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间之墨杉林

澳大利亚后摇的恒心——专访Sleepmakeswaves

被热情的阳光和湛蓝的大海包围着的澳大利亚从不盛产后摇音乐,但并不是没有。Sleepmakeswaves就是一支值得推荐的澳大利亚后摇乐队,代表着澳大利亚之声。组队10年,他们在澳大利亚本土拿奖,在世界各地巡演,早已走出澳大利亚。曾经登上过最著名的跨界平台:美国SXSW音乐节,口碑最好的后摇音乐节:比利时的Dunk!音乐节,他们和65daysofstatic、Russian Circles、Mono、Boris等诸多后摇大牌乐队同台,以特别摇滚、格外爆裂的现场著称,既有激情如金属音乐的那部分,又有好听好记的旋律,多种风格融合在一起,在耐听性和刺激性方面都有突破。虽然乐队发生过多次人员更迭,但他们总是能从变化中吸取新鲜力量,多年来紧随新音乐的潮流,并且始终保持着不俗的现场实力。

And So We Destroyed Everything
图/《…And So We Destroyed Everything》

Sleepmakeswaves此前有过2张录音室专辑和若干EP、现场专辑。发片速度不算快。2011年发行第一张专辑《…And So We Destroyed Everything》时他们是以未来之星的面貌出现的,并且迅速在后摇圈获得称赞。彼时网络已兴起,他们是最早一批通过互联网享受到社交网络兴起甜头的乐队,通过自主发行作品,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将自己的声音传到世界各地,其中也包括中国。2008年自行发行的EP《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豆瓣近4000人听过,3000多人评价,他们在国内的走红程度超过了某些Sleepmakeswaves为之暖场的著名后摇乐队,虽然未签约厂牌的乐队一般来说可以理解为寂寂无名。不得不感慨Myspace之类社交平台的神奇,让好音乐可以自己发生,无关乎是否签约厂牌,也与传统的媒体渠道营销策略无关,有了网络,直接跨洋。当然,这张EP后来再版了,他们也找到了合适的独立厂牌,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2015年他们第一次来中国演出的时候,他们自己也惊叹于在中国的超高人气吧?有一点点闷骚(内敛),有一点点爆裂(发泄),又很好听的纯器乐音乐,仿佛是最合胃口的片剂。2014年的第二张专辑《Love of Cartography》在好口碑的基础上又有所改进,专辑后半段口味不那么重,可听性上升,虽然有些乐迷表示不习惯,实际上后半段是比第一张专辑更成熟的,《How We Built the Ocean》、《Your Time Will Come Again》、《A Little Spark》等,预示着乐队更大的野心和创作活力,也让人对他们的新专辑有所期待。

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
图/《In Today Already Walks Tomorrow》

今年这支澳大利亚后摇乐队Sleepmakeswaves携最新专辑再次来到中国。这张3月24日发行的专辑《Made of Breath Only》是他们的第三张录音室专辑,应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决定乐队发展方向。早在曝光曲目、封面和专辑名之前,他们就率先公布了新专辑全球首演的地点是中国。他们觉得2年前的中国巡演是他们乐队生涯中最难忘的体验之一,中国乐迷的热情出乎意料,他们迫不及待地希望可以再次享受这一切。在Sleepmakeswaves开启中国巡演之前,我们对乐队进行了采访,听他们简单聊一聊神秘的新歌和即将到来的中国巡演,组建乐队的艰辛,以及对未来的打算。 (更多…)

| 特写 | 阅读全文

2016年另一种关注

和往年一样,另一种关注聚焦年轻音乐人和冷门实力音乐人。他们由于年轻、风格不适合大众口味、来自小国家、宣传力度不足等种种原因,没有出现在主流媒体的年度榜单上,但他们的音乐或许可以为你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更多…)

| 年鉴 | 阅读全文

专访加拿大小提琴家Owen Pallett

加拿大小提琴天才、作曲家Owen Pallett即将在今年4月首次来中国演出。他和Arcade Fire是好基友,是许多著名音乐人背后的隐形利器,以最终幻想(Final Fantasy)之名拿过加拿大北极星音乐奖,提名过奥斯卡,个人创作与合作两头开花。他小提琴拉得有多好不必多介绍啦,无解已连续多篇报道。最近Owen Pallett百忙之中抽空和我们聊了聊他的近况,今年的各种合作,明年的新专辑,还有最爱的音乐、电影和游戏。 (更多…)

| 特写 | | 阅读全文

辞旧迎新,程家桥路南段最后一瞥

今天是节前最后一天上班,硕大园区一个人也没有,有一种Cillian Murphy在《惊变28天》里一早醒来走在空荡荡伦敦街道上的感觉。僵尸片的开场往往如此。

今天也是最后一次瞅一眼程家桥路南段。这段弯得像腰子痛的男人俯身撑住腰部一样的路即将在2月1日封锁整修,希望他可以就此直立起来。

我跟这段路没有任何感情,纯粹因为今天不拍摄以后就看不到这片废墟了。说起来这块城中村堪称顽疾,是行人车辆的噩梦。连同旁边的虹中路,几年前就拆成了废墟,而废墟中直到今天都还住着人。由于各种原因,他们没有搬离这条夜间路灯都没有的单车道小路。垃圾随意堆放,相连的合川路被超载土方车压得宛若陨石砸过,却总也不见施工启动。曾经你还能在网络上搜到如何在程家桥找小妹的信息。 (更多…)

| 日常 阅读全文

2016年最佳观影八部半

julieta

2016全年观片141部,近5年来新高。35部2015的片子,37部2016的,差不多占去一半。38部影院观影,12部小规模放映。今年电影院观影最大重头戏是在电影院大银幕看了哈内克(Michael Haneke)的《趣味游戏》德语原版。这是我心中最经典的惊悚/悬疑片之一。惊悚片一般都是一次性的,不能剧透,此片却不怕剧透,看完英语版看德语版,还可以反复看。这种水平的剧本确实值得哈内克骄傲。 (更多…)

| 电影 | 阅读全文

2016年最佳现场

live acts

今年一共跑了上海、香港、巴塞罗那、波尔图4个城市,15场室内专场演出,3场户外音乐节,涉及超过45支乐队(或音乐人)。相较去年80多支乐队的数量,今年减了一半。一部分是身体上的原因。年初突发外耳道炎,停了一阵子演出,也无法听音乐。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痛不欲生,外耳道炎可以痛到站不起来。而且不像外伤,还可以捂住伤口,揉一揉什么的,这外耳道说说是“外”,却还在体内,我完全无能为力。更为糟糕的是伴随着各式各样的耳鸣,恐怖气氛增强。这让我更加确信恐怖片中声效所起到的作用大于画面。整个患病过程中我看上去都好端端的,但其实无法工作,无法投入任何事情。 (更多…)

| 年鉴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