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专访

专访

我们是变色龙——专访amiina

冰岛音乐的崛起绝非一两个人灵光一现。你知道Sigur Rós搭配交响乐团气势恢宏的演出背后有多少其他小伙伴共同完成演奏、付出努力?你知道有的乐队可以独立演奏数十种乐器,甚至所有你想象得到和想象不到的乐器吗?你知道在空旷的冰岛自然风光中演奏时脱么超脱的体验吗?在众多冰岛优秀乐队中,有一支最近来到了中国,那就是amiina。 (更多…)

法国2次恐袭都发生在他家旁边,他说他的目标是用金属的技法做一些轻盈愉悦的音乐——专访Alcest主唱Neige

“我从小就喜欢关于日本的一切”

法国乐队Alcest是国内歌迷很熟悉的老朋友了,自2011年起,他们就多次来中国演出,每每新专辑巡演都要带上中国。已经走过10多个国内城市,还曾参加过2014年的草莓音乐节。今年4月携2016年的专辑《Kodama》再次展开中国巡演,继续一期一会的约定。 (更多…)

澳大利亚后摇的恒心——专访Sleepmakeswaves

被热情的阳光和湛蓝的大海包围着的澳大利亚从不盛产后摇音乐,但并不是没有。Sleepmakeswaves就是一支值得推荐的澳大利亚后摇乐队,代表着澳大利亚之声。组队10年,他们在澳大利亚本土拿奖,在世界各地巡演,早已走出澳大利亚。曾经登上过最著名的跨界平台:美国SXSW音乐节,口碑最好的后摇音乐节:比利时的Dunk!音乐节,他们和65daysofstatic、Russian Circles、Mono、Boris等诸多后摇大牌乐队同台,以特别摇滚、格外爆裂的现场著称,既有激情如金属音乐的那部分,又有好听好记的旋律,多种风格融合在一起,在耐听性和刺激性方面都有突破。虽然乐队发生过多次人员更迭,但他们总是能从变化中吸取新鲜力量,多年来紧随新音乐的潮流,并且始终保持着不俗的现场实力。


图/《…And So We Destroyed Everything》

Sleepmakeswaves此前有过2张录音室专辑和若干EP、现场专辑。发片速度不算快。2011年发行第一张专辑《…And So We Destroyed Everything》时他们是以未来之星的面貌出现的,并且迅速在后摇圈获得称赞。彼时网络已兴起,他们是最早一批通过互联网享受到社交网络兴起甜头的乐队,通过自主发行作品,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将自己的声音传到世界各地,其中也包括中国。2008年自行发行的EP《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豆瓣近4000人听过,3000多人评价,他们在国内的走红程度超过了某些Sleepmakeswaves为之暖场的著名后摇乐队,虽然未签约厂牌的乐队一般来说可以理解为寂寂无名。不得不感慨Myspace之类社交平台的神奇,让好音乐可以自己发生,无关乎是否签约厂牌,也与传统的媒体渠道营销策略无关,有了网络,直接跨洋。当然,这张EP后来再版了,他们也找到了合适的独立厂牌,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2015年他们第一次来中国演出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惊叹于在中国的超高人气吧?有一点点闷骚(内敛),有一点点爆裂(发泄),又很好听的纯器乐音乐,仿佛是最合胃口的片剂。2014年的第二张专辑《Love of Cartography》在好口碑的基础上又有所改进,专辑后半段口味不那么重,可听性上升,虽然有些乐迷表示不习惯,实际上后半段是比第一张专辑更成熟的,《How We Built the Ocean》、《Your Time Will Come Again》、《A Little Spark》等,预示着乐队更大的野心和创作活力,也让人对他们的新专辑有所期待。


图/《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

今年这支澳大利亚后摇乐队Sleepmakeswaves携最新专辑再次来到中国。这张3月24日发行的专辑《Made of Breath Only》是他们的第三张录音室专辑,应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决定乐队发展方向。早在曝光曲目、封面和专辑名之前,他们就率先公布了新专辑全球首演的地点是中国。他们觉得2年前的中国巡演是他们乐队生涯中最难忘的体验之一,中国乐迷的热情出乎意料,他们迫不及待地希望可以再次享受这一切。在Sleepmakeswaves开启中国巡演之前,我们对乐队进行了采访,听他们简单聊一聊神秘的新歌和即将到来的中国巡演,组建乐队的艰辛,以及对未来的打算。 (更多…)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讲述者——专访丹麦后摇乐队The Seven Mile Journey

