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Lee Ranaldo @ 云采、当代艺术博物馆

九间_

Lee Ranaldo

3-13 云采咖啡 Lee Ranaldo 脱口问答
3-14 上海当代艺术馆 Lee Ranaldo x Leah Singer: Sight/Unseen多媒体艺术体验 嘉宾戏班

7年前Sonic Youth演出后随口说还要再回到上海,令人唏嘘的是时隔七年后来的只有吉他手Lee Ranaldo和他的妻子。

Lee Ranaldo的讲座是梗概性的,介绍了他个人参与过的艺术项目、他的画作,这些项目也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介绍(比如“五线谱蘑菇”)。他自带电脑展示了许多照片和视频,其中稍许提到一些Sonic Youth,并放了一张当年所有成员在外滩的到此一游照。对知道这些项目的人来说是个温故,对不知道的人来说有了全新了解。

Sonic Youth

此类讲座内容无甚新意,更有趣的地方在于人。对比Peter Hook在上海的互动讲座上说了许多与音乐无关的段子,Lee Ranaldo明显严肃得多。他的演讲部分补充的八卦内容不多,集中于介绍项目,这也就算了。观众提问环节一般是一个主题容易跑偏的环节,Lee Ranaldo通过举例更多项目、秀更多照片硬是把诸如有没有嗑过药的问题都引回了正途。

严肃之余也有幽默的地方。比如他对付不了苹果电脑某照片预览软件,貌似因为勾选了随机,图片混乱不堪,毫无顺序可言。他说他做不来PPT,一开始他说图片次序乱的时候我们还没意识到到底有多乱,后来发现每当他想要给我们看一个新项目时就不得不在图片库大海捞针。他没有使用文件夹的习惯,也没有使用文件标签,顺便还骂了句电脑真笨(真是超级棒的用户,让人顿时有了工作动力,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就是要努力让人们不动脑筋也能顺利找到自己想要的内容,而不是他明明知道要找什么却没有办法找到)。整个讲座贯彻着找图片这一行为,并且有一部分图片怎么也找不到,最终不得不放弃寻找。这其中就包括讲到《The Destroyed Room》时他说有个东西要给大家看,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只能放弃。

the destroyed room

他还想要播放视频,问有没有设备可以接电脑以扩音,并且对递过来的接口居然是USB表示惊讶,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但是他说喜欢Instagram!讲座后女观众和他聊天,以前合影是找人拿相机拍照,现在变成两人掏出手机对着手机拍照然后一起发Instagram并且互粉,还饶有兴致地挑选起了滤镜。Lee Ranaldo看到递过来的碟上自己英俊潇洒的照片时兴奋不已地立即拿给妻子看。我要说,和7年前比起来您一点没老。不仅仅是外貌,今年已经58岁的Lee Ranaldo无论从心态上还是行为上都依然是个年轻人。

Lee Ranaldo

再说Lee Ranaldo和Leah Singer夫妻二人联手戏班一起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奉上的多媒体表演“视而不见”(Sight/Unseen)。这个系列扩张了“舞台”的概念,是一次非常有意思的体验,我们先来看一下“舞台”布局:

stage

在这个长方形空间内,地面上用黄色带子划出如图所示的正方形场子,场子四角放置扩音器等设备,还有一些效果器被沿着带子布置在场内,机关重重的感觉。因为现场没有开灯,光线不足,对于视力并不太好的人来说,基本上是通过踢到、踩到和撞到来估计布局的。

图中的绳子是一根从天花板上垂下来、末端带线圈的绳子,在正方形中央稍靠屏幕一侧。Lee Ranaldo将会把吉他绑在绳子上然后让其在场内旋转,他并不弹奏吉他,反而是推搡吉他,或者用小提琴弓拉弦。吉他从空中晃到他眼前时他和吉他的接触方式便带有随机性。他还会在场内走动,吉他不停地在场内变换位置,从而因为吉他和他之间的物理位置变化(以及吉他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产生不同的接触,从而影响到声音的产生。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于作曲家Steve Reich的项目Pendulum Music:悬挂话筒并让其在空中旋转,当话筒靠近扩音器时发出哨叫,远离时哨叫减弱,通过改变话筒和扩音器的位置关系,改变哨叫的强弱从而制造出声音效果。Sonic Youth曾经在90年代以这个概念做过一个版本,Lee Ranaldo是再次尝试,并且已经尝试过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来中国来得比较晚。

Lee Ranaldo的妻子Leah Singer负责拍摄配套的视频。这些视频元素来自他们一路上的旅行随手拍,所以他们这次在上海拍到的内容也可能出现在他们日后的演出中。

在演出开始前,观众并不是都清楚Lee Ranaldo要干什么。有一部分观众习惯性地围绕着乐队的演出设备或坐或站——戏班将在场子右侧进行演出,因为某些设备的缘故,他们位置不会变,围绕着他们总归是没错的。有一部分观众很敏锐地坐在绳子下方——莫名其妙出现一根绳子肯定有花头。还有一部分观众一直面向幕布,在Lee Ranaldo演出时依然在专注地看幕布上的画面,甚至在幕布前玩起光影游戏。当然,从头到尾都有一部分观众坐在最远处的两排凳子上,远远地围观全场。

Lee Ranaldo

当场内正方形区域坐满人之后,Lee Ranaldo从如图左下方大约门口的方位进来。他从侧面绕到戏班前方,开始在场内缓慢行走,通过行走来打散地面上的人群。他将吉他悬挂在绳子上后先是慢慢推一点点距离,然后越推越远,一步步地在绳子下方划出一块足以让吉他转起来的空地。有些观众好奇地去触摸吉他,或者当吉他转到另一头时帮Lee Ranaldo把吉他推回来。慢慢的大家基本上都站了起来,随着他在场内不停变换位置,始终有一部分人跟着他走动。你无法预知接下来屏幕上会出现怎样的画面,也无法预知Lee Ranaldo会走到哪里,他在走动时受到人群的限制,而人群又部分因他而动。也无法预知接下来会听到怎样的声音,吉他在空中划出弧线,你又无法预知对面人群中是不是有人会推吉他一把,让它更快碰到Lee Ranaldo,所有的一切都存在于未知之中。(参见Instagram上的视频)整个空间都是舞台,只有座位上的观众是真正的观众。

最终人群被彻底打乱。每个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风都被留在了现场,一起构成一个有时间性和即时性的作品。你可以欣赏声音,可以追逐Lee Ranaldo,可以看视频,也可以观察黑暗中的这些人。一般有明确舞台界限的演出中,音乐人占据核心地位,观众一般也就看得到周围的一些观众,身处人群之中却无法看清人群。而在“视而不见”中,核心的舞台被消解,有时候你不得不关注起周围的人。又因为人群的流动,你也有了机会四处流窜,可以更清楚地接触到更多的人。当然了,因为光线太暗,或许熟人都无法认出脸来。

People

最后赞一下戏班的演出。他们肩负着很重要的任务。“视而不见”系列每次都会与当地音乐人合作,音乐中构成主旋律的部分其实出自这些当地音乐人,他们和Lee Ranaldo之间没有主心骨和陪衬之分,有时候戏班才是骨架和绝对核心。他们是现场最具“稳定性”的那部分声音——虽然Lee Ranaldo也会与他们互动,但戏班的演出基本是稳定的、不被打断的。这种安排会使得每一次演出有很不一样的感觉。有些地区的演出中观众们甚至跳起了舞。

戏班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