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比利亚半岛,春之声

带你玩转西班牙春声音乐节、附赠巴塞罗那及周边旅游指南

2001年,在巴塞罗那蒙锥克山(Montjuïc)山脚下专门招揽游客用的西班牙村(Poble Espanyol)里,西班牙著名民谣歌手Sr. Chinarro唱出了春声音乐节(Primavera Sound)第一音。16年间,春声音乐节从只有15支本土独立乐队、观众7000人的小型音乐节,发展为有290支乐队参加、吸引19万观众的全球最大独立音乐节之一。从仅仅联合西班牙村内几个小型演出场所、时长仅为一天的演出,发展成2015年占据Parc del Fòrum整片海滩、设有多达13个大大小小室内外舞台的三天音乐节,还附加为期足有一周的全城Club和Livehouse大联欢。在那一周里,巴塞罗那街头可以看到巨幅春声海报,城市里四处游走着衣着乐队体恤的迷妹迷汉。春声音乐节已经不是小众娱乐,而是巴塞罗那又一张城市名片。

这篇报道是一份或许让你可以收拾行李出发的音乐节指南,如果你是那种提音乐节必谈英国格拉斯顿伯里(Glastonbury)、美国伍德斯托克(Woodstock)的歌迷,那很抱歉,或许回忆、看视频和想象可以填满你错失历史的遗憾。其他想要在当下走一走看一看的人,准备好收下这份安利了吗?

让人屏息凝气的阵容才是王道

巴塞罗那机场的检票小哥可能会乐呵呵地说错飞机起飞时间,房东会稀里糊涂搞错退房日期,餐馆店员结账时会忘记找零。对西班牙人来说,这都不是事儿。不过日常并不是很靠谱的西班牙人在享乐这件事情上从不含糊。春声音乐节能发展起来的一大原因是组织者思路清晰、热情高涨,本身是些爱乐如命的懂行人士。他们非常清楚音乐节安身立命之本是音乐,邀请杰出的独立音乐人、服务好音乐人,让他们来了还想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春声音乐节是2014年欧洲音乐节奖音乐人票选最佳音乐节。紧贴着演出场所的高档酒店让音乐人免除舟车劳顿,五月巴塞罗那宜人的气候和洒满阳光的城市海滩,让参加春声音乐节宛若度假。而且紧挨着巴塞罗那市中心的优越地理位置让人既可以享受山水沙滩自然风光,又可以同时享受大都市的便利:加泰罗尼亚美食、一流的文化场所、丰富的夜生活,甚至是看一场巴塞罗那足球队的比赛(去年The Strokes的主唱Julian Casablancas就曾穿着巴塞罗那队服登台)。舒适度是那些位于荒郊野外甚至沙漠里的音乐节不可比拟的。虽然有些观众就是爱吃土,音乐人巡演那么辛苦,并不见得都爱风尘仆仆。

此外音乐人在春声音乐节除了演出,还可以和观众一起连轴转地往返于大大小小室内外舞台、Club,享受音乐。Interpol的吉他手Daniel Kessler在给春声的15周年贺词里说,春声对观众和演出人员而言都是一次绝佳的体验。Dan Snaith(Caribou、Daphni)的感言如出一辙,他说在春声“当观众和当演出者都很享受”,他认为自己在春声奉献了两场绝佳的演出。2015年,正是Caribou担当三天音乐节Ray-Ban台最后一位压轴,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送给春声音乐节一个完美的结尾。那晚三个屏幕连动,灯光以黑夜为画布,密密麻麻的人群,坡上坡下不见一丝空隙。这种天下大同的狂乱场面太过美好,刻骨铭心。

caribou
图/Caribou压轴2015年春声电子台

Deerhunter和Atlas Sound的核心Bradford Cox是又一位著名的春声粉丝。他在很多场合说过“我最爱的音乐节是春声”。Cox从2008年开始频繁出入春声,他在春声以Deerhunter身份演出过4次、Atlas Sound有3次,2013年,Bradford Cox演得高兴了还跑到当地Livehouse加场继续演(音乐节期间,所有相关演出场所全部可以凭音乐节手环免费进入,这为音乐人“加餐”提供了可能性)。今年他又要以Deerhunter和Bradford Cox的身份在巴塞罗那春声演2场外加波尔图春声1场。他说,在春声的演出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他说春声是让你迷失在音乐中的地方,你可以一个舞台挨着一个舞台地追逐绝妙阵容。