丹麦这个人口规模大约只有上海四分之一的“小”国家在音乐方面一点儿也不缺兵少将,已经有多支丹麦乐队来过中国巡演,并且几乎每支都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比如凭借销魂人声和优美旋律签约主流厂牌的大牌独立乐队Mew、来过2次中国的融合创新派独立乐队Efterklang、主唱风骚高仿Nick Cave的Iceage,这其中不得不提丹麦后摇乐队The Seven Mile Journey。他们2015年来中国演出的时候取得空前成功,可以说趁着中国后摇热的东风,挤爆了上海的MAO,人气几乎可以说超越了资历更深的Mogwai、The Album Leaf。如此这般风风火火地在亚洲觅得知音,今年他们展开新专辑《Templates for Mimesis》巡演时果然率先想到中国,送来又一次幸福。 (更多…)

艺术需要能直面自己——专访MONO吉他手Taka

要说如今中国后摇乐迷们最喜欢的日本乐队,MONO一定赫然在列。他们以大气磅礴的声势、美妙的吉他噪音、以及严肃的创作主题著称,在那个以God Speed You! Black Emperor为代表的严肃深沉派正流行的时代,MONO是日本后摇界的一面旗帜,是日本最拿得出手的能与西方乐队一较高下的乐队之一。在他们的宏大叙事和野心背后还藏着日本流行音乐对旋律的执著,展现出和国外乐队不一样的东方美感。在十几年的音乐生涯中,MONO融合了多种音乐类型,从摇滚乐到古典乐,在创作上没有边界,渐渐变得很难用后摇来简单概括。但不管你是否接受MONO这些年的悄然转变,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的音乐始终很有自己的特色,一听就是MONO,不会和其他乐队混淆。MONO很清楚自己的前路在哪里,并且走得坚定。这些年他们保持着2-3年一张新专辑的发片速度和每年数不尽场次的演出,从未“偷懒”。MONO是比较典型的现场乐队,他们一直知道现场演出不好的乐队是没有灵魂的,他们像传统音乐人一样注重真实演奏的效果,不放录音,不关注花哨的VJ效果。4人编制并不算庞大,能量却是无限的,他们的现场总是能带给人与专辑完全不一样的超然感受。他们和交响乐团的几次跨界合作更是博得一片赞誉。早年大家一提到MONO,首先想到的还是英国Trip Hop乐队MONO,而现在谷歌早已将这支日本乐队排在第一位。

今年10月14日,日本乐队MONO的第9张专辑《地狱安魂曲》(Requiem for Hell)发行,伴随着新一轮的中国巡演,MONO走访中国7个城市,进行8场演出,现场演绎新专辑曲目,为大家再次带来音乐上的享受。

在这张专辑中,MONO再度与传奇录音师、制作人Steve Albini合作,用5首曲子演绎但丁《神曲》的故事。有幸采访了MONO的核心创作成员、吉他手Takaakira “Taka” Goto,和他聊了聊新专辑严肃万分的主题和创作过程,MONO和Steve Albini的情谊,还有Taka对电影、文学、古典乐、摇滚乐的一些看法。 (更多…)

鸭打鹅 我们爱林比克系统发达的听众

这几年经常在上海看演出的朋友对“鸭打鹅”(Duck Fight Goose)一定不陌生。

他们与Tomàn、Gang of Four等不同风格的乐队同台,在上海迷笛音乐节、回声公园音乐节等音乐节登台,在大福、兵马司、New Noise等厂牌联合演出中也有他们。他们曾经被认为是上海数字摇滚的代表,后又超越了摇滚范畴。他们的演出总是配有酷炫的影像,并且推陈出新。在8月份结束的“林比克人DOC x 鸭打鹅 一次声像体验”上,“鸭打鹅”通过影像和声音的双重升级,宣告全新专辑《未来俱乐部》诞生,狂舞未来之幕开启。

