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集众人之火,燃音乐之心

如今众筹已经成为群众喜闻乐见的筹款方式。从电影人到音乐人,从作家到科技达人,有着各色各样点子又想付诸实践的创意人士不用苦苦等待一个有实力的金主出现,便可以直接和用户沟通,从用户那里获得预支款项用于实现想法。网络让这种民间集资的方式成为可能。经过几年的发展,像Kickstarter、Indiegogo等知名众筹平台颇为有收获,从Kickstarter走出来的电影进入电影院,走上奥斯卡等主流奖项领奖台,圣丹斯独立电影节每年有超过10%的影片其资金从Kickstarter募集而得。Ghost博客写作平台等风云网络产品也是从Kickstarter上筹集开发资金。对音乐人来说,Bandcamp、Soundcloud是贩卖专辑、推广音乐的好平台,众筹平台却是募集更多资金、完成进一步产品化的地方。发布试听、贩卖MP3上Bandcamp,如若想要进一步发展,筹集资金拍摄纪录片、展开巡演等等,众筹平台不失为一种选择。众筹平台也全力帮助新生代独立音乐人,Indiegogo已与厂牌合作,协同挖掘新人。

对音乐人来说,众筹网站的优势有:

1 在作品诞生之前就开始进行自我宣传,整个制作过程都可以通过众筹网站直播,提升人气,让粉丝有归属感;

2 在制作作品之前便与用户直接交流,获知市场预期;

3 跳过寻找投资人的步骤,快速募集资金。

不过想要在众筹网站上众筹成功,其难度也是显而易见的:

1 对于毫无名气的音乐人来说,没有成功的前作,直接售卖未完成的作品比在Bandcamp上售卖已完成的专辑来得更加困难重重。

2 要求音乐人宣传文案、宣传图、宣传视频制作精良,筹款目标和捐赠回报需要设置合理。做出足够完成项目又不至于亏损的预算,并给捐助者提供一个不超过心理最高价位、同时又觉得有足够吸引力的回报。考验音乐人在财务处理、项目管理、以及广告宣传等各方面的综合能力。对没有经纪公司等经验老道的幕后支持者的独立音乐人来说,这种全新的体验也是一件颇为麻烦的事情。

3 开启众筹项目之后,万一众筹失败,是否应放弃项目?或者众筹虽然成功,实现中发生了波折又该如何处理?一系列后续问题也在等待着音乐人。

4 本期将盘点最近几年几个比较典型的众筹案例,看看众音乐人是如何玩转众筹网站的。

音乐相关

毫无疑问,筹款做与音乐相关的事是音乐人在众筹网站上最常干的事,其中发行专辑又是最多见的。众筹平台上充斥着大量毫无名气的独立音乐人,叫人眼花缭乱。一般稍许有些名气、却又显然很缺钱的独立音乐人比较容易获得成功,一看就不差钱的知名音乐人不容易在众筹平台上获得广泛信任,他们也并不需要这么干。而对毫无名气的业余音乐爱好者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是成为大量项目失败者中的一员。如何让不认识你的人对你的项目感兴趣,并且设定合理的回报是一门非常有学问的功课。

//// 专辑 ////

Caustic Window

Aphex Twin:《Caustic Window》重见天日

2014年5月筹款成功,6月在eBay上拍出黑胶并发出限量数字拷贝,9月Aphex Twin发行新专辑《Syro》,筹款页

Aphex Twin在接受《滚石》采访时表示是We Are The Music Makers(以下简称WATMM)这次众筹活动推动了他发行新专辑。他对WATMM的行为感到惊讶。他向来不喜欢粉丝,他认为让音乐人不得不去取悦一部分人、参与进某一种游戏,这是很伤脑筋、很不自然的事。但WATMM这次获得巨大成功的筹款让他发现粉丝也能办好事。

