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与融合中诞生的音乐——pg.lost专访



图/《Versus》

算上2010年和2012年的两次中国巡演、2014年New Noise五周年纪念演出,9月的中国巡演将是pg.lost第4次来中国演出。伴随此次巡演的,是9月16日发行的第4张专辑《Versus》。

2010年他们带着第2张专辑《In Never Out》首次来到中国,一鸣惊人,自此打开了中国市场。那会儿后摇在国内开花已有些年头,是独立杂志和独立论坛的香馍馍。但是后摇演出市场才起来没几年,果还没结熟。2010年之前比较令人称道的国外乐队演出比如Motek、MONO、Dirty Three等,可以说场场吸足眼球,但这样的演出数量上并不算多,不成规模。而且在演出承办上,有些主办方也显得不够专业,问题频出。彼时大家尚都处于初期摸索状态。在这种环境中,扎根四川的全新厂牌New Noise横空出世。New Noise成为将国外后摇乐队有组织地带到中国来巡演的先锋,那一次pg.lost巡演空前成功,pg.lost可以说凭借自己过硬的现场实力,用够摇滚、够刺激、实打实的现场表演让中国乐迷开了眼界,顺利地在中国吸引了大批拥趸,他们的专辑那会儿是绝对的热销货。

到了2012年,很多人是寻着“听说pg.lost现场很不错”的良好口碑而来,观众数更甚上次,第3张专辑《Key》也获得了很好的反响。渐渐地,通过在中国演出,他们还在中国交到了朋友,比如众所周知他们和惘闻就是好朋友,还和惘闻一起发行《Split》合作黑胶。后来惘闻在New Noise的帮助下,去欧洲巡演,pg.lost的朋友们也给予了惘闻帮助和支持。惘闻的吉他手谢玉岗还亲自撰文,大力夸赞了《Versus》一番。

如果回顾中国后摇演出市场的逐步形成,可以说pg.lost功不可没。他们是最先吃螃蟹的国外乐队之一,对推进后来越来越多的瑞典后摇乐队来华演出起到了很好的宣传示范作用。而中国乐迷也一次次地用最热情的掌声迎接他们。纯器乐演出这种比口水流行音乐更难欣赏的音乐,跨越语言障碍、文化阻隔、亚欧国界,被中国年轻人广泛接受,后摇很奇妙地在异国他乡引起更广泛的共鸣。他们跨越十几座城市的巡演,像是国王巡游。

不知不觉我们发现pg.lost每次有新作发表,巡演名单上都会带上中国,俨然已经成为中国的常客。所以这次发行新专辑《Versus》,他们第一时间带着最新的作品来和中国朋友分享,并且将中国巡演的日期刚刚好排在新专辑发行日之前。

在pg.lost这一轮新专辑巡演开始前,有幸采访了pg.lost的贝斯手Kristian Karlsson,和他聊一聊他们的新专辑、他们喜欢听的音乐,以及他们和中国之间的故事。

* * *



图/《Split》

这张新专辑让歌迷等了4年。期间你们有新创作,还和惘闻一起发《Split》,但一直没有新专辑。是什么契机让你们觉得今年是时候发行专辑了?

事实上我们开始创作这些歌曲已经有长一段时间了。那会儿刚好我们所在的厂牌Black Star Foundation决定不再继续做下去(注:瑞典厂牌Black Star Foundation成立于1999年,旗下有Holmes、Jesalah、Karlsson的旁支乐队Jeudah等,风格多元,2014年宣布停止活动),我们就花了点时间寻找新的合作厂牌——也就是现在的Pelagic。我猜如果当时我们能够直接在Black Star Foundation旗下发行作品,可能这张专辑出来的时间会更早。当然,当时谁也无法预知我们的作品什么时候能最终发行。

你们签约的厂牌从Black Star Foundation改到Pelagic,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Robin(注:指Robin Staps,德国乐队The Ocean的吉他手、创始人,同时也是德国厂牌Pelagic的负责人)很早就给我们写邮件,寻求合作。他特别喜欢我们这张新专辑,也很兴奋能帮我们发唱片。能与欣赏pg.lost并且积极帮我们推广的厂牌合作是特别令人开心的,这就像我们和New Noise的关系一样。 我宁愿选一个很喜欢pg.lost的小厂牌,这比虽然在一个大公司,但你只能成为那种位于底端、可有可无的乐队要好得多。

pg.lost组队超过10年,有没有特别让人不想坚持下去的难关?比如7年之痒什么的?

pg.lost不是那种成员间会相互吵架的乐队,我们还没有遇到过争执不下的情况。大家平时都有自己的项目和其他乐队,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每隔一段时间聚在一起创作一下。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是朋友了,大家关系都很好,有什么事情只要好好沟通都能解决。我们还没遇到过特别困难的时期。

首轮曝光的新歌《Ikaros》和《Versus》听起来很不同。《Ikaros》是你们擅长的后摇,《Versus》加入很多电子,这张专辑在曲风上是要刻意营造这种对立效果吗?

我想这些效果器的感觉大部分来自我在Cult of Luna的经历。其实我们在《Key》的时候就想要做一张更重型、更硬核的专辑,但最终的结果却比较柔和,而在《Versus》中我们终于能够创作出自己想要的效果。

你作为pg.lost的贝斯手,在音乐风格更重一些的后金属乐队Cult of Luna中担任的是键盘手和采样,还是和在pg.lost中不大一样的职责,体验是不是很不同?这对你们的新专辑有哪些启发?

