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审判

九间_

审判 Le procès / The Trial 1962
导演:Orson Welles

关于卡夫卡影片的例行观后感。上周偶然和友人提及关于卡夫卡的影片,翻看过去的文字,发现这部没谈过,恐是一时疏忽,现简介一下,以作备忘。

影片改编自卡夫卡同名小说《审判》,非常忠于原作,对话基本上是原文照搬,整个故事也比较完整,基本没有极其严重的重大篡改。影片保留了小说本身的压抑、严肃、沉闷、荒谬,同时也保留了悬疑、幽默和情爱,成功地把小说语言转化为影像语言,没有《城堡》里莫名其妙的旁白、《阶级关系》里长时间的定格、《卡夫卡》里胡乱发挥的剧情。在《审判》中没有故弄玄虚的镜头,Welles也没有因为面对偶像卡夫卡而甘拜下风的卑微。

Welles很出色地讲完了整个故事。在讲故事的过程中,Welles的创意主要体现在布景上。望不到头的工厂,荒漠的道路,律师夸张的大床,堆满书籍的房间……诸如画家的斗室、法院的陈设,和我看小说时脑中的某些幻想竟颇为相似。每一处都经过精心设计,且具有比小说更荒诞的形态,每个场景都可独立成一则经典的现代寓言,如此种种便以直观的形象补充着小说的想象空间。

K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也把握得比较准确。比较不舒服的是最后收尾有些急,就像一列匀速火车突然加速了,最后还遭遇恐怖袭击。处理法的门前这一经典篇章时用了幻灯一样的效果,急促而虚幻,把K搞晕了。在此之前影片是严守写实关的,用真实的布景和镜头感讲述超现实的故事——而小说也正是这么做的,如若排斥一切幻象当是非常棒。

最后一刻K死于爆炸。他先来了一段大无畏和视死如归,搞得杀手反而不敢下手,只能胡乱扔一个炸弹,仓促逃窜。此时他继续着对死亡的期待,也不逃走,等着炸弹炸开。这爆炸场面远看就是个蘑菇云。此时K的形象几乎可以和革命英雄划等号。对生的孜孜不倦乞求在听过法的门前这个故事后变成了疲倦和懈怠,K终于能平静地看待肯定会来临的死亡,并主动迎接死亡。只是处理得有些过。不知是版本问题还是导演在为K平反?整个故事中K是有激进举动,其果敢和对制度的挑衅使他与普通人拉开了距离。不过他的锋芒如何被磨掉还有待考虑。这应当不是一种非常露骨外现的绝望,应是绝望到反击、挣扎的气力也没有了。我觉得没必要把调子抬得这么高,小说中安安静静的死亡才最适合无名小卒K。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