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间之墨杉林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讲述者——专访丹麦后摇乐队The Seven Mile Journey

the seven mile journey

丹麦这个人口规模大约只有上海四分之一的“小”国家在音乐方面一点儿也不缺兵少将,已经有多支丹麦乐队来过中国巡演,并且几乎每支都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比如凭借销魂人声和优美旋律签约主流厂牌的大牌独立乐队Mew、来过2次中国的融合创新派独立乐队Efterklang、主唱风骚高仿Nick Cave的Iceage,这其中不得不提丹麦后摇乐队The Seven Mile Journey。他们2015年来中国演出的时候取得空前成功,可以说趁着中国后摇热的东风,挤爆了上海的MAO,人气几乎可以说超越了资历更深的Mogwai、The Album Leaf。如此这般风风火火地在亚洲觅得知音,今年他们展开新专辑《Templates for Mimesis》巡演时果然率先想到中国,送来又一次幸福。 (更多…)

| 特写 | 阅读全文

如果被触动,请不要吝啬你的评分——聊一聊120帧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比利·林恩的主线故事本身是戏剧冲突很多且较难带入的。多少人参加过伊拉克战争?多少人和天命真女同台过?多少人知道成为国家英雄是何滋味?这些经历太过特殊,通常仅存于镁光灯下,我们拿起来当新闻听,当鸡汤喝。这是那一类用来八卦、用来做梦的明星故事,而非可以轻松投射个人经历的故事。这其中有微妙的区别。 (更多…)

| 电影 阅读全文

艺术需要能直面自己——专访MONO吉他手Taka

requiem for hell

要说如今中国后摇乐迷们最喜欢的日本乐队,MONO一定赫然在列。他们以大气磅礴的声势、美妙的吉他噪音、以及严肃的创作主题著称,在那个以God Speed You! Black Emperor为代表的严肃深沉派正流行的时代,MONO是日本后摇界的一面旗帜,是日本最拿得出手的能与西方乐队一较高下的乐队之一。在他们的宏大叙事和野心背后还藏着日本流行音乐对旋律的执著,展现出和国外乐队不一样的东方美感。在十几年的音乐生涯中,MONO融合了多种音乐类型,从摇滚乐到古典乐,在创作上没有边界,渐渐变得很难用后摇来简单概括。但不管你是否接受MONO这些年的悄然转变,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的音乐始终很有自己的特色,一听就是MONO,不会和其他乐队混淆。MONO很清楚自己的前路在哪里,并且走得坚定。这些年他们保持着2-3年一张新专辑的发片速度和每年数不尽场次的演出,从未“偷懒”。MONO是比较典型的现场乐队,他们一直知道现场演出不好的乐队是没有灵魂的,他们像传统音乐人一样注重真实演奏的效果,不放录音,不关注花哨的VJ效果。4人编制并不算庞大,能量却是无限的,他们的现场总是能带给人与专辑完全不一样的超然感受。他们和交响乐团的几次跨界合作更是博得一片赞誉。早年大家一提到MONO,首先想到的还是英国Trip Hop乐队MONO,而现在谷歌早已将这支日本乐队排在第一位。

今年10月14日,日本乐队MONO的第9张专辑《地狱安魂曲》(Requiem for Hell)发行,伴随着新一轮的中国巡演,MONO走访中国7个城市,进行8场演出,现场演绎新专辑曲目,为大家再次带来音乐上的享受。

在这张专辑中,MONO再度与传奇录音师、制作人Steve Albini合作,用5首曲子演绎但丁《神曲》的故事。有幸采访了MONO的核心创作成员、吉他手Takaakira “Taka” Goto,和他聊了聊新专辑严肃万分的主题和创作过程,MONO和Steve Albini的情谊,还有Taka对电影、文学、古典乐、摇滚乐的一些看法。 (更多…)

| 特写 | 阅读全文

鸭打鹅 我们爱林比克系统发达的听众

未来俱乐部

这几年经常在上海看演出的朋友对“鸭打鹅”(Duck Fight Goose)一定不陌生。

他们与Tomàn、Gang of Four等不同风格的乐队同台,在上海迷笛音乐节、回声公园音乐节等音乐节登台,在大福、兵马司、New Noise等厂牌联合演出中也有他们。他们曾经被认为是上海数字摇滚的代表,后又超越了摇滚范畴。他们的演出总是配有酷炫的影像,并且推陈出新。在8月份结束的“林比克人DOC x 鸭打鹅 一次声像体验”上,“鸭打鹅”通过影像和声音的双重升级,宣告全新专辑《未来俱乐部》诞生,狂舞未来之幕开启。