《未来俱乐部》比“鸭打鹅”的首张专辑《运动》更科幻、更时髦,延续着他们一贯的古怪幽默感。“鸭打鹅”致力于做出与众不同的音乐,早已不能用“数字摇滚乐队”可以概括,他们投身广阔的电子领域,玩起融合,在舞台历练和精益求精中,比早年作品走得更远。他们总是有意识地提升自我舞台形象,在现场为到场者制造一个全新的时空,这使得他们的成长伴随着感官体验升级换代。模仿电子游戏的CD包装,多媒体帷幕投影,“一针一线”制作出来的影像,这些配合音乐,用声和像共同打造出一个虚构的“未来反乌托邦世界”。为了了解这个新世界,我们联系参与乐队音乐和影像创作的主脑韩涵,和我们聊了聊跳舞为何成为穿越时空的科幻迷境,顺便揭穿围绕着“鸭打鹅” 的种种传说。 (更多…)

对抗与融合中诞生的音乐——pg.lost专访


图/《Versus》

算上2010年和2012年的两次中国巡演、2014年New Noise五周年纪念演出,9月的中国巡演将是pg.lost第4次来中国演出。伴随此次巡演的,是9月16日发行的第4张专辑《Versus》。

2010年他们带着第2张专辑《In Never Out》首次来到中国,一鸣惊人,自此打开了中国市场。那会儿后摇在国内开花已有些年头,是独立杂志和独立论坛的香馍馍。但是后摇演出市场才起来没几年,果还没结熟。2010年之前比较令人称道的国外乐队演出比如Motek、MONO、Dirty Three等,可以说场场吸足眼球,但这样的演出数量上并不算多,不成规模。而且在演出承办上,有些主办方也显得不够专业,问题频出。彼时大家尚都处于初期摸索状态。在这种环境中,扎根四川的全新厂牌New Noise横空出世。New Noise成为将国外后摇乐队有组织地带到中国来巡演的先锋,那一次pg.lost巡演空前成功,pg.lost可以说凭借自己过硬的现场实力,用够摇滚、够刺激、实打实的现场表演让中国乐迷开了眼界,顺利地在中国吸引了大批拥趸,他们的专辑那会儿是绝对的热销货。

到了2012年,很多人是寻着“听说pg.lost现场很不错”的良好口碑而来,观众数更甚上次,第3张专辑《Key》也获得了很好的反响。渐渐地,通过在中国演出,他们还在中国交到了朋友,比如众所周知他们和惘闻就是好朋友,还和惘闻一起发行《Split》合作黑胶。后来惘闻在New Noise的帮助下,去欧洲巡演,pg.lost的朋友们也给予了惘闻帮助和支持。惘闻的吉他手谢玉岗还亲自撰文,大力夸赞了《Versus》一番。

如果回顾中国后摇演出市场的逐步形成,可以说pg.lost功不可没。他们是最先吃螃蟹的国外乐队之一,对推进后来越来越多的瑞典后摇乐队来华演出起到了很好的宣传示范作用。而中国乐迷也一次次地用最热情的掌声迎接他们。纯器乐演出这种比口水流行音乐更难欣赏的音乐,跨越语言障碍、文化阻隔、亚欧国界,被中国年轻人广泛接受,后摇很奇妙地在异国他乡引起更广泛的共鸣。他们跨越十几座城市的巡演,像是国王巡游。

不知不觉我们发现pg.lost每次有新作发表,巡演名单上都会带上中国,俨然已经成为中国的常客。所以这次发行新专辑《Versus》,他们第一时间带着最新的作品来和中国朋友分享,并且将中国巡演的日期刚刚好排在新专辑发行日之前。

在pg.lost这一轮新专辑巡演开始前,有幸采访了pg.lost的贝斯手Kristian Karlsson,和他聊一聊他们的新专辑、他们喜欢听的音乐,以及他们和中国之间的故事。 (更多…)

惘闻 X 程然 相遇即奇迹

撰文:刘星,采访:刘星、九间

刊于《Numéro大都市》(62 Ritual),点击这里去《大都市》官网查看采访

听了十几年惘闻,前一阵有幸采访了一下。真的是特别荣幸。惘闻的专访很多,惘闻和程然的对话不多,我们一人采访惘闻,一人采访程然,力图做一篇迄今为止最棒的独家专访。聊了聊由程然导演、惘闻配乐的影片《奇迹寻踪》,那些关于音乐、电影、大海的故事。我能看得笑出来,现在推荐给你。

