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特写

特写

迷失森林中——新声音狂徒(三)

slow meadow

新声音狂徒第三期。这个不定期的栏目关注电音世界和与电音相关的跨界音乐人,聚焦当下最新的专辑,推荐有想法的新声音。这些音乐人有的也是从模仿前辈开始,有的天生不懂循规蹈矩为何物。有的在模仿学习之后开拓出了自己的道路,有的一出道就被惊为天人。回眸前两期曾经推荐过的音乐人,Nicolas Jaar(Darkside解散后Jaar单飞)、Suuns、Luke Howard、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Blanck Mass(Fuck Buttons的Benjamin John Power)等在推荐之后都推出了非常棒的新专辑,以不同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创新之路,可喜可贺。

本期会引入一些氛围和Drone含量更高的作品,换一换路数。在当下,音乐风格的跨界成为必然趋势,网络时代资源获取如此方便,谁不是各种风格都听一些的呢?假如现在也和早年一样,使用了电子设备就归类为电子音乐,那电子音乐的面貌就会变得模糊不清,成为庞然大物。事实上局面已经如此。下属细分流派各个都变成难以一言以蔽之的复杂体系,互相交织,就像一片各种动植物共生的大森林。而我们的新声音狂徒们并不喜欢沿着笔直的宽敞马路前进,他们都特别热爱在这片森林中徜徉,在不确定性中历险。 (更多…)

巴托比音乐人——巴托比在乐坛的朋友们

巴托比音乐人(Bartleby Musician)指那些患有巴托比综合症的音乐人。患病者通常很有才华,他们要么曾经创作出极为成功的作品,证明过自己的实力,要么有足够证据表明具备创作出杰作的能力。就是这样一些原本旁人以为会取得巨大成就的人,忽然之间开始以各式各样的理由选择说“不”。他们并未罹患让人无法进行思考的重症,比如老年痴呆症,也没有严重伤残。他们并未投身其他更耗精力的领域,也没有什么奇遇,比如像法国作家圣埃克苏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léry)那样当一名正式的空军,某日驾驶飞机出巡时从地球上消失。这些巴托比音乐人大部分时间安然地坐在室内,只是自愿停下脚步,让人生留下空白,不再发表作品。

有些人能从此症状中恢复,重新开始创作,而有些人直至去世都再也没有作品发表过,留下一个个谜团。

巴托比综合症从小说界蔓延过来。最早由西班牙小说家恩里克·比拉-马塔斯(Enrique Vila-Matas)在他的作品《巴托比症候群》(Bartleby & Co.)中提出。最初的原型是美国小说家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和他笔下的巴托比。梅尔维尔因为不愿被定型为只会写冒险小说的作家,无法忍受编辑对他《白鲸》之后其他类型作品的无视,自愿封笔,选择当一名普通的抄写员,通过抄写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他就像他1853年的短篇小说《抄写员巴托比》(Bartleby, the Scrivener)中的主角巴托比一样,每日躲在屏风后面不断抄写,自愿选择说“不”,自我封闭,完全无法融入社会,他的封笔是对这个社会的无声反抗。对此瑞士作家罗伯特·瓦尔泽(Robert Walser)或许给出了一种比较好理解的答案。他写出足以改变德语文学发展方向的小说后,在人生最后的阶段藏匿于精神病院。他对他销声匿迹的行为是这样解释的:“瓦尔泽这个人,其实一点儿都不想有所成就,他只希望从此被世人遗忘”。 (更多…)

另一种门道——2015年合作与单飞专辑选

合作无界。才华横溢的音乐人埋头苦干一阵后,有些会去联合一些可以互相激发灵感的小伙伴们,看看能不能擦出新火花,发现新世界。有些音乐人在现有乐队照常维系的情况下,穿插于不同的乐队,和不同的音乐人玩一对一单独合作,或者自己出出个人专辑解解闷。每年都有很多音乐人做出这样或那样的尝试。有时他们会跨界,像Rihanna、Kanye West和Paul McCartney合作单曲《FourfiveSeconds》,也是无所谓摇滚、Hip Hop的界限,反正都在流行音乐的大范畴内。有时他们会跨国合作,比如EUS、Postdrome和Saåad绕了整个地球、克服时差困难才完成了合作。如今互联网帮助了不少独立音乐人。有时音乐人发生合作只是好友相聚,本身没想太多。偶发合作还有可能变成常态,激发出下一次合作,甚至干脆催生出一支新乐队。无穷的新鲜感和好音乐也正是从这些合作的缝隙中涌了出来。 (更多…)

中国风来了

中国风来了——中国在哪里呀,中国在哪里,中国在那老外的歌声里

从今年年初开始,Blur新专辑《魔鞭》(The Magic Whip)的一系列放送引起网络上的持续热议。中国文化还能这样那样玩。在开脑洞的年代,不弄个大新闻怎么能红。 (更多…)

In Label We Trust: 伦敦新古典氛围厂牌Erased Tapes Records(节选)