新声音、新力量

春声音乐节受到音乐人追捧,这和音乐节选择音乐人的口味很有关系。强调各种风格的乐队都来一些,这样很少有音乐人觉得自己格格不入的情况发生。音乐人能在这里看到自己的偶像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了,老中青三代云集,共谱佳话。

特别是春声勇于为有才华的年轻音乐人提供更大的舞台,这对他们而言是关键性的事业助推。以下这些如今的大牌独立乐队,都是从春声开始由小舞台转向主台,当年他们在春声感受到了舞台尺寸的突变:
Franz Ferdinand(2004年首次参演)、Arcade Fire(2005)、The xx(2010)、Beach House(2010)、James Blake(2011)

arcade fire
图/2014年春声音乐节Arcade Fire压轴主舞台

对西班牙独立乐迷来说,春声是追逐潮流的好地方,以下大牌把自己的西班牙首次音乐节演出献给了春声:
Wilco(2004)、Franz Ferdinand、Arcade Fire、Portishead(2008)、Bon Iver(2008)、The xx

春声十几个舞台中,有一半是面向年轻音乐人的小舞台,其中又有多个专门面向其中的电子音乐人。西班牙本土独立音乐人、刚露头角的电子音乐人、弗拉明戈歌手、非洲民族音乐歌手等等,形形色色的年轻人都可以在这里被瞩目。The Haxan Cloak和Darkside这样的新锐电子扎堆来了;Julia Holter当年在这里的DJ演出还显得很青涩,后来的舞台魅力尚未锻炼出来;LCD Soundsystem早在2003年正式发行同名专辑之前,就来了春声;Carsick Cars2009年出第二张专辑那会儿就登上了春声舞台;新锐弗拉明戈女歌手Rocío Márquez和Patti Smith先后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演出,观众得到的是多层次的感动。

不差怀旧金曲

春声是北美功成名就音乐人喜欢来的地方:Lou Reed(2006)、Neil Young(2009)、Patti Smith(2007、2015)。千百年来,伊比利亚半岛都是大不列颠群岛居民主要的旅游度假地之一,岛上音乐人也没有错失机会,于是春声音乐节凭借春天就开演的时间优势,连续三年见证此岛盯鞋复出重组浪潮:

2013年:春声是My Bloody Valentine复出后参加的第二个音乐节、欧洲巡演第一个参加的音乐节(2009年MBV也曾参加过春声);
2014年:Slowdive销声匿迹10年后首轮复出巡演的第四场演出,复出后参加的第一场大型音乐节;
2015年:Ride复出;
2016年没有Lush,但是Beach House将第三次站上春声舞台。
Dean Wareham在这里演过Galaxie 500曲目,Suicide演了他们最知名的专辑,Neutral Milk Hotel、Blur、American Football的复出巡演算上了春声。

除了难得看一回的,还有不少回头客,巴塞罗那大概已经是某些音乐人固定的度假点:
Spiritualized演过5次,音乐节创办第二年就早早过来捧场;
Sonic Youth演过4次,Sonic Youth解散后,所有成员都各自组队又来过至少一次;
Mogwai和Yo La Tengo演过4次,Animal Collective今年要演第五次;
Pixies、Belle & Sebastian、Swans演过3次,Blixa Bargeld以Einstürzende Neubauten和Teho Teardo & Blixa Bargeld身份来过3次以上春声,Blixa Bargeld带着女儿,Stuart Murdoch带着儿子;
Jarvis Cocker在这里演过3次,也是2002年刚开始邀请国外乐队的时候就有来,Pulp那次让多少人洒泪的2011年复出巡演全球第一站,Jarvis Cocker选择了春声;
演过2次的更多:Tindersticks、Aphex Twin、Antony and the Johnsons、Slint、PJ Harvey、The National、Sleater-Kinney、Interpol、Television、The Fall、The Flaming Lips;
Tortoise和Richard Hawley今年要演第三次;
还有Arab Strap、The Smashing Pumpkins、Pavement、Pet Shop Boys、Iggy & The Stooges、New Order、Sufjan Stevens、Tim Hecker等等。

