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dersticks和Chamber Pop一起走过的二十一年

T

tindersticks

什么是Chamber Pop?上世纪60年代即有Baroque pop,一些音乐人开始尝试融合古典和流行,上世纪90年代有一些英国另类摇滚(Alternative Rock)乐队企图恢复当年的传统,融合古典与流行,做一些可以称作室内流行乐的东西来,从而诞生Chamber Pop。其实还有其他一些流派融合古典与流行(狭义Pop)或者融合古典与摇滚,比如艺术摇滚,甚至新古典。但艺术摇滚会诞生摇滚歌剧等更宏大、更接近古典作派的音乐,而Chamber Pop大多是短小悦耳的流行作品,虽然他们会使用管弦乐器等古典乐常用乐器,用美声唱法,华丽丽的。而Tindersticks是Chamber Pop的旗帜之一。

在Grunge最红的年代玩Chamber Pop

1987年,英国诺丁汉的几个小青年组了一个乐队叫Asphalt Ribbons。玩80年代英伦独立摇滚,除了吉他、贝斯和鼓,高潮时候还有手风琴、管乐器什么的点缀点缀,也算稍微革新一些。发了几张单曲和EP,人员几经变动,作品零零星星,倒也引起了媒体注意。尤其是Stuart Staples深沉的嗓音,配合手风琴可以很入戏,配合快节奏的鼓点和吉他也能让整首歌的节奏慢下来。从现存的资料中可以听到,当时他们做过很多不同尝试,在80年代后朋与摇滚的英国潮流上做出改变,初步树立Chamber Pop的基调。不过不管配乐如何,Stuart Staples的声音一出来便立即凝结空气,这也引起媒体注意。到了1991年,Asphalt Ribbons被Rough Trade相中,发行了首张、也是唯一一张专辑《Old Horse》。4个人变到5个人,进进出出,日后携手坚持二十余年的三名核心成员:Stuart Staples、David Boulter、Neil Fraser已经稳固,加上其他成员Dickon Hinchliffe、Al Macaulay、Mark Colwill,改名Tindersticks,更加坚定地以Chamber Pop为核心风格重出江湖,并且一炮而红,成为90年代Chamber Pop回潮的中坚力量。

转眼从Tindersticks第一张单曲《Patchwork》(1992)至今已经过去21年。2003年后Tindersticks曾经遇到一些外部和内部的困难,停了五年没有发正式专辑,Stuart Staples利用间歇期开始发行个人Solo专辑。不过2008年他们重新回归,并且在最近几年保持和2003年之前一样的平均两年一张专辑的发片速度,几乎张张获得媒体好评,依然是当今最好的Chamber Pop乐队之一。

2002年,也就是Tindersticks遇到大困难前夕,曾有媒体问过Stuart Staples是否希望乐队在10年、甚至15年后还被人们记着。Stuart Staples说他从不考虑这些问题。他只是享受当下和队友一起做音乐的时光。“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一切都非常美好,新鲜、自由”。David Boulter在2012年The Quietus做的Tindersticks组队20周年特别报道上说。“我们曾经非常期待成功,做过许多努力,但都失败了。正当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一切都来了。”

1993年是Nirvana、Smashing Pumpkins当道的年份。Suede发行了同名专辑《Suede》,Björk发了《Debut》。Liz Phair、Dead Can Dance、PJ Harvey、Mazzy Star、Yo La Tengo也在默默耕耘,让独立乐世界涌现了几张日后被许多文艺青年捧为宝的专辑。在Grunge和英式大浪潮下,一切好像都必须要稍微噪一点、激进一点,Mazzy Star那时绝对没Nirvana红的。在这种大环境下,Tindersticks以一张标准Chamber Pop风格的专辑夺标。查阅RYM你会发现当年的Chamber Pop专辑只有6张,实乃珍稀品种。彼时英伦的Belle and Sebastian、美国的Lambchop都尚未出道,Mercury Rev风格混杂尚与Chamber Pop没有关联。

想来还好Tindersticks的这几个人相当一根筋。走着类似路线的Asphalt Ribbons虽然获得一些好评却不够出名,并且躺倒在后朋的强大余音下,于他们来说这反而促使他们做更加Chamber Pop的东西、与时代流行毫无关联、但他们自己喜欢的东西。凭借一首《City Sickness》,毫无征兆地突然被捧上天,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关注度,6年努力一朝成真。

