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间之墨杉林

关于音乐、文学、电影的日常

最新博文

写自己的歌时我就是国王 —— 专访of Montreal的Kevin Barnes

在刚过去的of Montreal首次中国巡演上,Kevin Barnes用他的裙装和绰约风姿征服了中国观众。北京、广州、深圳、上海,4座城市,连续4晚点燃社交媒体,对Kevin Barnes恨不得扑上去的人有之,难以接受的人亦有之。拥抱亲吻的,提前早退的,尽情拉仇恨。Kevin Barnes是这个酷夏的意外来客,他带着一张全新的女性主题专辑《Innocence Reaches》和大堆of Montreal经典老歌,在燃烧的激情和争议之间,献上了最为疯狂的表演。

在上海MAO的后台,Kevin Barnes怡然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很消瘦,柔弱安静,有时说话会越来越小声,如喃喃细语,说到有趣的地方又会立即爽朗地大笑,露出迷人的笑容。他的言谈如他的歌词一般,自然而然就会冒出来一串押韵的形容词排比。他很在意媒体和其他人的评价,却又一往无前。我们和他聊了聊这张口碑分裂的新专辑,一些创作细节,还有Elephant 6(以Neutral Milk Hotel为首的美国独立音乐组织)的陈年往事。 (更多…)

of Montreal @ MAO

o

kevin

8-14 21:00-22:30 MAO

of Montreal的首次中国巡演从某种角度来说填补了国内演出的空白。甚少有现场表演特别戏剧化的乐队来中国演出,其中有明显异装癖好的更是少之又少。他们每到一个城市,社交媒体上就有一波辣眼睛的照片和视频流出,有些人看个开头就吃不消这浓浓的Gay Bar脱衣舞气息,早早退场,而有些人恨不得立即扑上去拥抱、亲吻,变装舞会女王一般的主唱Kevin Barnes挑战着观众的极限。 (更多…)

2016巴塞罗那春声音乐节

2

Current 93

今年在巴塞罗那遇到:Destroyer、Suuns、Floating Points、LCD Soundsystem、Baby Dee、Six Organs of Admittance、Angel Witch、Current 93、Deerhunter、Sigur Rós、Moderat。

错过:Richard Hawley、Jenny Hval、Los Chichos、Beak>、Lee Ranaldo & El Rayo、Beirut等一堆。Richard Hawley、Brian Wilson、Current 93、Jenny Hval无缝同时进行,Deerhunter也几乎同时。乐队数量再次飙升后,这时间表就排得相当痛苦了。好在波尔图补刀看了几个。 (更多…)

迷失森林中——新声音狂徒(三)

slow meadow

新声音狂徒第三期。这个不定期的栏目关注电音世界和与电音相关的跨界音乐人,聚焦当下最新的专辑,推荐有想法的新声音。这些音乐人有的也是从模仿前辈开始,有的天生不懂循规蹈矩为何物。有的在模仿学习之后开拓出了自己的道路,有的一出道就被惊为天人。回眸前两期曾经推荐过的音乐人,Nicolas Jaar(Darkside解散后Jaar单飞)、Suuns、Luke Howard、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Blanck Mass(Fuck Buttons的Benjamin John Power)等在推荐之后都推出了非常棒的新专辑,以不同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创新之路,可喜可贺。

本期会引入一些氛围和Drone含量更高的作品,换一换路数。在当下,音乐风格的跨界成为必然趋势,网络时代资源获取如此方便,谁不是各种风格都听一些的呢?假如现在也和早年一样,使用了电子设备就归类为电子音乐,那电子音乐的面貌就会变得模糊不清,成为庞然大物。事实上局面已经如此。下属细分流派各个都变成难以一言以蔽之的复杂体系,互相交织,就像一片各种动植物共生的大森林。而我们的新声音狂徒们并不喜欢沿着笔直的宽敞马路前进,他们都特别热爱在这片森林中徜徉,在不确定性中历险。 (更多…)

上海电影节6部新片素描

今年上海电影节过半的时候才从西班牙赶回来,匆匆看了6部新片。我并不是完全放弃老片,躺在床上很拼很拼地倒着时差买票,结果《党同伐异》买错了时间。可惜最后没人拿着这张票去看,白白浪费,胸痛30秒。

