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of montreal

o

写自己的歌时我就是国王 —— 专访of Montreal的Kevin Barnes

在刚过去的of Montreal首次中国巡演上,Kevin Barnes用他的裙装和绰约风姿征服了中国观众。北京、广州、深圳、上海,4座城市,连续4晚点燃社交媒体,对Kevin Barnes恨不得扑上去的人有之,难以接受的人亦有之。拥抱亲吻的,提前早退的,尽情拉仇恨。Kevin Barnes是这个酷夏的意外来客,他带着一张全新的女性主题专辑《Innocence Reaches》和大堆of Montreal经典老歌,在燃烧的激情和争议之间,献上了最为疯狂的表演。

在上海MAO的后台,Kevin Barnes怡然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很消瘦,柔弱安静,有时说话会越来越小声,如喃喃细语,说到有趣的地方又会立即爽朗地大笑,露出迷人的笑容。他的言谈如他的歌词一般,自然而然就会冒出来一串押韵的形容词排比。他很在意媒体和其他人的评价,却又一往无前。我们和他聊了聊这张口碑分裂的新专辑,一些创作细节,还有Elephant 6(以Neutral Milk Hotel为首的美国独立音乐组织)的陈年往事。 (更多…)

of Montreal @ MAO

o

kevin

8-14 21:00-22:30 MAO

of Montreal的首次中国巡演从某种角度来说填补了国内演出的空白。甚少有现场表演特别戏剧化的乐队来中国演出,其中有明显异装癖好的更是少之又少。他们每到一个城市,社交媒体上就有一波辣眼睛的照片和视频流出,有些人看个开头就吃不消这浓浓的Gay Bar脱衣舞气息,早早退场,而有些人恨不得立即扑上去拥抱、亲吻,变装舞会女王一般的主唱Kevin Barnes挑战着观众的极限。 (更多…)

2014年音乐电影观影

2

Best Music Film

今年观音乐相关影片19部,12部影院或观影活动上观看,8部家中观看,其中有一部看了两遍。今年很难得,忽然有了大好机会去电影院观看音乐纪录片,于是干脆逐一点评一番。新片为2013-2014年的影片,其余归为老片。排名分先后,越靠前越好。 (更多…)

众筹:集众人之火,燃音乐之心

如今众筹已经成为群众喜闻乐见的筹款方式。从电影人到音乐人,从作家到科技达人,有着各色各样点子又想付诸实践的创意人士不用苦苦等待一个有实力的金主出现,便可以直接和用户沟通,从用户那里获得预支款项用于实现想法。网络让这种民间集资的方式成为可能。经过几年的发展,像Kickstarter、Indiegogo等知名众筹平台颇为有收获,从Kickstarter走出来的电影进入电影院,走上奥斯卡等主流奖项领奖台,圣丹斯独立电影节每年有超过10%的影片其资金从Kickstarter募集而得。Ghost博客写作平台等风云网络产品也是从Kickstarter上筹集开发资金。对音乐人来说,Bandcamp、Soundcloud是贩卖专辑、推广音乐的好平台,众筹平台却是募集更多资金、完成进一步产品化的地方。发布试听、贩卖MP3上Bandcamp,如若想要进一步发展,筹集资金拍摄纪录片、展开巡演等等,众筹平台不失为一种选择。众筹平台也全力帮助新生代独立音乐人,Indiegogo已与厂牌合作,协同挖掘新人。 (更多…)

象六迷踪

elephant 6

时隔十多年,Neutral Milk Hotel今年以原班人马重组并展开全球巡演,年底更是巡至亚洲的台湾、日本等地。这让我们重新想起90年代象六的辉煌时期和象六引领的新迷幻回潮。当年英气勃发的少年们如今在干些什么呢?本文将追溯象六的前世今生,献给Neutral Milk Hotel,预祝亚洲演出圆满成功。 (更多…)

沉睡罂粟丛:虚构故事集

虞美人

2007年至今的概念专辑选荐。你将看到对Bradford Cox、Kevin Barnes、Devendra Banhart、Colin Meloy等讲故事高手的介绍。以虚构故事的那类概念专辑为主,包括纯当小说写的和文学改编。

