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旅行

旅行

滇行·昆明——区域性国际城市

滇行·昆明

在昆明街头看到昆明新的目标是建设“中国面向西南开放的区域性国际城市”。这个说法很好玩。昆明既要国际化、现代化,又要强调中国西南地区桥头堡的责任,以此为自己增加砝码,区别于东部沿海的几个国际化大都市。于是出现了“区域性”和“国际”这对矛盾的词儿。 (更多…)

滇行·序

滇行·序

三个女生,2月7日-2月25日,去掉在机场的纠结时间,云南大约待了17.5天。此番旅行波折不断,车祸、开刀,飞机玻璃窗破损,晚点接近8小时,原本2.5小时的航程,空中超长盘旋超过4小时。巴士在山上抛锚,大风威武树倒路断以至于封山。兴冲冲地去泡地热温泉,结果装修关闭。被飓风直接从非机动车道横着吹到机动车道,如果后方有卡车,我已经挂了。整晚的长途卧铺车停尸11小时,蛇形路段接二连三的狭窄山路遭遇其他车辆抛锚阻塞路段,司机腾空右侧两个轮子才好不容易过去,如若不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估计又挂一次。倒是从此识别了众多交通指示牌。

感谢所有支持我们本次旅行的朋友、同事、家人,特别感谢提供过云南相关讯息的朋友们。你们的帮助比LP更大。旅行,然后看到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今日起一边回归上海生活一边连载云南见闻。第一部分关于云南植物。

#题图摄自泸沽湖,尼塞和小落水之间的公路上。

杭州游记

第一次游杭州,深感苏东坡是杰出的城市规划大师。成功的城市规划能让代代人都获益匪浅。杭州并没有天下一绝的名山大川,但包括最大看点西湖在内的人造景观功夫做足,从西湖环顾四周,群山虽不高,却颇有层次,由深入浅,高低错开,单一色相,清晰的明度区隔,生动的线条表现,另外点缀着塔和亭,如入平面的水墨画中,美轮美奂。这塔和这亭出现地恰到好处,西湖东侧城市化的远景也于西湖融为一体,环顾四周,感觉非常之好。

从苏堤到亭台楼阁,再到原本用来丈量水位的三潭,引水造景,无不是成功的人为改造。杭州山清水秀,西湖自不必说,即便是离开西湖有一点距离的普通街边树木上也会有松鼠窜出。一个现代化都市,环境却保护得如此之好。我是很为上海汗颜的,杭州大鲤鱼活蹦乱跳,而上海只有死水一潭。不久前才去的苏州在水质保护方面也与杭州有较大差距。

不过杭州的老百姓给人怒气冲冲的感觉。服务性行业从业人员怕是游人见多了,大多显得比较拽。摇橹的师傅说别看一小时80元,他才拿30元,都被书记拿去了。一边喊累不想多划一会儿一边万般无奈状。餐饮、火车站基本都如此,游人要看他们脸色。红泥的女服务员还小小地发了下脾气。起初有些不解,后来我猜测可能和金融危机以及交通太差有关。杭州环西湖一带市区内由于没有地铁和高架,周末下午至傍晚游人密集时全线拥堵的样子比上海都壮观。花上三四倍的时间很正常。为了赶火车回上海看《南京!南京!》首映,我拨打警察叔叔的电话求助,没想这求助电话是个热线电话,很难拨通,好不容易通了交警大人却说这不关他们的事,我说你们服务行业态度太差交通太烂所以我以后不来旅游了,他说来不来是我的事,杭州的交通问题我应该自行解决。我觉得既然地铁还没造好,你们杭州人都知道交通拥堵,就该在火车站、机场等主要交通枢纽地区张贴告示,警告游客哪些时段应当特别小心。在公交车和出租车上就该滚动播出拥堵路段情况。并开通一些绕开关键路段直达火车站的特殊公交。此外除了限制私家车数量,还应适当限制出租车数量,现在绿色的出租车太多了。在不适合发展高架的地区应当大力扶持公共交通。杭州推广的自行车租赁不错,不过对游客来说还是不够方便,绕西湖两三小时闲散逛逛还好,真的当交通工具不行。我看杭州正在建造地铁,应该能缓解一些压力。