我也不是存心要放弃gay片,没有gay片的电影节都不完整。只是《离别是美丽的》买错了时间。

当然总体而言我是一个新片、罕见片、纪录片、德片、gay片党。在一片混乱中终于还是看上了6部槽点满满的新片。一一吐槽之。 (更多…)

春夏季后摇赏

当一种音乐流派经常被拿来重新定义,甚至很多人对其定义都搞不清的时候,这种流派变得就像是某一时期的偶发潮流,很多人想要涌入其中,多少也沾点光;又有很多被贴标签的人想要挣脱,以便显得自己与众不同,同时述清事实。

后摇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混乱的定义,争议不断。这个小众流派不经意间成为了国内青年的发泄口,某种时髦的标志。在某些人眼里,听后摇代表着有品位,在另一些人眼里,后摇已死。但无论怎样,每年世界各地还是在不断地涌现出许多后摇专辑,虽然从总量上来说并不乐观。伴随着国内后摇演出高潮的是国内外后摇乐队的青黄不接,还有后摇这个流派始终无法更进一步的尴尬。在这个春夏,新声音还是不够响亮,不过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却有多支大牌乐队拿出最新作品,企图带人们一起回眸曾经的辉煌时刻。他们是否能带来一丝新意呢?或者仅仅只是炒冷饭?年轻乐队又该如何寻找出路?所有的疑问都需要靠聆听来解答。 (更多…)

扫墓游:当你去到他们意外去世的地方,他们就好像能穿越时空与你相见

此篇本是一个摄影项目的提纲。感觉会非常棒。可惜该项目迟迟未能启动,或许再也不会启动了。今天发出来,至少可以作为扫墓游的参考。

我每年都会搞一搞扫墓游。最近工作需要在整攻略、游记,感觉我还是比较擅长扫墓游(扫墓狂魔Patti Smith点点头)。

本篇主要是归纳一些非自然原因亡故的人。一般来说名人会被埋葬在公墓里,故居会成为景点。但对于非自然原因死亡的人来说,亡故地点不一定在家中,这些地方较难圈起来搞纪念,也不一定在市中心,可能很偏僻。主要的难点在于如何到达。到达的过程就像是某种意义上的朝圣。有些地方至今都没太大变化,你能感受到他当年生活过的环境,模拟一下遇害过程。去一个开放空间和去一个被圈起来的景点感受是不同的。这不是在纯粹执行一下鲜花动作。今天和朋友聊起川端康成,又想到这篇笔记,顺手发出来。 (更多…)

面对生活这个牢狱,全世界没有谁是准备好的

在《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1998)上映都快要有20年的时候,它已经有了无数变体。“我们是日常生活的囚徒”这样一个概念早就已经蔓延到质量令人心碎的爆米花电影中。曾经在奥威尔的《1984》、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双重人格》、卡达莱的《梦幻宫殿》中,弥漫着恐怖气氛,主角能感受到不自由,被社会大机器压迫,被强有力的集权主义控制,并且最后主角都被这个高压的社会驱逐。但是爆米花电影现在的处理方式不是这样。 (更多…)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 QSW

G

building

3.12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浅水湾

关于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以下简称GYBE)到底有多厉害不必我多费口舌。某位铁杆粉曾经表示这个时代有他们是整个时代的幸运——某种角度来说也不算太夸张。反复强调他们有多么牛逼等同于装逼。后摇这个莫名其妙的流派在国内站稳脚跟后势必需要一位皇帝级别的乐队站在高山之巅充场面——这个位置现在就站着GYBE。 (更多…)

伊比利亚半岛,春之声

带你玩转西班牙春声音乐节、附赠巴塞罗那及周边旅游指南

2001年,在巴塞罗那蒙锥克山(Montjuïc)山脚下专门招揽游客用的西班牙村(Poble Espanyol)里,西班牙著名民谣歌手Sr. Chinarro唱出了春声音乐节(Primavera Sound)第一音。16年间,春声音乐节从只有15支本土独立乐队、观众7000人的小型音乐节,发展为有290支乐队参加、吸引19万观众的全球最大独立音乐节之一。从仅仅联合西班牙村内几个小型演出场所、时长仅为一天的演出,发展成2015年占据Parc del Fòrum整片海滩、设有多达13个大大小小室内外舞台的三天音乐节,还附加为期足有一周的全城Club和Livehouse大联欢。在那一周里,巴塞罗那街头可以看到巨幅春声海报,城市里四处游走着衣着乐队体恤的迷妹迷汉。春声音乐节已经不是小众娱乐,而是巴塞罗那又一张城市名片。