WATMM这次的天才活动或许应该算作今年最为轰动的众筹活动之一,故事要从1994年说起。当时Aphex Twin以Caustic Window的名义于自己厂牌Rephlex Records下发表了一张专辑,但这张专辑并未真正大规模发行过,直到1999年Mike Paradinas(µ-Ziq)接受粉丝网站采访时描述了一下听后感,这张专辑才被世人所知晓。据说可能只有四五个人拥有这张黑胶,没有人愿意共享拷贝。所以地球上没有几个人听过这张专辑。一直到2014年,有个神秘人在Discogs上以13500美金的高价出售此黑胶。WATMM想要让更多人听到这张望眼欲穿20年的神秘专辑,在征得Aphex Twin本人同意后,他们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以16美金的价格销售直接从这张黑胶上复刻的高品质数字版本。他们在Kickstarter上获得4124人支持,筹集到67424美金,成功地让广大粉丝听到了专辑。筹集的款项又远远超出9300美金的预定目标,这笔前款用以购买神秘卖家的黑胶绰绰有余。但最后黑胶拥有者只能是一位,所以他们又在eBay上转卖了一遍,并卖出46300美金的天价。黑胶被知名游戏Minecraft的作者Markus “Notch” Persson买走。Aphex Twin笑称他从没见过此人,但他的孩子们想要见他,他们觉得Notch是上帝。

最终WATMM广泛传播了这张20年前的老专辑《Caustic Window》,勇夺圣杯,并将余款用于做慈善。这种通过网络和科技传播音乐并做慈善的方式可谓机智过人。而至今没有智能手机远离网络生活的Aphex Twin通过这件事发现自己原来很受欢迎,竟然有这么多人依然对他的音乐感兴趣。他在早前采访中表示自己正在着手整理十年前的作品、各种各样的实验作品、噪音作品等等有好一阵了,他准备快点整出个头绪来。紧接着他就在9月份发行了13年来的首张专辑《Syro》。一时间群众的视线又被聆听会、口味独特的奇妙封面、网络上流传的真真假假《Syro》所吸引,整整一年Aphex Twin就未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过,专辑一出他又再次被各大媒体捧为天人。

结局对所有人来说都相当令人满意。Aphex Twin说像《Caustic Window》这样的作品他家里还有成千上万,真该全部拿出来发行,粉丝们能买得高兴就好。

Zaris

Mooncake:专辑《Zaris》

2013年5月筹款失败,10月专辑发行,筹款页

俄罗斯后摇乐队Mooncake此前发行过《拉格朗日点》(Lagrange Points,2008)这种在我国影响不小的后摇专辑,并且来过中国巡演,反响热烈。不过后摇在俄罗斯依然是一个非常小众的音乐类型,签约在独立厂牌下的Mooncake也想到了在Indiegogo上发起众筹活动,为他们已经创作好的专辑募集制作资金。和大量独立乐队一样,他们为粉丝提供了亲密接触的机会,你可以任选乐队成员教授2小时音乐课,可以和乐队成员在莫斯科他们最喜欢的中餐馆一同就餐,你可以要求乐队为你专门写一首歌,还可以要求乐队为你举行私人演出。5000美金的私人演出服务甚至已经包含了全队及技术人员的酒店住宿、伙食和交通费用。遗憾的是,最终仅完成了27%目标。不过乐队还是通过其他方式筹集资金,如期发行了新专辑。

对大部分已经有点经验的独立乐队来说,众筹更像是一个宣传推广和接触粉丝的机会,没有募集到资金他们也能照样发行专辑。有时候乐队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那些关注他们Facebook、Twitter的粉丝中有多少人会愿意花钱购买他们的作品,众筹就像试金石。如果反响很好,那将锦上添花,并且适度减小制作专辑带来的资金压力。制作专辑毕竟是一个先投入后收益的行为,对许多乐队来说,是需要谨慎考虑的,不能盲目投入资金。

Theatre Is Evil

Amanda Palmer:专辑《Theatre Is Evil》及配套绘本

2012年6月筹款成功,9月发行专辑,筹款页

这是当年Kickstarter最成功的众筹案例,此后也一直是一个不得不提的传奇。当年Kickstarter音乐类众筹成功率只有一半左右,在各类目中只是还可以,并不突出。而Amanda Palmer的众筹取得了巨大成功,有24883人参加,筹集到119万2793美金,远远超过10万美金的预期。这张专辑还冲入了Billboard前十,堪称是不得不提的音乐众筹标志性事件。