奇怪的标题“沉睡罂粟丛”改编自of Montreal奇思妙想的概念专辑《Coquelicot Asleep in the Poppies: A Variety of Whimsical Verse》专辑名。原专辑名指的是罂粟科的虞美人。配图乃虞美人,摄于辰山植物园。 (更多…)

Animal Collective牛气

A

我深感中文水平欠佳,时常含含糊糊,不知道在说什么。为了还众人一个清净的中文世界,抵制文艺腔。为了提高逻辑思维水平,抵制瞬间炮制的低水平伪书评。(把我抵制掉算了,我写不来评论,只会唠叨)

以下是废话,是谈资。

新年载到第一张专辑是I Hate This Place的Our Hearts Still Beating。封面很有意思:把心掏出来成为星。pitchfork开年第一周,给了Black Rebel Motorcycyle Club的The Effects Of 333仅0.4分!人家转一次型也不容易,何必这么刻薄。给了Animal Collective的Merriweather Post Pavilion足有9.6分之高!一天之隔,差距这么大……我原来不是特别喜欢Animal Collective的,现在也不得不多喜欢一点了么?当然从视频上看,他们的现场挺好,此外我喜欢Domino甚过Fat Cat。此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Pitchfork是Alternative圈最娱乐的线上杂志,给分很疯狂,天知道标准是什么。

Pitchfork去年的投票表格里,把Of Montreal放在最被高估选项里,但他们却爬到了最被低估榜上。Pitchfork读者榜No.1是TV On The Radio,所以最终榜单上肯定不会是TV On The Radio,最终变成了Fleet Foxes。我重新听了几遍该最新的FF,没有发现这是年度第一的水平。Pitchfork年终榜单里稀奇古怪,他们太带感情色彩了,这次没去年那么令人兴奋,这次的乐手榜单大牌过少。但是你看看滚石、NME、TSB等等各种风格的榜单,算上天晓得的Media Critic理性统计,Pitchfork拿出来的榜单几乎算最棒的了。总之2008年真是个特别热闹,却没什么好货色的小年。2009年就完全不同啦!9.6!宠儿就是宠儿……

A Blog by Kevin Barnes

A

skeletal lamping is done!!!
from of montreal’s myspace 2008-06-10
翻译:九间

我已经完成了新专辑。做了一年多,现在终于全部完成了。

尽管直到十月才会发行,我依然对将要发新专辑感到很开心。我担心有些朋友会误解这张专辑。对此我无能为力,因为现在专辑已经完成。我不会为了给人们带去乐趣而创作它。我创作它是因为我不得不这么做。

大家很可能把这张专辑看作是一张有着许多迥然不同乐章的长篇大作,或者仅仅是一些流行歌曲的精选汇编。其实我想要做一张难以预料,同时令人震惊,并且简单好忆的专辑。有些过渡桥段会刻意地抛弃技巧。我这么做是为了让听众放松警惕,推翻人们关于该如何完成一张专辑的普遍认识。我对有意义并且“起作用”的艺术感到疲倦。我想要做一些不能“起作用”的东西。当事情按照我们的期盼发生时,很少有不引起我们兴趣的,但当它们起不了任何作用时会更有趣。尽管震撼人们 ——仅仅为了震撼人们——是很平常的。《Skeletal Lamping》里没有东西打算震撼人心。我只是觉得你能基本上猜到同时代大部分歌曲的词曲,而我想做一张能打破常规的专辑。

我想做一张能真正震惊听众的专辑。创造愤怒、欢乐、难受、有趣、美丽、厌恶、怪诞、催眠……的东西,那些几乎能捕捉到人类意识中迷宫般复杂性的东西。

我把我的大部分时间花在描绘思维的混乱性以及沉思上。我觉得大部分人的思维也和我一样。这张专辑是我的一次尝试,为了展现出我个人全部迷惘、矛盾、烦扰、幽默……的幻想和沉思,以及对外部事物的观察力。这次尝试让我能更好地解剖和理解它们存在于我大脑中的原因。因此也有了这个标题,《Skeletal Lamping》。Lamping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狩猎技法的名字,猎人在晚上走进森林中,让灯光泄洪般对准某块区域,然后射击或者掠夺因为惊慌而从躲避处逃出来的动物。

这张专辑是一次实验,我对我那些众所周知的音乐架构干了同样的事情。不过我还没有决定该射杀它们好呢还是仅仅捕获它们。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