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推荐 电影

《白鹿原》改编版本比较

九间

本文对小说、电视剧、电影、话剧等不同艺术形式的《白鹿原》剧情改动进行比较,并非《白鹿原》小说赏析。所以着墨比较多的也是改动大的地方。


参考资料:

  • 小说《白鹿原》,作者 陈忠实,人民文学1993年6月首版,2012年10月印刷
  • 《白鹿原》陕西人艺版话剧封箱巡演,2021年5月9日杭州站,2021年7月20日上海站,导演 胡宗琪,编剧 孟冰
  • 电影《白鹿原》2012年154分钟公映版,导演 王全安
  • 《白鹿原》2017年77集电视剧,导演 刘进
  • 电视剧《白鹿原》6集拍摄纪录片
  • 《白鹿原一剧15年》,电视剧《白鹿原》剧组编
  • 《白鹿原剧作》,编剧 申捷(剧本全50集,对应电视剧完整版85集)

《白鹿原》话剧最热门的有两个版本,一个是2006至2017年巡演的北京人艺版,另一个是2016至2021年巡演的陕西人艺版(陕西方言版,5年巡演72城,共400场演出)。非常遗憾,我没看过北京人艺版。故本文所提话剧版均指陕西人艺版。

本文如出现引文,如无说明,均出自上述参考书目,并以数字标记页码。

在比较各个版本之前,需要先说明一下这些版本普遍存在违背创作者主观意愿的删节情况。

《白鹿原》最初刊登在《当代》上。《当代》编辑部曾以“应有节制,或把过于直露的性描写化为虚写、淡化”的“审稿意见”,让陈忠实删去了不少性描写。《白鹿原》参评茅盾文学奖时,陈忠实再次听从评委会意见,对性描写进行删节(汪兆骞著《往事流光:见证文学的光荣年代》)。删节完毕后,方才获得茅盾文学奖。目前多种删节版和未删节版同时流通于世。你甚至可以在网上搜索到关于《白鹿原》各版小说差异比较的导购文章。

改编《白鹿原》也曾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据1993年12月13日《羊城晚报》转引《金陵晚报》的消息说,某位领导明确把《白鹿原》“列为影视禁拍作品”。现在虽然可以拍了,却同样需要面对审核问题。我们知道小娥的部分是小说中尺度最大的,电影版以小娥的故事线为主,毫不意外遭遇删节。电影试映版220分钟、柏林电影节版188分钟、香港国际电影节版175分钟,公映版仅仅154分钟。

电影《白鹿原》中小娥(张雨绮 饰)和鹿子霖(吴刚 饰)欢爱

同样的问题并非只有电影会遇到。2017年4月17日,在江苏卫视和安徽卫视同步播出仅仅1集的《白鹿原》遭遇停播。官方理由是“为了追求更好的播出效果”。但重播后该剧集从85集变为77集。被删内容至今不见天日,仅能从已出版的剧本中窥到些许。但已出版的剧本与最终的电视剧也并非完全相同,且无法确定已出版的剧本是否为完整版,比如第38集第3场标题为“删除”(1159)。

相对而言,陕西人艺版话剧还能有装装样子的床戏,已经很不错了。


《白鹿原》主要描绘了上世纪前50年白鹿原上百姓的面貌,一开篇就是白嘉轩拼力结婚留子嗣的故事。最纯净的人抱憾而去,毫无立场的混子走到最后,原上没有英雄,没有未来,这种绝望感代代相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鹿原是一则寓言。

话剧、电影和电视剧的剧本均与小说有很多不同之处。艺术形式不同,改编在所难免。忠于原著指的是能把握住原著的核心,改编的关键在于创作者对作品本身的理解。

如果要对改编做个评价,从优到劣依次为:电视剧、话剧、电影。话剧版虽然用了陕西方言,舞美音乐都很有特色,但在剧本改编上有所偏离,话剧版新增的台词脸谱化了人物。而电影差不多是个小娥传,并不能展现出原著完整风貌。

本文会从小娥讲起,对比电视剧、话剧、电影的差异。后面基本不会提到电影,因为电影并没有拍那些内容。

小娥

无论在哪个年代,性都是最吸人眼球的主题之一。删节和性爱始终围绕着《白鹿原》。读者可能期待着黑娃吸吮小娥奶子的场景,或是小娥用自己的下身捂枣子给老爷子吃。仿佛如果没有了这些描写,书的魅力会大打折扣。