Tindersticks的第一阶段:1993-2003

Tindersticks

《Tindersticks》 1993

这张《Tindersticks》通常被称作《Tindersticks I》。被Pitchfork称为完美之作的主打歌《City Sickness》是Stuart Staples在火车上写出来的。其MV是一段低保真模模糊糊的视频,带有剧情,在当年MV效果精彩纷呈、充斥各种夸张服饰和奇怪摆拍动作的年代显得非常自然和罕见。除了《City Sickness》,还有带Velvet Underground气质的《Patchwork》、稍稍实验一些的《Tyed》,稍稍摇滚一些的《Whiskey and Water》等,风格上也还是稍有混杂。但Tindersticks独树一帜的悠长旋律、Stuart Staples标志性的嗓音时而宛若喃喃自语时而如器乐声鸣、以及个人化的歌词都已露端倪。

Tindersticks

《Tindersticks》 1995

这是Tindersticks第二张同名专辑,通常被称作《Tindersticks II》。走向更加情绪化、缓慢、安静,将《I》中更实验一些的东西剔除,加重管乐和钢琴,开启某种私密化的体验,预示着他们的未来。比如《No More Affairs》、《Talk to Me》的开头等都可以说是2012年专辑《The Something Rain》的前兆。但《Talk to Me》的后半段以及带有优美吉他弹奏的《Tiny Tears》又显示出Tindersticks温柔舒缓的另一面。

Curtains

《Curtains》 1997

“淌出泪水却不知何故”,依然在讲述痴情故事。Pitchfork 8.8分高分。其中像《Desperate Man》这样的歌曲在Tindersticks整个发展中显得有些特别,受到法国香颂等法国音乐的影响,或许与他们开始与法国导演Claire Denis合作,并于2006年开始发行原声专辑有关。另外萨克斯和号开始占据重要位置。

Simple Pleasure

《Simple Pleasure》 1999

全力支持Tindersticks的独立厂牌This Way Up经营不善导致倒闭。这张是转投Island后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惊艳的露点裸体让这张专辑的封面成为Tindersticks最知名的专辑封面。依然由乐队主唱Stuart Staples和Suzanne Osborne共同完成,出现更多萨克斯,并出现男女声对唱作品《I Know That Loving》,值得注意的是纯器乐作品《From the Inside》。这些作品其实已经反驳了“没有Stuart Staples的人声Tindersticks就不是Tindersticks”的说法。与第一张《Tinderstick》比起来,无论乐器的丰富性还是编曲,各方面都更加圆润成熟。

Can Our Love...

《Can Our Love…》 2001

转投另一个知名独立厂牌Beggars Banquet。一张更流行的作品,不像之前两张那么有突破。《Can Our Love…》之类的歌曲非常之流行,咖啡馆的背景音乐。《Sweet Release》、《Chilitetime》之类作品甚至比以前更乡村一些。

Waiting for the Moon

《Waiting for the Moon》 2003

现在再听这张让Tindersticks进入5年长眠的最后一张专辑,其实现在听起来专辑本身并不糟糕,反而是比前作《Can Our Love..》好很多,无论是有回归性质的《Say Goodbye to the City》,还是更加独立、甚至有点Yo La Tengo路数的《4.48 Psychosis》,或者说是有人声独白的Dirty Three。不过宛若“半身瘫痪”,并不是首首都出彩,各种努力都非常可惜地未获得市场足够认同。

从90年代走来的Chamber Pop

Stuart Staples回忆2003年前后,说那阵子快乐不在。大家变成了一个个孤立的角色,不再具有创造性。那种一起努力推进的感觉不复存在,乐队走入死角。David Boulter在2012年重新回顾2003年那段时光时说,当时过得很艰苦,他不得不重新开始画画以及端盘子。但2003年之后他的创作并没有中断,他从六岁开始就知道自己要做音乐,并且不会中断。他还曾参与过主唱的个人单飞专辑,这几个坚韧不拔的家伙不会害怕又一个五年的等待。