swans
图/Swans在2015年春声音乐节压轴室内场演出

春声从一开始就采用和演出主办方、媒体、厂牌联合办音乐节的方式,ATP、Pitchfork等连年打包供应年轻音乐人,为保持口味、以及在一年时间内联系如此多音乐人创作了可能性。Sonic Youth、Lee Ranaldo and The Dust成员Lee Ranaldo说:“春声可以很好地平衡大乐队和年轻有趣的明日之星。我在那里演出过很多次,各方面来说这都是最棒的音乐节体验:伟大的城市、伟大的音乐,很棒的互动。”

Belle & Sebastian
图/2015年Belle & Sebastian出现在ATP舞台,乐队灵魂Stuart Murdoch是ATP创始人

两年春声实地体验和QA

汇集2014到2015年两年的春声亲身体验。为2016年做准备。最早期的春声回顾大概是2011年陈德政发回的Pulp春声演出回顾,他基本上是激动得梨花带颤。从2013年起,国内就有乐迷成群结队地去春声打卡,美其名曰在三天内看掉整年的演出。考虑到国内演出连年价格抬升,又很难请到太独特的年轻乐队和名字最响的一线乐队,演出场所的音响条件并没有都过关,去一次春声性价比很高。

为什么选择有一定规模的音乐节

现在的“著名”音乐节有哪些呢?或许是能看到不少凶残英国迷汉的Leeds和Reading,美国艰苦而且尴尬的Lollapalooza和Coachella,扶摇直上的Pitchfork、跨界典范SXSW之类。曾经震撼独立界的独立音乐节All Tomorrow’s Parties放弃了早年乌托邦式的模式。更有未来和独立精神的音乐节大约有两种:一些专精度更高的小众音乐节比如Denovali厂牌的Denovali音乐节、或者是巴黎Days Off那种为期2周由多场系列演出组成的城市音乐节(类似国内的觉音乐节)。

前者真正肩负着挖掘新声音的重任,而且小型音乐节能避免大而杂的情况,更针对小众听众的口味,看到一些冷门音乐人的概率也更高。厂牌也在寻求出路,组团演出是一个巩固乐迷基础的好方式。不过越是小型的音乐节阵容出得就越晚,有的仅预留2个月不到的时间,已经很难买到折扣机票,何况还有签证问题阻隔在我们中间。此外因为乐队总数少,阵容水平发生浮动的概率会变高,小型音乐节不如有一定规模的音乐节来得好操作。

后者那种更接近于艺术节、演出季的形式有利于对场地要求比较高、或者形式更多样的演出,比如今年Days Off阵容包括:Max Richter、Philipp Glass & Kronos Quartet、Colin Stetson & Sarah Neufeld、Mogwai、ANOHNI、Cat Power、Kurt Vile、Benjamin Clementine等。你看,好几个上音乐厅的面孔。就像觉音乐节还带来了Lee Ranaldo的互动演出,音乐节上可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来演出此类音乐。但周期拉得过长适合长期居住的居民享受,不太适合请假不够用的中国游客,又要被迫几选一了。这一类音乐节的升级版就是SXSW那种跨音乐、电影、互联网行业等的大型文化集会。很具活力,有那群极客在,便不会活得不好。对游客来说,同样需要考虑停留时间长短的问题。

说白了还是签证和机票的困惑。不过有些和中国关系良好的国家出签时间已经开始用小时作为计算单位了,比如法国。美签也不是遥不可及。说走就走在未来或许可以实现。

演出时长和时间怎样?