总的来说,杭州不似苏州那般小家碧玉、有那么多耐看的小景致,杭州很清很淡,同时又视线开阔、怀着大志。我在西湖边上看到了林徽因纪念碑。以前我本遐想杭州这个城市的气质是否与林徽因相通,去了之后觉得不是那么回事。灵隐、雷峰塔,以及其它一些近年来修缮的景点气息都不对头。东坡肉也不如苏州的好吃,不知怎么回事,觉得不够甜。有时你可以看看一个城市的狗,是憔悴还是慵懒?狗大多愤怒,人应该不会个个乐呵呵。城市节奏越来越快、民营经济蓬勃发展,隐隐感到杭州就像他们冲劲很大的洒水车一样压力过大。哪个杭州人会下班后上西湖泛舟享受闲散心情?有钱人可能会。一块块地圈得太清楚,老百姓休闲放松就得另辟蹊径。

比如第二日我和gamin就另辟蹊径去浙大晃晃悠悠。这天的太阳能烤死人。依山傍水的浙大玉泉校区和同济校园格局相似之处不少,门前是丁字路口,进门后正中是花坛,两侧为教学楼,严格对称。这里有更为高大的毛像和更加不清晰的导航牌,还有像同济百年校庆整修前那样郁郁葱葱的树阴。我校建筑这块当年是从浙大搬过来的,于是有种追根溯源的感觉——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太久。除了玉泉,还去了西溪校区。西溪位置类似南校区,气氛奇特,不过比沪西校区和谐。站在七楼走廊尽头,打开窗,下面是空落落的浙大幼稚园,前方是一栋高大的妖怪楼。风声很大,百感交集。

且逛北山南山,城市的同化浸透在每家酒吧每家书店每个树阴下。你得学会从城市中超脱,以古人的眼光重新看此山此水,慢步,不要赶景点。最后可恶的城市还是把我包围。半夜里乘火车回到上海,广播里介绍上海时不忘顺便介绍世博,这和在苏杭看到海宝的感觉差不多。

附原始行程表:

4/17
07:44-09:12 动车,上海南站到杭州火车站
09:12-12:00 从火车站沿西湖大道到达西湖,逆时针顺序游览,湖滨路,走北面,岳庙,苏堤,雷峰塔,南山路
12:00 午饭在吴山广场吃川菜
13:30-14:30 乘船上岛
14:30-18:00 去灵隐寺烧香,登飞来峰
19:00- 回市区吃本帮菜,住宿

4/18
8:00 起床
9:00-9:40 吃早饭,浙大玉泉校区
10:00-12:00 西湖外围绕过,去龙井村
12:00 在山里吃午饭
13:00-15:30 虎跑梦泉
15:30-17:00 回市区
17:30-18:50 动车,杭州火车站返回上海南站

真实情况是,逛了西湖、灵隐、浙大,走了城区一些路,没跑很远。两月份A劝我去杭州散心,线路是一大早火车站K7直达灵隐,烧香爬山,下午绕西湖散散心。想象中会很悠闲,事实上灵隐虽然没寒山寺那么恐怖作为佛门圣地人也确实多得够呛。爬飞来峰的乐趣在于途中偶遇的佛像,该峰本身非常无趣。一线天顶上佛的影子令人恍惚,如有神兆?