那么,在Tindersticks固步自封的年月,他们的辉煌不再是否也与当时的时代环境有关呢?在Tindersticks出道初期,红极一时的Grunge流派随着1994年Kurt Cobain的自杀逐渐示弱,Nirvana成功突围主流市场之后,涌现了大量跟风乐队,但未能出现完美继承Nirvana衣钵的乐队,人们持续地传唱着Nirvana的作品。在整个90年代后期,Grunge都是走下坡路的,到了21世纪已不再代表先锋和潮流,发片量只是90年代上半段的零头。犹如昙花一现。

而在英国,90年代是英式流行欢乐蓬勃期,啰啰嗦嗦地延续到世纪之交捧出一个拿格莱美的Coldplay。Oasis、Blur、Plup、Suede,乃至Travis、Muse在21世纪都好像过了巅峰期,虽然有些乐队在商业上取得了比过去更辉煌的成就,但是人们回忆起他们最佳专辑往往还是早年的作品。

作为站在这些音乐对立面的Chamber Pop,优雅、动听、深沉,或许不如Dream-pop那般响应面广,但却也是以站在一个非主流位置回击当下潮流的形象出现的。Chamber Pop在Tindersticks发出呐喊后在90年代获得了一些乐队的响应,其中就包括如今知名度远在Tindersticks之上的Belle and Sebastian、Lambchop。伴随着对狂躁型音乐的审美疲劳,Chamber Pop获得了重新崛起的机会。90年代Chamber Pop风格专辑发行量逐年递增。随着MV时代过去和网络时代的到来,独立音乐在没有主流媒体狂推的情况下获得了更平均的机会,听众的口味也随着选择面的拓广而变得多种多样。这一切让Tindersticks在90年代获得了一个上升的机会。

进入21世纪后情况更加多变,Chamber Pop发展得更快,并且这个势头延续至今。一些90年代末期出道的音乐人也在进入21世纪后变得更加成熟和出色。比如Rufus Wainwright、Destroyer、Andrew Bird。作为重视钢琴、管弦乐器等乐器演奏、注重编曲和歌曲实质内容、与青春期荷尔蒙关系不密切的Chamber Pop,其音乐人往往可以保持一个比较长时间的音乐创作期,并且会在出道多年后再创新高。最近10年,Antony and the Johnson、Sufjan Stevens、Owen Pallett、Patrick Wolf、Patrick Watson、Jens Lekman等众多Chamber Pop好手不仅在独立音乐内部圈子里活跃,甚至获得了全球性的关注。

同时你还不能忘记Arcade Fire的第一张专辑——一些并非专攻Chamber Pop的乐队也涉足Chamber Pop,并做出全新的尝试。比如能写歌剧的民谣乐队The Decemberists,还有独立乐队Goldfrapp等。在新世纪,从地下世界跃入主流市场夺取唱片销量冠军的不再是昨天那些弹着吉他嗑着药的颓废派青年,而变成了专业音乐学院毕业、演出要带室内乐团上阵的有为青年。Tindersticks作为一支一直企图与潮流不同、把事情“搞复杂”的Chamber Pop乐队,眼看着纯器乐领域的蓬勃茁壮,后摇、新古典、氛围纷纷崛起,古典乐与流行乐的边界重新变得模糊,Chamber Pop?倒是不再先锋。

事实上自从Belle and Sebastian出道之后,Tindersticks就已经不能算Chamber Pop风格中稳坐第一把交椅的乐队。虽然Tindersticks是最近这些年来唯一一支二十余载专攻Chamber Pop,出专辑不断并从未发生过重大风格改变的乐队,但毕竟强手如林。

不过除去高手层出不穷,让Tindersticks销量下跌的另一外部致命打击或许是21世纪初的后朋回潮。平淡的Tindersticks敌不过上升势力,90年代初是如此,21世纪初亦如此。

Rufus Wainwright

Rufus Wainwright

推荐专辑:《Want One》 2003、《Want Two》 2004

美加混血儿Rufus Wainwright于1998年正式出道,是加拿大新世纪最知名的男歌手之一。站在流行歌曲和歌剧创作之间的Rufus Wainwright已经打破了传统与流行、严肃与通俗的界限,在15年的音乐生涯中,留下《Want One》、《Want Two》、《Poses》等众多会被众人记住的高质量专辑,在主流音乐世界拿奖拿到手酸,但又保持着独立创作精神,是Chamber Pop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位。

