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音 · 读书 · 观影

去死巨人、X is Y、鸭打鹅 @ On Stage

九间_

Duck Fight Goose 鸭打鹅

11-02 周六 On Stage,上海数学摇滚集合,按照登场次序:去死巨人 Death to Giants、X is Y、鸭打鹅 Duck Fight Goose

这天恰逢木+线音乐节第二天,很多人都去浅水湾看World’s End Girlfriend(关于末日女友,参见我的2011年WEG演出回顾),以为会有不小冲击。结果On Stage上座率倒是还成,不少外国人,不过感觉台上台下的外国人都是互相认识的,亲友团群体略庞大。

本着带朋友考察上海本土音乐情况的目的(及其它目的),当晚并未选择更热门的木+线音乐节,而是先去到上海最老牌的Live House:育音堂(YYT),再辗转并不远的On Stage。YYT当晚也有演出,几名外国人和中国人在台上排练,好像偏向民谣?并未开演,情况不明。场内人很少,在门口徘徊的只有三名误入其中的学生模样的中国人。通向天山公园的后门敞开,外面围着围栏,一些外国人在露天聊天。事后查了下当日演出信息,感觉并不是我们看到的乐队。不过这番休闲和日日有演出的状况是YYT常态。

On Stage的情况和YYT有些许类似:演出开始前人特别少,稀稀拉拉,鸭打鹅成员也就是坐在我们前面的桌子旁等待。演出开始后突然多出许多人。

“上海数字摇滚集合”演出是个本土数字摇滚乐队拼盘,不过三支乐队中只有鸭打鹅我比较认可他们在做数字摇滚,去死巨人是金属,X is Y风格比较混杂,不单单是数字摇滚,虽然他们自己写是数字摇滚。说说是本土乐队,台上台下都是外国人多。三支乐队中有两支是纯外国人乐队,只有一支乐队是中国人与外国人合作。这是蛮有上海特点的现象。最近这些年上海涌现出一些风格在国内比较少见、比较独特的乐队,这些乐队的一大特点是乐队成员中有外国人。比如已经解散的Rainbow Danger Club和男孩爬绳。这些乐队另一大特点就是能坚持下来的非常少。这样说好像也不公平,全中国人班底的上海乐队能坚持下来的也并不多。没有做过全面的统计,有外国人参与的乐队和纯国人乐队的平均寿命到底哪个长不好说。明确的是外国人领衔的上海本土乐队已经是一股势力,这点很有上海特色。

去死巨人 Death to Giants

去死巨人 Death to Giants

之前从未听过去死巨人,这个乐队蛮吓人的。一共两个人,一位是脱光上身露出典型金属党纹身的虎背熊腰长发金属男鼓手,一位是穿着疑似“成都小熊”字样T恤的贝斯手。两个人玩的是变异了的死亡金属。非常重,两个人都在随时随地声嘶力竭呐喊。并不是说听到金属就反感,那肯定不是这样。但他们这个配置能丰富得到哪里去。但好像还蛮幽默,去死巨人有一位号手朋友,此人稍有些爵士,有他在的两首歌风格比较不同,其中一首居然以全家开门的声音作为主旋律,高歌在全家我们开心又快乐,并煽动全场一起讴歌全家,笑翻。

X is Y

X is Y

去年在YYT看过X is Y(参见Shanghai Post-rock 合辑首发)。非常活力,非常朋克,并免费派发他们的碟,很注意宣传。这次又开展了免费派发活动。和上次不一样的地方是,演出上使用到双话筒,对人声进行了特效处理,丰富了层次,以弥补乐队只有一名鼓手和一名吉他手的不足。

鸭打鹅 Duck Fight Goose

Duck Fight Goose 鸭打鹅

今年曾看过一次鸭打鹅演出(参见Gang of Four演出回顾),当时MAO人特别多,都是些激情的后朋青年。我站得比较靠后,对鸭打鹅当日演出印象比较差,觉得他们重复来重复去没个底。但这一次再看印象来了个180度大改观。On Stage效果仿佛比MAO要好?听感差异那么大的原因我想了想大概有三:其一,虽然人声依旧不知道是些什么,但整体上声音清楚不少,这次层次也有了。他们的音乐没有层次的话相当可怕,因为主旋律重复得实在是多,并没有波澜壮阔的旋律变化,如果层次糊在一起全然听不出细节的话就会比较枯燥。总结起来就是如果现场音响设备渣到一定程度或者周围观众过于起劲不停制造巨大杂音,综合起来导致你听不到那些变化,好的,这场演出就完了。不要说数字摇滚了,有些电音更是明显。需要你切入一个比较好的心情去享受那些重复,而且得有好到能放出那些变化的设备,否则就要睡着了。

其二,距离舞台近导致这次可以比较清楚地欣赏到鸭打鹅精心准备的配套视频。视频非常好,与音乐节奏搭配,辅助乐队名等基础文字符号,内容包括旋转的人头、太空、抽象意境等。尤其是让我特别感动的最后一首歌,我觉得之所以能完全带动起我的情绪和那个搭配的发光森林视频有很大关联。MAO的屏幕比On Stage大不少,但没有这种仰起头全是屏幕的感觉;MAO虽然是宽屏,但台太大,这个舞台覆盖率不如On Stage,而且有几处已坏。加上上次我站在靠近调音台的地方,MAO的屏幕不如On Stage那么高,所以有超级多的人头遮挡了视线,导致我当天就几乎已经不记得了他们放过哪些视频。而且其内敛气质和兵马司某些恶搞气质视频连轴放的时候就特别容易被忽略。这就是特别不搭调的暖场组合。鸭打鹅和当日主角Gang of Four也是不搭调。另外隐隐觉得他们改良过一些视频?

其三,鸭打鹅台风过于稳健,适合近看。几个人都是稳如泰山,没有太大肢体动作。电脑太多,最亮就是苹果LOGO。接线接半天还发生设备问题。远看完全不知道人在哪里啊。感觉他们更适合处于半暗处制造声音,主画面以播放视频或小电影为主,忽视人物,并且必须找一个效果好的场子,这样的话综合效果会很享受。

最后一首歌的收尾部分(此时高潮中的高潮已过,惊呆了,没拍到)土豆观看地址

分享 twitter/ facebook/ 复制链接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