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间之墨杉林

Lubomyr Melnyk @ 上交音乐厅

Lubomyr Melnyk

10-19 周六 19:45 – 22:00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

当代变奏第二场。上一场Moonface其实是摇滚乐队键盘手出身,Yamaha钢琴加很不舒适的椅子,这次Lubomyr Melnyk是真钢琴家兼作曲家,马上上了Steinway & Sons。钢琴和音响的摆放位置巧妙地居于舞台一侧,说是和太极相关。 (更多…)

| 现场 | 阅读全文

无言诗——2014年新古典专辑推荐

A Winged Victory for the Sullen

时间进入21世纪,对作曲家的定义越来越模糊。我们看到,实验音乐人、唱作人、爵士音乐家、大学作曲专业毕业的学生、电子技术达人和程序员等等不同类型的音乐人之间并不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新的科技和传统乐器、新的创作手段和古典乐,两者之间也并不存在绝对的矛盾。相反,在当今作曲家手中现代与古典越来越相互融合。20世纪开始出现的Modern Classical(现代古典乐)在几代人的努力下,演变出多种流派,接力棒在古典乐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实验音乐人John Cage、Max Richter等人手中传接,Neoclassical(新古典)、Post-classical(后古典)等称谓应运而生。发展到如今,其中的边界并不是太清晰,因为有源源不断的音乐人在尝试着“越界”。A Closer Listen总结得好,无论是叫新古典(Neoclassical)、当代古典(Modern Classical)还是古典(Modern Composition),这些都是当代古典乐。 (更多…)

| 特写 | | 阅读全文

梦想家去了梦想中的世界

孙仲旭

R.I.P. Luke 孙仲旭

听到你去世的消息时我刚从演出现场出来,顿时从天堂到地狱。真的难以置信,你是那么年轻!第一反应这是条假新闻。且记得大学那会儿你翻译的每本书只要是我没买过原版或其他译本的,都买来看了,曾经我追你的每一本新书。记得你的谦逊积极,你总是虚心听取读者反馈,并且非常认真,把你的译本改了又改。感谢你推荐我写书评,感谢你对我的鼓励,只是我从来不如你努力勤奋,直到你去世我都没能努把力出本书给你看,而你已经从只出过一两本书的新秀成为“译作等身”的杰出青年典范。

每一个笑容背后可能都是不为旁人所知的苦涩,你像西摩那样选择在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忽然结束自己的生命,你也抱怨过翻译收入微薄,像卡夫卡那样没有等到辞去法律方面工作靠自己爱好谋生的那一天就撒手人寰。那晚我在看一个穿沙滩裤的家伙以无影手的速度甩头,后一天又在看一个套绒线帽的家伙甩头,没有看微博豆瓣。我没有发现,也没有人发现,没有人拉住你的手。

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经历了怎样的苦难,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都会感怀于心。 (更多…)

| 日常 |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