能获得如此成功,首先Amanda Palmer本人是有一定人气和号召力的。她是The Dresden Dolls的成员,参与过多支乐队,称不上大红大紫。这张以Amanda Palmer and the Grand Theft Orchestra名义发行的专辑虽然只是她个人单飞后的第二张专辑,却也距离首张个人专辑《Who Killed Amanda Palmer》有4年之久。那张专辑获得Billboard第77名的成绩,只能说是一般般。这一回她给自己列的制作团队和合作音乐人名单堪称豪华,决心好好干一场,并且高标准严要求,为专辑配备了精美的绘本书,她还准备来点演出。整套事情被搞得很复杂,号称提供全方位的视听体验。可是从主流厂牌跳出来之后,她并没有足够多的钱去完成这个目标,于是想到了众筹。

她给歌迷的回报和她的制作标准一样,也是呕心沥血,1万美金他们就能提供登门服务。在Amanda Palmer的努力下,她的粉丝们无不相信她可以做一张出色的专辑出来,并且相当乐意慷慨解囊购买这张充满诚意的超值专辑。

//// 演出 ////

演出比制作专辑更费钱,搞不好就是砸锅卖铁。对较为缺钱的音乐人来说,筹款办巡演有助于规避巨大的演出风险,手中先拿好钱,就不用那么担心门票售卖情况了。对知名音乐人来说,全新的自下而上推动演出的事也已经成真,这又将是一种崭新的演出策动形式。

Marys Voice

Julian Koster of Neutral Milk Hotel:为了The Music Tapes巡演卖琴筹钱

2012年9月筹款成功,2013年5月展开巡演,筹款页

作为Neutral Milk Hotel成员之一,较为罕见的锯琴演奏家,Julian Koster应该说已经是一名非常知名的音乐人了。在Neutral Milk Hotel暂时休歇的日子里,他另有自己的乐队The Music Tapes。2012年9月,The Music Tapes发行了新专辑《Mary’s Voice》,为了配合新专辑发行,他设想出一种在马戏团大棚中进行的傲娇美国巡演。但由于当时Neutral Milk Hotel停歇时间过长,长时间签约在独立厂牌下的Julian Koster并不富裕,他想到了利用Neutral Milk Hotel的知名度发起众筹。回报礼物除了常规的赠送专辑外,还包括赠送Neutral Milk Hotel主唱Jeff Mangum和The Music Tapes的绘画作品,与The Music Tapes共进晚餐,甚至于赠送有Julian Koster手绘图案的锯琴,还有录制Neutral Milk Hotel最为知名的专辑《The Aeroplane Over The Sea》时使用的班卓琴。这把班卓琴上绘有象六图案,跟随Julian Koster参加过Neutral Milk Hotel、The Music Tapes、The Olivia Tremor Control等众多象六派系乐队的演出,实乃Julian Koster的看家宝。如此珍贵的乐器却也因为手头窘迫而沦落到以3000美金起价拍卖,真是到了砸锅卖铁的地步。众多美国媒体纷纷转播消息并表示震惊。也可见在过去的音乐市场中,如果不能保持一定量的新专辑和新巡演刺激消费,对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愿做一些东西的音乐人来说,发家致富是颇有些难度的。

最终班卓琴被乐迷买走,巡演成功进行,Neutral Milk Hotel此后完美复出,在世界范围内展开让他们的歌迷等白头的巡演。应该说,The Music Tapes的5000美金众筹目标定得非常低调,事实证明仅这一把琴的价格就完成了一大半,195人参与众筹,交出17793美金的总筹款,人均接近100美金的购买力证明了Neutral Milk Hotel铁杆粉丝愿意消费却苦于无处消费的心情。对铁杆粉丝来说,购买专辑是一次性行为,最多才能买几遍?而巡演才是可以反复消费的。

Foo Fighters:粉丝自筹演唱会

把Foo Fighters带回维吉尼亚Richmond,2014年3月发起,6月Foo Fighters接受邀请,筹款页
2015年Foo Fighters巡演英国站,预计2014年11月筹款结束,筹款页