小说中提到,百年前的白鹿原民智尚未开化,妇女在外面喂孩子都直接裸露着奶子,并不觉得羞耻,直到有了乡约后这种情况才逐步改善。当然,国产电视剧能有什么尺度,此类描写不可能拍出来。不过话剧和电视剧都保留了侧面反映性爱状况的桥段,比如白嘉轩母亲干涉白孝文和媳妇行房事。一方面是性爱的自由迸发,另一方面是封建家长对性爱的管束。生娃是关键,其他都不重要。在封建家长眼中,但凡有点不顺意,一定是女方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小娥作为白鹿原上的性爱女神,在电视剧、电影和话剧中是截然不同的形象。

话剧版的小娥是最疯癫的。话剧版没有演小娥和黑娃初识的故事,直接从小娥和黑娃回到白鹿原成亲说起(电影版有一半时间在演小娥与黑娃初识)。话剧版中小娥说,跟着黑娃就是奔月。而奔月是小说中没有的意象。她张扬,招蜂引蝶,更积极主动地做选择。可能因为话剧受到舞台限制,不得不减少场景转换,理论上并不会放在台面上说的经历由角色当众亲口说出,有一种特别放荡的效果。比如小娥当着全族人说出自己出轨黑娃的事,鹿子霖当着全族认了自己和小娥的事,台上族人震惊,台下观众哄笑。

小娥做鬼附身在黑娃父亲鹿三(杀害小娥的人)身上,小娥站在后,鹿三站在前,两人做着一样的动作,舞台笼罩在血红色之下,效果艳丽夸张。

电影里的小娥(张雨绮饰)身材最为凹凸有致,作为地主老头小老婆的她主动选择勾引麦客中最壮实的黑娃,从未尝过女人味道的黑娃自然抵挡不住小娥的诱惑。电影里的小娥满足于情事,被发现后顺着命运之河随波逐流。鹿兆鹏对黑娃说,你们俩这是自由恋爱,这是值得推崇的。此时黑娃兴高采烈,小娥懵懵懂懂,什么是自由恋爱?她对爱情并没有太清晰的认知,总之黑娃是自己男人,跟着黑娃就对了。

李沁扮演的剧版小娥身材单薄一些,没有张雨绮那赤裸裸的色气眼神,但胜在悲剧意味更浓。小娥虽然外表白嫩美艳,但她同时是一位裹着小脚的思想传统的农村妇女,遵循礼教,言语得体,下面好吃,轧棉花在行。既有着少妇的风韵,又含蓄内敛。私下里一个不小心崴脚,等着黑娃上钩。和黑娃行房事时担心偷情被发现,但你让她当着全族人说自己出轨那是断然不会的(鹿三“宣传”出去的),被捉奸后也是羞涩不知如何反驳。

电视剧《白鹿原》中小娥(李沁 饰)轧棉花

小娥为什么要独自留在原上?既然白鹿原的人都不待见失了名节的她,她为什么不离开?小说中没有正面解释这个问题。话剧版用奔月来概括。电视剧给了一条新出路,白灵邀请小娥跟她一起去城里。她回复白灵说,要走就要等黑娃回来,和黑娃一起走。饥荒岁月里,她遐想了一番城里的生活,对白灵流露出羡慕。但女性独立对小娥而言是不存在的新概念。

电视剧有一个温柔的改动。小说中黑娃和小娥的事情败露,黑娃逃脱后先在一个抠门老头那里干活,然后听说了小娥被休,去小娥家接的小娥。因为已经难以嫁出去,所以小娥爹没有为难他们。电视剧里抠门老头和小娥爹两人二合为一,并且这个爹企图再卖一次小娥。黑娃使计带走小娥,给了小娥一个被父亲送出门当众出嫁的仪式。小说中黑娃和小娥返回白鹿原在先,白孝文结婚在后。剧里让这两件事同一天发生,加强戏剧冲突。当黑娃和小娥推开门步入祠堂的时候,原本等待着庆祝白孝文婚礼的人们撒花喝彩,小娥拥有了一个偷来的、被众人祝福的婚礼。编剧编织的梦,和小娥后来的不幸形成强烈对比。对观众来说,小娥至少曾经拥有过短暂的幸福。