《未来俱乐部》比“鸭打鹅”的首张专辑《运动》更科幻、更时髦,延续着他们一贯的古怪幽默感。“鸭打鹅”致力于做出与众不同的音乐,早已不能用“数字摇滚乐队”可以概括,他们投身广阔的电子领域,玩起融合,在舞台历练和精益求精中,比早年作品走得更远。他们总是有意识地提升自我舞台形象,在现场为到场者制造一个全新的时空,这使得他们的成长伴随着感官体验升级换代。模仿电子游戏的CD包装,多媒体帷幕投影,“一针一线”制作出来的影像,这些配合音乐,用声和像共同打造出一个虚构的“未来反乌托邦世界”。为了了解这个新世界,我们联系参与乐队音乐和影像创作的主脑韩涵,和我们聊了聊跳舞为何成为穿越时空的科幻迷境,顺便揭穿围绕着“鸭打鹅” 的种种传说。 (更多…)

| 特写 | 阅读全文

惘闻 X 程然 相遇即奇迹

岁月鸿沟

撰文:刘星,采访:刘星、九间

刊于《Numéro大都市》(62 Ritual),点击这里去《大都市》官网查看采访

听了十几年惘闻,前一阵有幸采访了一下。真的是特别荣幸。惘闻的专访很多,惘闻和程然的对话不多,我们一人采访惘闻,一人采访程然,力图做一篇迄今为止最棒的独家专访。聊了聊由程然导演、惘闻配乐的影片《奇迹寻踪》,那些关于音乐、电影、大海的故事。我能看得笑出来,现在推荐给你。

| 特写 | 阅读全文

对抗与融合中诞生的音乐——pg.lost专访

versus
图/《Versus》

算上2010年和2012年的两次中国巡演、2014年New Noise五周年纪念演出,9月的中国巡演将是pg.lost第4次来中国演出。伴随此次巡演的,是9月16日发行的第4张专辑《Versus》。

2010年他们带着第2张专辑《In Never Out》首次来到中国,一鸣惊人,自此打开了中国市场。那会儿后摇在国内开花已有些年头,是独立杂志和独立论坛的香馍馍。但是后摇演出市场才起来没几年,果还没结熟。2010年之前比较令人称道的国外乐队演出比如Motek、MONO、Dirty Three等,可以说场场吸足眼球,但这样的演出数量上并不算多,不成规模。而且在演出承办上,有些主办方也显得不够专业,问题频出。彼时大家尚都处于初期摸索状态。在这种环境中,扎根四川的全新厂牌New Noise横空出世。New Noise成为将国外后摇乐队有组织地带到中国来巡演的先锋,那一次pg.lost巡演空前成功,pg.lost可以说凭借自己过硬的现场实力,用够摇滚、够刺激、实打实的现场表演让中国乐迷开了眼界,顺利地在中国吸引了大批拥趸,他们的专辑那会儿是绝对的热销货。

到了2012年,很多人是寻着“听说pg.lost现场很不错”的良好口碑而来,观众数更甚上次,第3张专辑《Key》也获得了很好的反响。渐渐地,通过在中国演出,他们还在中国交到了朋友,比如众所周知他们和惘闻就是好朋友,还和惘闻一起发行《Split》合作黑胶。后来惘闻在New Noise的帮助下,去欧洲巡演,pg.lost的朋友们也给予了惘闻帮助和支持。惘闻的吉他手谢玉岗还亲自撰文,大力夸赞了《Versus》一番。

如果回顾中国后摇演出市场的逐步形成,可以说pg.lost功不可没。他们是最先吃螃蟹的国外乐队之一,对推进后来越来越多的瑞典后摇乐队来华演出起到了很好的宣传示范作用。而中国乐迷也一次次地用最热情的掌声迎接他们。纯器乐演出这种比口水流行音乐更难欣赏的音乐,跨越语言障碍、文化阻隔、亚欧国界,被中国年轻人广泛接受,后摇很奇妙地在异国他乡引起更广泛的共鸣。他们跨越十几座城市的巡演,像是国王巡游。

不知不觉我们发现pg.lost每次有新作发表,巡演名单上都会带上中国,俨然已经成为中国的常客。所以这次发行新专辑《Versus》,他们第一时间带着最新的作品来和中国朋友分享,并且将中国巡演的日期刚刚好排在新专辑发行日之前。

在pg.lost这一轮新专辑巡演开始前,有幸采访了pg.lost的贝斯手Kristian Karlsson,和他聊一聊他们的新专辑、他们喜欢听的音乐,以及他们和中国之间的故事。 (更多…)

| 特写 | 阅读全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