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间之墨杉林

2016年波尔图春声音乐节

moderat

葡萄牙国庆日3天假期,波尔图海边城市公园(City Park,Parque da Cidade),NOS Primavera Sound,作为巴塞罗那音乐节的补刀版,看了11场演出:Deerhunter、Sigur Rós、Animal Collective、Destroyer、Brian Wilson Performing Pet Sounds、PJ Harvey、Beach House、Tortoise、Titus Andronicus、Explosions in the Sky、Moderat。

波尔图春声音乐节有点像以前规模还没那么大的巴塞罗那音乐节。同在海边,波尔图的海景比巴塞罗那的大气磅礴,更为美丽。但早晚温差比巴塞罗那更大,刺骨寒风。所以音乐节热销春声连帽衫,而不是T恤。有些本地人穿着轻羽。如果你跟我一样只有单薄的春季中袖外套,人群是你唯一的选择。这可能就是大西洋和地中海的区别?和大只海鸥翱翔着的波尔图比起来,巴塞罗那的气候太小清新。 (更多…)

| 现场 | | | | | | | 阅读全文

写自己的歌时我就是国王 —— 专访of Montreal的Kevin Barnes

kevin barnes

在刚过去的of Montreal首次中国巡演上,Kevin Barnes用他的裙装和绰约风姿征服了中国观众。北京、广州、深圳、上海,4座城市,连续4晚点燃社交媒体,对Kevin Barnes恨不得扑上去的人有之,难以接受的人亦有之。拥抱亲吻的,提前早退的,尽情拉仇恨。Kevin Barnes是这个酷夏的意外来客,他带着一张全新的女性主题专辑《Innocence Reaches》和大堆of Montreal经典老歌,在燃烧的激情和争议之间,献上了最为疯狂的表演。

在上海MAO的后台,Kevin Barnes怡然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很消瘦,柔弱安静,有时说话会越来越小声,如喃喃细语,说到有趣的地方又会立即爽朗地大笑,露出迷人的笑容。他的言谈如他的歌词一般,自然而然就会冒出来一串押韵的形容词排比。他很在意媒体和其他人的评价,却又一往无前。我们和他聊了聊这张口碑分裂的新专辑,一些创作细节,还有Elephant 6(以Neutral Milk Hotel为首的美国独立音乐组织)的陈年往事。 (更多…)

| 特写 | 阅读全文

of Montreal @ MAO

kevin

8-14 21:00-22:30 MAO

of Montreal的首次中国巡演从某种角度来说填补了国内演出的空白。甚少有现场表演特别戏剧化的乐队来中国演出,其中有明显异装癖好的更是少之又少。他们每到一个城市,社交媒体上就有一波辣眼睛的照片和视频流出,有些人看个开头就吃不消这浓浓的Gay Bar脱衣舞气息,早早退场,而有些人恨不得立即扑上去拥抱、亲吻,变装舞会女王一般的主唱Kevin Barnes挑战着观众的极限。 (更多…)

| 现场 | 阅读全文

2016巴塞罗那春声音乐节

Current 93

今年在巴塞罗那遇到:Destroyer、Suuns、Floating Points、LCD Soundsystem、Baby Dee、Six Organs of Admittance、Angel Witch、Current 93、Deerhunter、Sigur Rós、Moderat。

错过:Richard Hawley、Jenny Hval、Los Chichos、Beak>、Lee Ranaldo & El Rayo、Beirut等一堆。Richard Hawley、Brian Wilson、Current 93、Jenny Hval无缝同时进行,Deerhunter也几乎同时。乐队数量再次飙升后,这时间表就排得相当痛苦了。好在波尔图补刀看了几个。 (更多…)

| 现场 | | | | | | | 阅读全文

迷失森林中——新声音狂徒(三)

slow meadow

新声音狂徒第三期。这个不定期的栏目关注电音世界和与电音相关的跨界音乐人,聚焦当下最新的专辑,推荐有想法的新声音。这些音乐人有的也是从模仿前辈开始,有的天生不懂循规蹈矩为何物。有的在模仿学习之后开拓出了自己的道路,有的一出道就被惊为天人。回眸前两期曾经推荐过的音乐人,Nicolas Jaar(Darkside解散后Jaar单飞)、Suuns、Luke Howard、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Blanck Mass(Fuck Buttons的Benjamin John Power)等在推荐之后都推出了非常棒的新专辑,以不同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创新之路,可喜可贺。

本期会引入一些氛围和Drone含量更高的作品,换一换路数。在当下,音乐风格的跨界成为必然趋势,网络时代资源获取如此方便,谁不是各种风格都听一些的呢?假如现在也和早年一样,使用了电子设备就归类为电子音乐,那电子音乐的面貌就会变得模糊不清,成为庞然大物。事实上局面已经如此。下属细分流派各个都变成难以一言以蔽之的复杂体系,互相交织,就像一片各种动植物共生的大森林。而我们的新声音狂徒们并不喜欢沿着笔直的宽敞马路前进,他们都特别热爱在这片森林中徜徉,在不确定性中历险。 (更多…)

| 特写 | | |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