黑娃

电视剧中抗战结束后黑娃才跟着白孝文干。抗日期间他一直躲在土匪所在的山上。黑娃最终准备投奔国民党,正当他推开政府大门之际,日本投降了。对观众的冲击很大。

话剧调整了时间线。抗战期间黑娃先跟着白孝文干,并在朱先生处求学,学了毛的书。这个调整是令人疑惑的。既然黑娃如此“先进”,深明大义,并且已经阅读了毛的书,为何没有加入抗日,而是选择袖手旁观?这种情况下,朱先生为什么夸赞黑娃是自己最好的学生?岂不是典型的纸上谈兵,虚假爱国?

原先的时间线显然更为合理。在小说中,黑娃起初是不喜欢读书的庄稼汉。鹿兆鹏说黑娃和小娥的自由恋爱值得学习,说得黑娃心花怒放。当即鹿兆鹏就开始劝说他去参加培训,加入农运(电影和电视剧至少把夸赞自由恋爱和劝说他跟自己干分开表现,不至于显得鹿兆鹏过于功利)。运动失败后又是鹿兆鹏给黑娃指了条路,参军。黑娃一直是被动跟着走,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黑娃上山后没有听从鹿兆鹏的建议,不愿意让土匪们被收编入共产党的部队也是可以理解。在抗日战争结束后,黑娃在新一任妻子影响下开始读书,但当他刚明白一点道理的时候,就被白孝文嫁祸,最终死亡。更显悲壮。

鹿兆海、白灵、鹿兆鹏

关于鹿兆海、鹿兆鹏和白灵三人之间的故事,不得不提著名的鹿家兄弟修罗场。有趣的是,小说中这个修罗场并不存在。鹿兆海去接嫂子白灵出城的时候,鹿兆鹏不在场。鹿兆海没有和白灵多废话,“鹿兆海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取烟和点火的手都颤抖不止”(518)。白灵打破沉默,说自己走,鹿兆海说不能跑闲腿,然后就直接送嫂子了。鹿兆海出城之后才开始询问以前私定终身的恋人、现在的嫂子白灵,她和鹿兆鹏到底什么情况。

电视剧中鹿兆鹏和白灵一起从房内走出来,造成更大视觉冲击。这段戏处理得干净利落。鹿兆海一拳击倒鹿兆鹏,不认这个哥哥。对鹿兆海来说,他的爱本不需要白灵来回报。他非白灵不娶,但白灵可以和别人结婚。鹿兆海对鹿兆鹏的质疑点在于,兵荒马乱,白灵挺着个肚子躲避追杀,这真的是爱吗?这就是对她好吗?鹿兆海直接这样问鹿兆鹏。事实上鹿兆鹏根本自己也知道,百分百保证白灵安全的最佳人选是国军鹿兆海,鹿兆鹏自己也正被通缉着。不过鹿兆海深知送白灵走是第一要务,电视剧和小说一样,在安全出城之后鹿兆海才和白灵讨论。

话剧版处理得非常狗血。话剧版鹿兆海去接嫂子的时候鹿兆鹏一开始并不在,在一番无意义的扯皮对话后,鹿兆鹏突然回来了。鹿兆海在话剧版中质疑的是白灵为什么不和自己在一起。白灵说你别怪鹿兆鹏。白灵和鹿兆鹏认为,让白灵和鹿兆海分开的是党派分歧。鹿兆海加入国民党,白灵和鹿兆鹏是共产党,而国民党在持续不断地迫害共产党。这是曾经私定终身的白灵和鹿兆海无法继续走在一起的原因。白灵认为,鹿兆海不能把个人理想寄托在爱情之上,不能为了自己去加入这个或那个党派。鹿兆海自然无法接受这一点,他认为爱情和党派没有关系。鹿兆海在话剧中有三段重要场景:和白灵私定终身,掷铜元决定加入哪个党派;多年后穿着国民党军装的鹿兆海遇到白灵,发现互相加入了对方的党派;护送白灵出城。白灵和鹿兆鹏被设定为革命假夫妻日久生情。在决定结婚的那场戏中,鹿兆鹏说,我如果和你在一起,鹿兆海要说我卑鄙。结果鹿兆海在护送白灵出城的戏中对鹿兆鹏说,我要送给你2个字,鹿兆鹏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是卑鄙。此时观众爆发出大笑。