I

和fanmu一起为无解网(wooozy.cn)写了篇厂牌专题:In Label We Trust: 伦敦新古典氛围厂牌Erased Tapes Records。Erased Tapes是个人很喜欢的厂牌,无解网发了这篇文章后,被厂牌官方推特点了赞,很开心呢。

我挑选了最喜欢的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和Nils Frahm来写(但是喜欢的不止他们,很难挑啊)。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这篇缩写自此前关于2014年上半年新古典专辑推介的文章:无言诗,或许你已经读过了。Nils Frahm这篇简短的介绍是新写的。完整版本图文和试听,请戳上方的无解网文链接。 (更多…)

众筹:集众人之火,燃音乐之心

如今众筹已经成为群众喜闻乐见的筹款方式。从电影人到音乐人,从作家到科技达人,有着各色各样点子又想付诸实践的创意人士不用苦苦等待一个有实力的金主出现,便可以直接和用户沟通,从用户那里获得预支款项用于实现想法。网络让这种民间集资的方式成为可能。经过几年的发展,像Kickstarter、Indiegogo等知名众筹平台颇为有收获,从Kickstarter走出来的电影进入电影院,走上奥斯卡等主流奖项领奖台,圣丹斯独立电影节每年有超过10%的影片其资金从Kickstarter募集而得。Ghost博客写作平台等风云网络产品也是从Kickstarter上筹集开发资金。对音乐人来说,Bandcamp、Soundcloud是贩卖专辑、推广音乐的好平台,众筹平台却是募集更多资金、完成进一步产品化的地方。发布试听、贩卖MP3上Bandcamp,如若想要进一步发展,筹集资金拍摄纪录片、展开巡演等等,众筹平台不失为一种选择。众筹平台也全力帮助新生代独立音乐人,Indiegogo已与厂牌合作,协同挖掘新人。 (更多…)

无言诗——2014年新古典专辑推荐

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

时间进入21世纪,对作曲家的定义越来越模糊。我们看到,实验音乐人、唱作人、爵士音乐家、大学作曲专业毕业的学生、电子技术达人和程序员等等不同类型的音乐人之间并不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新的科技和传统乐器、新的创作手段和古典乐,两者之间也并不存在绝对的矛盾。相反,在当今作曲家手中现代与古典越来越相互融合。20世纪开始出现的Modern Classical(现代古典乐)在几代人的努力下,演变出多种流派,接力棒在古典乐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实验音乐人John Cage、Max Richter等人手中传接,Neoclassical(新古典)、Post-classical(后古典)等称谓应运而生。发展到如今,其中的边界并不是太清晰,因为有源源不断的音乐人在尝试着“越界”。A Closer Listen总结得好,无论是叫新古典(Neoclassical)、当代古典(Modern Classical)还是当代创作(Modern Composition),这些都是当代古典乐。 (更多…)

90后的音乐世界

9

Nicolas Jaar

时间嘀嗒轮转,转眼间1990年出生的90后已经到了24岁的年纪。一些年纪轻轻的初生牛犊登上舞台,并且拥有了自己的簇拥。他们大胆张扬,你肯定能从他们的音乐中发现单调和稚嫩,但是其中的某些音乐人已经在20岁不到的年纪找到了自己将要为之努力的方向,并竭尽全力展开了自己的音乐探索之路。24岁,对青少年偶像歌手或者童星来说已经是蛮大的年纪,而对音乐创作者来说还非常年轻,才是职业生涯刚刚起步的时候。下面要介绍的这十几位90后少年在音乐生涯初期便引起关注,他们的未来不可限量。 (更多…)

死亡之歌

有个朋友说,性与死亡是人类永恒的两大主题。有些人沉湎于享乐之中,有些人向死而生;有些人回避死亡,而有些人则思考死亡。在音乐人中,也免不了有一些人曾经谈论过死亡。有些音乐人以死亡为主题创作出了专辑,有些则谱写出了令人难忘的歌曲以怀念故去亲友,或与死亡抗争,或与之和解。有些音乐人挖掘历史资料,重新阐释死亡的意义,而有些人则表达了自己对死亡的看法。在欢愉之后,或许这些死亡之歌反而能打动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抚慰内心深处那喧嚣过后难免会浮起的一丝丝忧伤。 (更多…)

跟着音乐去旅行

喜欢用文字表达的人旅行归来会写游记,热爱摄影的会拍回一堆照片。而音乐人的一次精彩旅行或许就意味着一张专辑的诞生。他们把专辑当作自己的旅行册,用音符作为文字记录下所见所闻,用他们的音乐带领听者走进一个全新的地方。有时候音乐人以陌生者的身份来到了听众熟悉的地方;有时候音乐人向别人介绍自己熟悉的故土,而那里对听者来说却是个陌生的地方,音乐超越文字、跨越全球,传达到了地球彼岸人们的耳畔,地域差异让这些音乐在不同人身上发生了不同的化学反应,有时是新鲜,激起去旅行的欲望;有时是对熟悉的东西产生了新的看法,个中微妙妙趣横生。本期专题就将挑选一些和旅行、和一个城市相关的专辑,让音乐人们带领你贯通北南极、纵横东西方,游览全球。 (更多…)