春声每支乐队演出时长一般至少1小时,主要演出1个半小时,基本上每支乐队时间都控制得非常好,开始时间绝不会早于时间表上的时间,提前结束的又很少。控制好时间便于乐迷看着时间读着秒窜梭于各个舞台。国内音乐节那种因为时间没有控制好压缩压轴演出乐队时间,甚至临时喊停中断演出的行为只是国内的奇葩情况,这种不尊重音乐人和观众的行为在春声不会发生。压轴演出的乐队时间上更自由,2014年主台压轴的The National和2015年的Underworld都“拖堂”了,Matt Berninger跳水跳得不愿回到台上,超出了结束时间大约1首歌的时间,然而其实还少演了常规压轴曲目《Vanderlyle Crybaby Geeks》。Underworld更是足有15分钟超长拖延,情到浓时Karl Hyde跳舞根本停不下来。

Underworld
图/Underworld压轴2015年主舞台

历史上最长一次演出是The Cure,演了3小时。

也有一些意外会发生,比如The Soft Moon演出进行到高潮时遭遇跳闸篇,不得不停了接近半小时再继续。Swans由于前一支乐队跳票,APP显示演出开始时间提前,演出时长翻倍。不过最后Swans多一分钟也没有演,还是按常规节奏完成了自己的演出。

通常主台压轴半夜12点以后登台,主台压轴结束之后,会以一场电子乐作为最后扫尾,这么一来次重要舞台结束时间要到4点之后,关小黑屋的小型电子舞台每晚都能等到日出。考虑到下午三四点第一支乐队就登台了,所以口味宽泛的歌迷每天可以看14小时以上的演出——只要你有体力。

演出场地

春声很特别的地方在于,作为一个大型户外音乐节,在海滩边上却配备了一个音乐厅级别的大型室内演出厅,这是很多吃土音乐节不具备的。有了这个音乐厅,春声可以从下午到傍晚连续演出各类纯器乐乐队演出,四重奏、管弦乐队、钢琴、原声吉他等更需要安静环境的演出可以获得比户外演出更好的效果。新古典、古典、氛围等得以与户外的摇滚乐、独立乐、电子乐并存。

巴塞罗那市区里的Livehouse区分民谣、电子、实验等不同流派,配备相对应的音响设备。场地条件一流,并有通宵巴士直达Livehouse聚集区。而那些决心在海边看日出的电子音乐爱好者可以迎来早班地铁。周末还有通宵地铁。

春声还延续着本世纪独立音乐圈对街头演出的那份热爱,比如The Twilight Sad除了在音乐节现场演出之外,还在生长着参天大树的热带气息城堡公园(Parc de la Ciutadella)里演了一场。每一片空地都有可能被用上。

除此之外春声组织了业界研讨会和形形色色见面活动。对追星族来说,由于下榻酒店已知,且就在演出场地旁边,堵住心爱的音乐人不是难事。不过音乐人和乐迷都争分夺秒忙着看演出,晚上酒店人气不如巴士站头。更常见的情况诸如在Einstürzende Neubauten演出现场偶遇Swans鼓手,相互寒暄,一起等待Blixa Bargeld登台。或者像陈德政那样,在逛景点时求到签名。还有人在机场偶遇Patti Smith。由于音乐人白天也在买买买、玩玩玩,此类情况并不罕见。

Ty Segall
图/2014年Ty Segall在Livehouse的演出变成群体大赤裸

伙食也是卖点

春声曾经也是一个伙食很差的音乐节,而且会没收外带食物和水,于是只能饥肠辘辘。2014年的时候春声的餐饮堪称西班牙噩梦。从南部安达卢西亚到西北部,西班牙遍地都是美食,西班牙人的小餐馆随便逛逛都可以吃饱吃好。除了一个地方:春声现场。不过2015年伙食有了长足进步,西班牙当地特色的红酒、火腿、Tapas都被搬到音乐节,口感不错,还有热腾腾的面。价格虽然比场外贵一点,却也不离谱。当然,为了尽可能节约时间看演出,你也可以随便啃一个火腿就走。