我们看到,鹿兆海在话剧中的桥段以青春爱情剧为主。每次到他们的爱情环节,都是全场笑点。话剧版增加的这些引人发笑的台词都是原著中不存在的。话剧版无论是给小娥增加的奔月台词,还是给鹿兆海增加的略有些无理取闹的台词,都让全剧向俗套狗血电视剧看齐。在浓缩的剧情中,鹿兆海纯粹的爱情不合时宜,更像是青年人头脑发热。或许,话剧版的改动目的就是为了给观众增加一点笑料?

电视剧版反而没有给这对小情侣增加此类台词。电视剧的修罗场是令人遗憾的,心碎的。鹿兆海从来没有强求白灵嫁给自己,甚至于卑微地乞求白灵仅仅让他可以时不时看上一眼。即便白灵和别人结婚,他担心的还是白灵在战乱中挺着肚子非常不安全。可能没有人在看到电视剧版修罗场还可以笑得出来。

小说里鹿兆海和白灵从小私定终身,鹿兆海和白灵提到白嘉轩,畅想自己叫白嘉轩“岳父大人”。白灵说,那他肯定把我脖子拧断。(194)白灵把铜元放在胸口袋子里,贴在乳房上。两人是有激情的青梅竹马。“她感觉到他温热的嘴唇贴上她的眼睛随之吸吮起来,她不由地一阵痉挛双腿酥软;那温热的嘴唇贴着她的鼻侧缓缓蠕动,她的心脏随着也一阵紧似一阵地蹦荡起来;那个温热而奇异的嘴唇移动到她的嘴唇上便凝然不动,随之就猛烈地吮吻起来;她的身体难以自控地战栗不止,突然感到胸腔里发出一声轰响,就像在剧院里看着沉香挥斧劈开华山的那一声巨响。”(205)

电视剧充实了小说中一笔带过的白灵和鹿兆海相处的细节。比如两人在西安围城时如何互帮互助,联合战斗。用放天灯夹求爱纸条、围城时宁可自己不吃也要让食给白灵(白灵拿去给伤员吃)来表明鹿兆海的爱。西安围城是鹿兆海第一次打仗,差点战死。手术台边护士白灵含泪:“兆海,不求同年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日死。孔明灯的纸条在我这,它没有烧!”,白灵泪水滴落:“傻瓜按你说的,你要死我也得死了!”(第十八集 16.简易手术台 夜 内,556)

导演刘进谈小情侣:“白灵是个单纯阳光的人,还有兆海。就像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是所有人的梦想,积极向上,眼里容不得沙子。他们两个青梅竹马,但是那时候的情感就是相互喜欢而已,没有什么深刻的东西。后来两个人政治观点不同,就很复杂了。还有兆鹏,白灵对兆鹏就是从小崇拜,长大之后的接触产生了真的爱情,她就和兆海分开了。”(《白鹿原一剧15年》,185)

可能是为了给白灵后来因为革命事业投身鹿兆鹏怀抱埋下伏笔,电视剧还增加了一些白灵深受鹿兆鹏感召,对革命怀有痴迷情感,并且在鹿兆鹏的引导下加入革命的新剧情。比如鹿兆鹏让白灵进入宴会刺探共产党员被关押在哪里,白灵差点被侵犯。这个故事小说中并没有。鹿兆鹏处决叛徒在小说中是鹿兆鹏亲自策划,与白灵没有关系,剧里改为鹿兆鹏策划、白灵亲自为叛徒送的面,并且为了诱骗叛徒,自己也尝了下过毒的面,险些丧生。在白灵眼中,她和鹿兆海既是两小无猜,也是少不更事。白灵曾对姑妈朱白氏说,“早先几年我俩都私订终身了哩!那阵儿都小都不懂啥。现在都大了懂得道理了,觉得不合适又拆散了,只是一般乡亲乡党有点来往,再没啥拉拉扯扯的事。”(406)但对鹿兆海来说,白灵是他的整个世界。电视剧纪录片中邓伦说,白灵的这份爱,鹿兆海从来不曾拥有。

