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展览

展览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馆藏绘画名作展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名声显赫,这次来了72件大师纸上作品。大师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大师,毕加索、马列维奇、塞尚、布拉克、波洛克……哪一位不是上世纪的重 要人物。不过由于是纸上作品,大师们的油画一幅都没带来。(如果带来保费厉害啊)大多是些水彩作品、素描、草稿或者小稿一类,心中难免还是有些隐隐的不 爽。相比之下,蓬皮杜曾经在上海美术馆办的展览要更有价值些。

由于是纸上作品,线条上的功夫更显现出来一些,色彩上弱一些。一些极简主义、立体派等的作品在新思维的突破和材料的创新上的意义还是很大的。展览到六月十一日结束,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以下的照片基本都出自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网站上。 http://www.moma.org/ 。可恶的博物馆不能拍照,所以有些好东西就放不上来了。不过我把名字记了一下。

the_stealthy_watcher

the stealthy watcher(c.1903) Alfred Kubin(Austrian,1877-1959)阿尔弗雷德·库宾Ink on paper
很小一幅,但是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nude_with_cviolet_stockings

nude with Violet stockings(1912) Ego Schiele(Austrian, 1890-1918)库勒Watercolor, pencil, and ink on paper
这幅用线很特别。

brooding_woman
Brooding woman(1904)Pablo Picasso (Spanish, 1881-1973)毕加索Watercolor on paper

Bathers洗浴者(c.1885-1890)Paul Cezanne保罗·塞尚

bathers_in_a_forest

Bathers in a forest林中洗浴者(early1908)Paul Picasso毕加索,Gouache, watercolor, and pencil on paper
标准毕加索的作品。但在这里水彩的表现力不及类似的那些油画。

States of mind:the farewells(1911) Umberto Boccioni(Italian, 1882-1916) Charcoal and chalk on paper

still_life_with_tenora

Still Life with Tenora.腾挪啦 静物画(summer or fall 1913). Georges Braque乔治·布拉克(French, 1882-1963) Cut-and-pasted printed and painted paper, charcoal, chalk, and pencil on gessoed canvas,色纸、木炭笔、粉笔、铅笔、石膏帆布上剪贴印刷

Head(1913)纸上剪切粘贴彩色印花纸、墨水和铅笔

guitar and glasses

Guitar and glasses吉他和酒杯(1014)Juan Gris胡安·格里斯,帆布上粘贴纸、树胶水彩、蜡笔

suprematist_elements_squares

Suprematist Elements: Squares. (1923). Kazimir Malevich. (Russian, born Ukraine. 1878-1935)大卫·马列维奇Pencil on paper
终于看到马列维奇的原作了!不过很小一张。

Supremus No.79(1917)Kazimir Malevich

Proun GK(c.1922-1923)El Lissitzky利希茨基

mers_drawing_83_drawing_of

Merz drawing 83. Drawing F(1920)Kurt Schwitters (German, 1887–1948)施维特斯Cut-and-pasted papers with cardboard border剪切粘贴纸、硬纸围边
简单好做又构图合理。

merz_379_potsdamer

Merz 379. Potsdamer(1922)Kurt Schwitters,Cut-and-pasted colored and printed papers on paper with cardboard border,纸上剪切粘贴彩色纸印花纸

Chute(1923)

Guardian of energy(1924)

First state of the mechano Faktura(1923)Henryk berlewi(波兰)

Café couple(1921)Otto Dix(德国)

Man in a top hat, Christian Rohlfs

untitled_1944

Untitled无题(1944)Jackson Pollock杰克逊·波洛克(American, 1912-1956). Watercolor and ink on paper,
整个画展简直是回顾那段时期的艺术史。想到电影《波洛克》 啦。
点击这里看画家其他作品及相关信息。

Collage,Jan Miro卓安·米罗(西班牙)玻璃上砂纸上褶皱硬纸板、毛布、树胶水彩、铅笔

the escape ladder

The escape ladder太平梯(1940) Jan Miro卓安·米罗,纸上树胶水彩
这幅有一种很可爱的气质。注意右下角、中间、左上角等几处形状。^ ^

Untitled无题(C.1951)Jackson Pollock杰克逊·波洛克

怀念印象派

怀

就像当我只能隔开三米看凡高的画一样,有一点悲哀。我不可能靠他更近些,仿佛只是爱他的仿制品,而不是他的作品。但他如果不是那么知名的话,我又何时才能见到他呢,更别提对他的感情了!有时候看着仿制品,你可以感觉倒他头顶上灼热的阳光,感觉倒他的呼吸,他典型的荷兰人高粱红的脸。他高挺的鼻子就在你可以触及的地方,他的手温暖的还有颜料沾在上面。这个人没在麦田里就像扎根一样。他说话,开口气呼到你脸上。你看他,你什么也不消说,你们都不消说什么,只有风的声音回荡。他的内心就在这里了,风里,大地上,空中,那个人自己手中。曾见过他一幅女人裸体画,女人把头深深埋在怀里,坐在地上,弓着脚,双手回抱,黑头发披散。技法极简单,我们都可以做到。只要有一只碳笔,一张还过得去的纸,粗旷些,不是专业的。里面有哀伤,很深的忧伤,分不出是他还是那个女人。又有一种女性的魅力。这就叫打动人,什么也不需要,任何多余的技术和要求只会降低最原始的冲动,而凡高有这种冲动。

可惜我见不到他的原作。我这个高度近视面对三米就像面对万水千山。花钱去面对万水千山。记得达利展,许多手稿你可以贴着鼻子看,不过达利有达利的不幸。人多得赛过菜市场。怎么办么,我们仿佛已经不需要那个叫凡高的人了。①

据凡高那次超小规模展览后几年之久的今天,我在美术馆看到了刘彦很有印象派遗风的风景画和静物画。一看介绍,果然研读凡高和塞尚很久。用笔、用色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些雨中、斜阳中、阴霾中的树木。错综的枝条,停泊的木船,色彩斑斓。我当这些是致敬的作品,不同于刘彦其它的一些作品,也从时代中剥离。印象派的高度就在那边摆着,任后人模仿不及。

注:①写于N多年前看完凡高来沪的两幅作品后。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