这篇报道是一份或许让你可以收拾行李出发的音乐节指南,如果你是那种提音乐节必谈英国格拉斯顿伯里(Glastonbury)、美国伍德斯托克(Woodstock)的歌迷,那很抱歉,或许回忆、看视频和想象可以填满你错失历史的遗憾。其他想要在当下走一走看一看的人,准备好收下这份安利了吗? (更多…)

Rufus Wainwright @ 香港文化中心演艺厅

R

Rufus Wainwright

3-1 20:00 Rufus Wainwright 《首席女声》(Prima Donna)交响乐视听音乐会

本场演出:
Régine Saint Laurent(女高音):Sarah Fox
Marie(女高音):王曦
André Letourneur(男高音):Antonio Figueroa
指挥:Joana Carneiro
演奏:香港管弦乐团

你们要的深V领骚气男Rufus Wainwright来了!想来去年简单音乐节临时取消国外阵容让Rufus Wainwright第一次来上海演出的计划泡汤也不全是一件坏事。国内室外音乐节那么短的演出时长一定会很不过瘾。这次香港艺术节的演出从晚上8点开始到晚上11点多方才结束,从歌剧到流行代表作,全都有了,是这位横跨多个音乐领域的蒙特利尔音乐天才一次比较全面的才华展示。 (更多…)

方圆意大利

Museo Revoltella

2015年十一,15天,第一次意大利行,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Casarsa、的里雅斯特、博洛尼亚、米兰。千百年来人们一波波来意大利朝圣,我也不例外。非得亲自来看一下这些建筑、雕塑、壁画、油画、装置、废墟不可,了却一些人生心愿。比如我终于在罗马看到了小学美术书上唯一让我念念不忘的作品:贝尼尼的《圣特蕾莎的沉迷》(Ecstasy of Saint Teresa)。此作堪称我的人生启蒙之一,至今不懂政治无比正确的小学美术课本中为何混入了第一眼就叫我心跳加快的此作。那是用平涂填色的方式写书法字的小学二年级,所有课程都不涉及宗教和情爱,圣特蕾莎在耀眼的光线中迷醉的表情和人物的姿势还是立即传达出了一切。我认为光线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有趣的是在维多利亚圣母堂(S. Maria Della Vittoria)里你需要投币才能看到打灯模式的圣特蕾莎,否则就一片黑暗。但等我投完币后也不省心,还没看完就又暗了,需要再次投币,不知不觉中为教堂进行了募捐。现实中的光线和所有印刷品上的色调都不同,“标准照”的拍摄角度偏高,站在现场抬头仰望时特蕾莎的脸以不熟悉的角度出现,好像变成了全新的作品。儿时记得的和现在看见的并不重合,那种感觉是奇妙的。又或许和室内整体偏暗有关。我们在临近关门时入内,失去了最佳采光,而且并没有避开旅游团。

无意长篇赘述意大利的文化和历史,我相信所有意大利电影爱好者大概都熟知罗马老城区的那些街道。短短2周多,只是非常紧凑地挑重点看,过点瘾而已。所至之地基本都是历史名城,其街头小书店里随随便便摆的都是诸如Gio Ponti、Bruno Munari、大卫·霍克尼、帕索里尼等人的书,每迈一家都挪不动道,人家的“新华书店”比我们的不少所谓艺术书店还要有文化。我并没有刻意地到一处跑一处书店,但总能偶遇到书店和图书馆,而且里面多是些成年人,感觉基础的普及类小说是马尔克斯的水平。《格莫拉》里的意大利不在这里,这里是《绝美之城》里的世界,如果我企图剖析什么的话一定是愚笨之极。我将在这篇文章中尝试换一种方式组织此行中在意大利拍到的照片,表达我的敬意。 (更多…)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Username or hashtag smalloranges is incorrect.

相关阅读

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