电视剧剧本里鹿兆海送完白灵是在室内和白灵告别的。电视剧拍摄时把场景移植到山崖边。白鹿原上最纯的少年,一夜成长。

白鹿精魂

白鹿精魂本是朱先生送给鹿兆海的题词。鹿兆海即将上前线打鬼子,朱先生激情书写“白鹿精魂”四个字,还按上了血印(550)。电视剧中鹿兆海带白灵转移的时候顺便去看了一次朱先生,朱先生为白灵题词白鹿精魂。剧中鹿兆海上前线前求字时朱先生把自己游历南方后吟的《七绝》(21)中的一句“砥柱人间是此峰”提给了茹师长(第四十七集 34.白鹿原书院 日 外/内,1454)。

电视剧《白鹿原》中朱先生(刘佩琦 饰)为白灵(孙铱 饰)题字“白鹿精魂“
电视剧《白鹿原》中鹿兆海(邓伦 饰)和白灵(孙铱 饰)在朱先生处躲避追捕

小说中白灵死的时候白嘉轩梦到了白鹿。电视剧中对此进行拓展,白灵刚出生的时候被狼叼走,她丝毫不怕,并被完好无损地被救回来。此时白嘉轩已经梦到了白鹿。

小说中白灵死于“根据地清党肃反”,被直接活埋(539)。白灵的儿子鹿鸣直到五十年后才知道真相。剧里虽然提到了肃反,但白灵没有被活埋,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上了战场。鹿兆鹏赶到战场呼喊白灵,她在听到呼喊后站起来招手回应,此时爆炸发生,白灵直接死在战场上。电视剧给了白灵更多笔墨,更多温柔。小时候叛逆不裹小脚,长大后多次冒死完成鹿兆鹏交给的任务,躲避追捕等等,都是加出来的细节。白鹿精魂四个字让她成为全剧最美好的内核。

白灵是当时头脑发热青年学生的代表,冲动,做事不计后果。鹿兆海参了军,加入了国民党,她就觉得鹿兆海会把自己抓起来投井。看到鹿兆海瑟瑟发抖。

相比之下,鹿兆海更理智。电视剧里鹿兆鹏擅长写进步文章,而鹿兆海擅长化学,并且很受化学老师赵老师赏识,并在化学老师推荐下先加入了共产党,还参了军。可惜化学老师在西安围困时期已经就义。鹿兆海清楚两个党派的利弊,在身不由己的时代浪潮中,对爱人、家人、白鹿原的人、国家,全部尽力做到尽心尽责。电视剧还增加了鹿兆海在土匪老巢从国民党特务手里救下共党鹿兆鹏的情节。但鹿兆鹏并未告诉白灵这件事。让白灵持续对鹿兆海心存误会。

鹿兆海死的时候,朱先生认为中国完了。热血好青年最先战死,但是毫无立场只求自保的墙头草们活到最后。但这竟也是中国现状。

在电视剧、舞台剧和小说中,鹿兆海的葬礼都是重头戏。鹿兆海和白灵分别、鹿兆海向朱先生求字、鹿兆海葬礼,联合起来构成鹿兆海人生最后重要的三场催泪场景。最大的谎言在于鹿兆海之死。在打日本人时,被迫撤退,被指派去打共产党,随后牺牲,却被宣传成抗日时候死的。真真假假围绕着白鹿精魂。电视剧中说,因为这是人们希望的,国民党想要树立典型。电视剧中还有一个重要的补充,解释了为什么百战百胜的鹿兆海会那么早站死。他在打共产党时遇到了鹿兆鹏,鹿兆鹏告诉他,白灵死了。鹿兆海顿时情难自控。在这种情况下,被共产党有机可乘打死了。可惜这场戏没有过审。鹿兆海到底怎么死的,依然停留在剧本和演员的描述中。

小说中多年后鹿兆海的坟头野草丛生,这段电视剧中没有提及。朱先生的坟在文革中被重新挖出。小说的柔情之处是多年后一个自称是鹿兆海老婆的女子在鹿兆海死后送了个儿子回家。她给鹿兆海上坟,然后改嫁。鹿子霖起先不信,但仔细看这位女子长得颇有些像白灵,便也信了(603)。