Lambchop

Mr. M

推荐专辑:《Mr. M》 2012

美国乐队Lambchop早在1994年就发行了第一张Alt-Country风格专辑,此后每隔一两年就会有新作,并一直在巡演,并持续至今。最近一张专辑是2012年广获好评的《Mr.M》,也是当年Chamber Pop最佳专辑的有力竞争者。Lambchop的主唱Kurt Wagner一把沧桑老嗓子,乐队风格以独立乡村为核心,夹杂许多其它元素,比如Chamber Pop、民谣、后摇、摇滚、艺术摇滚,偶尔也会有点布鲁斯、爵士,二十年的创作过程并非能够轻易用三言两语概括。

他们的近作非常复古,比如专辑《Mr. M》中,开场《If Not I’ll Just Die》将你带到老电影的酒吧间中,比如《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年代。到首位《Never My
Love》又是好莱坞黑白电影黄金时期的爱情故事桥段,既安静又动情。尤其当Kurt Wagner用颤抖的嗓音唱出“吾爱”的时候,一如有些年头的红酒。

Belle and Sebastian

推荐专辑:全部

Belle and Sebastian几乎无需介绍,苏格兰最知名的独立流行乐队。以讲述你我之间点滴普通事情为基调,获得广泛欢迎。乐队成员还是独立音乐的倡导者,比如参与发起如今地球上最好的独立音乐节All Tomorrow’s Parties。

Andrew Bird

Andrew Bird

70后美国大叔Andrew Bird有扎实的古典乐功底,擅长演出中同时演奏吉他、小提琴、钢琴,搭配效果器和现场录音,口哨技巧和人声同样是他的标志。Andrew Bird早在1996年23岁时发行了第一张专辑《Music of Hair》,2002年的专辑《Fingerlings》和2003年的《Weather Systems》为他确立了Chamber Folk的大方向。基本是小提琴自拉自唱,用非常古典的配乐来为偏向民谣的流行小品做伴奏。Andrew Bird的处理方式在当年算民谣界的创新。《Keep Your Lamp Trimmed And Burning》这样的开始很有Bob Dylan那个时代老一辈民谣的气质,但是他们大多弹奏吉他,并不会在专辑中放那么多小提琴演奏。这让他听上去与众不同,开拓了自己独特的民谣风。他独具特色“一个人演奏三种乐器”的传奇现场一度被称作我们这个时代必须看的现场之一。Andrew Bird的现场非常欢快,非常摇滚。

十几年来,Andrew Bird的创作一直没有停止过,2005年的《The Mysterious Production of Eggs》、2007年的《Armchair Apocrypha》等都是大热专辑。到了如今40岁出头,2012年的《Break It Yourself》像一张更老派传统的Chamber Pop,诉说着过往的美好。

Destroyer

This Night

推荐专辑:《This Night》 2002

去年曾介绍过温哥华人Dan Bejar和他引发的Soft Rock回潮。Soft Rock是Chamber pop的近亲,在Dan Bejar这里,集中体现在“Soft”而非“Rock”上。

在90年代,Dan Bejar经历了一段可能是受困于设备而非主动选择的低保真时期,跟随The New Pornographers之后,他以Destroyer名义发行的专辑转向了Chamber Pop,尤其2001年为其打开知名度的《Streethawk: A Seduction》。次年的《This Night》更上一层楼。到了《Your Blues》、《Destroyer’s Rubies》,Destroyer基本形成自己的风格,变得成熟圆润。Destroyer和Tindersticks、Antony and the Johnsons等不同,他在保证动听旋律的时候会营造更多跌宕起伏的效果,很借助于吉他,让吉他和管弦乐器在不同歌曲中各有发挥的机会,相比较而言,Antoney and the Johnsons那样的音乐会显得更加私密,而Destroyer要丰富许多。

新世纪的Chamber Pop回潮

Chamber Pop在融合古典与流行的同时毕竟是偏向流行的那一派(相反的一派比如新古典之类纯器乐音乐),很多都是以管弦乐作为辅助的软性流行音乐。向前追溯到60年代的Baroque Pop,The Beach Boys、The Zombies等等。