售罄的门票和爆棚的观众

新一年春声最令人担忧的倒可能是观众数量。压轴Radiohead一揭晓,VIP售罄,不出几日,三日票售罄,Radiohead演出那天单日票售罄。此后第三日单日票也售罄。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作为一个占据整片海滩的音乐节,并辅助各种室内场作为分流措施,春声从未担忧过容纳量的问题。在2015年之前,春声本土观众偏多,这是春声体验绝佳的因素之一。西班牙人普遍不是很高(并无贬义,但北欧人和德国人的海拔确实是普通中国女青年望尘莫及的),他们也不像英国迷汉那样冲动,冲撞都有限度。他们更不会像偶像团体的粉丝那样提前几个乐队去前排占位当僵尸粉。大家都是掐着时间到舞台,力求不浪费时间,多看几支心爱的乐队。他们会在The Strokes演出时忽然三四个人叠成人墙,秀一把加泰罗尼亚叠人绝技。他们会赞美你的纹身,穿着不同乐队体恤的人们互相之间没有白眼,遇到对味的会微笑致意。

the strokes
图/2015年主舞台压轴The Strokes人气惊人

在春声确实很难看到搭帐篷休息区、和各种群众自发的休闲娱乐活动区。主要就是必不可少的餐饮区和厂牌售卖摊位。春声无意娱乐化音乐节,这也阻拦了那些以赶时髦、泡妞吊凯子、野餐等为主要目的的人,让音乐节的所有项目始终和音乐相关。

高速发展导致2015年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主舞台人口密度提升,飞叶子的人增多,以前是半夜里提神,现在大中午已经有人飞得神志不清。这可能和The Strokes、Interpol等后朋乐队扎堆有关,更可能是和春声的国际化脚步加快有关。我们遇到了越来越多的欧洲其他国家歌迷,浓妆黑衣精致哥特、骚气Pitchfork粉、满脸阴沉的异教徒、跳舞不停的电子狗、纹身朋克、严肃的室内乐爱好者,形形色色。在春声的服务人员中,竟也有懂中文的西班牙人,可见国际化程度了。

2015年的主台体验是一个极限。而门票都售罄的2016年不知道会拥挤成什么样。注定人数会突破20万。到时大概所有人都会去看Radiohead?该是多么盛况空前,一定动弹不得。

能上天的营销宣传

在揭晓阵容的手段上,春声拍过动画短视频、真人演绎电影大片2015年更是绝无仅有地开发了一个手机游戏APP,通关可以知晓乐队阵容。岂料大部分人还没通关,游戏已经被程序员们破解了,于是那年阵容最初是以代码行截屏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眼前,也算时尚得无人能及了吧。其营销上的认真劲儿和大开的脑洞放眼全球都是很少见的。主题海报也愈发走向不知所云路线,从早期随意的涂鸦和时尚少女直接出镜,演变到人身植物头的绿茶范儿,花卉图案组成的人脸,再到SM束缚系海报,还有今年的火箭上天太空风,春声总是和年轻人融为一片。

巴塞罗那及周边游玩指南

音乐节拖拖拉拉长达一周,除了当夜猫子,白天如果睡醒了,还可以开启游客模式,顺便在巴塞罗那游玩一番。绝对不会叫人失望。

巴塞罗那主城区

A 看一眼高迪的建筑

如果只去看一个高迪建筑,建议选择圣家堂(Sagrada Familia),现在还可以登顶观景。据说不久之后即将完工,中国建筑队入驻后建造速度得到显著提升。高迪位于巴塞罗那城市里的建筑普遍人山人海,教堂作为市区里尺度最大的几个建筑之一,在消化人流方面也是几个小公寓不可比拟的。
地下室博物馆里的部分展品来过上海展出,事实上高迪几个“连锁”建筑的展区内容大多相仿,巴特罗公寓(Casa Batlló)和米拉之家(La Pedrera)的展览内容也都来过上海。展区里已经见不到高迪家具的真迹,椅子放的都是复制品,巴特罗公寓会每人发一个手机,对着空无一物的公寓,面对着如山的人流在线观看虚拟现实,想象摆满家具的效果。但如果非要看一个公寓,还是推荐巴特罗公寓,因为米拉之家全靠绝美屋顶,内里也是空洞得很。至于奎尔公园(Park Güell),适合散步晒太阳。

