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植物

植物

6月上海植物街拍

6

P1040061

今年6月天气多变,先是热了几天,接着雨水连绵,天气预报连续十几天预报的天气与“雨”有关,不少城市亦出现“洪水”、“看海”热潮。接近6月底又迎来了台风。大雨中不方便街拍,在雨水止住的间隙,随手拍街头常见植物12种。 (更多…)

4月上海滨江森林公园踏青(上):杜鹃花科、菊科、大戟科等

4

蜂戏菊

云南回来后第一次正经儿踏青。滨江森林公园园区不是很大,游园道路规划为“日”字型,岔路很少,主要功能是游艺放松,烧烤、野餐、真人CS、自行车、放风筝等,植物品种不多,树木年龄不大。相传有野生獐出没,不过没看到。滨江森林公园观植物的价值在于,可以普及常见植物知识,恰逢春天阳光灿烂,各种常见植物都长势很好。既是复习课又有新课。上篇主要复习2月在昆明植物园看到过的植物,或者最近书上看到过的。 (更多…)

滇行·花木汇——蔷薇科及其它

滇行·花木汇——蔷薇科及其它

继续云南花木汇,耶,终于到了昆明植物园的最后一期!但还不是花木汇最后一期。今天要谈到虽然常见但复杂无比的蔷薇科。之前已经介绍过云南的气候,由于日照充足,云南春天到得早,上海3月下旬至4月上旬才开放的樱花在云南已经盛开。不过云南的樱花品种和上海不完全一样。随后会附上昆明植物园里两个模拟真实自然环境的特殊区域:岩石馆和水景园。如有任何错误,欢迎大家指出,谢谢。 (更多…)

滇行·花木汇——华东山茶

滇行·花木汇——华东山茶

继续山茶科第二部分,华东山茶。华东山茶即平日所说的山茶,较为常见,顾名思义,非产自云南,许多引自江浙一带。昆明植物园里的华东山茶大多也长得雍容无比,并非常见的单瓣山茶。选择一些开了的介绍一下。此外,老样子,如果大家发现错误,或有要交流的,请及时与我联系。未知植物汇总相册也在不断更新中。 (更多…)

滇行·花木汇——云南山茶

滇行·花木汇——云南山茶

山茶花科主要分布在亚洲地区,美洲有个别品种。山茶花品种繁多,自然品种多,杂交和培育的品种也不少。昆明植物园山茶园主要栽种的是华东山茶和山茶花中极为名贵的云南山茶,相传最早惊艳欧洲的山茶花便是云南山茶。云南山茶主要产自滇西,从全球范围看,本身分布极不广泛、娇贵稀少,加之环境破坏严重,导致云南山茶变得极稀有,现属国家II级保护植物。在此背景下,又凑巧迎合了世人喜艳丽的口味,云南山茶便顺理成章成了名贵花卉。

看多了普通的单瓣型山茶花,初见这些名贵的山茶花倒也惊奇。居然如此变幻莫测,竟能像牡丹、像莲花,或像玫瑰、像荷花,除了浓烈得晕眩的颜色,也有清淡款,此起彼伏,争奇斗艳。山茶花不像樱花须臾间即飘落,不同山茶开花时间相错,同品种花期也比较长,从含苞待放到完全绽放再到逐步凋零,整个周期都可观可赏,热闹得很。选择一些开了的,简单介绍一番。 (更多…)

滇行·花木汇——木兰科和杜鹃花科

滇行·花木汇——木兰科和杜鹃花科

昆明植物园的木兰园位于裸子植物区、枫香大道、蔷薇园、观叶观果园、扶荔宫等若干个区域的“夹击”之中。几乎是,从树木慢慢过渡到木兰科,出了木兰科就是大片花卉种植区了。木兰科为原始被子植物,云南是木兰科植物起源和分布中心,占全国已知种类一半以上。植物园内可见单性木兰属、鹅掌楸属、木兰属、木莲属、含笑属、拟单性木兰属等品种。虽然玉兰在上海很常见,但主要就是看看广玉兰,很单一的,植物园某些濒危品种上海并未栽种。不过玉兰科花期比较长,早春头一波的已凋谢,次波在开,但大部分花期还未到,甚至有些尚处于无花无叶的光棍休眠状。 (更多…)

滇行·花木汇——扶荔宫

滇行·花木汇——扶荔宫

汉代扶荔宫是世界上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温室。昆明植物园的扶荔宫直白来说就是温室。大多是热带植物、不适宜室外气温或土壤的植物、外来引进的植物。分为多浆植物室、蕨类植物室、兰科植物室等。草木不错,但屋舍年久失修,可以看到“小心玻璃窗坠落”一类警告牌。扶荔宫疑惑就更多了,希望大家不断质疑。同样,不明植物和吃不准植物汇总区不断更新中,等待大家解答——虽然目前为止无人解答。哎。 (更多…)

滇行·花木汇——裸子植物和金缕梅科

滇行·花木汇——裸子植物和金缕梅科

云南并不算我国面积最大的省份,却占有全国50%以上的植物种类。不同于上海满大街的法国梧桐和香樟,云南乡野间野菜野花繁多。云南山高,植物多样。比如高黎贡山,山脚绿油油,山顶白茫茫,随着纬度升高,植物物种变幻,山显得特别有风味,仿佛把一年四季全批上身。云南阳光充足,2月份正是冬末初春,早晚太阳未升时略有寒意,日头上了便是烈日炎炎无处避躲,全靠太阳硬生生把冬季拉扯成炎夏。2月份还属于旱季,上半年降雨量仅占全年15%不到。云南半个月,正经下雨仅大理一次,时长不超过10分钟。不正经下雨大理有2次,日头正烈,雨水点滴了几下,不超过20秒。我们紧张地以为要下阵雨,争着撑伞,当地人却稳坐不动,说雨水很快结束,不必担心。回忆起来从未见过当地人带伞、撑伞。 (更多…)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