再游姑苏

苏州

小时候母亲大人带我去过苏州,后来学校春游时又去过个别园林,所以我也算去过苏州。不过春游一事我已记不确凿,不知该向哪批同学求证;而我妈足足回忆了一个礼拜、硬是等我从苏州回来后才想起来仿佛真有那么回事。当事人已毫无印象,可见此事多遥远。母亲大人也有到了一地悠悠荡荡瞎逛不拍照的习惯,所以我是否去过苏州基本算是缺乏人证物证“死无对证”了。

落此文作证。记新苏州之行。

三月十四白色情人节与三月十五日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两日——即己丑年二月十八及二月十九两日,次日恰为观音生日——我与宁至新苏州寻友人Parasite小聚,觅安逸、温旧时闲情。因为跟着宁走,此行成了姑苏建筑之旅。我无才,不能让此行变成文学之旅,无法尽享苏州人文景致之韵。行走青石路上,别提吟诗作对,不扭伤脚就不错了。

我之所以说苏州“新”,全因所到之处无一处没被改造过或开发过,看得出苏州政府保护古建筑力度之大,拉动经济、促进苏州发展决心之坚。有些景区保护完好,有些已被完全摧毁。

我们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平江路,属老城改造区,也是古建筑保护最成功的地方。河的一边是民居,另一边是酒吧、茶坊、古琴艺坊之类雅兴十足的店面。当日阳光甚好,水面泛起的波光在粉墙黛瓦上游离,柳树露芽,微风徐来,杨柳垂髫,水波不兴。苏州老城改造区内充满生活气息:居民依然在其实底色已经不对的水中洗刷,各种品种的狗穿街而过——在苏州随处见狗,尽无一只种类重复。七拐八拐还见《黑衣人》中说RAP的那位黑衣狗当街撒欢。同时这里非常精致小资。咖啡馆哪家没个英文标识,哪家没个厉害的价格,主要还是面向国外友人。不少貌似是民居的房子都经过改修,白色混着黑色的泥灰糊出的墙,倚着旧房屋的结构翻修,修旧如旧,却也难免透出新来。而晒衣架和路灯都如此雕琢考究,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在上塘街也见居民借公共设施美丽的装饰纹路晾晒衣服,居民对美总是有自己的看法。拐入某条街,还见一栋七八十年代老式民居因河道拓宽而让房门直接临河,只能修出凸出于河面之上的走廊,并辅以过河桥梁一座,模样好生奇怪。强扭的规整?改造的痕迹?就好如武宁路北面的人行道因为道路拓宽改造而硬是从中间被分成两部分,临马路的外侧比临店面的内侧高三个台阶。

平江路新旧错落的房子基本沿袭统一的风格。市区内建筑大多白墙青砖,梁角飞扬,且大多为二层建筑,没有高楼。平江路上唯一的新派建筑乃本校配合苏州河道治理所作的一家餐馆。垒起的青砖与周围建筑和谐相处,不突兀,内部空间很通透,算是成功的改造。

历史沉淀不是乾隆题个字就有的,而是靠苏州人千百年来的日常生活积淀而来。即便没有竖什么碑提什么字,但因为建筑环境得到了保护,平江路最符合人们印象中柔和、富有诗意的苏州形象。早晨九点,大多店铺还没有开门,清雅,安静,只闻鸟鸣。和煦阳光下,漫步其中甚为舒适。反观上海翻修改造投入商业运营的石库门建筑群如新天地一带,无不商业气息过重,以借虚名为主,满足国外游人猎奇心理,让人周身不适。

沿平江路一直走就到了拙政园和苏博这带。知名景点无须多言。较大遗憾是苏博的软件做得不足够。恰逢“雕塑与建筑——比利时费利克斯•鲁林雕塑特展”,但展品的中文名及说明让人怀疑是用在线自动翻译翻就,夹杂英语不说,句子也不够通顺。常规展区虽然有足够的志愿者充当解说,但部分展品照明不够,灯饰损坏了没有立即修理。导致我们企图看云雷纹、规矩纹这些纹理时非常吃力。展品质量恐怕也不能和上博相比。倒是贝氏建筑颇多看头,处处仿苏州园林手法,有时忽一抬头见窗外精心搭配的景致让游人有小惊喜。相当耐看。