米拉之家
图/米拉之家屋顶

B 看一场巴萨的球赛

音乐节基本都是在五月底、六月初,此时也是西甲和欧战接近尾声的时候。就最近两年,可以赶上西甲最后一轮(在巴塞罗那比的巴塞罗那对马德里竞技,最后马竞打平夺冠)、欧冠决赛(在里斯本光明球场比的马德里内战)、国王杯决赛(在巴塞罗那比的巴塞罗那对毕尔巴鄂,最后巴塞罗那夺冠),以及必不可少的夺冠游行。比赛时音乐节现场会有大屏幕可以看直播,看球的人一时比看演出的人还多。毕尔巴鄂球迷在比赛前一天已经在大街上组团欢呼雀跃。唯一的问题是越重要的比赛球票价格越贵,而且奇货可居。经济节约的做法是和其他去不了现场的音乐爱好者们围聚在一起看球,感受气氛。

C 探访一个博物馆

除了高迪,还有不少著名艺术家和巴塞罗那有关,比如米罗和毕加索。位于蒙锥克山上的米罗基金会(Fundació Joan Miró)量大质高,有米罗的代表作和大量雕塑作品。这比巴塞罗那以展示毕加索早期学徒时作品的毕加索博物馆性价比要高出一大截。除了委拉斯开兹《宫娥》的仿作颇有看头,整个毕加索博物馆能代表他成熟期水平的作品寥寥无几。

米罗在巴塞罗那市区里还有一些城市景观作品,如若懒得特意去看,稍微留心一点一定可以看得到的是米罗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绘制的巴塞罗那机场硕大的欢迎墙。

D 滑板少年云集、而且有很多碟店的亚文化区

巴塞罗那大学附近有一个亚文化区域,标志性建筑是巴塞罗那文化艺术中心(CCCB)和正对门的巴塞罗那现代艺术博物馆(MACBA)。这两个展馆值得一去。MACBA是春声搞研讨会、发放记者证的地点,今年会在春声音乐节期间搞一个朋克主题展览,看上去也是配套项目。

MACBA前方广场上始终云集着不少滑板少年,他们日夜切磋技艺,很是热闹。这一带有不少和青年文化相关的店铺,对音乐爱好者来说,最重要的是此乃巴塞罗那碟店分布最高密的一个区域。能够在一个下午连逛五、六家碟店完全是因为全都靠得太近,如果不是路痴,步行即可毫不费力地抵达。其中比较推荐的是Dead Moon Records和Discos Paradiso。“死月亮”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里面会贩卖一下很丧的音乐,哥特的、实验的,比较黑暗的。Discos Paradiso量大货全,独立音乐偏多,二手黑胶货也挺多,还有春声和唱片店日专区。

巴塞罗那周边游

A 哥特迷城赫罗纳

赫罗纳(Girona)保留着一个中世纪的古城区,其中走哥特路线的赫罗纳主教座堂(The 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Girona)无论历史上、规模上还是神秘度上都超过巴塞罗那圣埃乌利亚主教座堂(Catedral de Santa Eulalia de Bacelona)。在过去,赫罗纳的城市规模和地位曾经是超过巴塞罗那的。如果你想要寻求哥特神秘感觉,除了可以在巴塞罗那哥特区转悠,只要花上38分钟乘一下高铁,就可以立即来到赫罗纳中心城区,感受更加浓郁的哥特气氛。这里有多个博物馆,保留着关于古罗马记忆、中世纪教堂、犹太人避难、阿拉伯浴室、建筑师拉斐尔·玛索故居等多重文化印迹。游客参观多个博物馆时可以集点,享受优惠。有闲情还可登个城墙。当前时不时在米其林餐厅榜单上排第一位置的西班牙Roca三兄弟出自赫罗纳,美食也不可辜负,至少来吃一次冰激凌,蜗牛也是极好的。

