都在音乐形式上有所创新,为寻找到全新的声音而着迷。本期新声音狂徒将继续介绍几位致力于寻找新声音的音乐人。他们有的尝试着混搭不同的音乐类型,试图调配出全新的展示方式;有的在专辑主题选择上富有创意。无论这种创新的接受度如何,无法否认的是他们做出了新鲜有趣的东西来。在这些音乐人中,不少还非常年轻。在这个流行音乐愈发走向无法归纳、没有共通点的年代,这些年轻人就是未来的新鲜力量。 […]

  • […] Suuns的现场不如专辑(新声音狂徒系列一:Suuns)。演唱了比较多的新专辑曲目,这些曲目比过去更电,淡化了旋律性。早期的盯鞋成份现在已经很少,气质虽然还是丧。现场调音好像不是最佳效果,人声太轻,层次也不够,没有专辑中那种酸爽的味道,显得特别发逼疯。五个充气字母SUUNS徐徐树起,效果很中二。不过也算有乐趣吧。其实他们一直很中二吧。 […]

  • […] Suuns的现场不如专辑(新声音狂徒系列一:Suuns)。演唱了比较多的新专辑曲目,这些曲目比过去更电,淡化了旋律性。早期的盯鞋成份现在已经很少,气质虽然还是丧。现场调音好像不是最佳效果,人声太轻,层次也不够,没有专辑中那种酸爽的味道,显得特别发逼疯。五个充气字母SUUNS徐徐树起,效果很中二。不过也算有乐趣吧。其实他们一直很中二吧。 […]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