写自己的歌时我就是国王 —— 专访of Montreal的Kevin Barnes

在刚过去的of Montreal首次中国巡演上,Kevin Barnes用他的裙装和绰约风姿征服了中国观众。北京、广州、深圳、上海,4座城市,连续4晚点燃社交媒体,对Kevin Barnes恨不得扑上去的人有之,难以接受的人亦有之。拥抱亲吻的,提前早退的,尽情拉仇恨。Kevin Barnes是这个酷夏的意外来客,他带着一张全新的女性主题专辑《Innocence Reaches》和大堆of Montreal经典老歌,在燃烧的激情和争议之间,献上了最为疯狂的表演。

在上海MAO的后台,Kevin Barnes怡然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很消瘦,柔弱安静,有时说话会越来越小声,如喃喃细语,说到有趣的地方又会立即爽朗地大笑,露出迷人的笑容。他的言谈如他的歌词一般,自然而然就会冒出来一串押韵的形容词排比。他很在意媒体和其他人的评价,却又一往无前。我们和他聊了聊这张口碑分裂的新专辑,一些创作细节,还有Elephant 6(以Neutral Milk Hotel为首的美国独立音乐组织)的陈年往事。 (更多…)

Sontag Shogun Interview

S

tale

3-12~3-22,2015年觉音乐节回顾:Sontag Shogun采访

此文为无解网(wooozy.cn)所写:《“每每想到时间流逝,我就想通过音乐捕捉时光。”——纽约新古典氛围乐队Sontag Shogun采访》,我 采访 & 翻译。图文版和试听请见无解网。

也可参见去年的介绍:无言诗——2014年新古典专辑推荐。Sontag Shogun同时出现在个人2014年年度最佳专辑和单曲榜单上。 (更多…)

大叔学摇滚9个年头,成功抵达奶白色星球——访Grace Latecomer

9亿光年

等待了9年之久,苏州后摇乐队优雅的迟到者(Grace Latecomer)终于在今年发行了首张专辑《9亿光年》。中秋假期期间,大叔们在上海创意园区红坊内的On Stage内举行首发巡演上海站演出。在这个艺术馆、画廊和高端创意产业的知名企业林立的地方,大叔们用一辆拉风的保时捷跑车搬运设备,逼格甚高。放下乐器,优雅的迟到者的几位成员是西装笔挺的成功人士,企业高官或者自由职业者,基本都已婚有娃,后进队的85后小将也锁定了结婚对象。而拿起乐器他们就是苏州资历最老的后摇乐队,在打拼事业有了物质保障之后,依然难以割舍少年时埋下的摇滚情怀。

处女专辑《9亿光年》是一次过往岁月的成果展示,一篇毕业论文。出专辑不是省心的事,对独立音乐人来说尤其如此。从录音到制作,前前后后林林总总让大叔们砸了不少钱。随CD附赠铁皮盒子和与曲目相配合的精美风景明信片,文艺指数爆表。9亿光年是漫漫长路,9年后待音乐依然犹如初恋。 (更多…)

Stuart Murdoch 苏格兰式初恋

S

God help the girl

Stuart Murdoch是苏格兰著名独立流行乐队Belle & Sebastian的主唱。1996年成立的Belle & Sebastian凭借优美柔情的曲风和细腻的歌词成为独立流行世界的标杆性乐队之一。今年,他自编自导的首部音乐电影《上帝帮助女孩》(God Help the Girl)上映。从主唱到电影导演,从词曲创作到撰写剧本,Stuart Murdoch延续着他的优雅、幽默。 (更多…)

纵情穿梭感官世界:访21 Grams

21Grams

图/我摄于2012年5月上海后摇合辑首发现场

在21 Grams新专辑《感官世界的多重线索》即将发行之际,我邮件采访了乐队队长查礼谭。本文刊于《通俗歌曲》2013年6月号。因客观情况,正式刊登稿有所删节。但我觉得删节部分有亮点,所以在此保留原稿一周什么的。比较调皮。大家都记住21 Grams人员变动过N多次,这么多年下来很不容易就是了。 (更多…)

