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鸭打鹅

鸭打鹅 我们爱林比克系统发达的听众

这几年经常在上海看演出的朋友对“鸭打鹅”(Duck Fight Goose)一定不陌生。

他们与Tomàn、Gang of Four等不同风格的乐队同台,在上海迷笛音乐节、回声公园音乐节等音乐节登台,在大福、兵马司、New Noise等厂牌联合演出中也有他们。他们曾经被认为是上海数字摇滚的代表,后又超越了摇滚范畴。他们的演出总是配有酷炫的影像,并且推陈出新。在8月份结束的“林比克人DOC x 鸭打鹅 一次声像体验”上,“鸭打鹅”通过影像和声音的双重升级,宣告全新专辑《未来俱乐部》诞生,狂舞未来之幕开启。

《未来俱乐部》比“鸭打鹅”的首张专辑《运动》更科幻、更时髦,延续着他们一贯的古怪幽默感。“鸭打鹅”致力于做出与众不同的音乐,早已不能用“数字摇滚乐队”可以概括,他们投身广阔的电子领域,玩起融合,在舞台历练和精益求精中,比早年作品走得更远。他们总是有意识地提升自我舞台形象,在现场为到场者制造一个全新的时空,这使得他们的成长伴随着感官体验升级换代。模仿电子游戏的CD包装,多媒体帷幕投影,“一针一线”制作出来的影像,这些配合音乐,用声和像共同打造出一个虚构的“未来反乌托邦世界”。为了了解这个新世界,我们联系参与乐队音乐和影像创作的主脑韩涵,和我们聊了聊跳舞为何成为穿越时空的科幻迷境,顺便揭穿围绕着“鸭打鹅” 的种种传说。 (更多…)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