Foo Fighters因为其挡也挡不住的爆棚人气,开了由粉丝推动演出进行的先河。由Foo Fighters铁杆粉丝发起的将Foo Fighters带回Dave Grohl老家Richmond演出的众筹虽然距离7万美金的目标还差了一点点,但Dave Grohl跳出来亲口答应演出意味着这种由粉丝发起、策划、募资的演出形式获得了音乐人的认可,其可行性得到验证。举办一次演出最头大的就是票不好卖,或者计算好各种收入再去掉各种开销后,发现劳心劳力没有挣到多少。如今已经有超过500名观众提前预支了演唱会筹办费用和门票,对音乐人来说,参加这种演出的风险已经被降为最低。

有趣的是,上半年美国歌迷的成功策划让对面英国歌迷心情激荡。你们以15年没去演出为由集资办演出能成功,那我们这边门票又一次瞬间抢光了有演出也看不上就能爽心?纷纷要求Foo Fighters加场。

该活动截止到写稿时还在进行中,不过目前收益并不是太好,或许因为许多甲级粉丝已经打破头买到了演出门票。

Shapeshifting

Young Galaxy:瑞典演出

2012年5月失败,筹款页

加拿大独立乐队Young Galaxy通过众筹网站Rocket Hub为专辑《Shapeshifting》集资。此后又在该网站募集瑞典演出资金。这张专辑的制作人Dan Lissvik来自瑞典,他在瑞典和蒙特利尔两个地方参与了专辑制作。为了某种程度的答谢,Young Glaxy想要去瑞典巡演,可惜最后筹款失败。Young Galaxy并不是太有名,而这项活动又太有局限,除了瑞典的歌迷,其他地区的歌迷完全没有办法参与到其中,只能是感觉很遗憾(为什么是瑞典!)。好在Young Galaxy不惧怕这些,这只是玩玩而已的一时念头。他们2013年的专辑《Ultramarine》更加出色,入围了加拿大北极星音乐奖。

跨界动向

较为没想到的是,翻看众筹项目你能发现在非音乐类目中同样活跃了不少音乐人。其中大部分是为拍摄纪录片或者电影筹款。拍摄纪录片、用视频记录自己的音乐生涯是许多音乐人的梦想,但也是比制作专辑更为耗钱的事情,且因为是跨界项目,必须要找到懂得电影拍摄、视频制作的人才,涉及音乐人并不熟悉的领域,整件事情显得更为复杂,和制作专辑比起来,制作电影耗时耗力,获得投资的几率更小。有时,对有些名气的乐队来说,通过众筹募集资金都成了唯一的选择。在影片最后附上长长的捐助者名单说不定正成为当下潮流。

//// 电影 ////

God Help the Girl

Stuart Murdoch of Belle & Sebastian:音乐电影《God Help the Girl》

2012年2月筹款成功,2014年8月影片上映,筹款页

成立于90年代的Belle & Sebastian是来自苏格兰格拉斯哥的独立流行乐队,堪称独立乐队中的标杆。即便是这样知名乐队的核心人物,想要拍个电影时依然会遇到资金问题。虽然请到了Wes Anderson老搭档、知名独立电影制片人Barry Mendel(《海海人生》、《青春年少》、《天才一族》),Stuart Murdoch的好品味也是路人皆知,有他在又能确保音乐电影的音乐首先品质保证。但依然没有投资人愿意投资一个毫无电影拍摄经验的人。

于是Stuart Murdoch求助于Belle & Sebastian的粉丝。开出的回报包括摄制组探班,赠送演唱会门票和电影点映入场券,在演唱会上登台担任介绍乐队出场的司仪,收到Stuart Murdoch字条,和Stuart Murdoch玩面对面拼字游戏,由御用设计师Graham Samuels量身定做肖像画,获得影片中女主角Eve的日记和服饰、Stuart Murdoch的导演椅、影片中使用的吉他,有机会在片场说第一句“Action!”,以各种形式在影片中客串,由Stuart Murdoch当导游带你游览格拉斯哥的拍片场地,参与影片剪辑,与Stuart Murdoch共进午餐,接受Barry Mendel的亲自指导,用片中歌曲制作MV,以及赠送各种Belle & Sebastian稀有唱片。拍片的整个过程几乎都有粉丝参与的机会,简直有一种Stuart Murdoch在卖身的感觉。