Interview: Vincent Moon [CC]

I

Vincent Moon

Vincent Moon / 摄影: Brantley Gutierrez

我无聊啊,因为某某事情,顺便翻译了一下这篇小采访。其中讲到Vincent Moon的创作态度,我挺喜欢这家伙,对他的一些看法也比较认同。不过CC的采访总绕不开CC那点事儿,所以讲到后面就变成CC宣传稿了。= = 也罢,反正我也用CC的,就当免费广告好咧。 (更多…)

Interview: Kranky [Pitchfork]

I

Interview: Kranky from Pitchfork 2009-01-02

翻译:九间

采访:Marc Masters

今年10月即将迎来芝加哥厂牌Kranky第一张专辑——Labradford的Prazision发行15周年纪念。这些年Kranky靠勤奋创业赢得了良好口碑,培养了许多朝氛围方向发展的音乐人。这些作品通常被称作“post-rock”——因为这个词更流行,虽然“drone-rock”和“space rock”也适用。其实厂牌风格非常多样化,无法用一个词语概括。或许可以称之为“Kranky之音”,但是为其下定义就像界定Stars of the Lid、Charalambides、Tim Hecker和Out Hud的伟大之处一样困难。

不过厂牌的独立立场始终非常明确。创始人Joel Leoschke和Bruce Adams(以及新近成员:来自Kranky旗下乐队Nudge的Brian Foote)几乎样样亲力亲为,没有经济后盾,没有独家供货,只有零星的外界资助。你能在每张专辑里听到不妥协精神的产物,Kranky的专辑很少让人感到做作或者平庸,尽管过去15年里听众和技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Pitchfork最近采访了依然在运营Kranky的Leoschke,以及2006年离开厂牌、最近开始做新项目Flingco Sound的Adams。 (更多…)

A Blog by Kevin Barnes

A

skeletal lamping is done!!!
from of montreal’s myspace 2008-06-10
翻译:九间

我已经完成了新专辑。做了一年多,现在终于全部完成了。

尽管直到十月才会发行,我依然对将要发新专辑感到很开心。我担心有些朋友会误解这张专辑。对此我无能为力,因为现在专辑已经完成。我不会为了给人们带去乐趣而创作它。我创作它是因为我不得不这么做。

大家很可能把这张专辑看作是一张有着许多迥然不同乐章的长篇大作,或者仅仅是一些流行歌曲的精选汇编。其实我想要做一张难以预料,同时令人震惊,并且简单好忆的专辑。有些过渡桥段会刻意地抛弃技巧。我这么做是为了让听众放松警惕,推翻人们关于该如何完成一张专辑的普遍认识。我对有意义并且“起作用”的艺术感到疲倦。我想要做一些不能“起作用”的东西。当事情按照我们的期盼发生时,很少有不引起我们兴趣的,但当它们起不了任何作用时会更有趣。尽管震撼人们 ——仅仅为了震撼人们——是很平常的。《Skeletal Lamping》里没有东西打算震撼人心。我只是觉得你能基本上猜到同时代大部分歌曲的词曲,而我想做一张能打破常规的专辑。

我想做一张能真正震惊听众的专辑。创造愤怒、欢乐、难受、有趣、美丽、厌恶、怪诞、催眠……的东西,那些几乎能捕捉到人类意识中迷宫般复杂性的东西。

我把我的大部分时间花在描绘思维的混乱性以及沉思上。我觉得大部分人的思维也和我一样。这张专辑是我的一次尝试,为了展现出我个人全部迷惘、矛盾、烦扰、幽默……的幻想和沉思,以及对外部事物的观察力。这次尝试让我能更好地解剖和理解它们存在于我大脑中的原因。因此也有了这个标题,《Skeletal Lamping》。Lamping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狩猎技法的名字,猎人在晚上走进森林中,让灯光泄洪般对准某块区域,然后射击或者掠夺因为惊慌而从躲避处逃出来的动物。

这张专辑是一次实验,我对我那些众所周知的音乐架构干了同样的事情。不过我还没有决定该射杀它们好呢还是仅仅捕获它们。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Username or hashtag smalloranges is incorrect.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