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读书总结

2

今年买了151本书,读了74本。和往年差不多。小说还是买得最多。

买书情况如下图:



读书情况如下图:



非虚构·植物 | 杂草的故事

2015年在《私家地理》特辑里读到罗伯特·麦克法伦(Robert Macfarlane)《地标》(Landmark)节选,特别喜欢。发现上海译文恰好出了3本一套,读了《荒野之境》(The Wild Places)《古道》(The Old Ways)。《古道》更为有趣一些,但读这两本书完全体会不到阅读《地标》时的酣畅淋漓,都没有动力去读剩下的《心事如山》。还是要等《Landmark》原版到货,这本书里满满对狂热分子的迷恋和追逐。

植物类书籍今年读到最好的一本是《杂草的故事》(Weeds,理查德·梅比,Richard Mabey)。这本书堪称标杆级,轻松秒杀最近几年国内涌现出来的大量博物书。我不反对做植物笔记,《一九〇六:英伦乡野手记》、《塞尔彭自然史》(吉尔伯特·怀特)都很有价值,国内像《南开花事》(莫训强)这样的书读来也是有趣味的。大自然每年都在发生变化,常书常新,客观上来说永不过时。但包括刘华杰在内的许多国内博物学家植物知识有余文笔不行,简介植物基础属性(植物志上也能查到)和如何烹饪外,不是絮叨自家琐事,就是落入环保套路,读多了无新意。而理查德·梅比这样的典型英伦作家不仅描绘植物外观,还包括其周围环境、相关历史故事,他对杂草的看法更是超越保护环境的老论调,直抵重塑看待周围事物的方法。既可以了解一些不知道的冷门植物,常见植物还能挖掘出不一样的地方。他对常见事物(比如美国家家户户的草坪)有评论,又有一些志怪故事。而且在所有论述中都不会乱抒情,从头到尾都读得很畅快。或许国人喜欢将植物与孤傲的文人墨客、无病呻吟的小清新挂钩,总觉得不抒情不行?不过法国作家科莱特的《花事》那类书也很头痛(中文初版的一堆错误不知再版时修正了没有)。要我说《野草的故事》才是非虚构写作该有的水平。至少要向简·莫里斯看齐对不对。

虚构·小说 | 我的奋斗1

今年这些小说读下去,有几本也是有些波澜。比如罗贝托·波拉尼奥的《美洲纳粹文学》,就是喜欢看他写文学家如何颠沛流离,无论虚构还是非虚构。人间百态无不记录其中。还有爱德华多·加莱亚诺的《爱与战争的日日夜夜》,他的书本本追。国内首出亚历山大·克鲁格的书肯定要读,乔治·佩雷克依然是龟速引进状态。见到心爱作家马丁·瓦尔泽、彼得·汉德克,并且特别有幸和蔡鸿君聊天一番,这件事我会铭记很久。我拿着10多年前书友帮忙淘到的《世界文学》找马丁·瓦尔泽签名,那上面有他最早的中译作品《惊马奔逃》(德语版1978年发表)和他的致中国读者信。当年《惊马奔逃》还没有单行本,我才想办法去找的这本1990年的《世界文学》。没有想到当时《世界文学》的主编蔡鸿君也在场。这就是传说中的书缘吧。89岁的德国作家、中年的译者和年轻的读者,本是相隔万里,因为共同的喜好,忽然就这么肩碰肩地相遇了。

要说一年下来印象最深刻的小说是卡尔·奥韦·克瑙斯高(Karl Ove Knausgrd)的《我的奋斗1》(Min Kamp 1)。特别轻松好读,挪威青少年玩玩乐队踢踢足球。很遗憾译者尚不能把握Sonic Youth的经典作品《Goo》。透过译文来接梗也还是有趣的,克瑙斯高能通过描述“我”哥哥喜欢的乐队就写出人物性格特征,绝对“自己人”的感觉。当代普鲁斯特?克瑙斯高更贴近时代。

当然只有这些还称不上好。这本书胜在细腻的描写留下一大串余温。开头那段“我”的独白还有我和家里人之间的几段交流都绝了。“我”是一个反社会、反强权的社恐,各种胡思乱想。父亲去世的那套屋子和兄弟俩葬礼前夕这一大段都成功地将“我”的刻骨铭心传递了出来,还有少年偷喝酒的几个段落,追求女孩子,成年后不顾家庭全新写作等等,无比期待这套书的后续引进,这本近600页的书还只是6卷本自传小说的第一本。

非虚构·历史 | 色彩列传:蓝色、黑色、绿色

有点为了自己的翻译去阅读色彩相关书籍的意思。抱着补充一点史料的目的。由于此前有一点色彩方面的知识储备,帕斯图罗(Michel Pastoureau,1947-)这套《色彩列传》读起来并无新鲜之处。核心史料贾曼都写到过,其色彩观也不新鲜。不过能始终做到对所有色彩不偏不倚着实不容易,很敏感地反对康定斯基等企图用固话思想对色彩盖棺定论的人。帕斯图罗这套书是历史学范畴,侧重他比较关注的欧洲历史,尤其欧洲中世纪史,通过色彩这条线索,纵横文学、艺术、纹章学、宗教、哲学、物理、化学、法律、社会学等众多领域,篇幅优势,比之贾曼,增添了更多史料细节和插图,还是很有趣的。色彩经常是各位大家用来对自己理论增添资料的目标,而很少被当作一个独立的研究对象。书中有不少开放式的猜想,并且企图发现人类审美变化和科技发展之间的关系,人们对色彩的认识和所处时代之间的关系。举例,你能想象早年用蓝色染料混合黄色染料调制出绿色是要被判刑的吗?附加在事物之上的文化内涵始终影响着人们的喜恶和判断。往昔十恶不赦的事情变为不值一提的小事。未来的人们又会如何看待当下的热点话题比如吃狗肉?

这套书帕斯图罗陆陆续续写了十几年还没写完,而且他出第一本《蓝色》的时候说着不会每个颜色来一本,却来了三本,还计划着《红色》、《黄色》。

艺术·设计·建筑 | Bruno Munari & Buckminster Fuller



2015年在意大利多个城市多家书店都看到了Bruno Munari的书,简直畅销书模式。翻了翻关于意大利手势的和一堆童书,虽然语言不通,老顽童气质还是透过图片展现了出来。后来发现2016年1月《Bruno Munari: Square, Circle, Triangle》出了英文版,立马入手。这一入又顺便入了《Design as Art》、《莫那利的独家报道》(台版,2015)、《Seeking Comfort in an Uncomfortable Chair》、《Scatola di architettura MN1 vol. 1》。脑洞超大,特别好玩。今年还在PSA的展览“纸间现实:拉什·穆勒最爱的书”(Lars Müller BOOKS Analogue Reality)上看了多本充满喜感的书,特别是《Your Private Sky: R. Buckminster Fuller》,图文并茂各种草图、草稿。入了Ilya Kabakov一本《Ilya Kabakov. Drawings/Dessins》

艺术·插画 | Red Book

David Shrigley真是英国迷弟中的神人!公众号上看他的更多插图。

关于作者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By 九间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