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Label We Trust: 伦敦新古典氛围厂牌Erased Tapes Records(节选)

I

和fanmu一起为无解网(wooozy.cn)写了篇厂牌专题:In Label We Trust: 伦敦新古典氛围厂牌Erased Tapes Records。Erased Tapes是个人很喜欢的厂牌,无解网发了这篇文章后,被厂牌官方推特点了赞,很开心呢。

我挑选了最喜欢的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和Nils Frahm来写(但是喜欢的不止他们,很难挑啊)。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这篇缩写自此前关于2014年上半年新古典专辑推介的文章:无言诗,或许你已经读过了。Nils Frahm这篇简短的介绍是新写的。完整版本图文和试听,请戳上方的无解网文链接。

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

The Quietus曾用“欲望之翼”来作为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访谈标题。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得名于雕塑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amothrace,胜利之翼展现的是永恒喜悦之美。这支乐队的音乐一如乐队名一般优美,追求着超越时间的永恒。

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两名成员是早已成名的Dustin O’Halloran和Adam Wiltzie。Dustin O’Halloran是美国钢琴家和作曲家,后古典代表性人物之一,参与过十多部电影原声,并发行过多张个人钢琴演奏专辑。

他在意大利偶遇了Adam Wiltzie。Adam Wiltzie是美国标志性氛围乐队Stars of Lid成员,他参与过众多音乐人的专辑制作或者录音,乃芝加哥知名厂牌Kranky旗下重要角色。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的作品目前也是Erased Tapes和Kranky协同发行的。

在首张同名专辑《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中,Adam Wiltzie发挥了主要作用,听感像是Stars of the Lid的某种变身版,氛围成分足量。在Stars of the Lid沉寂的这些年,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是个巨大安慰。

今年他们发行了第二张专辑《Atomos》。这张专辑听上去不那么氛围,风格明显更偏向新古典,Adam Wiltzie的影响有所减弱,作曲家Dustin O’Halloran拿出更多干货,获得纯器乐媒体和非器乐类主流独立媒体的一致好评。这些变化让人看到他们之间的更多可能性。

试听: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 – A Symphonie Pathetique

Nils Frahm

来自柏林的年轻作曲家、钢琴家Nils Frahm不甘于做传统的东西,有着年轻人的玩乐心态,或者说调皮捣蛋。他擅长钢琴演奏,创作没有界限,新古典、氛围、电子音乐等领域都有涉及,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寻找新世界。他发片速度比较快,每年都会有新作,创作内容天马行空,从空泛概念到琐碎日常生活,有主题的无主题的,都会涵盖。

早年在其他厂牌小试牛刀,从《Wintermusik》开始便在Erased Tapes下发行作品至今。他和同厂牌的Peter Broderick、Ólafur Arnalds等人结下深厚友谊,曾为Peter Broderick特别创作过《Juno》。

在频繁尝试各种不同创作的同时,Nils Frahm热衷现场演奏。他和同厂牌的好友多次联袂演出,此外和Rachel Grimes、Balmorhea的Rob Lowe、Library Tapes、F.S. Blumm、Anne Müller等人合作演出或者联合发作品。

2013年的新专辑《Spaces》就是一张汇集了几年来多场演出精华和感悟的录音室专辑。他这几年以Solo形式做了许多演出,每次至少面对三架钢琴,演出中颇有了些心得。他的现场演出特别注意互动,往往会产生和专辑中不一样的效果。他有高超的技艺,作品又不那么严肃,特别容易被年轻人接受,30出头的年纪,大有可为。

试听:Nils Frahm – Says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