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优雅的迟到者 @ On Stage

九间_

优雅的迟到者

9月6日,来自苏州的后摇乐队优雅的迟到者(Grace Latecomer)中秋节期间展开新专辑《9亿光年》巡演,第二站便来到上海On Stage。

不知不觉中秋节也成了黄金档期,前一天有日本后摇乐队toe在MAO爆场,当日浅水湾有布十克巴什音乐节,次日还有另一支日本后摇乐队miaou登陆MAO,相近类型的音乐撞车,对听众来说难免需要做出一番取舍,更不要提大量利用假期外出旅行的人。于是选择了一个黄金档期来到上海对上座率多少有些影响,现场观众并不多,刚好都能在On Stage落座,还有服务员轻快地走到每一位顾客面前兜售酒水。

虽然上座率略寒颤,但情况还是比2010年时Fragile新专辑巡演上海站要好。当年即便是toe都绝无如今这么多观众,Fragile这样在国外媒体能获得好口碑的乐队更是没有多少票房吸引力的。这些年通过网络的传播,后摇及其近似风格渐渐积累了大量乐迷,情况有了很大改观。MONO、EF、Maybeshewill、World’s End Girlfriend等乐队可以一次又一次来国内巡演(有些甚至并不伴随新专辑发行,仅仅是过一年就常规性来一次),靠得住的票房是重要原因之一。但在大量国外后摇乐队反复冲击下的上海已经呈现出重国外乐队轻国内乐队的情况,对本土音乐人的热情主要集中于惘闻等早已成名的乐队身上,其他都较难出现爆满的景象。

优雅的迟到者

但其实本土乐队有时也可以带来新鲜感。某些已经成名的乐队会变得圆润,不再像当年初出茅庐时那般打动人,而优雅的迟到者显然没有这种情况,在出道接近10年后他们的现场听上去依然有足够多的诚意。他们也一直以现场好著称——感觉这是必然结果,因为除了早年的一张EP,这么多年来他们并未出过专辑。说出专辑说了好多年,但这张2007到2010年的总结汇报一直拖到2014年。当年的国内后摇先锋一直熬到传统后摇已经走下坡路的今天,这张专辑才姗姗来迟。乐队名仿佛暗示了这种结果。

9亿光年

这张暗示出道9年、名为《9亿光年》(但光年并不是时间单位)的专辑现在已经可以在虾米上收听到,但现场演出依然值得一看,现场是他们赖以存在的基础,在现场可以听到和专辑中不一样的处理,可以听到更为熟悉的优雅的迟到者。他们早年的演出特别有爆发力,好像就是几个技术宅宅在家里苦练技术,然后以一个不修篇幅的形象给你一个与形象反差很大的大大惊喜。当荣升为“大叔”并且加入89年生年轻后生和女键盘手之后,这种爆发力依然存活于现场演出之中而非专辑之中。经典老歌《鸭乌岭》在专辑中温吞了不少,现场却有更多噪的效果,长时间的效果器,收尾是一大段狂躁的、其实观众应该随之跳起来的、专辑中并不存在的段落,绝对配得上作为压轴曲目。现场第一个高潮来自于《她击中了闪电》,后段的吉他有很强辨识度,吉他更为粗粝,鼓更为明显,比专辑有更为直观的感受——这首在专辑中本身也是非常出挑。这是你可以轻松通过旋律就记住的曲目,个中高手好比Mogwai。后摇发展到今天,一个令人头痛的地方在于很多乐队以相同的手法来处理每一首作品,曲与曲之间没有足够辨识度,安静、忽然高潮、恢复平静,放弃可听性并不是因为他们特别有内涵、特别拽,而是真的比较乏味,想不出其它表达方式。优雅的迟到者也会有类似弊病,有些曲目因为特别常规而不能令人保持兴奋度,但《她击中了闪电》不属于其中之一,《鸭乌岭》也不是。《雪盲》和《灵岩》是其次出色的作品。他们有些地方编排简单,噱头性质更大(比如口风琴的运用),更多时候着墨于吉他和鼓的出色演绎上。时隔第一次看他们演出已经过去了6年,当年的朋友还在,并加入新的90后朋友,也是醉了。9年,10年,能有多少闲暇和双休日交付给一个音乐梦?

整场演出只有短短70分钟,没有暖场。封面特别北欧风的限量版新专辑未能及时制作完成,所以并未带来现场,不失为一个小小遗憾。作为巡演的开始,后面还有更多演出等待着大叔们。

同见于无解演出回顾:苏州后摇乐队优雅的迟到者 @ On Stage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