此处令人玩味。鹿兆海说好终身不娶,却还是在打仗的间隙紧锣密鼓地娶妻了。但亦可能是其他情况,比如这位姑娘认识英俊的鹿兆海,战乱中孤身一人带着孩子,找鹿兆海家托孤。这是一个小说中没有严格考证的事情,一个开放的结局。可以看成是鹿兆海的谎言,也可以看成是作者最后留下的一丝丝希望。

鹿兆海和朱先生是理想主义的。荒诞了50年,理想主义不灭。

鹿兆鹏

除了前面提到的鹿兆鹏和白灵、鹿兆海之间的情感纠葛,电视剧还为童年鹿兆鹏设计了一些剧情。比如鹿子霖和白嘉轩被绑架时鹿兆鹏英勇冷静救父亲。鹿兆鹏在男大夫冷先生因为封建思想不愿为女性接生的时候一句话骂醒了他。各方面都显示这位未来的共产党员从小就不是一般人。鹿子霖作为无利不起早的典型有钱地主,早早送两个儿子去城里上西式学堂。也为鹿兆鹏接触新思潮创造了条件。

鹿兆鹏为了理想可以抛弃一切,包括爱人、家庭、朋友、白鹿原。特别擅长积极发动群众,找“炮灰”。这一点在电视剧中反而最明显。可能因为电视剧增加了很多细节。比如让白灵在尚未加入共党之前就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拉拢黑娃,而且剧中白灵和鹿兆海的死亡都与鹿兆鹏直接相关。但电视剧也扩写了鹿兆鹏执行暗杀任务、带兵打仗等场景。这是一位让亲朋“恨之入骨”,却又确实办了很多实事的人。

仙草

小说中仙草父亲没有死,把仙草说亲给白嘉轩。电视剧改为说亲不成。仙草家破人亡后自己来找的白嘉轩。白嘉轩去求另一门亲的时候在路边偶遇躺在地上的仙草。冰天雪地里,她压着的雪下长出了草。仙草仿佛有着孕育新生的力量,可以压一压之前克死6个老婆尚无子嗣的白嘉轩。

电视剧《白鹿原》白嘉轩发现仙草(秦海璐 饰)

小说中白嘉轩在去求阴阳先生的路上发现了草,与仙草没有关系。作为庄稼汉,他一看就知道此处有水(19)。电视剧改为朱先生告诉白嘉轩,那里有水。略不符合白嘉轩懂农事的设定。小说中白嘉轩也求了朱先生,不过朱先生告诉他这草是白鹿(28)。但因为仙草已经和这个草关联了起来,如果朱先生还提白鹿,就不符合剧中白鹿和白灵关联的设定。

小说中吴仙草的父亲吴掌柜让仙草带给白嘉轩罂粟种子(48)。剧中保留了仙草家人种罂粟的设定,但她也因此家破人亡。白嘉轩起初只因为这是药材,不知道是鸦片。仙草还进行科普并不断劝说白嘉轩不要种。

小说中仙草染瘟疫而亡,具体过程没说。剧里安排仙草第一个站出来服务病患,但因为不懂得防护,自己染病而亡。

在话剧和小说中都只是作为配角的仙草,在电视剧中虽然戏份也不算多,但贤惠正义,经历也更传奇。

白嘉轩爹

小说中前族长白嘉轩爹很早就去世了,他死后白嘉轩才娶到仙草。所以交农等事情都是族长白嘉轩主持。电视剧改为让他老人家看到大孙子落地才去世,了了心愿。让白嘉轩做交农等事情立投名状,然后才被选为族长。小说里鹿子霖爹鹿泰恒觉得白嘉轩难以服众。而且小说里没有公开选举。

鹿泰恒

小说中鹿子霖的爹鹿泰恒被以黑娃为首的土匪打死。剧里他在白孝武婚礼上被鹿子霖直接气死(第二十八集 30.白家 日 外,863)。

白孝文第一任老婆

白孝文第一任老婆原本是闹饥荒时饿死。白孝文住在小娥那里,对老婆不管不顾,白嘉轩又已经把白孝文赶出了家,不接济他,白孝文老婆被活活饿死。电视剧里改为黑娃手下来打劫的时候,强暴了她,她抑郁了,回了娘家。白孝文失去了管他的老婆,然后才住到小娥家里去的。在白孝文老婆还在的时候,白孝文虽然第一眼见到小娥就觉得有兴致,但日夜还是和自己老婆做,不至于出轨。而白孝文奶奶对白孝文夫妇做爱的管控直接引起白孝文不举,这点在话剧和电视剧中都有保留。