赫罗纳
图/赫罗纳古城区标志性犹太建筑群

B 达利之旅

达利上海展那么多高仿作品不知有没有倒你胃口?但达利基金会管理的达利本土博物馆质量无可挑剔。一共有四处:位于Púbol的达利城堡(Gala Dalí Castle in Púbol)位于菲格拉斯(Figueres)的达利剧院博物馆(Dalí Theatre-Museum)和珠宝博物馆、位于卡达克斯(Cadaqués)一个小海湾Portlligat的达利故居(Salvador Dalí House-Museum Portlligat)。达利这位有好几辆凯迪拉克、以懂得享受生活著称的上流社会高端人士,品味值得信赖。他选择安家的卡达克斯景色无比美,不愧是加泰罗尼亚最美海岸线Costa Brava最主要的点。而达利剧院博物馆,门票比上海的达利展还便宜,东西却很多,一天8小时看不完。赏景看作品都是极致体验。

到菲格拉斯高铁只要55分钟。菲格拉斯到海边的卡达克斯驾车40分钟以内。如果能抽出四天时间,差不多可以走完所有四个点。常见的菲格拉斯一日游时间过于仓促,想要好好享受,建议在菲格拉斯和卡达克斯都住一下。卡达克斯附近还有加泰罗尼亚最好的潜水地,来都来到碧蓝海湾了,不出个海?潜个水?法餐鱿鱼总得来一个!

卡达克斯
图/卡达克斯往Portlligat走,只有孤鸥,宛若世界尽头

达利博物馆
图/达利剧院博物馆内

伊比利亚半岛的其他选择

伊比利亚半岛的选择不止春声,还有其他三个和春声较为接近的音乐节可供选择。时间集中于六七月份。

波尔图春声音乐节

波尔图春声音乐节(NOS Primavera Sound)通常时间上紧挨着巴塞罗那春声音乐节,也是走的多演一个城市让利益最大化的路线,这一点和我们国内经常可以看到北京和上海联动的双城音乐节没啥差别。不过波尔图春声通常会去掉一些最大牌、成本最高的主台音乐人:比如2015年的The Strokes和今年的Radiohead。估计是为了压缩成本。但ATP之类小众口味合作方的音乐人通常打包带过去。这让波尔图春声显得更清净,保持着比巴塞罗那小一些的规模,有一个相对低廉的价格,让观众可以重温春声还没有变得那么巨大之前的温暖。

里斯本的NOS Alive

里斯本的NOS时间上比波尔图更晚,阵容经常会和春声有一定的重复,但规模比不上巴塞罗那。一般来说如果没有特别想看但春声没有的音乐人,可以依然选择巴塞罗那或者波尔图春声音乐节,顺便来里斯本旅游,不一定非要选择里斯本的NOS。7月也是有一点热了,不是和煦春风了。

巴塞罗那Sónar

很长一段时间内,巴塞罗那名气最响的音乐节不是独立音乐节春声,而是创办于1994年的电子音乐节Sónar。就是现在来说,春声也只是在不同的音乐领域内和Sónar各领风骚,春声有ATP台,Sónar就有Resident Advisor台。Sónar比春声更有历史,而且也非常契合巴塞罗那这个电音城市年轻有活力的气质。巴塞罗那是有着Club文化的城市。春声挖掘着巴塞罗那的不同面,在其实占上风的电子音乐面前插入多种多样音乐类型,但也掩盖不了这座城市抖腿抖到彻夜未眠的基本属性。想要看到更多DJ的,Sónar是比春声更好的选择。

* * *

刊于《通俗歌曲》2016年4月号,完整春声旅游指南文章汇总参见:我的豆瓣日志:Primavera Sound指南汇总,微信公众号版参见:我的公众号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添加评论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