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08:Jozef van Wissem、Lawrence English、Biosphere

r

Robot

10-7, Salone del Podestà – Palazzo re Enzo, roBOt08,博洛尼亚
21:15-22:00 Jozef van Wissem
22:00-23:00 Lawrence English
23:00-0:0 Biosphere

莫兰迪、帕索里尼的出生地博洛尼亚处处可以找到古迹,一排长廊从火车站通到城中心,古迹废墟到处都是,博洛尼亚主城区虽然看起来“小”,步行就能走到头,但这个尺度在中世纪应该并不小,作为一个历史文化古城,从火车站到市中心,一路上派头不比罗马小。博洛尼亚的roBOt08电子音乐节演出地点选在博洛尼亚市中心教堂前的古堡、音乐厅和露天广场,透着意大利古城本身的美。始建于12世纪的广场在多媒体镭射灯光映射下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高耸的塔楼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穹顶、水晶大吊灯。取票处是一个大型图书馆的入口,大厅里正在展示今年刚结束的博洛尼亚大屠杀纪念碑(Bologna Shoah Memorial)竞赛夺标作品,以后从火车站出来除了古迹废墟,就还能看到这个由意大利本土建筑事务所SET设计的纪念碑(参看新闻)。配合人来人往和报刊杂志取阅,站在这个大厅给人一种可以立即获悉与城市休戚相关大事件的感觉。

是的,你没看错,这个城市的市中心就是图书馆,而博物馆遍布全城。作为世界上建立最早、迄今为止最古老的西方大学:博洛尼亚大学的所在地,博洛尼亚以藏书巨多、博物馆遍地著称,作为1088年建校的大学,带给博洛尼亚的文化气息和青春活力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像艾柯这样的意大利学者都还在博洛尼亚大学任教。

如果只是到意大利随便走走,博洛尼亚都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这里不是一个如罗马、佛罗伦萨那般热门的旅游城市,你不会被各国小贩包围,也没有那么多商业街,你将在音乐节被意大利人包围,在博物馆里和英语说不溜的中老年工作人员比手势,免费进出的图书馆若干,预约即可在图书馆影像室播心播碟,在帕索里尼广场闲歇,发现超对胃口的黑胶店(在始创于1976年的Disco D’Oro唱片店,Denovali的黑胶单独开辟一列,二手黑胶1欧起。其实也不是很高的要求对不对?),在一个英语失效、甚至谷歌定位都失效的地方重新开始探索之旅。

博洛尼亚

回到roBOt08。音乐节为期3天,阵容很好,有Daphni B2B Floating Points、Apparat、Clark、Biosphere、Powell、Blanck Mass、Lawrence English等等一众好手。因为假期需要卡住国庆假期,遗憾只看了7号这一天的演出,没能参加到后面几天整个中心广场户外演出的壮丽景象中。这天作为开场演出日,没有启用户外广场这个神级场地,而且最晚只演到12点,不像后面的三天都照着电子音乐的标准,零点之后才迎来高潮。

Jozef van Wissem

Jozef van Wissem

他创作了贾木许影片的原声,抱一把琴弦多得数不过来的鲁特琴,独自演绎这张原声专辑,背后放着电影片段。演绎深情,可惜站在最前排都不能听清楚声音。背后受到意大利夜店文化影响的青年在大声喧哗,音乐节是一个社交场所,放松的地方,而这又是一个电子音乐节,他们在期待着可以跳起来的电子音乐。安静的民谣小品作为垫场,自然有些尴尬。

Jozef van Wissem

Lawrence English

Lawrence English

应对喧哗,Lawrence English一声嘶吼,瞬间吸引了全场注意力。骚气侧梳发型,瘦瘦高高,举止优雅的Ben Frost澳大利亚好基友同时散发着舍我其谁的霸气和阴柔婉约的气息。实验性很强的Lawrence English提出了个好建议,他让大家都躺下感受音乐。几百年的大理石地面乃最佳的躺卧面,一般的音乐节恐怕没那么好的条件。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坐在地上而已,躺姿总归不是很文雅吧,虽然你也搞不清这些爱好电子乐的年轻人为何在乎文雅,又不是穿着正装一本正经听古典乐。而且大量学生多半是抱着抖腿社交的目的来到这里,刚过了一个指弹达人,忽然又要席地而坐,抖腿到底搁哪儿了?并不习惯。