最大的区别应该是Cult of Luna比pg.lost要黑暗得多。pg.lost给人一种很开放的、上升的感觉,积极向上,而Cult of Luna却特别沉重、特别黑暗。倒不是说Cult of Luna给我的创作带来了什么新的灵感,而是说可能他们让我在声音方面的想象力和创作空间更广了。

新专辑名为《Versus》,直译是“对立”的意思,是指什么和什么对立?除了音乐风格,还有其它所指吗?比如理念、生活态度、人生的某种状态、地理位置上的对立?

很难说这样的对立是具体哪一方面的 ,而且这样粗暴地下定义会让整张专辑的概念变得特别单薄。这种对立存在于所有事物中,当然也存在于我们的创作过程里。两股力量互相对抗,最终达到一个平衡或者融合,我们的音乐也是在这种对抗融合的力量中诞生的。

据说这是你们第一次在自己新买的录音室全全自己负责混音、制作的一张专辑,是这样吗?完全自己做主是不是很爽?

其实我们之前的专辑也都是在自己的录音室里完成的。但混音部分一直都是由Cult of Luna的鼓手Magnus Líndberg来完成的。

你们也曾为其他乐队做过制作,有了自己的录音室,这样的合作会不会比以前更多?

我们最近确实换了一个新的录音室。但这个录音室主要是希望能让大家有一个可以聚集在一起创作和录音的地方。平时我们几个人都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也有各自的项目,现在大家很少有时间能凑在一块儿了。这个新录音室意义就在于此,它让我们可以聚到一个地方来,方便我们创作。当然,我们也会帮一些别的乐队做东西,但绝对不会演变成一种商业性质的合作。

新专辑的彩胶版非常漂亮,而且过去的一些专辑也在Pelagic旗下重新发行了非常漂亮的限量版本。设计也是你们很关注的一个环节吗?

我们的彩胶是由Valentine Mellstrm设计的。这方面的策划都由他和Robin讨论完成。

今年不少后摇乐队扎堆发行新专辑,已经发行和即将发行新专辑的比如Sigur Rós、Mogwai、Explosions in the Sky、Tortoise、Mono、65daysofstatic、Kokomo、Yndi Halda等等,在这些新专辑里面你们比较喜欢哪些?你们觉得今年算后摇复兴年吗?

我听了Sigur Rós的新单曲《veur》(注:完整专辑尚未发行,但在今年已经进行的多场演出中都有演绎新歌),也看了他们在欧洲音乐节上的现场。一如既往,他们简直太棒了,现场十分迷幻。我一直很喜欢他们。MONO的专辑还没有出来(注:MONO新专辑《Requiem for Hell》今年10月发行),我还没听过。



图/《veur》

多年前的你们曾说会听The Antlers、Bon Iver之类和后摇完全无关的多种风格的音乐,现在依然如此吗?

我们4个人一开始的时候也会听很多后摇的经典乐队,比如Explosions in the Sky、MONO……但时间一长我们发现必须从更多的类型中获得灵感,毕竟,如果你只听这些乐队,最后你的作品就会变得和他们的音乐没什么差别,要是这样的话乐迷还不如直接去听Explosions in the Sky或者MONO。所以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喜欢听一些流行的东西,比如Tame Impala。他的制作简直太棒了,我们特别喜欢。

这次中国巡演恰好在9月16日新专辑发行日之前,首轮巡演就率先来到中国,这是对中国特别的爱吗?在过去的中国演出中,印象最深的演出是哪一次?

对,这是对中国特别的爱。自从第一次来了中国之后,每次一有了新作品,Jef(注:指Jef Vreys,New Noise厂牌负责人)就会跟我们说,你们应该先来中国。我们想了想觉得,为什么不呢?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巡演体验太不一样了,我们每次都很期待。其实如果我们先从欧洲开始巡演的话操作起来更容易些,但只要有机会,我们就想先来亚洲。

在中国的所见所闻有没有影响到你们的音乐?

当然有,比如和惘闻的那张《Split》,前面两首歌的灵感就是我们在中国的经历直接触发的。

现在人人都知道你们和惘闻是酒友。你们平时在一起的时候最爱喝哪种酒?哪个牌子?惘闻今年和其他音乐人合作了一款独立啤酒精酿品牌,啤酒也是你们的最爱吗?

我对名字特别不敏感,记不住啤酒的品牌。但总体来说中国的啤酒要淡很多,比起瑞典的厚重感来说,中国的啤酒更柔和,所以我们喝得再多也不会怎么样,不会醉。结果搞得大家都觉得我们好像很能喝似的,哈哈哈。

你们一直被认为是现场演出实力过硬、甚至现场表现优于专辑的乐队。秘诀在哪里?

可能是因为现在很多乐队都太依赖于事先录好的音轨了吧,比如合成器音效、鼓机等等……现场演出的时候他们也是在放录音,而不是在现场演奏。但对于pg.lost来说,我们力求让所有的东西都是在现场演绎出来的。这一次巡演我们也加入了不少合成器,我们的舞台设备会有些调整,比以往都更丰富,我会再带一些键盘和效果器来。我们一直都在舞台上将我们所有的一切尽全力传递给大家,全情演出。我想这就是我们和仅仅依赖播放录音来做表演的乐队不一样的地方。

* * *

采访:我/刊于《通俗歌曲》2016年9月号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Username or hashtag smalloranges is incorrect.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