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 QSW

九间_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上海,浅水湾,2013-4-13 晚

看完Mogwai是热泪夺眶而出。看完Mono发现他们很有气势。看完GYBE,疑团重重(抱歉,下文会因为演出本身特点所以写得有些私化,我不是存心的)。

先上传说中的曲目单:
1 Hope Drone [ 相对而言 new ] 2 Albanian [ Mladic in ‘Alleujah! Don’t Bend! Ascend! ] 3 Gathering Storm [ Storm in 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 ] 4 Behemoth [ 相对而言 new ] 5 World Police [ Static in 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 ]

真的是疑团重重,都要睡不着了。虽然也听过一点Bootleg。有这轮复出之前《Albanian》、《World Police》的版本。《Albanian》变成《Mladic》、《Gamelan》变成《We Drift Like Worried Fire》出现在去年新专辑中真的不是简单改个名字,《Storm》、《Static》的录音室专辑版本、一些Bootleg、和昨天现场听到的三者之间不一样。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表述清楚。听说有版本问题(LP和CD之间还有版本问题,不同厂牌发行的又有新出入)和去现场亲耳听到又是完全不一样。不单单是演出音效这种差别,编排上就不一样。我觉得听到了一个全新的GYBE。不是说GYBE发生了重大变革,而是作为一个第一次去听GYBE现场的人来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和以前理解的不一样的世界。可能我以前听得太草率。GYBE是随便听一首就知道非常牛逼的乐队,但他们不像Mogwai那样听第一遍就感动得要死,上来的全是情绪。因为总是会忍不住去听一些太感官刺激的东西,所以我耳朵钝。因为只买过CD没有买过黑胶,而MP3在GYBE面前显得坑爹,所以我丢失了许多东西。而现场强迫你非常认真地听下去。或许GYBE特意要求的昏暗光线也有点关系,只看得到黑影闪来闪去,所有杂念都不会出现。另外Karl Lemieux用胶片、放映机徒手变换光影效果堪称真人版光影魔术手,这个东西在某些时候能帮助理解歌曲,某些时候我只是闭上眼睛。你可以站在任何地方闭上眼睛。不去看眼前的其他人。这不是一个只看得到人的喧闹场所。群众集会的盲目从众、通过人群聚合压抑产生的亢奋感只有灯亮了之后才出现。此前没有。只有音乐和你。《Albanian》好理解,但《Gathering Storms》听不懂。以前我觉得我懂了,在我排的各种最佳专辑榜单上《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总是在,但此时此刻我再听一遍感觉又不相同。我觉得完全不理解GYBE。《F♯ A♯ ∞》显然是比《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还要好。为什么我以前会觉得《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好?《F♯ A♯ ∞》是不是就能听出Thee Silver Mt. Zion?

我觉得羞愧。倒不是因为GYBE很多八卦内幕不了解,也不是因为不能把每个人都认出来。不是铁杆粉没什么好羞愧的。我有过不文明行为,但这还不是根本的羞愧原因。我羞愧的是没有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中去。莫兰说的消费自己的生命,浪费太多生命在本不必要的地方。节欲不够,我真的有好多缺点,我还不够透明,忽然就看到人生轨迹偏了出去。我看到了未来。所以这一夜都无法入睡。GYBE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腾地一抖,许多原本披着金碎末的东西露出岩石苍白的表面。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不管他们人跑到了哪里,你又腐烂到什么样,在一些偶然的时候,他们的音乐都会忽然以其他面貌出现,拉你回来。同样是Hope,GYBE的表现方式和Sigur Rós完全不同,GYBE是从无望中爬出来的。

我为我们这个时代有GYBE这样的乐队而感到庆幸。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GYBE全队(copy自wiki):
David Bryant – guitar, tapes
Efrim Menuck – guitar, tape loops, keyboards
Mike Moya – guitar
Sophie Trudeau – violin
Thierry Amar – double bass, bass
Mauro Pezzente – bass
Aidan Girt – drums, percussion
Tim Herzog – drums, percussion
Karl Lemieux – film projections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