亲密的接触对Stuart Murdoch来说成本很低,他们不包旅费,粉丝需要为一次见面付出很多金钱,但这是粉丝自己乐意的。而这种回报因为其相当稀有,所以开价很高,且必须限量,反而支持率也更高,几乎都是售空状态。倒是便宜如收取感谢信明信片出售比率较低。Stuart Murdoch非常巧妙地给了脑残粉一次亲密接触的机会,同时让自己顺利筹集到超出预期的预算。影片在今年8到9月之间陆续于英美等地上映,虽然谈不上获得媒体一致好评,但确实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出色的处女作,而且对Belle & Sebastian的歌迷来说,影片从募集资金到拍摄、从影片中的歌曲到设置的一系列细节,合在一起绝对是一场只有我们才懂的狂欢。

The Past Is a Grotesque Animal

of Montreal:纪录片《The Past Is a Grotesque Animal》

2012年12月筹款成功,2014年8月DVD发行,筹款页

of Montreal这部原名《Song Dynasties》、后更名为《The Past Is a Grotesque Animal》的纪录片果然如筹款时所说,拍摄的不仅仅是一两次的演出经历,而是Kevin Barnes十几年的心路历程。其中曝光大量珍贵早期视频片段,并前前后后比较完整地跟拍了of Montreal最近几年最为经典的几场演出,包括Kevin Barnes暴露下体,裸身骑真白马场景和棺材泡沫场景,特别是纽约那场堪称巅峰的演出,从筹备到举办,有着很完整的呈现。可见确实是在开启众筹项目之前已经开始了准备。

作为一个并没多大影响力的乐队,of Montreal很难像当红乐队那样请到知名电影导演执导纪录片,电影的制作费用也是比较惊人的,是个不小的负担。通过粉丝的慷慨解囊,穷得一天到晚专辑要打折贱卖的Polyvinyl成功运作出of Montreal迄今为止最为重要和完整的纪录片,以中规中矩的手法,充实的内容,描绘出of Montreal这个迷一样的乐队在欢腾的舞台背后更为真实的一面。

of Montreal赠送的回报除了DVD等常规实体物品外,还包括MV中的服饰、独木船、Kevin Barnes穿过的夹克衫等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完全符合他们不按常规出招的风格。这些东西因其独一无二性,确也有人购买。粉丝都知道,这个乐队的演出服和道具都是队员一针一线亲手制作并测试其安全性的。此外花2500美金便可以在纪录片中出镜。不出意外的是,这个难得的机会有人买单。

参与捐助还能获得早期作品合辑《Young Froth/Taypiss》,比《Early Four Track Recordings》更早期的作品,仅在众筹活动中发售(当然后来我们还是听到了MP3)。

Kathryn Calder of The New Pornographers:渐冻人症纪录片《A Matter of Time》

2013年7月筹款成功,预计2014年12月发行,筹款页

这或许是众多音乐人筹款活动中最综合的筹款,涉及专辑制作、影片拍摄和现场演出三大类。Kathryn Calder的母亲患了渐冻人病,就是今年冰桶挑战倡导要群众引起关注的那种绝症,医生说,至多可活2–3年。这是一个多少有些戏剧化的故事,因为在此之前Kathryn Calder的母亲刚刚找到Kathryn Calder的生母,也就是说,Kathryn Calder刚刚找到自己的舅舅:The New Pornographers的主唱Carl Newman。

整个剧情逆转得宛若狗血电视剧的剧情。Kathryn Calder是个坚强的姑娘,她决定在母亲有限的时间里,抓紧时间制作出个人首张专辑,表达自己的爱意。她还和前乐队Immaculate Machine、以及The New Pornographers成员一起举行了慈善募捐演出。他们希望将这一切拍摄成影片,拍摄出渐冻人症不为人知的一面,让更多人了解这种病,并且希望记录下音乐人们这一段时间的努力。虽然想好了故事,但甚至没有明确导演,这群人是玩音乐的,并不是搞电影的,显然不会有很多人愿意为之投资。为此他们想到了通过知名的慈善组织Yellow Bird Project发起众筹项目,为拍摄影片筹集款项。Yellow Bird Project最初是一个通过贩卖限量版音乐人亲自设计图样的T恤从而募集慈善捐款的在线电子商城。目前他们已经发起过众多众筹项目,使用更为多样化的方式来搞慈善。

