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Lubomyr Melnyk @ 上交音乐厅

九间_

Lubomyr Melnyk

10-19 周六 19:45 – 22:00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

当代变奏第二场。上一场Moonface其实是摇滚乐队键盘手出身,Yamaha钢琴加很不舒适的椅子,这次Lubomyr Melnyk是真钢琴家兼作曲家,马上上了Steinway & Sons。钢琴和音响的摆放位置巧妙地居于舞台一侧,说是和太极相关。

Lubomyr Melnyk的演出相当精彩。相传他是地球上弹奏速度最快的钢琴家之一,最后一曲《Windmills》他说世界上除了他之外无人能弹奏。因为坐得比较近,可以看到手指飞舞,那确实是无影手效果。他独创了一种无间断的连续音乐,这种音乐要达到没有间断的感觉,那确实需要用比较快的速度演奏才行,并且弹奏跨度非常大,不断地以盘旋着的循环渐进的方式从左到右从右到左,忽而只在黑键上高速弹奏,忽而是白键,全方位地利用好每一个键,视觉上完全跟不上节奏,听觉上着实能感受到什么是行云流水,因为手指盘旋的速度实在太快,一个音未停又有新的声音,前一个声音的余音未断时回过头来再重复一下,持续作用下,产生一种连绵不绝的感觉。

这位1948年生的前辈特别有意思,演出分上下半场,上半场先来两段冥想,5号和9号作品,比较简单的,旋律优美的,单钢琴独奏。他像老师一样,先准备一些入门级作品,并附加有讲解。渐入佳境后出现了双钢琴方式。这个双钢琴就是除了自己弹奏外,还会播放自己早先弹奏好的另一段钢琴片段,然后他就和他自己进行双重奏。限于设备问题部分录音有混响,并不是特别完美。但不影响《Butterfly》等曲目的美丽程度。正好当日才读了《恋蝶志》,双钢琴的连绵效果用来契合蝴蝶快速扇动的两片透明翅膀好像很贴切,朝着题名的设定展开想象很有梦幻感。

下半场核心曲目《Windmills》。这首曲目也是双钢琴。他在演出前介绍说风车如何在暴风雨中快速转动,如何与自然搏斗,然后一切重新归于平静。老风车百年来站在那里,看尽世事沧桑,在暴风雨后体会到宛若升天的感觉。这是2013年的最新作品,这个主题感觉有些像他自己的写照。在激烈的变化中寻找到最后的宁静。同时契合宗教主题。他提到,音乐可以用来描绘事物,也可以用来表达超验状态,他认为后者更为高级。他整个气质真的就像传教士一样,跑来播种一种新理念和新体验的。

你可以在网络上搜索到他的访谈(Interview: Lubomyr Melnyk on Achieving Transcendence Through the Piano)。他认为现场演出是无可替代的,带领观众和他一起冥想是很重要的体验。还提到对即兴的看法。他认为即兴是音乐人必须具备的素质,而并不是说一部作品即兴成份高就比较高级,这要看是什么作品。复杂如《Windmills》就是毫无即兴成份的。但古典乐界至今对即兴存有偏见。此外他认为贝多芬等人的音乐好听是好听,但演奏起来并无快感,而他在演奏他自己独创的这种连续音乐时能感受到与宇宙相通的巨大快感。这种快感和莫大的满足感你能从现场感受到。

演出结束后有专辑售卖,好多并没听过的独立厂牌发行的专辑,感觉他不来卖我们也很难买到。而他在Erased Tapes下发行的《Corollaries》(2013)并不在其中。这位前辈很潮的,之所以发现到他就是因为他在Erased Tapes下发行过作品,我喜欢的年轻钢琴家、作曲家Nils Frahm是他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另一位喜欢的年轻钢琴家、作曲家Peter Broderick也参与其中,并有献声。Lubomyr Melnyk还和另一位我认为非常出色的年轻音乐人James Blackshaw合作过,Lubomyr Melnyk盛赞过James Blackshaw的吉他出神入化。Lubomyr Melnyk并不像是将满66的人,和那些同样要从古典乐世界里溜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年轻人反而是比较好沟通。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