冷知识奇谈——新声音狂徒(二)

Engravings

新声音狂徒第二期。新声音狂徒第一期曾推荐过包括Fuck Buttons、Dirty Beaches、Dan Deacon在内的9个乐队(或音乐人),他们无论被归入何种音乐流派,都在音乐形式上有所创新,为寻找到全新的声音而着迷。本期新声音狂徒将继续介绍几位致力于寻找新声音的音乐人。他们有的尝试着混搭不同的音乐类型,试图调配出全新的展示方式;有的在专辑主题选择上富有创意。无论这种创新的接受度如何,无法否认的是他们做出了新鲜有趣的东西来。在这些音乐人中,不少还非常年轻。在这个流行音乐愈发走向无法归纳、没有共通点的年代,这些年轻人就是未来的新鲜力量。 (更多…)

Tindersticks和Chamber Pop一起走过的二十一年

T

tindersticks

什么是Chamber Pop?上世纪60年代即有Baroque pop,一些音乐人开始尝试融合古典和流行,上世纪90年代有一些英国另类摇滚(Alternative Rock)乐队企图恢复当年的传统,融合古典与流行,做一些可以称作室内流行乐的东西来,从而诞生Chamber Pop。其实还有其他一些流派融合古典与流行(狭义Pop)或者融合古典与摇滚,比如艺术摇滚,甚至新古典。但艺术摇滚会诞生摇滚歌剧等更宏大、更接近古典作派的音乐,而Chamber Pop大多是短小悦耳的流行作品,虽然他们会使用管弦乐器等古典乐常用乐器,用美声唱法,华丽丽的。而Tindersticks是Chamber Pop的旗帜之一。 (更多…)

象六迷踪

elephant 6

时隔十多年,Neutral Milk Hotel今年以原班人马重组并展开全球巡演,年底更是巡至亚洲的台湾、日本等地。这让我们重新想起90年代象六的辉煌时期和象六引领的新迷幻回潮。当年英气勃发的少年们如今在干些什么呢?本文将追溯象六的前世今生,献给Neutral Milk Hotel,预祝亚洲演出圆满成功。 (更多…)

新声音狂徒

Slow Focus

自从Alternative诞生后,音乐愈发快速地朝不同方向发展,变得风格各异、无法归类。有一些分支梳理不清,比如新迷幻(Neo-Psychedelia),不需要往50、60年代追迷幻的根,就是听听80年代英国后朋向的新迷幻,90年代美Elephant 6的迷幻民谣再到如今的Animal Collective,那也是天壤之别。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对新声音痴迷,犹如疯魔一般。而科技的发展更是渗入音乐世界。就且看那些后生用了何方法宝,将摇滚和噪音插入电音世界,制造出一个又一个“Fuck New Worlds”。 (更多…)

Finding Danny

F

加拿大温哥华音乐人Dan Bejar参加过许多乐队,比如个人Project:Destroyer,温哥华Supergroup:The New Pornographers,和女友二人组:Hello, Blue Roses,和Wolf Parade、Frog Eyes成员一起组的Swan Lake,等等。9月19日的时候用了一下午整理CD以找寻一张of Montreal的专辑,顺便发现5张The New Pornographers的碟。于是,在豆瓣上记了一篇Finding Danny!没有人看,所以再转到博客中。 (更多…)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的北极星奖得奖声明

G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凭借2012年的回归之作《Allelujah! Don’t Bend! Ascend!》毫无悬念地获得今年加拿大北极星音乐奖。获奖后他们没有参加颁奖典礼,反而在所属厂牌CONSTELLATION上发表得奖声明一篇。他们希望此文传播得越快越远越好。并决定将奖金3万美金捐助给想要学习乐器的服刑犯。GYBE指出的是相当严肃的问题,而我们国家创作音乐的环境或许比加拿大更恶劣。 (更多…)

绚烂、苦愁、磅礴、流行——浅谈人声后摇

后摇(Post Rock)被有些人看作是纯器乐的一种。大部分后摇的一大显著特征就是没有人唱。作为另类音乐(Alternative)的一个品种,摇滚乐在当代的变体,后摇最大特征是保留另类音乐的不可定义性。诞生初期就因为各种鼻祖型后摇乐队风格不一而一直被人诟病这个音乐流派特征不明显、到底有什么规律、为何差异如此大的音乐被归于同一类等等。后摇有时与古典乐无限靠近,同时有摇滚的血脉。许多新生乐队沿着前辈开拓的分岔路继续走下去,又不断融合更新的元素进来,枝繁叶茂。在一直枝繁叶茂延续至今的那些分支中,就包括了人声后摇。

人声后摇顾名思义,就是使用到人声的后摇。既包括从始至终都有人声的乐队,也包括本来没有人声、后来转型加入了人声的乐队,只要是并非只使用过一次两次人声的,就能算。 (更多…)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Username or hashtag smalloranges is incorrect.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