Tindersticks可以写出非常流行口水的抒情作品,但他们还是保留着摇滚乐风骨和背景的,不会让不喜欢音乐太过软性的人感到乏味。但Chamber Pop丰富多彩,在Tindersticks和他们的同代人之外,21世纪又有一些全新的乐队露出锋芒。从Antony and the Johnsons到Dan Mangan,这些音乐人的一大特色就是各具特色,横向比较不再具有相通性。在当下这个年代,大家越来越意识到个性化的重要性,资源的易获取拓展了大家的眼界,科技的发展作为支撑,进一步导致音乐风格的剧烈分散。对于Chamber Pop这种容易导向个人情绪抒发的音乐风格,这种情况就更加明显。反过来,又因为是个人性比较强的音乐,大多以音乐人单飞的形式出现,其他大班人马都是巡演才出现的巡演乐队、嘉宾、好朋友这种。像Tindersticks这样,三个人好到20多年不分手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因为现在都是一个人在创作,而不是像Tindersticks那样集体创作。

这些音乐人另一个特点是风格混杂。纯粹玩Chamber Pop的乐队几乎绝迹——除了Tindersticks这种上世纪遗风。这个时代好像很难找到某种风格是独霸天下的。通常以唱作人、纯器乐这种按照人数或者特定乐器、特定演绎方式的标准才比较容易划分。

还有一个现象是加拿大的Chamber Pop占据本世纪Chamber Pop领域大头。包括Destroyer、Dan Mangan、Patrick Watson、美加混血的Rufus Wainwright、Owen Pallett等等。联想到加拿大这些年涌现出的Arcade Fire、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Broken Social Scene等众多独立乐队都具备古典音乐实力,小提琴和钢琴作为常见乐器,Chamber Pop不算新潮;再联想到冰岛等国家新古典风格的昌盛兴起,这或许也是某种新世纪独立音乐的发展趋势?

Antony and the Johnsons

I am a Bird Now

推荐专辑:《I am a Bird Now》2005

Antony Hegarty是21世纪出道的音乐人中最典型的一位Chamber Pop风格歌手。他的Chamber Pop以钢琴为主要伴奏乐器来烘托他的人声,有大段钢琴自弹自唱。辅助提琴等来配合抒情的环境。Antony Hegarty的人声很有特色,但是否比Tindersticks、Lambchop还要有特色就仁者见仁了,一时惊艳只是开始,能否让听众听上20年不腻味要看功力。Antony Hegarty有标志性的颤音和美声唱法,更加具有特色的是Antony Hegarty的性别困扰。在获得水星奖的个人第二张专辑《I am a Bird Now》中,《For Today I am a Boy》、《You Are My Sister》、《Man Is the Baby》、《My Lady Story》等歌曲无一不展现出在身为男儿内心为女子的情况下,Antony Hegarty的挣扎。这些歌曲的内容加上女装扮相,在2005年曾引起轰动。

辉煌之后虽然频繁与他人合作,但创作自己作品的速度下降,2009年才带来第三张专辑《The Crying Light》,沐浴爱河;2010年《Swanlights》,其后是现场专辑《Cut the World》,没有完结的人生,悬念丛生。13年走下来,听Antony and the Johnsons的专辑就像追剧Antony Hegarty的人生故事一样。曾有人问过Stuart Staples,他写的那些作品是否具有自传性质,Stuart Staples一口否定。自传性质浓重的,那该是Antony Hegarty无疑呢。

Patrick Wolf

Wind in the Wires

推荐专辑:《Wind in the Wires》 2005

Patrick Wolf这位英伦的音乐小天才,擅长小提琴、乌克丽丽、钢琴、手风琴等多种乐器,“吹拉弹唱”只差“吹”,反摇滚乐常规搭配,以古典乐世界的乐器演绎流行小品。早在20岁时就发行了第一张个人创作作品《Lycanthropy》,并因深情的钢琴演奏和Patrick Wolf玩世不恭的个人魅力引起关注。穿着妖艳服装,在MV和演出现场裸上身,不停变化发型,化浓妆,不停诉说情感方面的痛苦,将早年漂泊的经历写入歌中。Patrick Wolf显示出比一般同龄人更高超的技术功底,从这点上他看上去很成熟;但他创作的音乐又掩饰不了年轻人的童心和意气风发。从《The Magic Position》开始,伤心失意少了,更加明显地滑向欢快的流行。不过年纪增长仿佛是个困扰,2011年的《Lupercalia》是令老听众失望的一张专辑。以富有童心的姿态出道的Patrick Wolf在跨入30岁之后或许需要更成熟、更多的努力来改变自己在听众脑海中过于深刻的20岁形象。

