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Werner Herzog

W

上海电影节6部新片素描

今年上海电影节过半的时候才从西班牙赶回来,匆匆看了6部新片。我并不是完全放弃老片,躺在床上很拼很拼地倒着时差买票,结果《党同伐异》买错了时间。可惜最后没人拿着这张票去看,白白浪费,胸痛30秒。

我也不是存心要放弃gay片,没有gay片的电影节都不完整。只是《离别是美丽的》买错了时间。

当然总体而言我是一个新片、罕见片、纪录片、德片、gay片党。在一片混乱中终于还是看上了6部槽点满满的新片。一一吐槽之。 (更多…)

跟着音乐去旅行

喜欢用文字表达的人旅行归来会写游记,热爱摄影的会拍回一堆照片。而音乐人的一次精彩旅行或许就意味着一张专辑的诞生。他们把专辑当作自己的旅行册,用音符作为文字记录下所见所闻,用他们的音乐带领听者走进一个全新的地方。有时候音乐人以陌生者的身份来到了听众熟悉的地方;有时候音乐人向别人介绍自己熟悉的故土,而那里对听者来说却是个陌生的地方,音乐超越文字、跨越全球,传达到了地球彼岸人们的耳畔,地域差异让这些音乐在不同人身上发生了不同的化学反应,有时是新鲜,激起去旅行的欲望;有时是对熟悉的东西产生了新的看法,个中微妙妙趣横生。本期专题就将挑选一些和旅行、和一个城市相关的专辑,让音乐人们带领你贯通北南极、纵横东西方,游览全球。 (更多…)

2012年观影总结

2

公民凯恩柏林亚历山大广场查尔斯顿舞猪圈月里嫦娥真实时刻

包括新看和重看的,加在一起2012年一共观影96部,其中电影院及小型场地观影25部,2012年新片18部。新片看得比较少,所以下面的年度观影总结中只会出现一部新片,请见谅。特别提示,按照个人喜爱程度,排名分先后。 (更多…)

给不在灾区却依然惊恐万分的人

福克纳在1950年获颁1949年诺贝尔文学奖时的演说词中提到:

我们今天的悲剧是,人们怀有一种普遍、广泛的恐惧,这种恐惧已持续如此长久,以至于对它的存在我们甚至都能够容忍了。至于心灵方面的问题,都已经不再有人操心了。大家担忧的惟一问题是:我什么时候被炸死?

(更多…)

2010年观片总结

2

继续年度总结系列。今年观片过百,具体数字不可考。五分之一左右在电影院看的(包括电影节和小规模影展)。今年看的好片罗列如下(注意,并非全部是今年的新片):

1 《沃伊采克》 Woyzeck,[德] 赫尔措格 Werner Herzog,1979 (更多…)

《时间之轮》中的政治问题

片名:时间之轮 / the wheel of time (2003)
导演:赫尔措格 / Werner Herzog

在《时间之轮》里有这样一个桥段。趁时轮灌顶法会在奥地利举行之际,赫尔措格通过Matthieu Ricard作翻译,采访了藏民Takna Jigme Sangpo。此人因为宣扬藏独被捕。在狱中,他又两次喊出要求,并自称是一次狱中反抗活动的带头人。1994年,当一个外国代表团访问时,他尽管被单独隔离,却仍通过牢房的小洞高呼西藏独立。于是刑期不断被增加,最终竟被关押了37年之久,坐在赫尔措格对面的Takna Jigme Sangpo已经是一副带着高度近视眼镜、留着一大把白胡子的糟老头形象了。37年牢狱生活让他变成了一个枯瘦干涩的老年人。他说自己腿脚不灵便了,现在离不开拐杖。但是他精神很好,思路清楚。他说,如果没有了西藏的文化,不讲西藏的语言,这怎么可以呢?(所以要抗争到底)他就像个为信仰和真理而战的斗士,虽然关了37年,依然不能阻挡他坚持真理、坚持信仰,不能阻挡他对达赖喇嘛的崇敬,不能浇灭他支持藏独的决心。 (更多…)

《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

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 Herzog on Herzog

我完全是看在赫尔措格面子上买这本书的。Werner Herzog就是一个值得顶礼膜拜的对象。但是文汇出版社做的书令人无法苟同。我最受不了镶金银铜边的书了。银边有什么涵义?意味着赫尔措格的片子是一面照入人类内心的镜子?光可鉴人?《小兵之歌》的图片出现在所有单数页面的上方,配由左下向右上倾斜的方正毡笔字体书名《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这种字体与赫尔措格风格完全不符,极为恶俗,而且浪费了足有三厘米高度的纸张,直接导致本书开本过大。应该拿刀子把这部分切了,丝毫不妨碍阅读。 (更多…)

书讯

书讯

微暗的火
[美]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上海译文出版社

可能是整套纳博科夫文集中最令人期待、最有分量的一本。权威的梅绍武译本最新编辑。全书由前言、诗篇、评注、索引四部分组成。诗作绝佳,用破碎的评注形式来写小说核心故事也是绝无仅有。最地道的纳博科夫式文字游戏加文体实验,读者除了感慨“一个人需要怎样的功力才能写出这样的小说来!”之外几乎束手无策。 (更多…)

突然出现的幽灵般人物

——几个赫尔措格影片中的小插曲

在赫尔措格(Werner Herzog)的纪录片《五种死亡的声音》(GESUALDO ——Death For Five Voice)中有这样一个小插曲。当时观众随着纪录片拍摄者(譬如赫尔措格本人)在十六世纪作曲家Don Carlo Gesualdo旧时的宫殿中徜徉。镜头在这片废墟的二楼滞留。突然,从楼下传来歌唱声,唱的正是Gesualdo的歌。拍摄者立即掉转镜头,跑到楼梯口,只见一位穿着十六世纪华服的女士正在放歌。她立即停止歌唱,撒腿就跑。拍摄者紧随其后,在这古老的房子里,二者展开了一番追逐。最后,女士在一扇已经封锁的门口停歇。她自称是Gesualdo的人,含情脉脉,优雅高贵又有些许风骚,仿佛真是Gesualdo当年的情妇。她在无处可逃的情况下贴着封锁的门开始唱Gesualdo的歌,唱得很动情,(这岂是普通市民能达到的水准)眼前破败的楼宇衬托着鲜活的女士。女士的手婆娑着门上的蜘蛛网和灰尘,竟毫无 陌生感和嫌弃之感。再加上从古旧玻璃中透出的亮光,观者顿时有时空交错之感。 (更多…)

期末片单

这学期上了孙善春老师的德国经典电影赏析。刚考完期末考试。老师人很好,很幽默。选片兼顾老片,艺术片和娱乐性强的片子。力争不选《再见列宁》 这种大家都看过的片子——不过有几部我还是看过了。老师有些观点和法斯宾德有些相似,所以老师也喜欢赫尔措格。我猜可能四杰中最不喜欢文德斯了。很有意思的是老师喜欢放赫尔措格的片子,而另一位教此课的老师喜欢法斯宾德,所以比较多放法斯宾德的片子。如果是我大概会放很多文德斯的片子,这就叫口味不同。 (更多…)

About Author

九间

梦想家,信息世界建筑师

Instagram

相关阅读

存档