这项综合性的活动回报主要是Kathryn Calder这张专辑,影片《A Matter of Time》影碟,以及The New Pornographers的演唱会门票。整个活动基本是在The New Pornographers规划之中,The New Pornographers正好2014年发行了新专辑,并会有相关巡演,所以在2013年参加该众筹活动后,出资人获得的演唱会门票确实能在今年就兑现。

无疑,在这项活动中,The New Pornographers的帮助是非常重要的,Kathryn Calder本身不具备足够的知名度,对毫无拍片经验的她来说,能否成功也是令人担忧的。The New Pornographers是品质保证,事实证明演唱会门票之类与The New Pornographers相关的产品获得追捧。花300美金买两张演唱会门票并有The New Pornographers签名黑胶、T恤、相关专辑、DVD、海报等全套产品两手都捧不下了,还能与Kathryn Calder会面,只能说太划算,这种项目必须成功,也果然是筹到了超出预期的款项。

Moondog:纪录片《The Viking of 6th Avenue》

2014年6月筹款成功,预计2015年12月上映,筹款页

说已故的Moondog是最有威望、最传奇的音乐人绝不为过。这位1919年出生的老人流浪街头,是真正的游吟诗人。这部号称已经准备了两年的纪录片在众筹页面上一开始就说Philip Glass和他居住过、Allen Ginsberg在冰箱上贴着他,Janis Joplin翻唱过他的歌曲,Andy Warhol母亲为他设计专辑封面。这部纪录片同时号称采访了一系列受到Moondog影响的音乐人包括Jarvis Cocker、Damon Albarn、Philip Glass等等,甚至号称采访了他的朋友亲人,走访了美国、英国、德国,发现了未公开过的东西,准备通过纪录片将全新的音乐带到世人面前。在激动人心的众筹页面上甚至放出Jarvis Cocker接受采访时的照片。而他们的筹款原因也是超级特别,不是为了钱,而是他们需要向全球征集更多关于Moondog不为人知的故事。因为Moondog四处流浪,所以他们也很难保证掌握了全部信息,只是从公开欣赏他的音乐人和联系得到的朋友入手比较目标明确、比较容易而已,或许有更多故事隐藏在民间。他们需要歌迷朋友参与到影片的完成过程中来。回报毫无疑问是关于影片的周边,以及Moondog的专辑(甚至有珍贵的签名版)。因为Moondog已经离开了我们,所以没法与之互动,仅可以与整个摄制组一起午餐,也算是尽可能地亲民。

如此特殊的众筹项目必然是会成功的。对大部分年轻歌迷来说,Moondog是所爱音乐人心中喜欢的人,是个早年的传说,真实的故事如迷雾一般。这部影片将会是绝佳的补课教材。

//// 科技 ////

跨界也有技术含量高的高科技活儿。

Neil Young:PonoMusic音乐播放器

2014年4月筹款成功,10月发售,筹款页

加拿大长青树Neil Young于2011年创办PonoMusic,兜售起了音乐播放器PonoPlayer。这东西看上去唯一的卖点就是音质卓越,其官方的压缩比率对比图看上去让人觉得听CD和下载简直是白听了,在线听歌更是等同自杀。其一系列的宣传也以音质惊人作为卖点——除此之外你完全无法想像2014年新出一台音乐播放器的意义在哪里,苹果都停掉了iPod的生产。Pono将基于自身的在线音乐售卖平台售卖音乐,能否快速积累大量音乐资源也是个疑虑。不过作为歌坛举足轻重的人物,首先我们看到的是Pono的众筹页面上有多种明星签名特别版音乐播放器可供选择:Patti Smith、Willie Nelson、Dave Matthews Band、Tom Petty、Buffalo Springfield、The Eagles、Kings of Leon、James Taylor、My Morning Jacket、Elton John、Lyle Lovett、Emmylou Harris、Grateful Dead、Red Hot Chili Peppers、Arcade Fire、Beck、Foo Fighters、Norah Jones……从经典老摇滚到流行歌手,从民谣到爵士,人员众多,一时难以罗列完,简直是音乐人的人气大比拼。最终Metallica、Pearl Jam全部售完,而Neil Young、Neil Young with Crazy Horse、Crosby, Stills, Nash & Neil Young等几个Neil Young“变体”也全部售完。更有出资5000美金与Neil Young共进午餐的机会,亦有许多Neil Young粉丝倾囊相助。最终筹集到的款项远远超出80万美金的预定目标,达到了惊人的622万5354美金,几乎是预期的8倍。无论这个项目多冒风险,一个定价399美金的音乐播放器看起来找准了自己的市场。早年Zune Player为了和苹果叫板,推出Joy Division特别限量版,也曾惹得铁杆粉丝入手。一张签名版的纸片都有人乐意掏钱,何况是刻着签名的音乐播放器?音乐播放器多少还能用用呢。