2012年是Patrick Wolf出道十周年,他发行了分为“Sundark”和“Riverlight”两部分的精选专辑《Sundark & Riverlight》,回顾了这段纵情的人生。

Patrick Watson

Wooden Arms

推荐专辑:《Wooden Arms》 2009

加拿大民谣歌手Patrick Watson最擅长的是钢琴。他和Andrew Bird一样,为民谣披上古典的外衣,比如《Wooden Arms》,区别是主要乐器不同,Patrick Watson这边钢琴独奏占据重要地位。两人还都有着忧伤曼妙的人声,Patrick Watson的高音更接近一点Antony and the Johnsons。你可以在Patrick Watson的音乐里找到曾经最熟悉的舒缓派英式摇滚,比如Coldplay头两张专辑中唱的慢歌。Patrick Watson也真的去英国为英伦乐队担当作曲和制作。

Patrick Watson还尝试过融合民族音乐、世界音乐,Chamber Pop是他的主战场,但他也可以做实验性的东西或者电影原声。这不得不让人感慨,做一首动听的流行歌曲背后到底需要多少功力?

Owen Pallett

He Poos Clouds

推荐专辑:《He Poos Clouds》 2006

来自加拿大的小提琴手Owen Pallett曾与Les Mouches、Arcade Fire等众多乐队合作,担当小提琴手或者一同巡演。乐队名单列出来已上两位数。本刊也曾介绍过Owen Pallett看上去有着古典乐背景,其实有着宅男的心。他将创造力和讲故事能力发挥在创造有意思的作品,比如关于电子游戏的流行音乐上。在个人作品中,他的人声和演奏混搭出非常独特的愉悦的收听效果。今年他的第四张个人专辑《In Conflict》即将发行,值得期待。

Dan Mangan

Oh Fortune

推荐专辑:《Oh Fortune》 2011

温哥华的Dan Mangan迄今最有三张专辑,目前最后一张是2011年的《Oh Fortune》,加拿大本土音乐奖:朱诺音乐奖和北极星音乐奖的常客。创作实力稳定。

Lana Del Rey

Born to Die

推荐专辑《Born to Die》 2012

走复古路线的流行女声,造型复古、人声也复古,广告商让她穿越到大卫•林奇的《蓝丝绒》中真是恰如其分。乃是当下最红的女声之一,或许是Chamber Pop未来的希望。然而Lana Del Rey让人大呼新鲜感是否也是Chamber Pop女声前些年匮乏的结果呢?

Tindersticks的第二阶段:2008年至今

《The Hungry Saw》 2008

Tindersticks进行了人员调整,重新集合整装待发。总体上而言,这张专辑是他们口碑最差的一张,媒体口碑一般,在听众中大家感觉也不如早年惊艳。这张专辑并未做出更多突破,泛于流行,质量确实还不如2003年的上张作品。其更重大的意义或许是,Tindersticks的成员们终于找到了机会重新开始,卯足了劲呢。

《Falling Down a Mountain》 2010

这张专辑加入更多爵士元素,可以感受到乐队成员心态非常放松,毕竟是早过了为媒体评分提心吊胆的年纪,很放得开。Tindersticks显得更为成熟,在编曲方面有了新的思路,并且成功地将其延续到后来的专辑中。

《The Something Rain》 2012

如今的Tindersticks除了铁三角Stuart Staples、David Boulter和Neil Fraser,另外加入了Ear Harvin、Dan McKinna,一共五人。在《Falling Down a Mountain》做出全新尝试之后,Tindersticks的钱进脚步没有停下,《The Something Rain》是他们历年来最冷艳、最氛围的一张,也是突破非常大的一张,叫新老歌迷都非常惊喜,是我2012年度的最佳年度专辑之一(年鉴19张速评)。