至于拙政园,起先感觉和天山公园差不多,过了一廊方见精彩。不多赘述。

踩了几个点后,在苏州市区闲逛,寻觅晚餐地点和住宿地点。苏州人生活节奏明显比上海慢,马路都不宽,虽然中心城区商业街的品牌与上海相差无几,却依然让我想到九十年代的徐家汇、新华路。当日在粥公粥婆吃了午饭,在协和饭店吃了晚饭。苏州菜甜而不腻,相当美味。协和饭店的低调态度我之前也是闻所未闻。一家处于闹市区的大饭店,晚间高峰期竟然大门紧闭,霓虹灯也不开。冒冒失失的吃客刚推开门就被服务员以已客满为由立即推出去,只有老吃客有机会进来坐着等。生意好到服务员早已练就非人速度,第二个菜还没点完第一个菜已经端了上来。到后来盘子都不够用了,酱汁肉里的几棵菜还没吃完就急着收我们的盘子。很快菜也没了,我们点到的油爆鳝糊极有可能是最后一盘。最意外的是,忙成这样了竟然还有位厨师端着硕大的生日蛋糕跑出来当着众人面给一位老员工过生日。除了美味,苏州当地菜馆的风格也算一绝。

晚上逛了雨果书店,发现既有新书又有02年左右半新不旧的书,即便是常见的书系,也是上海书店不常见的品种,总的来说还是有点乐子的,勾起许多回忆。且终于觅得《旷野呼告》。顺道又在爱尔兰酒吧亲眼目睹利物浦再灭曼联,爽得很。爱尔兰酒吧为了迎接St. Patrick’s Day在搞活动,给我感觉苏州酒吧和上海酒吧差不多。可能有球有啤酒的地方都比较窝心。

第二日去了另一条翻修过的步行街:山塘街。感觉就跟多伦路名人文化街一副模样。这路都是打弯的,沿街为民俗特色展示店。在苏州就是旧货店、丝绸店、糕点小吃、紫砂茶壶,附面向河面的戏台——但又和社戏里不大一样,河面太狭窄。这些店是比较无趣的,这边的房子也有作假之嫌,其格调不如平江路。在这里寻吃食倒是不错,临河坐下,晒晒太阳,吃苏州甜蜜的小吃,蟹壳黄什么的,人都酥了。

午饭在普通居民区内的小饭馆解决。小饭馆的家常菜味道也不错,上菜速度也是超快。出了老城区,苏州和上海也就没什么差别了。小区的建筑也是方方正正灰蒙蒙的,并未坚持什么风貌。马路宽了不少,有立交桥,有高楼,更有大量灰尘。和老城区比起来仅一个优点:交通终于得到改善。要想来苏州放松心情,留在平江路就可以了,出了城感觉差不少。

不过最糟糕的经历还要数寒山寺一游。某人今年二月对寒山寺的贬低我倒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寒山寺寂寥之境想想都美。晚上能在荒郊野地泊舟倒是以愁消愁的好方法。结果我们发现寒山寺在修大钟大碑园,且已经完成了主体翻修,可谓金碧辉煌,人声鼎沸。整个寺里我们只遇到了一位僧人,推销佛珠等纪念品的服务小姐倒是不少。随便扫了一串,开价在480之上。不知与这天恰为观音生日有无关系,香客多得摩肩接踵,整个寺处于浓重的商业氛围之中,弥漫着烧钱的愉悦。导游们带着旅游团从后门下车绕到正门进去,再从后门出来。导游们拿着大喇叭介绍张继泊舟的方位,精确到米,导游还知道张继是用右手食指写的诗。他们的声音伴随着钟声此起彼伏。张继如果看到今日的寒山寺不知会抒何种情?翻到新闻报道说寒山寺方丈感谢国家政策好,让他们能有机会修复、展出108口寺内收集的古钟,有机会让遭到严重破坏的寒山寺进行大规模翻修和兴建。偶见平江路上青旅老板说自己一直没去寒山寺,怕坏了印象。综合可见,好奇心太重总也不好,所谓出了解脱门,姑苏城外寒山寺,白日钟声烦刹人。

