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木+线音乐节第三天:香料、Sainkho Namtchylak、杭盖 @ 浅水湾

九间_

Spice

11-3 周日 浅水湾 木+线音乐节 Wood + Wires Music Festival之:香料(Spice)、Sainkho Namtchylak、杭盖

三天音乐节只看了第三天的晚场,穿梭于两个舞台,看到三个乐队的演出,去太晚,娱乐区已拆台。所以关于音乐节的服务水平我不太了解。就晚间情况来看,场内引导清晰,有赠饮酒哎!看到朋友们的照片还有儿童游乐场?从老阿婆到熊孩子齐聚一堂?可惜都没看到。

香料 Spice

Spice

香料是一支国内摇滚乐队,成立时间不是太久,据说是两三年,今年发了些作品。风格比较杂吧,不是很传统的后摇,嘉宾女声气质端庄,其他人装扮也很有特色。我刚开始有些被震到,因为舞台灯光好酷炫,好多颜色不停转,目眩了。抵达时香料已经开始唱,越唱台下人越少,都纷纷从线舞台移动到更大的木舞台去等Sainkho Namtchylak开始,人很稀拉的时候我们也自觉地退走,对不起了香料。

Sainkho Namtchylak、Maartin Allcock、Jerry Cutillo、Dickson Dee

Sainkho Namtchylak

Sainkho Namtchylak这位图瓦女伶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前网络时期初涉主流流行音乐之外的音乐时就听说她,她一直以奇特无法被模仿的唱法闻名,并且与图瓦紧密联系在一起。现场倒是没感觉到那么特别,早年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那可是非常惊讶的,无法理解人怎么可以发出这样的声音来。现场感觉就还好。她话很多。反复介绍舞台上的另外三位合作者,并且每唱一首歌之前都要介绍一下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歌词大意。这也是担心语言不通的话听者只能感觉到那种美好,却不能知道歌者的所指吧。而她歌颂的大多是大自然、祖国美好河山。梦中一般的美景甚至需要睡在地上来唱。整个表现都非常自然放松,你可以感觉到她的那种热爱。虽然太西式。并没有太多女歌手会如此强调自己的祖国,能这么做的,都是国家遭受过创伤或者特别弱小,需要个人来拯救。请参考德约科维奇若干次夺得冠军后的“感谢祖国”感言。

Jerry Cutillo, Marrtin Allcock

演出中还并不都是Sainkho Namtchylak在演唱。来自英国的吉他手Maartin Allcock有演唱自己的歌曲,负责Doshpuluur(图瓦民族乐器,一种二弦琴)、巴拉莱卡琴(俄罗斯民族乐器,三角琴)、长笛的Jerry Cutillo也有演唱他自己的歌曲和民族歌曲。也就是说,除了华裔DJ:Dickson Dee之外,其他三人都有演唱,这是个全能的中老年团体。这把年纪保持这样的精神面貌令人羡慕。Maartin Allcock和Jerry Cutillo表现相当出色,一个稳健,一个逗乐,如果都是Sainkho Namtchylak一个人在说话,那可能会太过严肃呢。

杭盖

杭盖

杭盖算是一个惊喜。杭盖作为内蒙古出来的蒙古乐队,从世界版图来看,倒是距离Sainkho Namtchylak的图瓦并不算太远。历史上图瓦曾被蒙古占领过,Sainkho Namtchylak学习过萨满教的特殊唱法,而萨满教曾经是草原上的大教,后来因历史原因和统治阶层更替,被藏传佛教压了下去,后来演变成某种改良式的藏传佛教,我们汉族常见的佛教模式与藏传佛教的一些形式混搭了起来。而萨满教几乎就没有了。由于图瓦曾被已经佛教化了的蒙古族占领过,从而导致图瓦的萨满教被边缘化。当然,图瓦的萨满教和我国境内的萨满教也并不一样。萨满教同样经历过许多变迁。历史上的草原文明是相当多元的,有多种民族,多种宗教,同时伴随着多种民族音乐。Sainkho Namtchylak带着神秘披着西方文明的外衣,而杭盖代表的是比较朴素和“常见”的那一类蒙古族汉子。他们在舞台上运用中国传统乐器,穿蒙古族特色服装,挥舞着鞭子模拟抽打马匹的情景。歌曲内容也包括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蒙古的汉子“威武雄壮”,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非常热情,非常具有民族特色。Pitchfork能给他们高分应该是编辑没来过大草原的缘故。头一次接触这么豪爽的音乐确实血脉沸腾。雄性魅力特别明显的杭盖借助他们的雄性魅力制造了非常有气氛的现场效果。并且通过简单的不断重复主旋律但同时不断加快节奏的老套方法,成功调动起台下的中外观众,一起跟着他们用蒙古语高歌。这令我咋舌。曾经学习过几句蒙古语,里面是有大舌音(疑似)的,和汉语完全不一样,其实非常难。神秘的蒙古语让这个乐队在中外观众面前都蒙上了传奇色彩,当歌词被忽略时,你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那种雄性荷尔蒙勃发的感觉。这真是一个愉悦的、放松的夜晚。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常规理解中的蒙古族就真的是蒙古族的全部吗?蓝天白云和马儿?去了一次呼伦贝尔之后我感觉到这并不是这个民族的全部,豪爽是他们通常表现出来的一面,而接触中发现豪爽的蒙古汉子特别细腻,而且很细心,豪爽只是外表特征的一种直观感受而已。蒙古人历史上如此惊天动地,现在依然强大昌盛也绝不仅仅因为他们比较MAN。某些地区日子其实相当滋润,但依然在广大无知汉族脑海中维持着“我们是骑着马儿的落后民族”的滞后形象,他们平时没有太多文化宣传,倒是关于骑马和大草原的歌曲特别多。这个民族更多带劲的地方和更多秘密这一晚杭盖并未唱到。作为一个国家的同胞,肯定是希望杭盖玩出更多东西的,一般的意象对外国人新鲜,对我们而言并不新鲜。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