Tindersticks保留了过去缓拍作品独特的Tindersticks气质,更加纯粹地回归到自己的音乐世界中,放弃了其它喧杂的、当红的音乐形式,但他们又依靠于如今的录音技术和编曲方式,带入新鲜体验,使得这张专辑并不会显得老旧,在2012年的所有专辑中都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如小火慢熬的高汤。在做过多年电影原声之后,这张也最接近原声碟的气质,非常耐听。开场《Chocolate》就是一个改变的信号,《Show Me Everything》、《Frozen》、《Goodbye Joe》等都是可以反复聆听、越听越有味道的高水准之作,重新让Tindersticks成为年度最佳的Chamber Pop乐队。

Tindersticks成员说他们热爱各种风格的音乐,从Alt-J到David Bowie,当红的新专辑都会去听,对新鲜音乐保持持续性的兴趣。也对从小喜欢的David Bowie如今还能做出这样高水准的专辑表示赞许。他们自己也已经成为David Bowie那样的常青树了呢。

《Across Six Leap Years》 2013

Stuart Staples和他的朋友们以一种非常务实的态度来认认真真地做自己的音乐,不知不觉已经陪伴听者度过了21年。今年恰好是Tindersticks首张专《Tindersticks》发行20周年,Tindersticks于10月发行了纪念专辑《Across Six Leap Years》,重新灌录了10首老歌,以作留念。

Friday Night – 《Lucky Dog Recordings 03-04》 Stuart A. Staples 2005
Marseilles Sunshine – 《LDR》 2005
She’s Gone – 《Tindersticks II》 1995
Dying Slowly – 《Can Our Love…》 2001
If You’re Looking for a Way Out – 《Simple Pleasure》 1999
Say Goodbye to the City – 《Waiting for the Moon》 2003
Sleepy Song – 《II》 1995
A Night In – 《II》 1995
I Know That Loving – 《SP》 1999
What Are You Fighting For? – 单曲《What Are You Fighting For?》,《The Hungry Saw》的B面 2008

不算2012年的新专辑,选歌尽可能囊括了各个时期,并主要偏重1995年《II》和1999年《Simple Pleasure》,这也是他们最高峰的时刻。如果比照这些作品的原始版本和新版本,你可以发现这张专辑在编曲等各方面都对老歌进行了全面翻新,是在用《The Something Rain》中延续下来的观念在重新审视老作品。比如散发着早年Dream-pop和Trip-pop时期基调的《Sleepy Song》变得更加成熟,《I Know That Loving》中更换了乐器。人声普遍做了突出,《Say Goodbye to the City》新版本好听太多。曾经是经济拮据,用简陋的器材做做,现在可以对自己付出的青春做一个交代。

《Claire Denis Film Scores 1996-2009》 2011

特别要提的是这套5CD的Tindersticks为Claire Denis做的电影配乐合辑。集结了与Claire Denis合作中的全部精华。David Boulter说他热爱John Barry、Bernard Herrmann、Ennio Morricone、Stanley Myers等众多电影配乐大师,在这方面确实也是老手一名。早年一些原声专辑如今已经不容易购买到,还有一些没有单独发行原声碟的配乐片段,这些都一并归入这套合辑中。当然,以前买过他们原声专辑的铁杆歌迷会觉得重复内容较多,比较水。

2013年Claire Denis最新影片《Les Salauds》的配乐也是Tindersticks来做,并也有发行原声专辑。

尾声

Chamber Pop当下发展势头不错,今年比较当红的有Goldfrapp的《Tales of Us》、Camera Obscura的《Desire Lines》还有Tindersticks的精选专辑,口碑也算还可以。Chamber Pop虽然依然不是一个当红流派,但细水长流,有不少新乐队涌现,90年代和2000年代的知名乐队也都在活跃着,期待有像过去一样出色的新专辑诞生。

* 刊于《通俗歌曲》2013年11月号,难得梳理历史,如有问题请指出。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2 comments

  • […] 6 Across Six Leap Years by Tindersticks * 这张是为了纪念首张专辑发行20年而出的精选辑。Tindersticks特意重新演绎了经典老歌,非常怀旧。具体可以参见纪念文章: Tindersticks和Chamber Pop一起走过的二十一年。 […]

  • […] 6 Across Six Leap Years by Tindersticks * 这张是为了纪念首张专辑发行20年而出的精选辑。Tindersticks特意重新演绎了经典老歌,非常怀旧。具体可以参见纪念文章: Tindersticks和Chamber Pop一起走过的二十一年。 […]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