愤怒张扬,同时不乏阴柔的Lawrence English,音乐上并没有对节奏和旋律死命追逐,够狠的Drone辛辣刺激,直接从头灌到脚,一波波电流通过大理石传到体内,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按摩(刺激)。不断重复着对听觉的挑战,但又不会让你真的被噪音包围,没有夸张到像Sunn O)))现场做到的那样令人灵魂出窍,双耳升烟。他这只是一个人的舞台,显然轻松碾压哪些毫不严肃、蹦蹦跳跳的抖腿向电子音乐,严肃,专注,如梦如幻,从耳朵到每根汗毛都被激活。很难形容的体验,比他的专辑美妙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实话实说,他的专辑有一定杀伤力,并不能经常拿来循环播放,而现场只嫌时间太短不过瘾。即便是几次巴塞罗那春声音乐节的经历,都仅有那么一两次聆听Drone或者氛围音乐现场的机会,于我是激动不已。

Lawrence English

Biosphere

Biosphere

Biosphere作为当日压轴,受欢迎度和实力也确实般配。作为九十年代的氛围领军人物之一,他的音乐有明显的时代烙印,现场一些电氛作品让人联想到IDM杰出代表Boards of Canada。Biosphere也是尝试过氛围、Drone、IDM、Ambient Techno、Dark Ambient、环境采样等各类和氛围沾边不沾边的音乐形式,集中在更黑暗、更沉静的那块电子世界之中,至今都是Arctic Ambient细分流派的代表人物。老前辈近几年的专辑比如《N-Plants》同样出色。他擅长旋律的重复,在悦耳性上超过Lawrence English,没有Lawrence English那般刺激和激情,听起来更舒服,但黑暗度并不低。搭配风景Video,心里直呼没有白来博洛尼亚。要知道,稍微跟氛围沾点边的演出在上海都是很少见的,低调如Dark Ambient及其旁支的演出几乎是从来没有过。低气压如我来对了地方。

由于前一场大家已经或躺或坐,姿势一片乱,Biosphere演出的时候懒癌发作,全场听众继续摊在地上,所以这也是一次莫名静坐看完的音乐节开场日演出。

博洛尼亚

音乐节的开场秀结束后,意大利年轻人们并不愿散去,聚集在门口聊天,并且显然还想再来一杯。而贩卖啤酒的小哥居然都已经下班,用意大利语向大家解释如何申请退充值手环里的钱。三位台上的音乐人都不是意大利人,而观众基本都是意大利人,工作人员都说意大利语,宣传册也全是意大利语,只有个别几个英语工作人员穿梭人群中进行翻译,居然也不嫌人手不足。我等亚洲面孔简直是个意外。

走出室内,抬头看看烂尾楼教堂,安静祥和。不少人主动在广场上跳起广场舞。节奏清晰的广场舞音乐,忽然穿越回了上海。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1 comment

  • […] Piazzetta Pier Paolo Pasolini存在于博洛尼亚的宣传册上,帕索里尼迷人的脸庞勾起太多对电影的回忆。电影资料馆那阵正在办费里尼影展,外立面绘制了纪念壁画,卢米埃影院和瑞佐·瑞兹图书馆里充满了老电影海报。提前申请就可以参阅这里的电影资料,有小型放映间留待使用。在帕索里尼壁画背后,正是帕索里尼档案馆。这里塞满了关于帕索里尼的书籍和他所有的影片资料。这些书籍包括帕索里尼研究中心出版的纪念册,也包括英语、德语等其他语种的帕索里尼研究文章。为了纪念帕索里尼逝世40周年,博洛尼亚还有一系列诗歌朗诵和讲座。这里和博洛尼亚市中心许多地方一样,历史厚重,欣欣向荣,令人愉悦。(关于博洛尼亚参见:2015博洛尼亚roBOt08音乐节体验)。 […]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Instagram has returned empty data. Please authorize your Instagram account in the plugin settings .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