Biophilia

Björk::《Biophilia》多媒体应用安卓版和Windows8版

2013年2月取消,11月安卓版上线,筹款页

不是所有人众筹都能成功,知名冰岛女歌手Björk便遭遇失败。在2013年为一张2011年的老专辑《Biophilia》筹款制作安卓和Windows8手机应用这个点子一点也不新鲜,何况当时iOS版早就上线,Björk成为最先涉足APP制作的音乐人之一,并且大获成功。Björk的回报和上述“献身”歌迷的音乐人比起来又太过放不开,主要就是赠送专辑各种版本(铁杆粉丝多半已经购买过这张两年前的专辑,说不定版本都刷过),以及APP(iOS用户情何以堪,他们说不定已经购买过iOS版,而且他们并不需要安卓版)。更何况谁会相信Björk筹不到钱为一个已经热卖的iOS应用后续开发安卓版?结果,虽然在众筹平台上毫无销量,Björk依然筹到了钱搞开发,安卓版于2013年11月成功上线。

//// 书籍 ////

Pixies:精装书《A Visual History》

2013年6月筹款成功,原计划8月发行,后拖延至2014年9月《Pixies: A Visual History, Volume 1》方才全部配送完毕,筹款页

知名乐队的粉丝力量不可小觑。Pixies粉丝网站PixiesMusic.com发起人之一Sean T. Rayburn就在一堆Pixies粉丝的帮助下,整理了历年来收集的大量Pixies资料,做出一本精装版的图文书,所谓Pixies的“视觉历史”。在他们眼里Pixies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乐队之一。整个活动就像是Pixies粉丝自己过家家,又着实是一次相当高级和专业的活动。恰好配合Pixies新专辑宣传和巡演期间,真心是,无论媒体如何仇视Pixies的新专辑,自有无数人在买单。Black Francis还特别支持这项活动,贴心地为每一本通过众筹网站发售出去的该书签名。要知道有2297人参加,简直是签名签到手断。

//// 杂七杂八 ////

Polyvinyl求歌迷帮忙清库存

2009年7月筹款成功,筹款页

Polyvinyl作为拥有Deerhoof、American Football、Xiu Xiu等知名音乐人的独立厂牌,依然处于需要员工自己手动打包快递、因为仓储费用过于昂贵而不得不时不时打折贱卖专辑的境界。早在2009年就以为了缩小仓储面积不得不销毁10000张专辑为由,发起赠碟众筹。20美金8张CD加1张DVD,50美金26张CD加2张DVD,一张碟平均2美金都不到,几乎是白白赠送。这样的众筹项目自然以超过15倍的良好收益成功完结。

Polyvinyl今年网站上的周年庆大促销几乎依然延续着为了节约仓储费宁可打折贱卖的思路,老碟的价格低得惊人。

综上所述,从这些成功或不太成功的众筹项目中可以看到,如何做到令人相信你能完成(音乐人的名气、良好的前期口碑、一些能证明你能成功的DEMO)、如何做到显得有诚意(诱人的图文介绍、及时的进度更新、特别是物超所值的回报)是众筹成功的关键。随着这种形式的深入人心,众筹的目标也从募集资金解决手头困难发展到利用这个平台做一些脱离这个平台就无法完成的有趣项目。独立音乐人在通过这个平台解决融资难的问题,而大波粉丝也在动脑筋充分利用这个平台。或许未来会有更多有特色的作品从众筹平台诞生。

刊于《通俗歌曲》9月号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