为了重新拾起兴致,弯去了留园。留园相当别致。小巧却错综,层层叠叠,回廊应用巧妙,空间分割极巧。堪比打破时间空间、小径分叉的花园。虽不是迷宫,却处处尽心,时时有岔路,上行下行,回个身又是一番景象。除了像黄蜂一样跟着导游排成行行进的旅游团(他们也算没头苍蝇),散客大多处于迷路状态。几人争辩一通,突然有人番然醒悟:这里仿佛来过。每个转弯处的景物都为不确定性增加了砝码,迷惑你于眼前。故不看地图逛留园是相当惬意的。

同时非常留念苏州豆腐干。某人说动车有矿泉水发放,显然广告期一过就不发了。某人念着邂逅或者艳遇,结果也就遇了一位深圳兵哥哥,并无奇事。大石头巷浮生四季青旅的狗狗唐伯虎算一大艳遇。苏州的狗比上海的容易亲近,看上去比较质朴。在苏州见一主人教唆自己的爱犬与另一犬吵架,岂料该爱犬叫了没两声就面露羞愧,尽显内心挣扎。哪像我家小区里的狗,个个几百年没见过同类的样子,没个消停。有关在阳台上的、有仅在一楼小天井里泉养的,更有甚着将狗赶至窗台外搭出的小木板上,那狗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惨叫。条件如此恶劣,怎能培养出情感丰富的唐伯虎来。

最后感谢姐姐的盛情款待,感谢宁这位好向导,感谢某人的指点,苏州的路比上海好找得多。感谢老天爷,阴雨了一个月终于放晴。梅花迎春尚在枝头,山茶却已压枝低。头一天白玉兰还在含苞,次日就开得一片灿烂。如此朗日,这个周末诞生了今年第一波踏青高峰在情在理。看别人的照片感触不深,亲自一走才发现两天根本走不过来,苏州这地方可以一去再去。

浙西大峡谷出游

上周末去浙西大峡谷春游一次。归来后倍感神清气爽。

第一天去了火山大石谷。火山早就停喷,主要看石头去。总体感觉就是天然美景加上人为虚假。入口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标牌煞是惹眼。之后一系列莫名其妙的景点。好端端一块石头硬是凿俩圆点划一弧线,变成癞蛤蟆。山上普通的一块巨石被叫做飞来石。一块难得的平坦大石被刻上中国象棋棋盘。还有官帽石、青蛙石之类,七仙女在此地下凡沐浴的传说。人为修缮的水泥过道,一元一串的竹笋。一个天然环境被改造成公园一样。游人如织,能安心一两个人慢慢走慢慢逛的机会甚 少,需要不停地给旁人让道。另一条未开发完毕的小道情况好些。最是难忘幽谷旅社饭店里少一个前爪的滚圆三角猫。

第二日去了浙西大峡谷。前一天还艳阳高照,下一天就暴雨如注。冒雨漂流,浑身湿透,伞漏水,鞋进水,最终单穿T-shirt,裤子卷到膝盖,配拖鞋一双,一身短打,整个一摸鱼的。雨天拍照不便,行路不便,观景不便,容易感冒。但是雨天的浙西大峡谷分外美丽。烟云袅绕,宛如仙境。风清凉,水剔透的。

怀恨在心的是当地都是竹子,头天晚上吃了一顿竹笋大餐,毫无油水,非常不爽,全当减肥用。真是个养颜的地方。

选摘一些照片。感谢拍照的小男、小泥和史同学。好美。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