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需要能直面自己——专访MONO吉他手Taka

要说如今中国后摇乐迷们最喜欢的日本乐队,MONO一定赫然在列。他们以大气磅礴的声势、美妙的吉他噪音、以及严肃的创作主题著称,在那个以God Speed You! Black Emperor为代表的严肃深沉派正流行的时代,MONO是日本后摇界的一面旗帜,是日本最拿得出手的能与西方乐队一较高下的乐队之一。在他们的宏大叙事和野心背后还藏着日本流行音乐对旋律的执著,展现出和国外乐队不一样的东方美感。在十几年的音乐生涯中,MONO融合了多种音乐类型,从摇滚乐到古典乐,在创作上没有边界,渐渐变得很难用后摇来简单概括。但不管你是否接受MONO这些年的悄然转变,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的音乐始终很有自己的特色,一听就是MONO,不会和其他乐队混淆。MONO很清楚自己的前路在哪里,并且走得坚定。这些年他们保持着2-3年一张新专辑的发片速度和每年数不尽场次的演出,从未“偷懒”。MONO是比较典型的现场乐队,他们一直知道现场演出不好的乐队是没有灵魂的,他们像传统音乐人一样注重真实演奏的效果,不放录音,不关注花哨的VJ效果。4人编制并不算庞大,能量却是无限的,他们的现场总是能带给人与专辑完全不一样的超然感受。他们和交响乐团的几次跨界合作更是博得一片赞誉。早年大家一提到MONO,首先想到的还是英国Trip Hop乐队MONO,而现在谷歌早已将这支日本乐队排在第一位。

今年10月14日,日本乐队MONO的第9张专辑《地狱安魂曲》(Requiem for Hell)发行,伴随着新一轮的中国巡演,MONO走访中国7个城市,进行8场演出,现场演绎新专辑曲目,为大家再次带来音乐上的享受。

在这张专辑中,MONO再度与传奇录音师、制作人Steve Albini合作,用5首曲子演绎但丁《神曲》的故事。有幸采访了MONO的核心创作成员、吉他手Takaakira “Taka” Goto,和他聊了聊新专辑严肃万分的主题和创作过程,MONO和Steve Albini的情谊,还有Taka对电影、文学、古典乐、摇滚乐的一些看法。

* * *

十几年前是怎样的机缘让你们和Steve Albini结识?

我喜欢Steve Albini的作品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尤其他为Neurosis和Low做的东西,简直太妙!于是我们联系了他。

注:Steve Albini录制过许多经典专辑,而且不受音乐风格限制。其中就包括美国后金属乐队Neurosis的《Times of Grace》(1999)和美国独立乐队Low的《Things We Lost In the Fire》(2001)。这两张专辑都是乐队的代表作之一。

是什么促成了7年之后与Steve Albini再次携手?去年和Shellac一起巡演时是不是擦出了火花?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我创作完新专辑的时候Steve联系我们说Shellac(注:Steve Albini是该乐队的吉他手、主唱)22年来首次日本巡演他想要和我们一起演。刚巧当时我也很想和Steve一起再创作一张专辑,我正想联系他呢。这真是太神奇了。

Steve Albini之前制作的两张专辑《Walking Cloud and Deep Red Sky, Flag Fluttered and the Sun Shined》(2004)、《Hymn to the Immortal Wind》(2009)都被认为是在MONO最出色的录音室专辑之列。Steve Albini这次回归,是不是又将为MONO的录音室作品注入一些特别的东西?

我很想让这张新专辑能一听就是一支组建了17年的乐队创作的。我描绘了一些简单的、天然的东西,没有非必需的元素,让我们4人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形成第9张专辑。当我感受那些情绪时,我开始想和Steve Albini再次合作。我们最后一次和他合作是2007年的《Hymn to the Immortal Wind》。

新专辑录音是今年3月开始的,在Steve位于芝加哥的录音室Electrical Audio里。和往常一样,我们4人现场演出,同步收音。传统的录音方式是最难的,但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我们能创造出奇迹来。所以我们总选择这种方式。我们还总选择用模拟磁带录音,这样能记录下我们灵魂的每一次嚎叫,你很难用数字的方式简单地实现这一点。Ateve Albini用起模拟磁带就像一位魔术师。毫无疑问,他完美捕捉到了从我们乐队的声音中所传达出的一切,我们的情绪、感受,甚至我们4人在演奏时无声的默契。我们认为对这张专辑来说他是最好的工程师。

即使过了很久,我还是会再次想起他是最理解MONO音乐的人。

《神曲》涉及地狱、炼狱、天堂三部分,为何新专辑对地狱特别感兴趣,名字取为《Requiem for Hell》?你们好像一直偏好比较黑暗的主题?

这张专辑我想要描绘“生与死”。很蠢的事情是,直到现在我们的世界还在持续遭受着战争和恐怖袭击威胁。能带到来世的只有爱和美好的回忆,而不是你所在的阶层或荣誉。我认为这是真正永远与你相伴的财富,给你力量,持续照耀你的前路。

宗教是你们一直感兴趣的创作主题吗?

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很确定地说,我认为音乐有跨越语言、信仰、国籍和文化的力量。

在一张专辑中展现生老病死是很难的事。一般人看过《神曲》即便醍醐灌顶也不会有勇气去展现它。是什么让你们下定决心做一次这样的尝试?