鹿子霖

鹿子霖主要的那些“混蛋”事电视剧、电影、话剧都有保留。但失禁死亡的部分电视剧没有拍出来。鹿子霖最后出现是和白嘉轩一起带着白灵和鹿兆鹏女儿玩耍。为鹿子霖保留了一些尊严吧。

电视剧《白鹿原》中鹿子霖(何冰 饰)和白嘉轩(张嘉益 饰)与孙女在一起

章子君

鹿兆鹏前女友章子君是电视剧里新增的人物,董洁扮演。她的戏份被完全删除。鹿兆鹏去上海前曾和鹿兆海、白灵告别,其中谈及上海的内容被删除(第十五集 12.教室外 日 外,448)。鹿兆鹏做梦梦到子君的具体内容被删除,仅剩下做梦喊子君,被白灵听到(第三十四集 10.裁缝铺 晚 内,1047)。子君和鹿兆鹏重逢时已叛党。两人发生对话,鹿兆鹏解决了子君。这段回忆被完全删除。

电视剧《白鹿原》中章子君(董洁 饰)和鹿兆鹏(雷佳音 饰)

其他人物

电视剧和话剧都精简了一些小说中的旁支人物。电影版本身剧情不完整,核心人物都不全,不必讨论旁支人物。

两个版本中,鹿三的妻子和二儿子兔娃都被删除。电视剧中鹿三只有黑娃这一个儿子,父子相依为命。

电视剧中白嘉轩三儿子白孝义被删除。但话剧版里有这个小孩。白孝义不举。于是孝义老婆和鹿三小儿子兔娃生了个儿子。但兔娃另娶了个媳妇。

白孝文和第一任妻子的两个儿子被删除。这样小娥怀上的孩子显得更为重要,是白家的长子长孙。小娥被鹿三迫害后,对遵循传统礼教的鹿三来说打击更大,直接刺激到他疯掉。

大拇指(和尚)敢作敢为,却被逼上山。小说中他是一个底层百姓典型。电视剧中有这个人物,但没有展开拍摄大拇指的个人经历。只拍摄了他和白家、鹿家产生交集的部分。话剧中干脆没有这个人物。

鹿家发家之人厨师勺娃被删除。只是通过大家口述偶尔提到过鹿家祖上是掌勺的。

鹿子霖雇佣长工三娃被删除。

其他改动

话剧中白孝文和鹿兆鹏同时结婚。此外白孝文当上族长的时间点也大幅度前移。他的郁郁不得志和软弱没有篇幅充分展现。

土匪绑架白孝文第三任老婆,以便让他帮助黑娃越狱。被删。

朱先生让白嘉轩辞退长工,于是土改时白嘉轩没有被划为地主。被删。

文革期间白兴子孙小白带红卫兵闹事,挖朱先生的坟。被删。

仁义村来历

书中白嘉轩和鹿子霖给寡妇粮食和银元渡过难关,但没有分寡妇的地。“滋水县令古德茂大为感动”,批为“仁义白鹿村”,凿刻石碑一块。(59)电视剧中变为三个跨省大盗在白鹿村落网,何县长赐碑(第九集 10.戏台 日外,271)。因为禁烟的事情朱先生还推倒了石碑。小说中朱先生先禁的烟,后有的碑。

电影《白鹿原》中的仁义白鹿村匾额
电视剧《白鹿原》朱先生(刘佩琦 饰)与何县长(韩英群 饰)参与仁义白鹿村碑落成典礼

电视剧强冲突场景举例

黑娃发现鹿三杀了小娥,当晚立即下雨。原著至少一天后白嘉轩和鹿三聊起此事才下雨。电视剧时间更紧凑,冲击更大。鹿三和黑娃的决裂仿佛老天也在哭泣。老天的哭泣也不能弥补黑娃内心的伤痛。

包括前文已经提到的鹿家两兄弟修罗场、黑娃投奔国民党时日本投降、小娥和黑娃步入祠堂时大家恰好在为白孝文举办婚礼等等视觉冲击很大的场景都是电视剧自行改编的。


官方剧照和截图来自豆瓣条目相册、电视剧官方微博、《白鹿原一剧15年》书籍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