我完成新专辑核心创作时偶然看到了《神曲》。读完此书发现所有的路忽然都通了。所有的拼图版忽然全部聚集在一起,创造出一个世界。我被故事迷住——穿越来世、地狱、炼狱和天堂,我感觉灵魂救赎的主题我本人很能代入其中。到最后我发现这实际上是一首写给一位女士的伟大情歌。

专辑封面我们使用了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19世纪法国著名插画家)绘制的《神曲》最后一章里的插画。在专辑的末尾,我希望听者可以想象并感受到纯白涡流的尽头有什么会等待着这两个人。

你们对这张专辑的期望如何?如果成功,说不定能取得和《神曲》一样不朽地位。

我不会那么自大,在创作时我的灵感源泉只有天赋。我觉得它们深深存在于我的心中。

电影和书籍经常成为你的灵感来源吗?除了《神曲》,新专辑还有哪些灵感源泉?对你影响最大的电影导演是谁?

我花了比听音乐更多的时间看电影或者读书。我不确定这些如何影响我的创作。我最近看了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Alejandro González Iárritu)导演的电影《荒野猎人》(2015),非常棒。

这些年MONO用了越来越多古典元素,听起来越来越像电影原声,少了以前的暴力美学,是什么促成了这种的变化?

主题曲《地狱安魂曲》(Requiem For Hell)有难以察觉的不和谐噪音回响,就像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的开头。相当暴力。这是关于极度残忍的人性贪念的传奇,就像有2个人互相毁灭对方,永远不会在一起。无尽的黑暗,吼叫从下面传出来。这就是所谓的地狱。这也是我们现代社会的一部分。

你曾在采访中说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是世界第一的朋克摇滚,这种说法很新鲜,你如何看待古典和摇滚之间的关系?二者之间的界限在哪里?共同点是什么?

贝多芬是世界上第一位破坏并重建现存规则的作曲家,为他自己和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写歌。这些作品超越流派,它们是大写的、浑然天成的、罗曼蒂克的、图像化的、给予精神享受的,最重要的是,激情磅礴。我喜爱他的这些特点。他的音乐是真正的先驱作品,将持续存在上千年。

现在你还会经常听像My Blood Valentine这样的摇滚乐吗?

My Blood Valentine是吉他演奏的先驱。我从未听到过任何人可以创作出他们这样美妙的吉他噪音。

MONO会坚持做一支摇滚乐队吗?

大部分启发我的艺术家都在干前人没有干过的事。我们也想如此,创作原创的作品,能直面我们自己的艺术。

你们的挚友、Temporary Residence厂牌老板Jeremy deVine的女儿Ely现在听过录有她心跳声音的《Ely的心跳》(Ely’s Heartbeat)了吗?她有什么反应?

她才出生。我等不及她长大后可以听一听。

这次中国巡演将在北京愚公移山连演两场,这是对人气的自信。你觉得MONO在中国长盛不衰依的是什么?

我们创作我们相信的音乐。我们从不关注其他事情。

MONO一直以现场出色著称,这次中国巡演和过去会有什么不同的安排吗?

我们和中方New Noise已经合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们,我们可以遇到许多真正的音乐爱好者。我们很感激他们的工作。

不少日本乐队来过中国演出,比如Boris、World’s End Girlfriend、Dustin Wong & Takako Minekawa,中国乐迷也通过这些演出认识了日本的音乐。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哪些现场特别出色的日本乐队可以推荐给中国读者的吗?

是的。从我们刚开始在中国巡演到现在,很多事都变了。很多日本音乐人开始来中国演出。很不幸,我不是很了解日本音乐。我们把重心放在日本境外演出已经有很多年了。

你们演出的足迹已经几乎遍布全球,但竟然没去过后摇大国加拿大?

这是个错误的说法。我们在加拿大演出少说有10次。我们已经在54个国家演出过。

印象最深的演出是在哪里?

我们第一次跨洋演出,在纽约。现场只有5个人。10年后,我们和完整的交响乐团在纽约连演两天。在余下的岁月里我都不会忘记那些演出。那是梦想变为现实的瞬间。

今年英国Bristol的ArcTanGent音乐节上你们的排序仅次于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American Football这俩传奇乐队之后。你们的音乐带着东方思维却也很被欧洲人接受。你们觉得是什么跨越了文化,让你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被听众所喜爱?

我们感到很荣幸。作为亚洲人,我感到这事很了不起。

去年园子温的电影《真实魔鬼游戏》(Riaru onigokko)配乐选择了多首你们的作品作为电影配乐,甚至有人说这部电影是MONO的超长MV。能否聊聊合作过程?你们觉得MONO的音乐和片中行尸走肉洒满献血的画面匹配吗?

我认识园子温很久了,甚至在他出名之前就认识他了。为了这部电影他给了我们一个很热情的邀约。我们的音乐在僵尸图景之外为影片创营造出纯真、优美的感觉。我觉得很搭。

你们未来有没有打算专门为一部电影创作全新的原声音乐?

此刻我们没有任何官方消息可以披露。我对展开更多视觉合作很感兴趣。如果我们发现能让我们动情的作品,会继续多多合作。

贝斯手Tamaki Kunishi被大家看作是后摇界的女神。有什么保养秘诀吗?

她干得一直很棒。作为女性,我们所有紧凑的巡演计划她都撑下来了。她很了不起。她代表着MONO女性美的一面。

* * *

刊于《通俗歌曲》2016年10月号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Username or hashtag smalloranges is incorrect.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